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谈基督教未来如何发展:不做教义上的“暴发户”,脚踏实地实践耶稣教导才是核动力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12月19日 19:13

前几日,经过层层筛选,慎重考虑,改革开放100人物名单终于出炉。这个名单既是对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历史总结,也是对未来发展的定调。

纵观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历史,是什么让我们从一穷二白成长为影响世界的大国,是什么造就了我们过去仰赖进口和支援到今天国家经济的强盛和实力的强大,以令整个国际社会刮目相看?无疑,我们从这份历史总结式的名单中,可以一窥端倪。

这个名单有几个特点,一个是靠着真材实料的技术而建立了自己的企业,从而影响了国人的生活,比如马云的阿里巴巴,马化腾的腾讯科技,海尔总裁张瑞敏等;另一个就是科学家,他们扎实的研究,填补了国内科学技术的空白,为中国的经济发展提供了基础的动力,比如激光照排技术研发者王选等;还有一个就是那些脚踏实地,敢于突破旧有模式,摸着石头过河的先头兵,比如小岗村的带头人杜润生,华西村长吴仁宝。

这个名单说明,过去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伟大成就,靠的就是脚踏实地的研究和科学技术,靠的是敢于突破传统限制,敢于探索创新的精神。

与这个脚踏实地的精神相对应的是暴发户的精神。暴发户一般出现在技术含量低的领域,比如地产行业和金融行业。地产行业只要有钱有关系,就能发家致富,而金融更是只要有钱,就能钱滚钱,不需要什么科学技术含量,因此这两个领域的没有人入选。

这个名单也是在提示我们,中国未来的发展基础不是靠爆发户精神,而是靠的脚踏实地、认真做事的精神。

在改革开放之初,尤其是八十年代,“原子弹不如茶叶蛋”。在“原子弹”和“茶叶蛋”之争中,那些认真搞技术开发,那些认真研究的“原子弹”专家们,往往被那些依靠“茶叶蛋”致富的人瞧不起。这延伸到教育领域,就是另一个口号,读书无用论。

在暴发户的年代,文化和知识,并不能马上带来金钱财富。因为文化和知识需要积累,需要付出成本,与那些读了中学接着读大学,读硕士和博士的人相比,初中毕业就进入市场做生意,在那个市场几乎空白的改革开放之初,他们不论做什么都比那些大学同学收入高。

所以那个“茶叶蛋”横行年代,是那些暴发户歧视读书人的最好时代,“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这是暴发户们对自己最好的安慰。

在茶叶蛋的时代形成的观念就是只要有钱,什么都可以买到,我可以买到豪宅,可以买到科学家文学家为自己站台。有钱能使鬼推磨,在那个暴发户年代成为他们独有的体验。这种观念,在那个年代成长起来的人中,根深蒂固,因此我们今天看到为自己子女不停砸钱的家长们也就奇怪了,在他们看来只要花钱,就能让自己的子女出人头地,全身名牌,开豪车就能让自己子女被人刮目相看。

在进入技术时代之后,暴发户开始逐渐演变,当暴发户演变成土豪的时候,说明暴发户自己有了提升,他们开始在口头上放弃“茶叶蛋”理论,也不像八十年代的暴发户那样,穿着貂皮大衣抱着两公斤重的大哥大到处显摆,他们开始低调,他们开始附庸风雅,把自己装成文化人,但是行事为人还是我有钱我怕谁的姿态,还是用大手笔花钱来显示自己自信的格调。土豪已经知道“茶叶蛋”搞不过“原子弹”,后者才有真正的实力,但是他们自卑的心理怎能认输,所以依然用着暴发户的方式继续安慰自己的内在空虚。

当我们今天进入技术时代,茶叶蛋理论已经彻底破产,那些暴发户和土豪们现在终于发现“原子弹”的实力,发现真正能长久的、真正有能量的还是踏实的科学和技术。而只有拥有扎实的科学和技术才能赚取财富。

社会上,我们在改革开放之初有个暴发户的年代,理论依据就是“茶叶蛋”理论。同样在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历史中,基督教也有个暴发户年代,他们同样持“茶叶蛋”理论。

在改革开放之后,宗教政策放宽,传统意识形态开始因为经济发展而松动,同时加上国家发展政策转向城市,而抛弃农村,利用剪刀差割农村的肉补贴城市的工业发展,造成农村经济生活日益凋落,而这开始了基督教在农村的黄金时代。

