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非政府组织报告:2015至2017间480人在尼日利亚“军事大屠杀”中遇害,绝大部分为基督徒

作者: S.I.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02月19日 09:12
图为护柩者抬着2017年被尼日利亚士兵杀害的 Joseph Ogba的棺木。(图:: 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CIVIL LIBERTIES & RULE OF LAW)
图为护柩者抬着2017年被尼日利亚士兵杀害的 Joseph Ogba的棺木。(图:: 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CIVIL LIBERTIES & RULE OF LAW)

根据目前花费三年写成且最为全面的一份报告的叙述,在从2015年至2017年的屠杀中,尼日利亚军队和安全部门杀害了数以百计的伊博族(Igbo)平民。据悉,伊博族一直主张在尼日利亚实行自治,且大多数都是基督徒。

2月份第一周,非政府组织公民自由和法治国际协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Civil Liberties and Rule of Law,简称Intersociety)发表了一份长达85页的最新报告,旨在强调尼日利亚军队和安全部门对480人的遇害及500多名“手无寸铁、无力抵抗”平民受伤害负有责任。报告还称,这些武装人员的打击目标为伊博族自治运动活动家及成员。

在尼日利亚东南部和其他南方区域,军方进行了各种国内安全行动,但这些行为招致对尼日利亚军队“针对非武装平民进行打击”的警告性批评。

公民自由和法治国际协会的这篇报告题为《在布哈里和奥辛巴乔的操纵之下:尼日利亚东部多人死伤惨重》(Under Buhari & Osinbajo: Many Have Gone & Crippled For LifeIn Eastern Nigeria,)。据悉,报告基于三年时间的研究工作,其中还包括了对事件幸存者、亲属和受害者的采访。

报告这么写道:“对于死难者。伤者或被绑架的人来说,他们就算不全都是,也大多数是‘尼日利亚基督信仰’(Nigerian Christian Faith)和其他非穆斯林宗教的成员。夜间或傍晚,收治伤员的医院会遭到政府军士兵的入侵。他们会将一些人带至某些地方枪杀,而且具体地点目前还未能完全找到。”

报告列出了10处发生过杀戮行为的地点。这些位置都经过公民自由和法治国际协会调查并确认。

报告亦有将七处位置标记为“乱坟岗或掩埋地”,表示在这些地方“遇害者或被浅埋,或被焚烧,或被铺撒上疑似含有酸性的物质。坊间也有报道,称部分尸体或被抛至一些空旷的地方,或从桥上扔下去,或秘密保存,或在某处分解处理掉。”

报告强调了所有的杀戮事件都发生在尼日利亚东南部的伊博族人群中,而后者对于过去独立的比亚法拉共和国(Biafra)的呼声有所恢复。据悉,伊博族大部分都是基督徒。

比亚法拉共和国曾经于1967年从尼日利亚独立出来,它代表的是关注种族、经济和宗教紧张局势的伊博族人民的期望。但共和国的独立也导致1967年至1970年的尼日利亚内战,死亡人口超过两百万。

报告表示,这些遇害的伊博族一般民众和其他非伊博族基督徒都利用的是诸如上街游行、在政府大楼外示威、祷告敬拜,以及宗教性质游行。他们的这些民主集会“利用非暴力方式主张地方自治权力”。

公民自由和法治国际协会称,这些大屠杀都是尼日利亚军队“蟒蛇之舞行动”(Operation Python Dance)的一部分。它和其他一些国内安全行动的原意旨在消除“恐怖主义”活动。

但是,报告对尼日利亚政府的“清剿恐怖主义”宣称进行了驳斥。

报告称:“将一个手无寸铁且毫无抵抗能力的地方自治团体称为‘恐怖组织’,这还是世界上的第一次呢。这些行动的意图和目的都是一样,即为了强化政府的种族脸谱化,还试图对大屠杀行为进行掩盖,避免有人追责”

公民自由和法治国际协会的董事会主席艾美卡·乌美加巴拉西(EmekaUmeagbalasi)向《基督邮报》表示,因为“这是我们分内的事情,我们也自称为基督徒”,所以该组织决定对屠杀事件进行调查。

他表示:“(这就是我们)必须将其归入数据库进行归档的原因。因为法律有规定,如果发生了犯罪行为但没有归档,那么犯罪就不存在。如果一场犯罪是由犯罪嫌疑人进行裁定的,那么他们根本不会将其归档或区分黑白,我们也没有案例对嫌疑人进行裁定。但如果你将其归入数据库,那么你随时随地都可以对嫌疑人进行追踪。”据悉,出身伊博族的乌美加巴拉西同时也是一名犯罪学专家。

公民自由和法治国际协会声称,部分伊博族平民在工作场所和回家路上遭人杀害、袭击或绑架。还有些人干脆就永眠于“一个死亡之夜”。

该报告大胆地做出结论:针对“失望的尼日利亚旧东部人民呼吁重启非暴力运动或鼓动进行尼日利亚重组,或结束他们所遭受的长期政治排斥和迫害,或获得作为‘比亚法拉人’的完全独立地位”这一情况,由总统穆罕默杜·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和副总统耶米·奥辛巴乔(Yemi Osinbajo)所领导的联邦政府“粗暴且致命”的反应正是这些屠杀事件。

但是,约翰·坎贝尔(John Campbell)则向《基督邮报》表示,称自己对“尼日利亚总统和副总统犯同谋犯罪”的说法持怀疑态度。据悉,约翰·坎贝尔担任过美国前总统乔治·W·布什的驻尼日利亚大使、非洲事务主管,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Foreign Relations)非洲事务的现任高级研究员。

