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历史钩沉| 20世纪30年代山东的基督教复兴

特约撰稿人 王政民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10月20日 13:21
山东广文大学历史图片。
山东广文大学历史图片。

在20世纪30年代,有一场发生在山东的基督教大复兴,在宣教学上被称为“山东大复兴”,本文试图在这场运动中拾趣,并且希望对山东大复兴的描述,有助于当代基督教的灵性生活的发展,同时也有助于山东教会更好地把握深耕山东,适应山东的社会和教牧要求。

20世纪30年代,世界范围内发生了经济危机,经历一战后,人们深刻认识到了战争对普通社会生活造成的危害,但是政治家们却没能设计出持久永恒的制度来规避未来可能的战争。

在美国,经济危机导致了社会秩序的混乱,罗斯福采取了凯恩斯的经济政策以及凯恩斯经济政策背后的社会主义主张,开始由国家出面刺激经济的复苏。人们还认为罗斯福的新政正是德国国家社会主义的美国版。但无论如何,美国的教会开始越来越分为两种神学态度,一是拥抱现代主义和现代主义对社会问题开出的药方。而保守主义教会则越来越退出理性常识社会的公共广场,营造和强化了一个保守原教旨的教义体系。

欧洲则是在战后,一方面英国试图保持均势政策,守候着德国的崛起,法国则通过不断的索要一战赔款来压制德国复兴。这导致了德国民族性的强烈反弹,德国最终把希特勒选举出来,应对乱局。苏联则施行一轮一轮的经济发展规划,国力不断强大。日本则被欧美世界抛弃,开始生发独特的东亚主义,主张大东亚一体化,来与欧美世界抗衡。

中国在国民政府形式上统一中国之后,开始加强军政和军政后的训政准备,开始在军队上打倒军阀地方主义,政治上收拢权利维持国家统一。在南方,开始出现了苏维埃地方政权和非正规化的红军游击队,尝试着探索国家未来发展的另一种方向和可能。文化上,中国开始逐渐认识到旧文化和旧制度是导致中国落后的很大可能,开始接触西方的文化和制度。

这似乎是在20世纪30年代中国的内外交织的大背景,与此同时较为耀眼的新要素出现在了中华大地上,那就是平民主义开始兴起,在以往的中国,平民从来没办法参与公共广场上的生活和讨论,因为平民被死死地捆绑在了土地上,以土地为自己赖以为生的资源,也没有结社的可能,终其一生是农民的身份。而1840年开始的中英通商贸易战,把中国拉近了现代世界的自由贸易之中,除了鸦片之外,现代的工商业产品纷纷进入中国,在山东,胶济铁路的修建和商埠的开设,培养了很大的一部分的山东的平民兴起,他们在山东现代化和城市化的过程中受益,成为了最初的产业工人。

山东30年代的大复兴,就在这批人里面出现,当时在山东,主要是浸信会和长老会在宣教,其中长老会比较注重建制,一旦一个教会形成,就会按照教会章程组织起来,教义自上而下的传输,以保证教义的正确。这类建制性的教会往往并不活跃,山东大复兴主要是在浸信会在山东的教会内部兴起的,浸信会注重基督教的本地化、独立化,长期资助王明道这样的独立中国本土传道人。

一、突破了日军法币管制

尚传道在烟台,是浸信会背景的一个传道人,他需要经常离开烟台去周围的农村去传道,帮助地方教会。这些教会在国民政府的统治下,需要法币,而尚传道在烟台汇丰银行取款的时候,取的是日本发行的伪币。

最早的时候,山东教会之间的钱币往来是这样变通的,日军占领地区的教会,在银行里取出伪币,然后买成鸦片,然后去到农村教会,再把鸦片卖了,换成法币。

但是这样违背了基督徒的伦理,也冒着违反法律的危险,如果换成米面粮油似乎更好,但是拉着一车米面粮油当做法币和伪币之间的中介,过日军关卡的时候,会更加的引起日军的怀疑和盘问。

山区的农村教会同工需要法币,在山东日军占领的地区使用法币会冒犯日本的傀儡政府,被抓到,钱也要没收,人也要被关押。

这个时期,日本教会兴起了自由派的社会福音运动,他们作为社会民间力量,给日本驻军的建议是,不要打扰平民教会的发展,主要是驱逐建制的英美教会,于是,也在山东教会的祷告下,教会的传道人开始获得了很大的自由。在清晨,日军的关卡有个默认的规则,当过关卡的传道人报出自己的身份的时候,只要不携带军用管制物资,就不会盘查包裹行李,就这样,山东的教会复兴具备了物质基础,城市教会和山区教会连接起来了。

