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来自印度、尼日利亚和伊拉克的基督徒详述在当地社区所面临的迫害

作者: S.I.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01月28日 10:10
图片来源:pixabay.com
图片来源:pixabay.com

“敞开的门”(Open Doors USA)已经公布了年度全球基督徒遭受迫害最为严重的前50个国家。在这份名单中,来自非洲、亚洲和中东的基督徒分别分享了迫害是如何影响到他们的家庭和所属社区的。

1月中旬,“敞开的门”在国会山的美国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 office in Capitol Hill)召开发布会,公布了《2019全球守望名单》。据悉,“敞开的门”为一家非宗派性质的基督教迫害监察机构,对全球70多个国家的宗教迫害进行监督。

与往届的情况一样,“敞开的门”依旧邀请了来自不同国家的基督徒分享自己受迫害的故事。

就自身和社区所面临的暴力问题,《基督邮报》与来自印度、伊拉克、尼日利亚和一个未公开名字的南亚国家的基督徒们进行了交流。

来自尼日利亚的多格牧师(Rev. Dogo):

多格牧师来自尼日利亚的约贝州(Yobe state),该州位于尼日利亚的东北部地区。

多格牧师解释了伊斯兰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是如何对基督徒社区发动袭击的,以及在过去的八年中,由于各种针对基督徒社区的暴力行为,导致他所牧养的会众已经大幅减少。

他表示,在2011年尼日利亚总统选举结束后,随之而来的暴乱导致约贝州的基督教社区遭受了最为严重的迫害。

在2011年的总统竞选中,来自南方的基督徒候选人古德勒克·乔纳森(Goodluck Jonathan)击败了来自北方的穆斯林穆罕默杜·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选举结果出来后,所发生了暴乱事件导致数百人遇害,上千人流离失所。

多格称:“由于古德勒克·乔纳森赢得了大选,之后的暴乱导致约贝州至少50多间教会被焚毁。从那时起,就在暴乱结束之后,博科圣地对基督徒的迫害活动就马上从2012年开始了。这种现象开始变得很普遍,并且一直持续下去,直到今天。”

博科圣地的大本营位于尼日利亚东北部地区,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为致命的恐怖组织之一,并且还对数千起死亡和绑架事件负有责任。2014年曾有报道,称博科圣地所杀害的人员,比伊斯兰国在伊拉克或叙利亚所杀害的人员还要多得多。

多格表示:“所以,博科圣地所做的就是袭击民众,杀害、爆破和摧毁房屋或社区,又或是产业。”

多格还表示:自2011年大选之后,很多基督徒逃亡到其他州避难,导致约贝州的基督徒社区人口已经下降近一半。

“我曾经牧养过一所教会,之前差不多有700人,但它现在每个周日只有100人或不足100人。信众们只是逃离了约贝州,他们选择前往高原州和其他一些中部地区避难。”

多格呼吁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进行祷告,祈祷这些基督徒可以重回约贝州。

“我们依靠信众们的祷告来祈求实现和平,以便人们可以重新回到家园。在尼日利亚,你的公民权益是跟出生地绑在一起的。如果你离开该地区,那么你将不会获得任何尼日利亚政府划给你的权益。”

今年2月份,尼日利亚将举行新一轮的总统大选。

多格称:”无论谁赢得了选举,都有可能给我们带来迫害。这次,我希望(美国)可以帮助尼日利亚进行一次有着很好可信度的大选。“

根据《2019全球守望名单》,在基督徒迫害方面,尼日利亚位列第12位。

来自伊拉克的丹尼尔神父(Fr. Daniel):

丹尼尔是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的郊外成长起来的,自幼就知道作为基督徒生活在这个国家意味着什么。

他向《基督邮报》表示,当他七岁时,人生第一个朋友开始在学校里无视他。原因何在呢?就因为这位朋友的父亲告诉自己的孩子:永远不要跟基督徒说话。

2003年,由于伊拉克战争,伊拉克的独裁者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被美军赶下台。对于伊拉克人民来说,这本是一件好事情,但丹尼尔一家所遭受的迫害反而升级。丹尼尔表示:从那时候开始,像基地组织(al-Qaeda)这样的恐怖组织加紧了对伊拉克境内基督徒的袭击。

16岁时,丹尼尔一家受到死亡威胁。他们必须在24小时之内离开生活的小镇。

丹尼尔回忆说:“这伙人对基督徒进行威胁和勒索,甚至还对部分人进行绑架。我们一家只是受到基地组织死亡威胁的家庭之一。他们要求我们必须在24小时内离开,否则就把我们全杀了。没时间准备蛋糕和礼物了,我是一边哭一边为家人寻找安全的住处。”

时值今日,丹尼尔担任东方古教会(Ancient Church of the East)在伊拉克埃尔比勒(Erbil)和基尔库克(Kirkuk)的一名牧师。2014年,由于伊斯兰国的入侵,他所属的教会负责安置从尼尼微平原地区逃难而来的1600名基督徒。

“这些人已经无处可去了,所以他们在我的教会里呆了两到三年的时间。摩苏尔解放之后,他们本有机会回去的,但房屋和教会都被烧毁了,所以他们依然无处可去。现在,我们教会已经开始帮助他们重建家园和教会了。”

