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勿沉迷于故弄玄虚的各种末日预言 跟随耶稣脚踏实地生活每一天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01月09日 09:32
图片来源:pixabay.com
图片来源:pixabay.com

个体心理学家阿德勒在其著作《自卑与超越》中说了一个关于宗教私人语言的案例。一位宗教领袖信誓旦旦地告诉他的信徒,下周三是世界末日。信徒们信以为真,在为数极短的几天中,纷纷变卖家产,建造各种避难设施,甚至将家产挥霍掉。大家在周二晚上齐聚教会,怀着恐惧战兢的心等待周三的来临。

然而直到周四来临,世界都相安无事。于是信徒们纷纷质问那位领袖,为什么世界末日没有来临?

那位领袖淡然地说“我的周三不是你们的周三”。

宗教领袖在周三之前对末日的预言显然在大家眼里,这个周三是公共性的周三,即是日历上标明的一个确切日子,但是末日没有来临之后,这个周三变成了他的个人语言。这是这位所谓的宗教领袖以个人语言的隐私性来消解掉他预言的失误性。

但是对于个人语言的“周三”究竟是什么意思呢?这里无法解释,一旦语言进入私人领域,那么语言就不能指向他人,因为其所指和能指都不具备公共性,也不再具备对于他人来说的意义。

社会学中有个符号论,基本理论是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是建基于对符号的意义约定之上,比如交通标志,语言符号等等,它们的意义和所指都是人与人之间约定好的。社会学家做了一个实验,当符号的所指进入私人语言之后,社会将进入混乱,人与人之间将无法交流。比如你回家进门之后,妻子迎来笑脸,而你一脸漠然或者愤怒,妻子让你吃饭,你一脸不解,不知道她的话是什么意思,面对妻子的疑惑甚至愤怒,你依然在说出只有自己知道的语言。在别人看来,你一定是个疯子无疑了。

所以一旦进入私人语言,便与世界绝缘,因为你进入个人的世界,而不是一个公共领域。

在哲学上有个自我中心困境,其实就是私人语言困境。比如让你把牙痛这个感觉告诉别人,你会用语言说出来,甚至用手捂着嘴巴,呜呜叫着,告诉对方牙痛。但是对于一个从来没有过牙痛,甚至从来没有过疼痛的人来说,他根本不知道你说的痛是什么,这个时候无论你怎样向他解释,他都无法理解建立对痛的概念。除了痛的感觉之外,还有愉快,伤心等这些主观感觉。这个自我中心困境即是人类一切争论的根源,也是人类自由的基础。为了克服私人语言的不确定性带来的交流混乱,人类在过去几千年的历史中逐渐发展了一套公共性符号语言,而人之所以区别电脑程序,区别于机器和动物,除了公共性语言之外,还因为人有自己的私人空间。

因此,私人语言仅对私人有效,仅对私人个体有约束性,而对于他人来说则是无意义的符号。当我们用私人语言应用于公共领域,比如上面提到的宗教预言的领袖,就会产生危险的结果。比如当信徒们把宗教领袖的私人语言当成公共语言的时候,导致大家变卖家产,消极厌世等后果。

而私人语言,往往对于宗教预言来说,最为常用。

为什么关于宗教预言有那么多的解释,又有那么多的人信以为真?这说明私人语言还有另一个特点,就是因为其不具备公共性,因此具备无限的解释空间。这对于宗教预言者逃避责任或者自圆其说提供了强劲的理由。

比如流行中国几百年的《推背图》,信奉者极多,大都认为他预言了中国历史上很多的重大事件。但是如果我们翻阅历史就会发现,对这些预言的确认是在历史事件之后,而不是历史事件发生之前,换句话说,讲《推背图》准确预言历史的都是事后诸葛亮,在历史事件之前,大家对于《推背图》中所言其实并不知道所指哪个事件。

比如《推背图》第十象的谶语为:荡荡中原,莫御八牛,泅水不涤,有血无头。唐代研究《推背图》的研究人员认为,这是预言了唐代要灭亡于一场大灾难之中,但是什么灾难,什么时候发生皆不知道。当以科举考试为导火索而形成牛李党争的时候,大家认为《推背图》预示的是牛李党争分裂朝廷,最终可能导致唐代灭亡,而当安史之乱之际又认为是安史之乱的灾难导致唐代灭亡,当公元904年梁王朱温杀死唐昭宗,推举13岁的李祝登基,这个时候大家又认为谶语中的“八牛”即是指朱,于是大呼预言准确。其实这不过是事后诸葛亮罢了。

对于这样的预言,对历史发展来说没有意义,倒不如天气预报来的好。是什么让大家对解释预言那么痴迷,那就是预言的私人性,预言者究竟想说明什么,他者是不知道的。这样,对于私人语言的预言就可以随意解释,因此私人语言的巨大公共解释空间,为其预言的“准确性”提供了依据。

在耶稣的时代,关于末日的预言也是此起彼伏。之前有但以理的七十个七预言影响最大,当然除此之外,还有更多的预言。但是七十个七的预言,并没有说明从什么时候开始,到什么时候结束,正是预言的不确定性,让人们生活在惶恐中。法利赛人认为但以理预言实现的时间就是当下,因此他们制定繁琐律法,希望把人的行为圈进律法中,以求在末日来临时,能保持宗教上的圣洁,从而被上帝接到天堂中。

但是,耶稣对这类这些看上去故弄玄虚的各种预言却持排斥的态度,并且耶稣讲道从来不用私人语言,他都是明确讲出自己的意思,这些语言所表达也是在大家能理解的公共语言之上。耶稣用比喻讲道,当然比喻不是私人语言而是修辞。我们回望福音书,耶稣所讲的每一句话都有确切含义,还不断用“这经你没读过吗”这样的话来谴责法利赛人。显然,耶稣反感法利赛人对圣经的私人语言解读。

耶稣对私人语言的反在对末日这个预言中尤为明确。耶稣说“至于那要临到的日子和时间,没有人知道;天上的天使不知道,儿子也不知道,只有父亲知道。”  (马太福音 24:36 现代译本)既然只有上帝知道,那么一切预言末日来临的都是假先知了。

沉迷于那种故弄玄虚的宗教预言和宗教秘密,只能产生消极避世的后果,比如在2012年关于末日来临的世界大潮中,有很多人在短短一个月之内挥霍掉了几十万的积蓄而妻离子散。而那些沉迷于宗教秘密信息,以为只要经过自己的宗教修炼就能抵达天堂的人,最终抵达的可能是相反的地方。

所以,执迷于宗教预言和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者,大都是不符合耶稣教导的。我们当效法耶稣,把目光投放在现实的世界中,而不是他人的私人语言里。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深度丨性侵在教会大面积蔓延背后的神学反思:女性权益为何得不到保障?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