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福音小说连载丨至暗时刻的爱:神的爱医治了我的抑郁症(中)

自由撰稿人 摩西奶奶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11月05日 08:44

福瑞斯特在第一次见到安娜的时候就爱上了她。

当安娜的脑核疼又一次发作的时候,福瑞斯特继续陪伴安娜,安娜在夜里疼得胡言乱语,向福瑞斯特说了我爱你。

当安娜对福瑞斯特说出她爱他的时候,他心里亦有恐惧:安娜是否只是因为病痛时缺乏关爱而将情感转移向他,也许她现在如此渴望他,更多是出于感激。

虽然他深信安娜不是那种会随意说我爱你的疯狂话的女子,但毕竟安娜经常病得晕晕乎乎,她的状态如此不稳定,以至于她经常发出思维不甚明朗的消息,这疾病和酒精的效果看起来真是很接近。安娜是否能为自己的这份情感负上责任,和他营造一个温暖的充满爱的家,有一双他们的小孩,他相信安娜会成长为一个更为完全成熟的性感又感性的女人。

想到他们的孩子会继承他和安娜的模样,如果是女孩,她会有安娜的柔顺美丽的黑发,温柔的脸颊,性感柔软的嘴唇,温婉文静的性格,继承安娜在语言艺术音乐和画画领域的天赋,会在他的悉心照料和纯全的呵护下顺利平安成长,如果是男孩,那他会继承他的才能——总之他可以确定的是,他们的孩子不会像安娜那样因为从小在缺乏安全感的环境下长大而备受焦虑和敏感的焦灼之苦,而他也有完全的实力将他们安置在自己的保护之下。如果需要,他甚至不惜用生命去保护他们,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又安慰又充满柔情蜜意,他想他的安娜一定会为他骄傲自豪。

“你有没有想过,忧郁,多愁善感,软弱,高度敏感,这些你生命性格里本身的特质,可能正是上帝赐予你的独特的恩赐?为什嚒你要假装坚强,去埋藏那些你性格里真正可贵的东西?你如此讨厌自己性格里的那些特质,殊不知,真正爱你的人才能发现你的这些特质从而爱上真正的你!”

“原来我在长期的故意掩盖自己性格本身的特质,可能是因为,我一直在仰望坚强的人,所以一直在故作坚强, 其实如果我能表现真实的一面,会遇到真正爱我和珍惜我的人,是这样吗?”

“你由上帝拣选,上帝选择了你的父母,因为他们具备创造你的基因,但是他们与你的思想和灵魂全无关系。上帝将他的灵赐给你,所以你完全不必担心会成为爸爸妈妈般的家长,重复他们幸运或是不幸的人生。上帝拣选你,给你带来启示,令你超脱死亡,拥有新的生命,活出这份启示,并且将这份启示带给他人。你不需要再像过去那样刻意努力以证明自己,你活着,他人看到你,你就是神给他们的启示。你要学会欣赏自己的独特之处。”

“神对我们一生的赐福,将使我们看到神在岁月流逝中连绵不断的恩典,所以我们要相信神所给予的未来。”

就在教会姊妹的话语之下,安娜仿佛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心灵的自由,感受到宇宙穿透城市森林的钢筋水泥引向她的无限的关爱,这份爱,眼睛无法看到,头脑无法算计,双手无法触摸,但却真实存在。

因为浑身痛苦,安娜无法坚持听完礼拜,焦虑和躯体痛让她无法集中精力安心完成一个章节的圣经阅读,她甚至无法坚持完成四个小时的礼拜;在这以前,她能阅读咨询公司百页的英语报告,但坐在教会里的她,连圣经的页码都翻找不到,更不要说理解圣经的段落。

安娜陷入了深渊般的自我质疑和彷徨中,而这又引发了更严重的失眠和焦虑。在这期间安娜尝试和很多朋友说起呼吸痛的症状,然而,然而连知识渊博的朋友也不明白和理解什么是呼吸痛,正像网络上的一句流行语:你读得懂这三个字,但是却不知道它代表什么。

安娜重拾画笔后,她开始明白名校和国际奖项并不都是发自内心令她骄傲喜悦的,她只是追求了一些同龄人都羡慕和向往的,并且幸运地得到了。直到重拾画笔,她才开始看见自己真实的价值和爱,可以说,是画笔重新给予了安娜信心和安全感。

安娜最初画的人物是小女孩,短发,爱穿连衣裙,起初所有的画面都是小女孩的背影,偶尔有侧脸,并且画面上的小女孩都是很小很小的模样,比如穿着芭蕾舞鞋的五六岁的小女孩。

在家人的鼓励下, 安娜开始画了一些成长了的女孩,女孩出落得纤细,依旧是短发,依旧爱穿连衣裙,画面中的女孩经常出现在风景秀丽的大自然,这些画给安娜的内心带来新的色彩,随后女孩出落成美丽优雅的少女,清新的连衣裙也开始化为成熟庄重的长裙。

安娜的自信在绘画中一点一滴累积着。

之后安娜的画面里开始出现女孩正面的形象,短而利落的头发,大大的眼睛,小小的鼻子,和抿嘴微微笑的嘴角。看到这些画的家人与朋友都说安娜画的就是她自己,然而安娜却始终不是很确定。

可能是上帝给予了灵感,安娜开始有了一些自己风格的创作,简单的水彩装饰以钟爱的香槟色玫瑰描绘内心的女孩,身着浅蓝色芭蕾舞裙和芭蕾舞鞋的短发纤弱女孩,认真凝望画板深思的玫瑰色露肩裙女孩,倚靠着大提琴的绛紫色连衣裙束发女孩,面向蔚蓝色大海的美人鱼女孩,竟也都有模有样。原来忧郁中的她已经感受不到任何快乐,完全把自己封闭起来,再也不感受也感受不到外面世界的喜怒哀乐。

绘画带给了安娜寄托。

药物损坏了安娜的一部分神经。有时她会觉得喉咙和舌都不太对劲。某天深夜郁躁袭来时,大脑的脑频呈现拉二和梦幻交响曲的速度,安娜忍不住抱住大脑跪下来祷告。

安娜疼痛到几乎要死,阿姨在旁边用手呈真空管状拍打她的背和大小腿,直到她的痛感稍微减少一点。安娜从客厅回到书房,想到刚才恐怖的一刻,从小宁可咬破嘴唇都会忍住不哭的她竟然放声大哭。

阿姨不放心的进门张望,安娜说她只想一个人静一静,关照阿姨回房间休息。阿姨走后,安娜眺望窗外。夜凉如水,月光如织,如此静美,刚才恐怖的一刻仿佛从未发生,但大脑里延绵不绝的痛感仍然在提醒着她。

当某一年安娜的郁躁开始真正出现好转的迹象时,她突然领悟到,福瑞斯特已经陪伴了她五年,无论他的行程都多忙碌,他都在昼夜不分的回复她的消息。

福瑞斯特的耐心与温柔陪伴着安娜的至暗时刻。

那份爱意仿佛是一棵不知何时栽种的种子。要说是哪种植物的种子的话,很可能是某颗咖啡树的种子。安娜想。

安娜对福瑞斯特的情感与日俱增。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从近百年历史回顾谈:今日农村教会为什么衰落?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