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对《教会并不能为你的婚姻负责》中一些观点并不认同:到底谁该为我们的婚姻负责?

自由撰稿人 申羔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10月18日 11:12

以前曾读过一个弟兄的公众号上刊登的一篇文字,内容是对当下教会里一个错误观念的更正,说的很有道理,文章具体内容忘记了,只记得当时读完的感受是很赞同,我就在文末调侃式留了一句评论说:“当下是个拆教会的时代”,弟兄的回复说:“拆毁有时,建立有时。”

对于当下教会里的很多错误观念,确实该拆。其实不是拆教会,而是拆掉教会里一些错误的观念和价值观。一些似是而非、混乱又错谬的教导和传统真是祸害无穷,欺骗教会里弟兄姐妹的同时,又使他们经受很多伤害,很多的伤害程度简直是不可估量,很有必要大力的攻击拆毁,真算是救信徒于危难,不使真理蒙尘,还教会以清澈干净。而对这些有毒的教导和传统的拆毁,同样是对教会的建造。

当今教会存在的诸多问题是有目共睹的。重要的是普及,把错误的拆掉,把正确的普及。而这个问题要付诸实施还是要依靠身处一线的正在教会侍奉的牧者和传道们。只有一线的牧者和传道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扩散和传讲,才能使越来越多的信徒认识和了解。我也想这也是在当下教会上帝对牧者和传道们的托付,毕竟,对于信徒来说,他们最直接接触的是一线的牧者们。

只是在拆掉一些错误的思想理念的同时,在拆解的过程中很容易出现另一个问题,并且是一个应该被重视的问题――就是:在反驳纠正的同时,很容易矫枉过正。

矫枉何必过正?更何况,教会里传讲的真理应该认真严谨,也不应该更不能矫枉过正。如果拆掉一个偏颇错谬的理念,再把人引入另一个偏颇的观念里,就像是把人从一个坑里领出来,再领进另外的一个坑里!那结果就和我们所反对拆毁的那些没什么两样了。从一个偏颇进入另一个偏颇,从一个错谬进入另一个错谬。

就拿基督徒的婚恋来说,“今日基督徒”平台曾刊登过的另外一篇关于婚恋的文字,文中作者让教会里长相较好的姊妹去嫁一个有钱的富有的配偶。原文是这样的:“我说,你们长得不丑,按照这等颜值,应该找一个信主的,未必非要看上去多虔诚的人,但是有房子有车无负债,有稳定收入,长相过得去,坐在一起吃饭能吃得下去的结婚。”

在择偶问题上,建议别人考虑经济因素,其实没什么问题,但是问题是,如果只着重考虑物质,肯定会出问题,物质是婚姻的基础,但是若只有物质,婚姻也很难谈的安稳幸福。这篇文字的主题和目的其实很显然,其中一个主题就是让教会里的弟兄姊妹择偶时不要再被那种贫穷就属灵的属灵观辖制和误导,择偶时不要再“拘束”,可以考虑物质,不要被错误的属灵观影响,择偶考虑经济物质并没有什么不属灵。但是如果只一味强调靠颜值和一切可以利用的优势在择偶上优先考虑物质,这种建议是不是太轻忽草率了?“穷属灵”是害人的一套理念,但只强调甚至推崇物质是不是又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这同样是害人的。

所以我们在教会中发言应当有很谨慎的态度,因为很容易对别人造成影响,特别是在如今教会真理和各种理念混乱的当下,建议人反思更正的同时,也不能太过随意。

我们反驳拆毁错谬的目的是建造无形的教会,是保护无形教会里的众肢体,这是唯一的目的。教会中的人群多种多样,不同文化背景,不同生长环境,不同的年龄段,不同的成长过程和经历,各种弟兄姊妹都有的。而对于很多思想单纯,年龄比较年轻,容易轻信的他人的人来说。如果真有年轻的、单纯的人轻信了这种不负责的建议,那这种的所谓建议是不是就把人给害了。

