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逝者| 老布什夫妇的基督信仰:携手一生 走过死荫幽谷 面对死亡 贡献社会

作者: 翻译:May;S.I. 编辑:Ruth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12月10日 09:02

引言

我们俗称为“老布什”的美国前总统乔治·H·W·布什(GeorgeH.W.Bush)于北京时间12月1日去世。

他在二战中的传奇生还、他与妻子芭芭拉一见钟情后长达73年的婚姻、他的总统生涯、他的儿子小布什总统的感人悼词….这些都随后都在大家的朋友圈中引起刷屏和不少人的感动。

然而,这对著名夫妇人生力量最重要的源泉之一:基督信仰,却很少被国人关注和研究。


(老布什与妻子芭芭拉)

无论是老布什,还是他的妻子芭芭拉作为公众人士,很多时候正是基督信仰带来他们的力量和安慰,可以激发他们发挥影响力,并且让他们勇敢而坦然地面对人生许多的死荫幽谷,甚至死亡。

美国的《华盛顿邮报》曾先后刊文在芭芭拉和老布什去世后介绍过他们的基督信仰对他们的事业和人生带来的影响。

——老布什 他一生都是圣公会信徒

老布什一生都是圣公会教徒。他小时候曾在康涅狄格州格林威治参加基督圣公会。他的父亲普雷斯科特·布什(Prescott Bush)是康涅狄格州的共和党参议员。他的母亲是多萝西·沃克(Dorothy Walker)常会朗读圣公会的公祷文给家人听。

在今年4月,老布什总统特别助理道格·威德(Doug Wead)告诉《华盛顿邮报》说:“老布什是传统意义上的圣公会信徒,他母亲也是非常虔诚信徒,读了圣公会所有的书。他深爱自己的母亲,也就自然而然地喜欢这个传统”。这位总统特别助理在1988年与老布什合著了《乔治·布什——诚实正直的人》(George Bush, Man of Integrity)一书。


(年轻的老布什与芭芭拉在教堂举行婚礼)

1945年,老布什和妻子芭芭拉(Barbara)在位于妻子家乡的纽约雷伊(Rye)第一长老会教堂( First Presbyterian Church )结婚。根据加里·斯科特·史密斯(Gary Scott Smith)的《宗教与椭圆形办公室》(Religion in the Oval Office)一书记载,上世纪50年代初他们搬到德克萨斯州时,首次加入第一长老会教会。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说法,布什是11位被公认为圣公会的总统之一。

在1960年,老布什和芭芭拉搬到休斯敦,在那里他们参加圣马丁圣公会教堂(St. Martin’s Episcopal Church)礼拜,那里也是今年春天芭芭拉的私人葬礼举行的地方。

他总是用信仰来解释自己的人生重要时刻

老布什一生常常被问及他对上帝的信仰,他还把自己对于一些历史事件的记忆与祈祷和上帝联系在一起。比如,在他谈到珍珠港的时候,他回忆说1941年12月7日时,当时的他还是一名菲利普斯学院(Phillips Academy)的学生,该学院是一所加尔文主义背景的寄宿学校,位于马萨诸塞州安多弗。他在2012年告诉CNN:“我们去过教堂,参加完礼拜仪式。当时已从教堂走出,正穿过校园时,就听到有人说珍珠港被炸。”

老布什最常提及的信仰时刻之一还有1944年9月,当时他还是一名海军飞行员。在一次执行完轰炸任务之后,因飞机受损,他被迫跳伞漂入太平洋随后被日本抓获。而与他一起被俘的另外几名飞行员最后都被日军残忍的吃掉,唯有他幸存,所以老布什的一句名言也被人数值。“为什么唯有我得幸免,神对我有什么命定?”


(老布什曾参加二战成为海军飞行员)

他的助理威德说:“他(老布什)确信自己在二战中的那次经历对他来说是一个属灵重要时刻。他确信那是奇迹发生...在他的一生中还有过几次类似的经历。当被问到他是否得以重生时,他说:‘我一生中再没有比经历那个时刻更重要的了,我甚至可以告诉你在哪里我人生得以翻转,我已过好几次经历了’。二战中的那次死里逃生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老布什还说过,当他和芭芭拉的女儿罗宾在1953年因白血病去世,是他们夫妇坚定信仰支撑他们挺过了最悲痛时刻。

