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戴维·林博:为什么基督徒必须明白保罗传教之旅和事工的重要性?

作者: S.I.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01月10日 19:21

没人能比使徒保罗更能了解基督教信仰,因为他有着坚决服从的态度和从逼迫者到使徒的转变经历。相比其他人,保罗的话语更能塑造早期的教会。

作家戴维·林博(David Limbaugh)认为:基督徒必须明白保罗传教之旅和事工的重要性,因为他证实了耶稣肉体复活这一奇迹般的事情。

林博在其著作《耶稣复活:保罗与早期教会》(Jesus Is Risen: Pauland The Early Church)中解释称:虽然这位死里复活之主的第一批信徒都在耶路撒冷,但基督教的信仰在迫害和痛苦中四处传播开来。林博对《使徒行传》和六卷新约书信进行了研究,活动方向调查以及了解最早一批信徒的思想,尤其是保罗本人的。这些人也因为热衷于推进神国而遭到激烈的反对、暴力和挫折。

林博对用笔杆子促进福音工作很热心。他让属灵上饥饿的基督徒更多地了解到他们信仰的根源,基督徒毫无疑问也会注意到他对圣经的爱。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戴维·林博的采访,内容涉及他的新书以及基督徒可以从使徒保罗身上学到些什么。

《基督邮报》:为了给这位复活弥赛亚的相关信仰进行辩护,使徒保罗是如何行之有效地进行辩论,又是如何设定有利论点方面,您写了很多内容。现代基督徒可以从他的榜样中学到些什么呢?

林博:由于他的诚心、才智、热情、对圣经的亲密认识、灵活性,以及最重要的是他对基督和所有向他给予生命信息之人的爱,这才使得保罗有着独一无二传福音的能力。

保罗传福音是将注意力集中到基督身上,以及靠着来自基督的直接使命。他刻意避免自我推销,他唯一的任务就是顺服圣灵,成为圣灵的工具,从而为基督赢得悔改的生命。

因此,就如他在理论问题上的坚持一样,保罗在传福音方面也很有适应能力。他坚持认为某些小问题不会干扰到他对福音信息的叙述,好比那些不会影响到一个人得不得救赎的问题。至关重要的是,不要附加一些可能会妨碍到福音信息的人为障碍。因此,保罗会故意使用某些可能会被特定受众接受的方式方法来传达福音信息,但保罗绝不会以牺牲正确的教义和真正的福音信息为代价。

在《哥林多前书》里,保罗写道:“ 我虽然是自由的,不受人管辖,但我甘心作了众人的仆人,为赢得更多的人。 对犹太人,我就作犹太人,为要赢得犹太人;对律法以下的人,我虽不在律法以下,还是作律法以下的人,为要赢得律法以下的人。 对没有律法的人,我就作没有律法的人,为要赢得没有律法的人;其实我在 神面前,不是没有律法,而是在基督的律法之下。对软弱的人,我就作软弱的人,为要赢得软弱的人。对什么样的人,我就作什么样的人。无论如何我总要救一些人。凡我所做的,都是为福音的缘故,为要与人共享这福音的好处。”(林前9:19-23)

保罗也知道,并非所有人都一样,因为他们有着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宗教和不同的世界观。于是保罗决定到这些人所在的地方去会见他们。拉維·扎哈里斯(Ravi Zacharias)在传福音和为福音辩护工作中也使用了相同的技巧。扎哈里斯还提醒他的学生,当有人向他们询问有关信仰的问题时,他们必须配合提问者的问题来回答对方,必须尝试评估一下提问者的真正困扰,然后再相应地调整你要给出的答案。始终小心翼翼地尊重真理和上帝的话语。

《基督报》:您注意到《罗马书》的重要性,而这本书被成为“基督教信仰的大教堂”。这卷书可以说是整本圣经中最具实质性的神学论文。鉴于它内容的高度压缩性,神学家们对这卷书的意义也有着最为激烈的争论。在《罗马书》中,保罗讲述了很多事情,但在您对这卷书的研究中,什么才是最为荣耀的真理呢?