而且这种“颜值好应该去找一个有钱的配偶”的择偶观念,很容易被人理解成“拜金无罪”和当今社会上流行的“颜值崇拜”,在这个世界上,物质早已淹没了一切,人类拿一切来换取和维护物质,良心、骨肉、亲情、人性都可以舍弃,只要能换取物质,而且绝大部分的人都在如此做,并不见怪。用颜值通过婚姻换取物质,其实在这种污浊的物质环境下也看不出什么问题,甚至已经被看为理所当然了,长的好,当然要嫁个有钱的,家道丰富当然要娶个貌美的,也算不上什么过错。但是,之所以算不上过错,是不是因为所有人都不认为是错,自然也没人敢说有什么错。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其本质都是为了物质、围绕物质,所以人本来就已经够拜金了。这种所谓的建议很容易把人引向世俗,看不清世事本质,又比宗教里害人的错谬理念好到那里去呢?无非是把一个错谬引向另一个偏颇罢了。

前几天,看到李道南弟兄的《教会不会为你的婚姻负责》这篇文字,如果我理解的没错的话,是反驳教会里的“信与不信原不相配”。作者也提倡基督徒和非信徒结婚的,但是只告诉教会中的弟兄姊妹可以和非信徒结婚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和非信徒和基督徒结婚的风险几乎一样大,所以就算我们不再受那种“信与不信原不相配”的观念辖制,也应该把中心放在如何择和其它问题上。一个价值观被拆掉,如果不建造,就会是一个空白,让人一下不知如何作为。特别是如果有人把可以和非信徒结婚,理解为和非基督徒一样嫁娶,随从世界上扭曲的价值观,同样是会落入令人不堪的陷阱里的。所以,在提出基督徒可以和非基督徒结婚的同时是应该有所补充的。更何况,教会里的弟兄姊妹资质高低不等,很多反智反理性的观念都能接受,一些指引性的思考和新提出的理念同步提出来是更好的。

对于教会里那种“信与不信原不相配”的择偶观念,自己当初也是深受其苦。当初择偶时,不太敢考虑非信徒,因为教会把这个说成是罪。和非信徒结婚后的弟兄姊妹,把他们婚姻里的不幸说成是上帝的惩罚和审判。但是因为“形势”所迫,笔者那时生活中接触到的,几乎没有基督徒的女生,于是后来自己也是找了一个非信徒。但因为认为“信与不信原不相配”的原因,自己也一度认为自己是在婚姻上犯了罪,并且久久介怀,不能释然,每逢婚姻中频频的遭遇不能调和的矛盾,就思想着是不是上帝的惩罚。自己终于也变成了教会众人口中所说的因为和非信徒结婚,而被上帝惩罚的那种人。因为不听话,所以就得承受糟糕的婚姻和家庭。只是我自己和李道南弟兄不同的是,虽然同样是选择了一个非信徒,我的婚姻真的是非常的糟糕和不幸的。

人与人之间有的东西,真的是无法调和的,连退步都不能,我想这是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结婚最大的问题所在,一个难以无视的问题。

虽然有的人和非基督徒结婚以后,生活很幸福,感情很好,但也有很糟糕的。有的信徒和非信徒结婚,婚姻也不错,有的夫妻都是基督徒,婚姻同样是分崩离析,一片凌乱。所以是不是可以说婚姻的幸福与不幸福,温馨美满与否,不完全在于找不找基督徒,更在于“择偶”。甚至婚姻的幸福与不幸福,也不在于是否找非信徒,甚至也不完全在于择偶(当然,择偶非常非常的重要!),而在于一个人有没有幸福的能力,有没有爱人的能力和感受被爱的能力。一个人有没有幸福的能力,才是一个人能不能幸福的基础。

在婚姻问题上,一个人能不能幸福,不在于婚姻,而有没有可以幸福的能力。所以,择偶也只是一方面而已,主要的是自己。

在于基督徒能不能和非基督徒结婚的问题上,婚姻这个美妙的设计,如果是上帝对人类美好的祝福,目的是使人幸福温暖,那择偶的对象就与对方是不是基督徒无关,而与我和ta在一起能不能好好的生活有关,无论对方是不是基督徒,当然我也觉得基督徒配基督徒更稳妥。按这个逻辑,基督徒是可以和非基督徒结婚恋爱的。但是,无论是不是和基督徒婚恋,都必须谨慎。认为基督徒只能和非基督徒结婚的,也并不是对方只要是一个基督徒就可以,随便抓一个就好。认为可以和非基督徒结婚的,同样也不能掉以轻心和随意,信仰理念的差距是不能无视的。两个非信徒之家,因为观念差别,都可以使婚姻面临危机,陷入痛苦,更何况一个基督徒和一个非基督徒。

