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真实案例:一位惨遭家暴的教会师母的故事

作者: 胡艾茜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7月21日 08:05

“他这样还算是个牧师吗?”
“在他身上我看不到爱,都是谎言、淫乱、虚荣、自以为义。”
“他脾气上来,完全控制不了自己……有一次拿着遥控器上来对着我就左右开弓,照着我的头摔……”

哈拿姊妹(为保护当事人,使用化名)在电话另一头愤怒地说着她曾在前夫那里遭受过的一切。

她的前夫是中原地区某教会的一名牧师,因为不堪长期被丈夫家暴的缘故已在一年前与他离婚。

一年的时间,并未让她走出阴影,也并未让她忘却伤痛。虽然她说着:“我现在走出来了,我为什么要为这样一个人伤害自己?”然而能感觉她的内心里面仍旧伤痕累累。

(一)

以前看过一个故事,讲述一个男孩不能管理自己的情绪,脾气上来时会用言语或是行动去伤害别人。他为此感到痛苦,便去询问父亲:“我要怎么做,才能控制自己的脾气,不伤害到他人?”

他的父亲让他每次要发脾气时,就在树上钉一颗钉子。他照这样去做了。一段时间后,树上被钉满了大大小小钉子,男孩的脾气也开始逐渐改变,他高兴地对父亲说:“我已经很久没有再发脾气了。”

他的父亲让他将树上的钉子一颗接一颗的拔下来,发现钉子虽然拔掉了,但树干上布满了大小不一的洞。父亲对他说:“有些伤害就像这些洞一样,虽然已经过去了,但伤痕会一直都在。”

因此中国由古至今也一直流传着一句话:“破镜重圆,裂痕犹在。”

“家暴”——近两年,它已经成为了高频词。然而它只是近两年才出现的吗?并不是。

早在十多年前一部火爆的电视剧《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堪称大型家暴现场,让无数观看过的观众都成功的记住了它,并称它为“童年阴影”。

家暴对一个人的影响是巨大的。据全国妇联的统计,在我国的2.7亿个家庭中,遭受过家庭暴力的妇女高达30%,而这个数字只是公开调查的数据,在“男尊女卑”“家丑不可外扬”的传统文化下,许多受虐妇女只能沉默忍耐。

哈拿姊妹就是这其中的一员。在她与前夫离婚一年之久,她说:“还有教会的人常常过来劝我回去。”教会的长老同工们也对她的前夫说:“你都离过三次婚了,你还结婚不?你是牧师,一直这样离婚不合适。师母人挺好的,你把她接回来吧!”

刚开始哈拿姊妹还想着,既然教会的人这样苦劝,为了教会、为了大家,回去也可以。

于是虽然离了婚,但是她还是又回去了前夫的身边,和他继续生活。然而她发现,永无止境的退让和妥协,换来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被伤害、被粗暴对待。因此她最终下定了决心,无论对方怎样苦苦哀求,教会的人如何再劝,她也坚决不再回头。

(二)

第一次见到哈拿姊妹,是在一次培灵会上。晚上会议结束后已经入夜已深,她站在大门口望着漆黑的道路说:“不要怕,我可以打电话叫我老公来接我们。”她说,她老公是一名牧师,对她极好。

她打完电话后不消片刻,一道高瘦的身影从小路的尽头走了过来。乍一看上去,来人西装笔挺,斯斯文文,高高的个子,又有“牧师”这层身份加持,很容易对他产生好感。

此后的几天,哈拿姊妹说了不少和他老公恩爱的经历,包括出去开会和大伙儿一起打地铺睡不好,那位牧师会带她出去住宾馆等等。她说她这个老公很疼她,非常照顾她。那时她的脸上洋溢着少女般的笑容和甜蜜。

此次会议分开后半年左右,再联系时才得知哈拿姊妹被牧师丈夫家暴到进了医院。

电话里,她一遍又一遍的将对方的虚伪外衣一层层扒开,她说,那人根本就没有一个牧师该有的样子,他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是假的。

她说,他在外人面前表现的很好,但在家里会对她家暴,他的脾气非常不好,稍有不顺就暴跳如雷。
她还说,上次会议时见面分开后,他们住在酒店里,当晚她就被他打到瘫在厕所的地上起不来,被他用拳头揍,抓着脑袋往墙上撞,只打得她脑门上都肿起了一个巨大的包。
她说,第二天两个人坐地铁出发回家时,他为了防止她逃跑,将包和手机都扣在了手上。她是一边哭一边跟着他往回走的,地铁上的人都看见了……