林博:《罗马书》有着很多的光辉真理,我很难对它们进行排名。但我同意大多数评论家的看法,即《罗马书》的主旨在这段经文中得到了总结:“我不以福音为耻;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犹太人,后是希腊人。因为神的义正在这福音上显明出来;这义是本于信,以至于信。如经上所记:‘义人必因信得生’。”(《罗马书》1:16-17)

正如我在书中解释的那样,在这卷书中,保罗巧妙地阐明了正义和救恩的相互关系。所有人,无论是犹太人还是外邦人,都可以借着耶稣基督的信仰而获得永恒的救恩,而不是靠着个人的作为。通过信仰,罪人可以被宣告为义人 — 在律法意义上,基督的义可以归给他 —并且他可以被圣灵感动,从而变得更为正义。所有人都在基督里合一。

《基督邮报》:《使徒行传》记载了使徒们的旅程,尤其是保罗的旅程。您则是指出《使徒行传》不仅仅是一本历史书,其中还能学习到神学课程与生命经历,尤其是有关试炼中的苦难部分。当您探索到这个部分时,早期教会的教父们和他们的事工最让您感动的是什么?

林博:当我阅读到《使徒行传》和使徒书信时,特别是考虑到四福音书:使徒们在耶稣在世上事工时做陪伴。而耶稣复活和升天之后,他们又投身传教事工。我对他们的这种激烈转变感到震惊。

这群使徒们即使与基督同在,听他讲道,经历了基督的完美无罪,还亲眼目睹过基督的神迹奇事,但他们仍旧怀疑他到底是谁。有时,他们会回应他是弥赛亚,是上帝之子和人类的救主。但他们仍会动摇,特别是基督被钉十字架之后,比如彼得就在所有人面前否认认识基督,而且还是一连三次。

但是,当他们遇到复活后的基督,触摸他,还与他一同吃饭,一同祷告 — 他们可是亲眼看到基督肉身死亡的,但耶稣以复活的身体重新出现在他们面前 — 于是,他们就从矛盾的、怀疑的、无耻的人,转变为大胆地宣讲福音之人。

他们的这种转变是彻底的。所以,当宗教权威人士逮捕彼得和约翰,命令他们不得以基督的名义行神迹奇事,也不得传播福音信息时,他们两人是如此回答的:“听从你们,不听从神,在神面前合理不合理,你们自己判断吧!我们所看见所听见的,我们不能不说“(《使徒行传》4:19-20)。换用另一句话说就是:“我们并不是要对你们不尊重。但是,要我们遵守你们的命令还是活着的神之子的命令时,我们是没有真正进行选择的余地的,因为神之子命令我们‘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使徒行传》1:8)

通过基督的灵,这些没有受过正规教育的普通人成为非凡的人。此后,他们将不再落入地狱之门。这些都是对基督和圣灵力量的有力见证,因为它们改变了人们的生命。

《基督邮报》:加拉太教会受困于虚假的教导。保罗谴责他们,称他们“愚蠢”。正如您解释的那样,加拉太教会的信徒已经清楚明白了福音,但他们坚持不认为救恩是要信仰得着,回到了靠着律法和自身作为的道路上。在新约部分,我们也看到过类似对虚假教师的谴责和警告。

如果被欺骗是不可能的,则就不会有这样的警告。然而同时,部分基督徒似乎更多地相信敌人有欺骗他们的能力,而不是相信圣灵有能力带领他们走进一切真理之中。因此,这些教会以一种相当偏执的方式来运作。换句话说,我们不能免疫他们所遇到的问题。那么如今的基督徒要怎样才能避免向加拉太人那样,陷入到困境并祈求圣灵圣灵保护他们呢?

林博:你的问题提供了一个机会,可以用来强调保罗书信对当时特定教会的普遍适用性。有一些采访者也有问我,说保罗可能会对今天努力应对内外部威胁的教会说些什么。

而我的回答是:保罗会向这些教会发送他的书信抄本。因为他的这些书信虽然是写给特定地方教会的,但这些地方教会解决了历史上所有教会将会面临的问题。所以,保罗的答复是一样的,在2000年前重要的内容,在今天也是同等重要。教会必须宣讲福音信息,绝不掺和些别的内容。教会必须宣讲基督和他的受死。教会也必须宣讲我们是不能靠着自身作为获得救恩,我们只能靠着基督的信仰、通过恩典来获得救恩。

教会必须抵制世俗世界的反基督教影响和其他对教会的腐蚀性影响。教会必须抵制取悦人而不是上帝的诱惑,举例来说就是屈服于世俗文化中的反基督教行为或信仰。教会必须抵制冒牌教师的虚伪教导,因为他们所传递出来的信息会使人变得骄傲和自大。

