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7日
微信

圣诞的奇迹:上帝在一个被遗忘的小镇长大

作者: 翻译:Esther | 来源:基督时报 2018年12月26日 19:05 |

旧约从来没有提到过拿撒勒。

想想所有的家谱和历史记载,至少今天对我们来说,像是对土地、地理和地方的不同寻常的关注。有这么多的专有名称,而且没有提到过一个隐藏在以默默无闻而闻名的地区的乡村聚居地。

拿撒勒,甚至是加利利,是一个无名的、被人遗忘的、鲜为人知的小镇。当诚实的拿但业向一个朋友询问耶稣时,他表达了一世纪犹太人的普遍观点(约翰福音146):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吗?

然而,在这个寂静的小镇上,父亲和母亲的故事开始了,然后又回来了。他们是拿撒勒人。他的仇敌和魔鬼迟早会借这个名号来掩盖他的声誉,这只是时间的问题。

“拿撒勒人耶稣。”

默默无闻的三十年

他的父母来到伯利恒做人口普查。他出生在高贵的伯利恒,但这不是他们呆的地方。玛利亚和约瑟回到了他们的家乡(马太福音2:23)。他们带着孩子上耶路撒冷献祭之后,“就回加利利,到自己的城拿撒勒去了”(路加福音239)。

所以,在他12岁那次去到圣殿的难忘经历之后,路加告诉我们,耶稣就同他的父母“从耶路撒冷”下去。他的确这样做了。离开耶路撒冷是“下去”——不仅是地理上的,而且是社会上的。然而,神的儿子“同他们下去,回到拿撒勒”,这只是他道成肉身倒空自己的一瞥(路加福音251)。

除了《新约》的参考文献,我们对古代拿撒勒知之甚少——因为它是如此的无名。一世纪的著名人物对此并不了解也不多说,至少在一些有名的出版物中没有多少保留。

然而,在上帝对他儿子明智、令世人羞愧的计划中,他谦卑生活的一部分和对父母的顺服,就是离开紧密联系民族活动与兴奋喧嚣大城市的圣殿,并且“下去”到小城拿撒勒,默默无闻地生活三十年。他待在那里直到施洗约翰被捕(马太福音413)。与“高高在上的”耶路撒冷相比,拿撒勒不仅意味着一种更偏僻的、乡下的、甚至闭塞的生活,而且意味着“拿撒勒”将是他余生所承受的耻辱。

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吗?

他们来到拿撒勒

在犹太人中,拿撒勒的名声很差。但在以色列之外,这个城镇甚至不为人所知。正因为这样,福音书的作者在他们第一次提到它的时候都要去解释--拿撒勒--是加利利的一座城(马太福音223;马可福音19;路加福音126)。

今天我们会唱小伯利恒,和耶路撒冷相比伯利恒是小,但拿撒勒在伯利恒面前则是相形见绌。伯利恒是一个有着历史的城市,不仅如此还是“大卫的城”。而拿撒勒呢?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吗?

据我们所知,在他世上的生活中,耶稣从未自称为拿撒勒人耶稣。只是他的门徒曾偶尔这样称呼过他(约翰福音145)。通常,是那些不熟悉他的人们(马太福音21112671;马可福音1047;路加福音1837)。或者是他的仇敌:魔鬼(马可福音124;路加福音434),假见证(使徒行传614),以及和那叛徒一起去抓捕他的兵丁(约翰福音1857)。并且许多人因着他的家乡而瞧不起他,甚至很快他拿撒勒的同乡们也排斥他,撵他出城,并威胁要将他推下山崖(路加福音4:28-30)。

我们发现无论在何处,从那些想要贬低他的仇敌口中说出他的名字,都会称他为“拿撒勒人耶稣”。如果说拿但业的评论、魔鬼和那些诋毁者的毒液还不够的话,彼拉多竟把它写在了他的刑具上:“犹太人的王,拿撒勒人耶稣”(约翰福音19:19)。他谦卑至死,甚至作为一个拿撒勒人死在十字架上。

拿撒勒的荣耀

但拿撒勒的故事并没有以耻辱告终。当祂使这个拿撒勒人从死里复活时,天父不仅救赎了一个堕落的民族,还有一个不光彩的名声。现在,升天的基督是真正的“拿撒勒人耶稣”--不是耻辱而是无与伦比的荣耀。

一开始是从坟墓那里的天使口中说出:“不要惊恐!你们寻找那钉十字架的拿撒勒人耶稣,他已经复活了,不在这里”(马可福音16:6)。三十多年来,“拿撒勒”一直是他即将受难的痛苦预兆。现在情况已经变了。现在,它尝到了甜蜜的荣耀。

不久,约翰被圣灵充满,这一词也成为他传道侍奉中的固定内容。被钉十架,升天的宇宙主宰不是别人,正是“拿撒勒人耶稣”(使徒行传2:22)。彼得“奉拿撒勒人耶稣之名”医好了一个瘸腿的人(使徒行传3:6)并且向一切听到的人宣告耶稣的名(使徒行传4:10)。甚至他在凯撒利亚向外邦人传讲神怎样膏“拿撒勒人耶稣”(使徒行传10:38)。

接下来是大数的保罗获得启示,他竟承认,“从前我自己以为应当多方攻击拿撒勒人耶稣的名”(使徒行传26:9)。在这儿,当他出现在大马士革的路上,甚至耶稣自己--我们所有的唯一他自称拿撒勒人的记录--用了这一新的荣耀称呼。“我就是你所逼迫的拿撒勒人耶稣”(使徒行传22:8)。

上帝在拿撒勒长大

上帝它本身成长在加利利一个被遗忘的城镇。他从耶路撒冷下来,谦卑地下去,并且下到坟墓中,用他的得胜将拿撒勒与他一同高高举起。今天,我们当中有多少人,在青春期的不成熟期,对我们的拿撒勒怀有轻微蔑视,怀疑我们未经证实的傲慢自大--我们已上升到比我们谦卑的源头更高的高度。但是,上帝在我们拿撒勒里面会做些什么?他会怎样救赎那些对我们来说像是浪费的日子和年岁呢?

我们的主既是完全的神,又是完全的人,既没有在第一次有机会时前往大城市,也没有坚持要住在所有活动的中心,这真是太了不起了。相反,他自己谦卑,几乎把他的全部生命和公共传道用在了加利利地区——在一个被人遗忘的小镇拿撒勒,而不是抓住耶路撒冷不放。

拿但业问题的答案自然是肯定的。而且不仅是好的,而是伟大的。因为我们的上帝喜欢在我们最意想不到的地方显出他的完美,也许当他把我们故事中那些被遗忘的地方变成他选择的我们最美好的通道时,我们不应该感到惊讶。

 


本文原载于“desiring god”网站。本平台不拥有版权,点击这里查看英文原文。
翻译:Esther
编辑:S.I.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