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特稿丨悲痛!教会竟成“变相传销”贼窝!基督徒当警惕来势汹汹的“主内保健品”

自由撰稿人 严以勒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01月27日 10:00

——教会里“权健”式保健品的“生意”面面观

一、保健品打假风暴

自从2018年圣诞节那天,丁香园发布了一篇重磅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以来,不仅让权健集团火爆了全网,而且还针对混乱不堪的保健品市场刮起了一股强劲的舆论风暴。很快,就有部门对权健展开了调查,其创办人和若干高管以组织传销等罪名被刑拘。紧接着,又有诸如“天狮”、“华林”和“无极限”等保健品品牌被连接曝光。

在当下的社会,“十有九骗”这是充斥着各种虚假和欺骗的保健品市场给中国公众的普遍印象。这些昔日的保健品大佬被曝光被查处,普通百姓身上就少了几个吸血虫,当然是大快人心的。

二、渗入教会里的保健品之风

社会上有关曝光和整治保健品的消息也引起很多基督徒的关注。因为长久以来在一些教会里也有保健品的活动空间。当权健刚被曝光时,在自媒体上就有弟兄姐妹们反映自己所在的教会有信徒在做权健产品。还有一位弟兄说得更严重,他们教会有近三分之一的信徒做权健保健品,另有三分之一从事其他保健品行业。

有弟兄姐妹总结过这类现象:教会成了“变相传销”的绿色地带、红色地带,换句话说,就好像成了这些“变相传销”的贼窝一样,朋友圈里天天刷满了各种广告产品,觉得教会里人多,可以趁机做大买卖。

变相传销的人都是到教会里拉人头作买卖的。他们唯一的方法就是骗。也有的信徒贪小便宜却吃了大亏。卖保健品的人并不是在传耶稣,他们的目的乃是传“吃人”的产品。这些人都是经过高级培训过的,懂得怎样用各种套路来忽悠人。这些天天跑“吃人”产品的人,每时每刻像“蚊子”一样叮着你让你出血,随时随地问你要电话加你微信打乱你的生活次序。

前不久,笔者看到在基督教媒体上有一篇文章《权健倒了,教会里面的权健者们何时倒?》,更是捅破了蔓延在教会里的保健品生意。文章作者提到自己所在的教会有个姐妹就开了一间权健火疗馆,声称可以治疗很多病。有一次作者开车带着一位平时腰疼的老姊妹去那个火疗馆看病。那个姐妹给这位老姊妹开了好几个疗程,并说需要火疗多少次,这个病就会好。

但是,当作者问她说:你怎么不帮她看一下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腰疼时,这个“权健人”却煞有介事地说道,基本不用诊疗,任何疾病都能通过火疗治好,癌症都不在话下。

权健火疗真有这么神奇的功效?不用诊断病因,直接进行“火疗”,就能“药到病除”?这分明就有夸大和吹牛的成分。可是,话说回来,哪一个保健品不是靠吹牛和虚假宣传“杀”出销路的?只是令人诧异的是,这样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主内的姊妹身上!

当权健黑幕被曝光,其老总一干人被刑拘,这个保健品帝国要坍塌之际,不知道那个开“权健火疗”的姊妹又做何想?

三、来势汹汹的“主内保健品”

我们注意到,不仅社会上的某些保健品乘机渗入教会找到了市场空间,就是某些所谓“主内人”也看到了这个可观的市场,因为在中国很多地方基督教信徒以中老年人为主,也存在着对保健品的“需求”。关键是如何把这种需求“引导”出来。于是乎,所谓“主内的”保健品也就应运而生了。某些头脑精明的“主内人士”深知信徒很喜欢那位“耶和华拉法”的神,“拉法”就是“医治”的意思。所以,这类“主内保健品”往往以“拉法”命名,目前大家所熟知的至少有两款类似这样的产品。

尤其有一个所谓的“拉法神水”被吹的神乎其神,广告宣传也是一度铺天盖地,还配有很多病得医治的“神奇见证”,在很多基督徒中间很是畅销。然而,这个“拉法神水”已被社会媒体多次曝光,其成分不过是几元钱一瓶的矿泉水而已。

一位弟兄对此种现象更是感慨道:新闻媒体在集中报道权健公司的黑幕、在扒皮,谁能想到教会也有这样包治百病的“神药”、“神水”?推销的人让患者停止输液、不要手术,这跟邪教有什么区别?