他说,在二战期间那次执行完轰炸任务后不幸坠入太平洋然后有幸逃生,以及他的女儿爱3岁就死于白血病,这两个事件,是全靠仰望神、向上帝祈祷而度过的最艰难的时期。

1988年,《华盛顿邮报》的一篇报道援引乔治·H·布什的表兄乔治·赫伯特·沃克三世的话说,布什总统信奉“做一个快乐的基督徒,很少为罪与痛苦所缠,事事乐观‘尽其所能,尽力而为’,‘伟大的世界就在前方’。”

他一个重要影响是:带领共和党走向福音主义,影响了美国的面貌。

作为一名总统,同时作为共和党重要代表的老布什,他还有一个重要的影响,就是带领共和党走向福音主义,这也深远地改变了美国的面貌。

老布什的助理威德回忆说,在作为总统候选人后,老布什开始公开谈论他的宗教信仰。那个时代也是葛培理、斯托德发起的福音主义运动兴起和成长的时代。因此,他必须接触日益增长的福音运动。

老布什在担任副总统时就开始讨论自己如何与福音运动建立关系,并对其表示尊重。威德回忆说:“我很快发现,在我看来,他(老布什)已行走在属灵的旅途。起初,一切似乎都是关乎政治……但我越发开始意识到,他正在定义自己的信仰,且根植于其他人的信仰、其他的传统、其他哲学和其他神学,并加以强化。”


(老布什任职时发表演讲)

作为1988年的总统候选人,布什与支持堕胎权利的民主党候选人迈克尔·杜卡基斯(Michael Dukakis)竞争总统之位。1988年10月13日,在第二场总统辩论中,布什说:“我认为人类生命是非常、非常珍贵的。看,这对我来说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我知道其他人可能不同意。但是,当我在华盛顿河对岸的那座小教堂里,看到我们的小孙子因我们的信仰而受洗时,我喜不自胜,因为孩子的母亲没有把那个小生命打掉,而是把孩子送人收养(他儿子马文·布什和他的妻子玛格丽特收养了这两个孩子)。所以我觉得这也是我来自的地方,当然每个人观点不同。我不会在此问题上抨击迈克尔·杜卡基斯,也不会攻击那个问题。我,乔治·布什,只是说出了我内心真实感受。”

虽然布什家族在生殖健康和节育问题上既有保守的观点,也有自由主义的观点。但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 )伦理学和人类价值观研究名誉教授罗纳德·M·格林(Ronald M.Green)评论说,布什家族在某种程度上领导了贵族共和党的运动,从中间派思想到保守的基督教反对节育、堕胎和生殖健康研究,例如干细胞或胎儿组织在移植中的使用。格林说:“老布什发起了这场运动,而他那些也在政界活跃的儿子一辈则强调了这一点”。格林28年来一直关注布什家族有关生命伦理学问题。

同时,老布什对于家庭和信仰的看重也发挥了影响力。史密斯在《椭圆形办公室的宗教》指出,老布什看重美国立国的犹太教-基督教传统,他认为家庭与信仰乃是美国的“道德指南”。

在他儿子乔治·W·布什2000年的总统竞选中,老布什在给佛罗里达州当州长的小儿子杰布·布什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希望上帝保佑我们在佛罗里达州以及全国各地的胜利;但无论发生什么,我们的家庭都将是坚实和坚固的堡垒……”摘自他写的书,《顺心如意,乔治·布什:我在信件和其他作品中记录的生活》(All the Best, George Bush: My Life in Letters and Other Writings)

当布什在1988接受总统提名时,他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演讲是这样说的:“我将一些传统作为我行动指导。首先有一位真实存在的上帝,祂是良善的,祂无代价的爱含有自身制定的代价:我们必须善待彼此。”


(老布什与妻子芭芭拉和他/她们的儿子)

在1989年至1993年担任总统期间,布什参加了华盛顿特区的圣公会圣约翰教堂。他在1989年的就职演说中说,作为美国第41任总统,他就职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祷告。“我肯请各位谦卑低下头来,”他说,“慈爱天父,我们低头称谢你赐给我们的爱。请接受我们的感谢,感谢你让我们的今天充满和平,并以我们共同信仰得以继续维持和平。请赐与我们能力和力量完成神派工作,我们自愿顺服听从神旨意,并且把主的话牢记心间:手中权力是用来帮助人民,我们被赋予权力不是用来成全自己的目标,不是为了在世界上一显身手,也不是为了名声。权力唯一正确使用目的那就是服务于人民,主啊,请帮助我们牢记!阿们。”

