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基督徒影评:对相信上帝的人而言,并非《流浪地球》,而是恩宠之星

特约撰稿人 小斌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02月18日 09:51

对于笔者这种看电影就是图个轻松愉快的人来说,今年的春节档电影还是蛮不错的,至少票房数字是很漂亮的。可惜要带娃,想看也没机会。

但是流浪地球实在是太过火爆了,朋友圈到处是关于它的讨论,所以还是想办法把电影看了。

吴京演的电影,一如既往,有血性,够燃,看完很爽就对了,除了他略带沙哑的声音容易出戏。

此外,千万不能多想,想的太多,到处都是bug,影响观感。

在《流浪地球》之前,我以为中国拿得出手的只有古装武侠剧,毕竟这是硬实力,上下五千年历史,别的国家没有。科幻电影还得看好莱坞的,就是宝莱坞的电影也能甩掉我们几条街。一直不明白,我们的特效为什么永远都是五毛级别。这一次,至少感官体验上是合格的,画面再也不是粗制滥造了,简单概括就是气势磅礴。

电影和小说原著之间,还是有很大不同。但电影是刘慈欣监制的,所以很多不同的地方,又能和小说交相辉映,互相补充。某种程度上,阅读同名小说可以更好的理解电影。当然,如果有兴趣,再把刘慈欣的巨著《三体》了解一下就更好了。

简单的说电影和原著的几个区别:
1.小说里,危机来自于人类叛乱。而电影里只是略略的表现了一点点(有些人举着“还我太阳”的牌子抗议),主要危机来自于木星引力。
2.电影里,不仅展现了科技的胜利,也表现了人性的崇高。而小说里,只有科技,没有人性,和《三体》一样,人性是灰暗的,是靠不住的。
3.小说里,人类存活了,英雄却被流放致死。电影里,英雄慷慨赴死,人类才得以存活。

其实,一开始,笔者并不理解,为何电影要做这样的改动。或许是点燃木星的创意过于燃爆,又或许人类叛乱这个原创在电影市场并不讨喜。总之,这样一个小小的改动,导致了电影的无数bug。

电影里,刘培强驾驶空间站冲向木星,这个设定本身就非常冒险,毕竟这是一个被以色列专家否定的方案。只要出一点点岔子,人类就彻底灭绝了。当然,这是电影,所以剧情上一定会让它成功。但是成功之后,流浪地球失去伴飞空间站,就失去了所有通讯,这些电影都没有交代如何补救。这导致刘培强的行为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固执的赌鬼,拿所有人的身家性命放手一搏。可能在流浪地球这种宏大叙事面前,一切都可以被忽略不计——不计时间,不计代价,不计后果......

在小说里,地球则是顺利的通过了木星加速,成功逃逸出太阳系。但此时聪明的人类观察发现,如今的太阳和四百年前没有差别。后知后觉这是一个惊天的阴谋,是联合政府为了统治全人类而精心编造的谎言。于是乎,叛乱随即展开,主人公的妻子也加入了叛军。他们要从联合政府手里夺回地球发动机的控制权,调转方向,重回太阳系。他们口里唱着《我的太阳》,手里拿着冲锋枪,一路高歌猛进,势如破竹。很快的,连政府军也加入了叛军队伍。最后,叛乱取得成功,他们无情的将联合政府最后5000人,流放至地表零下100°的冰面,分分钟冻成了5000座冰雕。

这里小说的叙述真正“硬核”的部分才开始:一个小时后,叛军还唱着《我的太阳》,太阳却开始氦闪了,就这样太阳系完蛋了。得亏这是小说,和电影一样,人类必须取得胜利,得以存活。电影里,假如刘培强驾驶空间站出一点岔子,人类灭亡,全剧终。小说里,如果叛军驾驶地球重返太阳系后,太阳才氦闪,人类灭亡,全书完。

小说里的这个设计,着实让人难以接受,人性如此丑陋,叫人情何以堪。但如果看过《三体》,就会知道,这是刘慈欣科幻小说的一贯人性观点。

在《三体》里,面壁者罗辑震慑了《三体》世界54年,为人类赢得了加速发展的时间。101岁的罗辑本是拯救人类的大英雄,退位后不仅无人感激,还被指控“世界灭绝”罪,被国际法庭调查拘押。而人类重新选择的执剑人程心上任后15分钟,《三体》人迅速入侵地球。这就是刘慈欣笔下的人性,丑陋而愚蠢。

这并不是作者凭空捏造的,其实很多时候,人类就是如此。

圣经里《出埃及记》也记载了这样的一个故事。主人公摩西穷尽后半生,只为将自己的同胞带出埃及为奴之地,进入上帝应许的迦南美地。然而叛乱从未停止,直到出埃及的第一代以色列人全部倒毙在旷野。更绝的是,自己的亲姐姐带头抵挡他。如果不是上帝亲自干预,摩西的下场可想而知——用耶稣的话说,这些神的百姓却“常常杀害神派来的先知”。

刘慈欣对人性的刻画令人绝望,这当然是某种事实。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你选择的是人性,而我选择的是生存"。他的世界观是在无神论的框架下面构建的,对老刘而言,人类文明的延续,是取决于科学,而科学是唯一的守护力量,在生死存亡这些极端的环境面前,伦理道德则不值一提。所以在《流浪地球》小说里,主人公的父亲出轨可以说得泰然自若;地球上的宗教在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世界一半人口被抽签淘汰,好像《复仇者联盟》里面的灭霸打了一个响指,世界就只剩下了35亿人;主人公的母亲因为年纪大了,紧急逃生时,优先等级排到了最后,无奈死去。这一切,和我们现实的文明世界相去甚远,或者说完全颠倒了。

这样的高科技低道德的世界,真的可以存在吗?笔者是怀疑的。

人类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而现代科学的发展史不超过500年,一开始英国就遥遥领先,如今美国也遥遥领先。笔者就不再赘述什么发达国家几乎都有一神信仰云云了,但科学从来不是独立的横空出世的,背后的宗教、人文、哲学都有极深的关联。

电影导演显然也有不同的想法。所以设计了刘培强自杀式的点燃木星拯救地球的剧情。很多小伙伴看到这里都哭了。不知道老刘看到这样狗血的情节,会不会感叹:“哎,愚蠢的人类...”

我们必须要思考的是:
人类科学的能力从何而来?
宗教完全是多余的吗?
道德确定是无用的吗?
假如人类理性到没有情感,一切只为生存,那么这还是人类文明吗?

如果说科学是人类的力量,那么信念应该就是人类的动力。人性真的常常令人失望,但是每到绝望的边缘,总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将其归正。

对于信仰上帝的人而言,并没有什么流浪地球,因为我们相信这是恩宠之星。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中西交流史上汉学家卫匡国原来是位传教士:曾编辑西方首部中文语法书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