在一些极端灵恩派背景的教会里,有的牧师们发现光靠开特会进行医治释放还不够,还要加添点什么?对了,要加添冠名“神药”、“神水”和“神油”之类的保健品,既能赚钱又能赚吆喝。

一位弟兄揭露过“主内保健品”在教会里横行的黑幕,他是这样说的:
我们教会有两个卖“排毒”保健品的阿姨,因为被牧师在讲台上告诫,甚至教会还张贴“禁止传销”的通告而对此感到愤愤不平。但她们分明看到,有的牧师卖“神水”却如火如荼,教会甚至在主日礼拜聚会中为各地“拉法神水”经销商开表彰大会。“业绩”优秀的,牧师亲自掏出以色列膏油来一顿“膏抹”,而且还呼召大家当场举手给做“神水”的老板夫妻和经销商进行方言祷告祝福。所以这位阿姨去问牧师:你搞这“神水”难道不算传销?牧师回答:卖“神水”是企业行为,当然不算传销。

这位弟兄爆料说,这种“神水”的经销商分级制度和价格阶梯制度都是为能发展下线的方式而设立的:每瓶定价六百多元,但区域经销商囤货50万,就可以按三百元上下的价格“进货”;区域经销商也会按照自己所能控制的价格区间,设置用5到10万的囤货门槛,继续吸纳下线加入进来,分担其囤货成本和经营风险。牧师在讲台上也会装模作样厉声厉色的“告诫”,谁要是搞传销就滚出教会,但教会里有的是各种人卖保健品理疗器、犹太教用品、天主教钥匙扣、甚至是像杂货铺子那样羊肉保温杯大米小米应有尽有……

还有弟兄揭露过这种“主内保健品”背后的生意经:
他们所卖的“拉法”其实就是“拉一人就发一点财”的“拉发”,人拉的越多,吃的人越多,就越发财。我们教会一老年长辈患了很严重的病,他们知道后不轻易放过这发财的机会,假用基督的爱,派不明真相的人急忙送去一盒“拉法口服液”,让这患病的长辈去吃。结果这位长辈吃了以后反应很大,身体反而不舒服,就没再吃,因为很贵,就舍不得丢掉,剩下的给她老伴吃,老伴原本就有高血压,但血压在没吃“拉法口服液”前是平稳控制的,当吃了这“拉法”后,血压一下就高了许多,头晕目眩。但这些人却劝这对长辈夫妇说:要凭信心吃“拉法”,因“拉法”是上帝造的。反应越大,说明医治功效越好”。当我去探望他们时,长辈这样告诉我的。我听了之后想:难道真吃死人了,这些做拉法水生意的“基督徒”才肯罢休吗?

四、教会大门敞开……

当直销传销之风猛力冲击教会的时候,一些牧者也有份其中,不仅开门揖盗,甚至同流合污,从中渔利。有位弟兄说,他们那边的牧师、长老就在教堂里为商业产品做广告,还诱导弟兄姊妹买保健品做保健理疗。弟兄慨道,这样的教会,简直就是贼窝。

推销“主内保健品”的人更夸张的地方,就是打着属灵的幌子,拿人的性命开玩笑。以前就听过,某地有一个年轻的姐妹不幸患了癌症,听信这类“主内保健品”的宣传误导,结果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而早早过世了。

所以,回到上面提到的那个问题,“权健倒了,教会里面的权健者们何时倒?”靠教会自身的力量似乎很难。如果教会的牧者头脑清醒的话,可以对渗入教会里的保健品生意进行限制和阻击,对做这种生意的信徒进行规劝和责备,不许其在教会里或利用弟兄姐妹关系进行销售。如果教会的牧者也陷了进去,被利牵引,把敬虔当做得利的门路那么就非常难办了,因为这时已形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了。

教会的牧者应该是教会的守望者和看门人。当教会的牧者也卷入其中,必然是上行下效,那么这个教会就算完全沦陷了,成为一个商业俱乐部,在表面的属灵关系下是各种生意经。神的福音、神的道被挤得无影无踪,大家对属灵的东西也毫无兴趣了。