坎贝尔还认为,报告提到“很多遇害者都是基督徒”这点“无关紧要”,因为在摧毁分离主义运动的背景下,这样的罪行是要多得多的。

坎贝尔解释称:“‘蟒蛇之舞行动’是由政府安全部门主导的,目的是试图根除那些支持复兴比亚法拉独立理念的人群。政府称一些分离主义者主张使用暴力甚至恐怖主义,而分离主义者认为他们只是主张地方自治。”

“包括军队在内的尼日利亚安全部门是非常粗野的,但在策略方面并不残酷。事实上,尼日利亚安全部门对人权的侵犯通常被认为是博科圣地在东部进行人员招募的主要驱动力,所以我认为‘尼日利亚安全部门在该国东南部杀害平民’这一说法是可信的。”

坎贝尔还质疑报告所突出显示的遇害者人数是否完全准确。

“坦诚来说,每个人各站一边,都用伤亡数字攻击对方。你必须把这一点计算在政府对于分离主义运动的反应中。在我看来,尼日利亚政府已经受过惊吓了,因为内战就有过两百万死者的教训了。”

智库哈德森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Hudson Institute)。其宗教自由中心负责人、知名国际人权律师妮娜·谢(Nina Shea)向《基督邮报》表示,称报告所描述的由政府安全部门所进行的侵犯人权行为其规模和性质令人“震惊”。

她称:“这份报告对尼日利亚安全部门进行了大规模谋杀、酷刑、虐待和非法监禁的行为进行了细致和详细的记录,并且显然是出于法律和调查专业人员之手。所以,该报告需要认真对待。”

乌美加巴拉西为他组织的这份报告进行了维护,称其是由一群研究人员导出的结果。一些知识精英们也为报告做出了贡献,如前美国助理检察官布鲁斯·芬(Bruce Fine)、华盛顿美利坚大学教授阿德里恩纳·莱巴斯(Adrienne LeBas)、芝加哥州立大学教授贾斯丁·安库捷泽(Justin Akujieze)。

尼日利亚国立开放大学(National Open University ofNigeria)犯罪学与安全研究部门(Criminology & Security Studies),及和平研究和冲突解决部门(Peace Studies & Conflict Resolution)也被列为贡献者。

乌美加巴拉西称:“这份报告集合了经验和科学,而且我们已经为此工作了三年。这是一份非常全面的报告,也有着大量的研究。您将会看到贡献者,其中有美利坚大学和芝加哥州立大学的教授,也有前美国助理检察长。您大可想象下这些贡献者们的才干。”

谢认为,报告所提到的非法杀戮和数以百计的人致残应该由独立机构进行调查。

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谢写道:“对于那些被发现有罪在身的人员,无论是执行者还是下达命令的人,都必须承担责任。指控涉及他们针对特定种族和宗教的受害者,即伊博族基督徒和犹太人,提高了仇恨犯罪的可能性,甚至还犯有种族灭绝的意图。事实上,受害者人群包括持不同政见者,甚至连分离主义者这一事实情况也不能证明所谓的暴力行为是正当合法的。这些暴力行为包括有在他们睡觉时实施绑架和谋杀。”

谢还呼吁对这些在押的受害者继续进行是否存在违反正当程序行为的调查。

“在与尼日利亚的双边关系中,我呼吁美国国际宗教自由无所任大使对这份报告进行追查,并对其内容进行独立审查。”

《基督邮报》也请求尼日利亚军方和尼日利亚联邦政府对该报告发表评论,但直到2月5日截稿时为止还未能得到他们的回复。

坎贝尔表示对报告提到的“布哈里总统对杀戮事件犯有同谋罪”这一说法持怀疑态度。他也提到这份报告的发布时间颇为巧妙,正好在尼日利亚总统大选的前一周。

坎贝尔也作了补充,称尼日利亚军队所担负的职责,在大多数发达国家里是被看作该由警察来承担的,而问题的一部分也出于此。

“这些人没有受过警察专业的训练,这意味着他们会倾向于过度反应。”

对于实施了这些杀人和绑架行为的肇事者是否可以被绳之于法,坎贝尔并不乐观。他认为尼日利亚政府的监督不足以能够让直接肇事者负起责任来。

“你正在与一个通常来说能力非常有限的国家打交道。你需要做的就是看看东北部(指博科圣地)和中部地区(指农牧民冲突)这两个暴力中心的情况。按理来说,由大屠杀事件的嫌犯担负起责任来是完全正确的,但就现实情况而言,这个想法实在太天真了。”

乌美加巴拉西还表示,称问题还在于受害者亲属实在“过于害怕”,以致于他们不敢为挚爱之人发声。他表示安全部门将被害者尸体带至未公开的地方进行了掩埋。

他强调称:“我们有一群看似不可救药的政府和官员。他们已经在制度和建立中树立起了这种不受惩罚的文化。他们不想接受教训或懊悔。我认为,目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我们要完成研究工作,因为追踪这些罪行的受害者本就绝非易事,而追踪他们并设法说服他们出来发声更是难上加难。”

公民自由和法治国际协会还计划在未来发布一份用以展示死难者遗体的相册,以及一份肇事者名单,上面会列出犯有直接或间接罪行的政府官员。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中西交流史上汉学家卫匡国原来是位传教士:曾编辑西方首部中文语法书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