那不是牧师第一次家暴她了,在此之前已经有过很多次。每次家暴完以后,牧师就跟她道歉,说没能控制自己的脾气。甚至有时会下跪磕头,保证以后绝不再犯。但这样的保证如同落入大海的石子,很快就能消失不见。

在牧师一次一次的保证完却又不停地再犯以后,哈拿姊妹终于绝望了,决定无论如何都要离婚。

(三)

哈拿姊妹说,离婚的过程并不容易,甚至可以说得上是艰难。因为她是这位牧师的第三任妻子。前两任都是被他家暴走的。

知道哈拿姊妹想要离婚,牧师死活不肯答应,除了将她的一切证件扣在家中以外,还曾出言威胁:要是敢离婚,就要开车撞死她。

与牧师争战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最终哈拿姊妹虽然成功的离了婚,但这道婚姻里留下的伤疤,如同刀痕一样在她心底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迄今已经分开一年之久,她仍在控诉着牧师的罪行。

牧师的脾气非常暴躁,脾气上来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不分场合的就要骂人。在家里更是,大吼大叫已经是家常便饭,更甚的是说动手就动手。“我都以为他有狂躁症。”哈拿姊妹说,“有一次他打我的时候,直接拿遥控器往我头上摔,往我脸上左右开弓。我当时坐在沙发上,为了保护自己,就拿脚去踢他,他就到处跟别人说,是我打他……”

哈拿姊妹说,自己要走时,他就用锁链锁住她的车轮胎,夺她的包,抢她的手机,用暴力强迫她留下来。

在这段婚姻里,她觉得自己极其受伤。

电话里,她不断说:“我看不到爱,都是谎言、淫乱、虚荣、自以为是。他作为一名牧师,哪里有半点牧师的样子?他这样不敬畏神,他一点也不害怕神的震怒。”
她说:“他想的从来都不是荣耀神,而是为了扩大自己的名声,为了敛钱。无论他做什么,都是为了自己。”

哈拿姊妹对那些还身处在家暴、或已经远离家暴却未曾走出家暴阴影的姐妹们说:“一定要自己走出来,放弃这段婚姻。这种婚姻,不要也就不要了。”
她说:“这种男人不要留恋,他动手一次,就会有无数次。他说改,这是绝对改不了的。……我现在已经走出来了,为了这样的人伤害自己,不值得……”

后记:

与哈拿姊妹聊天的过程里,基本都是听她在说。她的情绪时而平静,时而激动。在说到伤心的过往时,能清楚听见她用面纸擦眼泪的声音。

就像那个故事里的男孩用钉子钉树一样,拔掉了钉子,伤痕仍在。心智强大的人,或许在时间的流逝、亲人的关怀下能逐渐恢复;心智稍软弱些的,这些伤痛可能就会伴随她一生……

圣经里记载:耶和华以色列的神说:“休妻的事和以强暴待妻的人,都是我所恨恶的。所以当谨守你们的心,不可行诡诈。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玛2:16)”家教在教会其实并不罕见,但由于一些教会在某种程度上的封闭,以及对相关知识的认知缺乏,导致很多人对家暴认知不清,一旦有信徒遭受到家暴对待时,就会“循循教导”要忍耐、要为对方祷告、要背负十字架、绝对不可离婚等等。以圣经的名义将受害者持续置于深渊之中,将施暴者置于道德与法律的界限之外。

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是神的爱,而不是庇护施暴者的港湾,对施暴者的“包容忍耐”并非出于圣经教义,乃是出于个人错误的想法。因此,教会也需要来到反思和突破,要给与受害者安慰和帮助,让被家暴的弟兄或姐妹勇敢地拿起法律的武器来保护自己。耶稣来是为要拯救我们脱离一些的重担与伤害,使我们得释放得自由。

愿每一个在家庭里受伤的灵魂都能得着医治!也希望哈拿姊妹能真的走出来,不要让这段过往成为捆绑她自己的毒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反异端邪教事工"真道"核实朴玉洙的老师迪克:我没按立他,是他自封的‘牧师’头衔!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