这就是我觉得需要对道南兄这篇文加以补充的地方。只告诉弟兄姊妹“可以和非基督徒结婚”,不要被“信与不信原不相配”这句话是错误的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必须加以提醒的是:我们可以和非信徒结婚,不代表就可以随从非基督徒的思想观念,不代表我们可以接受基督以外的邪恶丑陋的风俗和价值理念。这是个界限之所在,所以我觉得基督徒其实就算在非基督徒当中找一个婚恋对象,也不会是件容易的事,毕竟心灵和各种价值观念上是有差别的。所以,在择偶时选择一个非基督徒为婚姻伴侣,也不是随便拉一个就可以的,更要睁大眼睛。

讲两个现实的例子:

说起来有些好笑,笔者有一发小,父亲是县城里的厅级官员,人很机灵,家境也不错。曾央求我给他介绍一位信耶稣女孩,他说信耶稣的女孩比较好,被本人果断拒绝。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这位人才是情场高手,阅女无数,我才不会介绍女孩给他。二是本人对婚姻是近乎本能的恐惧的,从来不敢给人介绍对象,从结婚以前到现在都是如此。虽然被我果拒,谁知道这位人才后来真娶了个信耶稣的姊妹,俩人感情好像还不错,具体的我也不甚了解,女孩的家庭从商,家境同样是很好,母亲也是基督徒。只是他背着妻子做的那些事情,我只能帮他掩盖着。就我自己而言,虽然和他关系不错,不管那个良家女孩和这位人才结婚,我都是打心里感到惋惜的。对于男女关系的混乱,我个人是没有办法认为“没什么”。但是,如今的社会上,男女关系在很多人的心中就像是一种游戏一样了,堕落肮脏的不忍直视,谁让如今社会的文化如此开放多元呢!作为一个老九零后,已经感觉很不适应了。

笔者还曾认识一个回教徒的男生,他的妻子是汉族人,由于男生没有房子,俩人婚后就和妻子的父母一起住。当有人问到和妻子的父母住到一起会不会有不方便时(指的是宗教信仰方面),这个男生说不会,因为自从结婚以后,一家人一起吃饭的饭桌上从没出现过大肉一类的食物。只是有关食物、禁忌、仪式之类的一些事情还好说,如果价值观方面的的矛盾,我想就不那么好解决了。争吵、矛盾似乎是少不了的,真正的是有没有基督信仰都可以是好好先生窈窕淑女容易相处可以拿来结婚的男士和女士到底有多少呢?这个是不是只能靠运气了。

好吧,婚姻是上帝独特的设计,是给人类的祝福,婚姻对于人生的重要是不言自明的。但是,就像那句话说的,教会并不能为你的婚姻幸福负责,我在这里虽然说了那么多也不能为你的婚姻负责,除你以外的每个人,无论为你提出什么样的建议都不能为你的婚姻负责,为自己的婚姻负责的只能是自己,而我们每个人要做的是完善自己,拥有可以理智面对婚姻,正确选择配偶的能力,可以拥有幸福的能力。

对信徒这方面的培养,我想这也是教会应该做的,教会应该做的是培养信徒,使每一位弟兄姊妹可以经营自己的人生,有智慧和能力可以获得婚姻里的幸福,拥有成熟独立的心灵和人格。

在婚姻问题上,不能仅仅是在基督徒能不能和非信徒结婚,和一些表面的、次要的问题上下功夫,而应该解决根本的本质问题。

我想,让一个人知道该如何选择,知道该如何处理自己所面临的处境,让一个人拥有处理婚姻和其它问题的能力,拥有成熟实实在在的生命,比告诉他如何如何去做,要好的多。

教会里的牧者的职分对教会里的弟兄姊妹来说是很重要的,但对于弟兄姊妹来说,千万不要迷信牧者,现今教会里牧者太欠缺了,欠缺到都令人觉得教会时代都快过去了!但是,有形的教会是不能被取代的,没有身体立行的影响,心灵与心灵之间的信仰传承,对无形的教会来说是可怕的!

所以,当代的牧者是需要加油的!

拆毁,是为了建造,拆毁要和建造并行,否则拆毁就真的是拆毁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从近百年历史回顾谈:今日农村教会为什么衰落?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