五、为何教会竟成“变相传销”贼窝?两个问题的反思

除了批判渗入教会里做主内外保健品的生意,我们也要关注这么两个问题。

第一,教会里为何有很多人选择做包括保健品在内的各种微商?
笔者曾对此做过考查。有位肢体曾说过他们那里超过一半的弟兄姐妹做微商,并说出了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很多信徒由于学历和阅历等原因,很难在社会上找到既稳定又像样的工作,但做微商不需要什么门槛,也不需要什么技能,动动手指就行了。而且,做微商比较好挣弟兄姐妹的钱,因为基督徒之间是有爱和信任的。

当然了,这位肢体可能不知,很多骗局也是利用了这种所谓的“爱和信任”。关于基督徒做微商这个话题,需要另文再写。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很多保健品传销就是以微商的面孔呈现的。

第二个问题是,这些五花八门的保健品为何能在教会里找到市场?
当然,首先和教会的信众特点有关,信众往往以文化程度偏低的中老年人为主,他们和社会上的同类群体一样,都有这个需求,很容易被坑。所以,世上的包括电疗火疗、酵素或沙棘排毒,吃素治病等等保健品或保健式疗法可以涌进教会。为此,有基督徒评权健丁香园大战时,呼吁“教会有必要帮助老年信徒普及医学常识”。

这个提议很有道理。用神学的用语来说,有的基督徒太偏重于神的特殊恩典和特殊启示,但对神的普遍恩典和普遍启示缺乏认知。

有弟兄曾和笔者提到,一方面是教会强调“医治”,但另一方面很多信徒却很怕生病怕死。这是一个很矛盾的现象。尤其是一些老年面对身上陆续出现的衰老,非常没有平安,表现出的是忧虑和恐慌,比起不信的人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才需要各种保健品来提供安慰。

这确实是很讽刺的,教会强调“医治”,但实际上人们很怕病,甚至包括牧师在内。这背后有一定的神学原因。因为她们觉得如果自己生病了,而且久病不愈,这是“神不同在”的一个表现。所以一有病,首先想到的就是在群里告诉大家,请大家祷告,然后再来教会请牧师抹油按手祷告。

可是,更为奇怪的是,这些信徒平时并不讲究合理膳食、适度运动、充足睡眠,他们讲究的是久坐祷告冥想,讲究的是长期禁食,讲究的是熬夜祷告……而这些做法都会损害身体健康的。

所以,这些信徒对永生并没有确信,他们有没有得到永生,要么糊里糊涂,要么漠不关心,他们只关心的是身体能健康能长寿。既然永生是摸不着的,那么可以通过购买保健品来获得这种安慰,强化自己的安全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所以,我们要说,对于这些信徒来说,保健品就是永生的替代品,就像当年以色列人拜金牛犊一样,他们购买肉眼看得见、双手摸得着的保健品,来得更加“现实”。这类保健品对于他们来说,不再是物质性的保健品了,更成为一种“精神鸦片”了。

之所以出现这种扭曲的现象,归根到底,还是因为教会还没有把真正的天国福音传给信徒。信徒对永远的生命没有兴趣,却专注在今生的各种好处,信耶稣得健康、得成功、得长寿、得发财……

结 语

一位有生命科学专业背景的弟兄说得好:“真正的保健品是,阳光空气,自然的食物,这些都是神赐的天然的东西。再加之身体锻炼,并坚定对耶稣的信仰。这是从物质到精神的科学的养生保健。”

对于痴迷保健品的弟兄姐妹来说,这位弟兄的分享是非常好的提醒。天底下哪有什么“神药”“神水”“神油”?既然我们的身体是神创造的,我们怎能不遵循神定的自然规律呢?

而透过渗入教会里的保健品种种乱像,除了宗教名义的敛财外,还有很多在教导上的、牧养上以及神学上的一些问题需要反思和探讨。这些问题都隐藏在保健品的背后。清除教会里的保健品市场,打倒教会里的“权健们”,需要从更深层次入手。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社会对吴秀波/翟天临事件的抵制VS美南浸信会对性丑闻的包庇:教会对罪恶是否做到了零容忍?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