他在结束致辞时说:“我不惧怕将会遇到什么困难。因为我们的问题再大,但我们内心更强大。我们的挑战无疑是巨大的,可是我们的意志力更大。如果说我们的缺点是数不清的,切务忘记上帝无尽的爱能包容一切。”

史密斯还写了《信仰与总统:从乔治·华盛顿到乔治·W·布什》一书,书中还附有布什总统在任期间的220次演讲、致词和宣言,其中都提到了祷告。该书作者还是格罗夫城市学院(Grove City College)愿景与价值观研究中心的一名信仰与政治研究员。该学院是位于宾夕法尼亚州的一所基督教文科学校。

在1990年的感恩节致辞中,布什还谈到了这个国家信仰的传承。他说:“被称为美国的伟大实践,只不过是人类对自由的永恒渴望的新近表现。只有在自由中,我们才能实现人类最大的希望:和平。从所罗门的智慧到山上宝训的奇迹,从以赛亚的预言到伊斯兰教的教义,作为我们共同继承的圣经,经常提到赐予人类的许多祝福,也常常提到对自由的热爱与渴望,还常提到对和平事业与追求。”


(老布什和芭芭拉总是一起去到世界各地)

但是他的一些演讲却曾因为他在信仰这个话题上的失误而令人记忆犹新。比如1988年,田纳西州南方大学(University Of The Southern)圣公会研究教授约翰·E·布蒂(John E.Booty)告诉《华盛顿邮报》,1982年老布什在圣公会三年一度的大会上发表了一次可谓是“灾难性”的演讲,当时他用自己的话为里根政府的武器政策辩护。他曾告诉CNN,他深知萨达姆·侯赛因入侵科威特后,美国将很快对伊拉克发起战争,他与当时的主教爱德蒙·李·布朗宁(Edmond Lee Browning)进行了会晤。在那次会议上,布什详述了这次交谈情况:“他(指布朗宁)说:‘总统先生,你不能使用武力。这是不道德的’。于是我对他说:‘爱德蒙,恐怕我与你的观点截然不同。我不认为这是不道德的,而这才是我认为的不道德”。于是我给他看了一份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有关伊拉克儿童施暴的报告。我想告诉他说的是,这是一个明显的错误和残忍的行为。”

——芭芭拉 我并不惧怕死亡,因我知有一位伟大的上帝。

芭芭拉·布什在公共场合也曾多次谈到家庭和信仰。曾经在2013年,芭芭拉在接受“有线-卫星公共事务网络”频道(C-SPAN)以第一夫人为主题的系列节目中一集的采访,当时她已88岁。


(芭芭拉接受采访,谈及自己的信仰1)

当天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外套,戴着她标志性的人造珍珠,说话优雅而直率,这是她的家人和美国公众在过去40年中再熟悉不过的她的独特个人魅力。 《华盛顿邮报》的路易斯·罗曼诺( Lois Romano)曾评价说,老布什夫人“一直位居全国最受敬佩的女性之列,获得很高投票率,正与她丈夫不断下滑的投票率形成鲜明对比。在1992年大选期间,她经常被布什竞选班子派去当代言人,为使一位个人魅力平淡且不以平易近人而投缘的总统更显亲切和富有人情味。”

在那次的采访中,她说到自己因为信仰而坦然面对死亡。她说:“我对这位慈爱的上帝深信不疑。我不害怕死亡,相反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安慰,因为我们正在接近死亡。”

“我不怕死,因为我知道有一个伟大的上帝,当然也为了我心爱的丈夫乔治或我自己。”

她说,她期待着与过世的家庭成员团聚,包括她在3岁就因白血病去世的女儿罗宾。


(芭芭拉接受采访,谈及自己的信仰2)

“我对上帝有信心。我对上帝有绝对的信心。我对此从不怀疑。我也不怕死。我认为这很令人欣慰。”

在那次采访后五年的一个周二,芭芭拉·布什与世长辞,享年92岁;她是在与慢性阻塞性肺病和充血性心力衰竭的长期斗争之后被送进医院的。在她去世前两天,她的家人宣布她已决定不再寻求额外的治疗。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钩沉 | 传教士柏格理创办的石门坎光华教育体系的历史作用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