因为我们传统遗留问题,尤其是长江以北农村,基本没有什么文化生活,基督教在这个方面填补了农村了文化精神需求,获得长足发展。

另一方面,农村文化普及程度较低,农民文化水平和受教育水平不高,因此,基督教的发展基本是放养式发展。

信徒增长迅速,教会日益庞大,而传道人一般和信徒类似,文化和受教育水平较低,但是鉴于民众对基督教的需要,他们经过短暂的神学培训之后,走马上任,开始面对信徒滔滔不绝讲道,至于是否合乎神学,是否合乎圣经,那都不重要,更别提是否合乎耶稣教导了。

面对农村基督教的迅速繁荣,对基督教传道人的强烈需求,地下传道人速成班开始如雨后春笋一般兴起,那些小学毕业,初中毕业,甚至没有读过书的年轻人开始走进这些速成班。这些学校,往往没有完备的神学和文化系统课程,只能逮到一个老师,来上他能上的所有课。所以这些学校不是按照课程上课,而是按照老师来上课。而这些老师中大多也是初中毕业,鲜有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这种情况下,基督教完备的系统神学和教会历史,因为学生文化基础课的薄弱,而简化为简单的教义维护。这样的速成学校培养的不是神学和文化兼备的传道人,而是教义的护卫者。

阐发圣经真理比护卫教义要难得多。阐发圣经,不仅要有神学知识,还要有历史、文学、宗教等人文知识,而这些知识的具备则需要长年累月的积累,这对于只有初中乃至小学毕业的传道人来说显然不太可能在短短一两年的时间内就能具备。而护卫教义则简单多了,告诉我一套教义,凡是与这套教义不一样的都加以排斥就可以。正如建房子比拆房子难,那么护卫教义也要比阐释圣经容易得多。

因此那些在讲台上的传道人,出口不是阐释耶稣的教训,而是告诉信徒这个是不对的,那个是不对的,至于为什么不对,就是因为违背了教义,至于为什么这个教义对,那就是因为他是对的,所以他是对的。

这样的传道人,在护卫教义中,面对文化人的诘难,往往无法正面回应,因此他们面对文化时持自卑心理,而对文化持一种抵制的心态。“文化不能使人得救”“文化是世上的小学”等论调,几乎成为传道人对信徒讲道的主流论调。他们一方面喜欢用文化来显摆自己,把参加大学什么会议和培训的照片高高挂起,把和某位文化名人的合影挂在中堂显眼的地方,把为知识分子施洗作为自己荣耀的标志,另一方面又把文化人贬得极地,踩在自己脚下。

与八十年的暴发户相比,他们算是教义暴发户。与爆发户排斥搞原子弹的文化人一样,他们也排斥文化人;与暴发户持读书无用论一样,他们也持读书无用论,只不过这里的书是指与自己教义不同的书,尤其是除了神学教义灵修非基督徒写的书籍;与暴发户喜欢用貂皮来显示自己的财富和地位一样,基督教教义暴发户们也同样喜欢用教会人数、教会规模、教堂华丽来显摆自己的成功,而不谈及对耶稣教导的实践。教义暴发户们喜欢炫耀以自己初中学历,因为自己对教义的护卫而娶到大学毕业的老婆,喜欢炫耀因为自己的对教义的宣讲,而获赠的豪车,最排斥世界的传道人,却用世界的财富来显示自己的成功,这是对教义暴发户的最大讽刺。

在经济发达,每个人都能分享到技术进步带来的好处,获取信息变得唾手可得的今天,建基于教义暴发户的“茶叶蛋”理论之上的传统教会,正在急剧衰落。历史的无情就在于毫无情面地揭掉传统基督教的最后遮羞布。

既然我们今天明白,中国的辉煌成就建基于扎实的科学和技术之上,而不是像沙特那样的资源暴发户基础之上,那么我们是否也要把基督教的未来发展建基在扎实的知识之上呢?

基督教两千年的历史告诉我们,基督教能征服人心靠的不是一成不变的教义,也不是对教义的护卫,而是耶稣的教导,以及建基于基督信仰之上的整个文化,包括科学和技术。

因此,对于基督教的未来,除了认真学习所有知识之外没有更好的方式。准备扎实的知识,才是基督教未来发展的必备!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钩沉 | 传教士柏格理创办的石门坎光华教育体系的历史作用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