恢复由伊斯兰国所造成损失的工作可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根据丹尼尔的说法,2017年,尼尼微平原地区获得解放之后,有超过31300所房屋需要修缮。到目前为止,已有5000多所房屋得到修复。但是,仍有很多功能性工作在等待恢复。

“现在的伊拉克中央政府并不认真对待这些城镇的重建工作。我们确实对政府有怀疑:他们到底还在等些什么呀?如果他们真的希望基督徒可以留下来,那么他们就需要采取一些行动,增强伊拉克基督教的存在感,并好好照顾基督徒们。”

丹尼尔还表示,2014年,有超过12万名基督徒从尼尼微平原地区逃离。到目前为止,只有45%的基督徒返回家园。很多尚未返回的基督徒正在考虑从该地区迁出。

“他们认为自己不受欢迎,或者根本没有任何权利。他们也认为,如果他们离开此地,则会有机会接受教育。他们可能有着很好的工作机会,但在这个国家,他们什么也没有。他们觉得国家已经不再需要他们了。于是人们很担心伊拉克有朝一日不再有基督徒了。”

根据“敞开的门”的数据,在迫害基督徒方面,伊拉克位列《2019全球守望名单》的第13位。

来自南亚某国的汉娜(Hannah)

如同丹尼尔神父那样,年轻时的汉娜也面临着家庭因基督信仰而在社会上备受羞辱。

这位年轻的女士说道:“从你上学的第一天开始,迫害就到来了。因为知道你是基督徒,所以没人愿意跟你在一块。4岁时起,你会逐渐意识到你自己说些什么、向谁诉说、跟谁坐一块、以及你会信任谁。”

作为一名基督徒女性,汉娜所面临的迫害从小学和中学,一直延伸到大学和工作场所。

“我曾多少次受到嘲笑和质疑,甚至还被人刻意安排到一个被迫说出某些可能会被视作亵渎神东西的位置上。你心中早已有个答案,但如果你说出来它来,就等于对多数人的信仰进行侮辱。所以你会因为没有回答而被视作愚蠢,进而遭到侮辱。你必须选择出那些你不得不去进行捍卫的战斗。”

汉娜称自己有过书被偷、制服被毁和家庭作业也被毁的经历。

“这只是生活在诸如巴基斯坦、阿富汗或伊朗的数百万基督徒孩子自己才知道的故事。”

汉娜还表示,在她们一家所居住的地方,如果有人发现她们正在参加礼拜或祷告,那么她们或遭受到鞭打,或被赶出小镇。

“迫害的范围十分广大,而且一直从学校教育延伸至就业。但迫害背后的原因是一样,因为那些人表示:‘我们不希望在南亚存在着基督徒。’这就正如伊斯兰国和塔利班所宣传的那样:‘这里是伊斯兰教的领土,我们将以伊斯兰教的名义占领它们。’”

汉娜和其家人已经见识到了所有类型的迫害方式。她称,有些人甚至因为反对基督教信仰而对她们一家‘施以巫术和神秘咒诅’。”

“在那个时期,我们祷告上帝可以保持我们的心境,以便我们可以学会原谅他们每天的所作所为。”

来自印度的塞缪尔和阿丽莎(Samuel and Alisha):

基督教事工领导人塞缪尔和阿丽莎向《基督邮报》表示:由于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 Party)的权力上升,印度的政府体制在过去的五年里是如何向着最糟的方向变化的。

塞缪尔解释说:“由于印度教思想和意识形态已经进入人们和印度教教徒的心中,他们开始觉得印度这个国家只属于印度教教徒一个人的。虽然印度还没有宣布印度教为国家,但在人们的心目中,印度俨然已经成为一个印度教的国家。”

塞缪尔说:“这种毒药已经散播到了人们的脑海中。而且这种心态并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译者注:上下两句合为一句)

在《2019全球守望名单》上,印度位列第十位。自印度人民党于2014年上台以来,针对基督徒社区的迫害就开始增加。根据“敞开的门”的说法,印度人民党的崛起导致印度教激进分子相信他们可以“毫无后果地”袭击基督徒和教会。

今年4月至5月,印度将举行新一轮的总统选举。

塞缪尔表示:“我们正在进行祷告,希望政府可以允许教会发展壮大。我们希望这次会带来些变化。但这次选举对印度人民党无明显的反对倾向。大多数的政府机构都在人民党的手中,就算人民党在竞选中不占多数,他们依然有着一个很好的据点。”

尽管受到迫害,阿丽莎依然保证教会正在提高对其自身所面临的宗教自由问题的认识。

阿丽莎表示:“教会和其领导人正团结一致。因为团结一致而在上帝面前实现复兴可是一件伟大的事情。公众正在了解到哪些是对的,哪些是错误的。随着教会领导人和人们走到一起,那么在这个层面上就可能产生些变化。”

塞缪尔称:因为“教会受到袭击、孤立和围堵”,所以有着一种“紧迫管”。

“在印度,教会的发展速度非常快。这点是反对势力所知道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现在采取了一个策略。他们不希望基督徒聚在一起,因为他们知道一旦基督徒相聚,就会发生些事情。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会在周日上午袭击教会的原因。”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社会对吴秀波/翟天临事件的抵制VS美南浸信会对性丑闻的包庇:教会对罪恶是否做到了零容忍?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