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福音小说连载丨至暗时刻的爱:神的爱医治了我的抑郁症(上)

自由撰稿人 摩西奶奶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10月29日 10:22

安娜第一次见野兽婆婆时,她系一条高调和颜色鲜亮的宽头巾,颧骨突起,眼角上挑,鼻子挺拔得有点像东欧女人,鲜亮的拖地的连衣裙紧张了包厢的空气。未来婆婆据说是青帮的后代。两家亲家第一次聚餐,餐厅包厢里充满了野兽婆婆的高亢嗓门。

在汉中路一家意大利餐厅里,前任邀请安娜赴最后一次晚餐,前任在西餐厅哭得像个泪人,安娜的伤心不留痕迹。

这是安娜与相恋七年的前任的最后一次见面。

一周后,安娜在公司附近的餐厅接到野兽婆婆一个长达40分钟的电话,安娜在电话里不停道歉。电话内容都关乎野兽婆婆自己,这段恋情仿佛一直是安娜,前任和他母亲的恋爱。

“她以爱的名义操控你的男朋友。忘了他吧。”波士顿美术馆的咖啡厅里,安娜和一位新朋友聊起之前的恋情,那位朋友说。

尚未走出阴影的安娜问:“是这样吗?”

仿佛刚从噩梦里醒来,已经整整七年。

安娜彻底封闭了自我,飞奔忘却和逃避这一切,在之后的七年里她的履历由优秀变得惊人,斯坦福留学,参与创业获国际奖项,画作在高端地产展示。

然而安娜的心凋零在变故发生的那年,在美丽的年华里,孑然一身,黯然枯萎。

她因孤独时而郁郁寡欢,时而滔滔不绝。曾经安娜总爱穿肉色的连衣裙,这很符合她以前的性格,简单,恬静,温柔,安静得像一只猫,如今她变得暴躁并且有点愤世嫉俗。

在他人都认为安娜热衷于营造光鲜完美的自我履历和品牌时,只有她真正亲密的朋友们知道,安娜丝毫不喜欢别人提起那些,她说这七年的压力和郁躁谋杀了她,她在不胜寒处无人安慰,心在无爱的冷酷世界里惨淡地死去了。

直到安娜遇见福瑞斯特。

安娜是公司的明星员工,总能轻松愉快的完成项目,提前放空自己在办公室楼下的咖啡店里chill会。每天下午五点她会准时去那家咖啡店入一杯温暖的摩卡。那天恰逢公司搬家,安娜端一杯咖啡入座,占了一张方桌小憩。她的咖啡温热。咖啡店的门被推开,四五个风尘仆仆的美国人和中国人进入了咖啡店,好像在赶一场会议,他们的加入让宁静悠闲的咖啡店的空气有点凝固和紧张。安娜看到一席人没有位置坐,就提出他们可以坐在这桌,突然咖啡店的门被推开,一个高高瘦瘦头发微卷的男人推门进来。

他就是福瑞斯特。

福瑞斯特对安娜一见钟情。

福瑞斯特气质出众,言语举止妥帖稳重,善良,同情弱者,永远温柔。

在遇到福瑞斯特之前,安娜虽然外表依然是文静甜美可心的乖乖女,职场上潇洒干练得体赏心悦目的小姐姐,但内心早已是一副破碎疲惫不堪的模样。

“只是一具工作到无朋友的躯壳。”每天安娜打扮好自己微笑着对着化妆镜说。

就这样坚持了七八年,突然有一天,安娜悄无声息的崩溃了。

“你在上海是不是没有人说?”安娜崩溃一周前在香港约了知己安妮。

“只说了两个最好的同学。”安娜说。

“那就是说的人还不够多。”安妮说。

也许是安娜对于安妮潜意识里有巨大的安全感和信任感,那周安娜的郁躁症在安妮的家里爆发了。

安娜没有去成香港读书。

接下来的两年里,安娜由上海的爸爸妈妈照顾日常起居,生活渐渐变得闭塞,失去了色彩。

郁躁之后安娜的生活里就充满了药物和恐惧,几乎没有快乐,安娜的人生从未体会过那么多的忧虑和黑暗,每天恐惧自己是不是会死去。

福瑞斯特每天陪安娜攀谈。

病了以后安娜经常害怕,害怕健康一去不复返,害怕青春与活力远离, 一部分朋友因为安娜迟迟没有好起来的迹象离开了她,这更增加了安娜的消沉与不安。

而福瑞斯特每天都在第一时间回复安娜的消息,安娜发给福瑞斯特的消息无非就是日复一日的絮叨,家里的阴沉郁闷,健康衰败引起的低落,语言和逻辑丢失,福瑞斯特都在第一时间回复她安慰她。安娜开始并没有意识到,她的恐惧已经令她完全忘记了世上有时差这回事。

她完全忘记了自己曾经长年累月奔赴国际差。

福瑞斯特执掌纽约一家出色的律师事务所,行程非常忙碌。安娜感到已经给他增添了太多麻烦,她的牢骚,她的抱怨,她的絮絮叨叨,她的软弱,她仿佛永远好不起来的郁躁症仿佛一场连绵不断没有尽头的雨季。

安娜每天都脑核疼。

开始她能忍住不告诉福瑞斯特她的处境如此糟糕窘迫:认知障碍,意识涣散,失去意志力,失去嗅觉味觉,失去和情感的连结继而失去与人的连结,失去控制脾气的能力,失去他人的信任,呼吸痛,难以忍耐的躯体痛,现在还得应付更难以忍受的每天反复四五次的脑核疼。

有一天安娜的脑核又有了巨大的难以忍受的疼痛,她忍不住在消息里告诉了福瑞斯特。福瑞斯特立即回复她:

“我帮你医治你的大脑。”

突然就在那个瞬间,安娜的大脑对福瑞斯特产生了特别的感觉。

安娜在上海郊外的一座老宅长大,敏感的安娜从小就不喜欢出门,最常随身携带之物就是一支笔一本书。三代同堂成长的经历令安娜比同龄人更多一份敏感和防备之心。

没有人像福瑞斯特那样爱着和包容着安娜的敏感,而安娜很清楚,敏感和多愁善感是她刻意用微笑掩饰的真实的性格,连安娜自己都不喜欢她的敏感以至于成年后的安娜发展出了一套非常适合自己的面具,只有福瑞斯特那么温柔和有耐心的,完全接受和喜爱敏感的安娜。

福瑞斯特告诉安娜,那些消极的想法或来自于她内心的恐惧和想象,而并非真正出自他人,这令安娜逐渐学会审视和敞开内心。固执单纯如安娜,做任何事都只知全力以赴,一条道走到黑,然而在这至暗的时刻,福瑞斯特仿佛她人生的一道光束,用耐心和智慧滋养和疗愈她的心灵。

“痛苦不是惩罚,而是纠正,使我们走在正确的路上。我们常常雄心万丈地想到未来的发展,以致没有时间追想神已经成就的大事。”

“思念神已经为你做成的事,能使你以感恩之心向前迈进。如果我们拒绝神的光,只靠自己的光走路,我们就会自满起来,其结果便是痛苦。如果我们把信心建立在自己的才智、外貌或成就上,那么,在这些力量消失之后,我们就会有痛苦的危险。”

福瑞斯特对于安娜有着对待初恋般的耐心。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从近百年历史回顾谈:今日农村教会为什么衰落?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