保罗会告诉信徒们要坚持相信“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在基督耶稣里的信有得救的智慧”(《提摩太后书》3:15)。他也会警告信徒们要警惕那些会说些“耳朵发痒,就随心所欲地增添好些”的假教师(《提摩太后书》4:3)。

因此,在回答你所提问题的另一部分时,保罗会提出警告,称这些陷阱会很自然地出现在整个教会的历史之中,而且今天它们依然存在着。

我不知道某些基督徒是否会惧怕敌人欺骗他们的能力,胜过相信圣灵会带领他们走进一切真理的能力。对我来说,这算是个错误的选择。真实地阅读圣经会保证我们能永远会意识到,邪恶势力在世界上无处不在,从而能小心翼翼地避开这些邪恶力量。同时还能意识到靠着圣灵的力量,我们可以从它们的影响中获得解脱,

对这些黑暗势力和超出我们身体视野范围的潜在属灵战争有着一种健康的意识,对于我们免受它们的控制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这种意识将有助于激励我们通过祷告、阅读圣经和整个其他的属灵操练等等我们必须做到的,从而转向属灵方面。我们不可能永远地免受这些势力的影响,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坚持记忆经上的话语和日常祷告。

《基督邮报》:我在想,如果您是以这种深度来写这本书的,那么您不可能不以一种强有力的方式遇见永生的上帝。那么在您写《耶稣复活》的时候,您遇见上帝了吗?

林博:我不能说自己有过这种明显的神秘体验,就如同某些基督徒所描述的那番。但我可以告诉你,我越深入研究上帝的话语,我就越亲近上帝。在《耶稣复活》这本书里,我介绍了《使徒行传》和保罗13封书信中的六封。我反复阅读这些内容,将它们放在一起比较,以便能够比以往更好地看到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作为研究的结果,我也认为我更加地欣赏保罗、彼得、约翰以及其他使徒和早期信徒所经历的抗争。

当你读到《使徒行传》时,对于路加对早期教会历史的描述,以及保罗给他亲自培植的教会写书信时所使用的那种亲密口吻,你就会情不自禁地觉得他们是活在真实历史中的真实人物。读到这些内容时,我对上帝就救赎历史的主权和监督的欣赏以无可计量的方式的增长。我对上帝话语及其荣耀统一、正直和属灵力量的敬畏也是如此。我热切地相信,学习圣经会让我们更亲近上帝,这也最能激发我就这些书信的写作,而且这些书信的主要目的就是鼓励人们为自己而阅读圣经。

《基督邮报》:如今,西方社会最为糟糕的异端邪说是与人类性行为和性道德有关的,而且越来越多的教会开始肯定早期教会对于它们的谴责。对此,您会说我们会变得跟哥林多一样吗?

如同您书中的一章节“《哥林多前书》1:8:呼唤教会的团结”(1 Corinthians 1-8: A Call for Unity in the Church)所讲的那样,不仅是我们的身体是圣灵的殿,而且性罪也打击到我们存在的核心价值,可惜我们已经忘记了这点。但这确实损害到了整个教会的见证,而不仅仅是那些当事人。这又该怎么说呢?

林博:保罗告诉哥林多人,身体不是为了性不道德,而是为了主,因为我们的身体都是基督的一部分。因此,我们不应该将身体与娼妓合一,因为与娼妓苟合的,就是与她成为一体。但与主联合的,就是与主成为一灵(《哥林多前书》6:17)。保罗警告说,我们必须特别地要避免义淫乱,因为无论谁犯了性罪,就是对自己的身体犯罪,而身体就是圣灵的殿。

当我在书中试图解释这点时,我相信保罗说的是与身体有关的性罪会以一种独特的、更为亲密的方式。里昂·莫里斯(Leon Morris)就曾经指出过,其他的罪可能会影响到身体,“但有且只有性罪意味着一个人领受了‘基督的一部分’的身体,将它放入一个‘摧残自身身体’的联盟之中…犯性罪之人对自己的身体犯罪”。我们的身体是附上代价被赎买的,并不属于我们,而是属于上帝的,所以身体必须用来荣耀上帝。

正如你所说的那样,我不知道我们已经忘记了这些真理。但我相信我们已经对这些真理变得麻木起来了,就像我们的文化攻击其他一些经上的真理一样,而且这种攻击还经常发生在我们的教会之中,对此我们也只能接受。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世界福音联盟新年寄语:我们对2019年的展望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