二、临清来的疯狂的人

在潍坊,长老会的教会一直增长缓慢,他们听闻在鲁西南有一些教会,人数倍增迅速,就开会讨论。在会议上,有人说这是平民的鲁莽和疯狂,用的是轻佻的现代音乐敬拜,吸引了年轻人的参与,但是对于教义并不关心。

而另外有人则说,我们并没有真实的见过临清教会的真实敬拜聚会场面,我们需要前去考察。于是潍坊长老教会派出了两个牧师,领了教会的差旅费就去了临清。他们发现,临清这个地方,原来是很世俗的,是个大运河的周转水岸,民风刁钻,但都很富有,金瓶梅的背景就是在这里展开的。

但是现在,涌入教会的人开始增多,而且是年轻人和有工作的人增多,他们炙热的爱主,也愿意奉献自己传道,而且在敬拜中使用现代的音乐,讲的福音的道理浅显不深刻,但是一旦信徒进入教会,稳定聚会后,教会也会深入的在教义和神学上进行栽培。

看到了这样的报告,潍坊长老会决定邀请临清教会的布道团前去潍坊。当年的冬日,潍坊在教会院子里搭了一个很大的石头台子,院子里面满满的都是信徒和四面八方来的群众。临清布道团开始在台上举办音乐布道,这些布道团的人都很年轻,他们很受欢迎,在台上跳来跳去。这在潍坊长老会和华北神学院,是大家前所未闻的,他们不知道基督教竟然还能有这样的存在形式和表现方法,于是很震惊,似乎觉得太前卫,但也说不出具体哪里不好,讲的也是纯正的福音。

深夜,潍坊教会也一直忙着为前来参加布道会的群众进行登记,因为这些人被布道会感染,决定信主。第二天,潍坊教会的同工整理布道台的时候,发现,台面上的石头都碎掉了。

三、“来得饱,我主人叫你来得饱”

于力工牧师说,山东大复兴有两个教会主导,一个鲁东北的浸信会和MISS CHRISTIAN,二是山东费城一带教会的复兴。

在山东的这次复兴中,国内外相关教会都试图给出解释,但还是弄不明白其原因。大家普遍认为,是山东人淳朴,性情干脆,恨恶罪,平民主义兴起带来的,更重要的是圣灵的果子。

于力工牧师曾回忆说,当时山东的复兴中圣灵行了很多神迹。比如,在某一次聚会中,大家唱一首诗歌,词句是“来得饱,我主人叫你来得饱",一面唱、一面祷告。在唱歌时,人人都是两手摆动着,他们闭眼唱歌,手中向上一握,似乎抓到了东西,往桌上一放,睁开眼来看,原来是白色如同小汤圆一样的东西,尝了一尝非常甘甜。请记得,这是农村,又是打仗期间,那有如白糖之类的东西,他们称此为“天降吗哪”,为了要证实,他们也送了些去华北神学院,经过化验,果然内含纯白蜜糖。

这段经历讲的是在山东费城,聚会的人们喜欢唱这样的赞美诗:“来得饱,我主人叫你来得饱。”在唱赞美诗的时候,人们高举双手,闭着眼睛,手向空中做一个抓一下的动作,似乎抓到了东西,然后放到桌子上,像极了今天的旺仔小馒头,很甜,很小,但量很大。

在战争期间,在农村有白面白糖很珍贵,于是涌到教会里的人越来越多。在山东教会复兴期间,信徒被圣灵充满,对付罪,大量的神迹奇事一起出现,到如今,人们都不能解释这里面的原因。

贾玉铭牧师在南京时,和贵格会的高师竹牧师一起讨论:山东的的复兴是否是一群盲流平民发起的?后来他们得到的报告说广文大学和藤县华北神学院的有学识的神学老师也在带领这次复兴。于力工的母亲在祷告的时候就说别国的话,被王元德长老鉴定为是标准的希腊语,贾玉铭等长老会的拒绝灵恩的牧师们,都觉得稀奇,但不服不行,因为这经过了严格的鉴定。

四、被文人基督徒也认可

贾玉铭在当时神学学问很高,人品也很好,是正统的改革宗牧师,是中国基督教长老会的会长。于力工牧师去了南京,告诉贾玉铭发生在山东的教会的复兴的情况,贾玉铭并不先赞扬,而是先问:
1、你们怎样蒙恩得救的?
2、怎样被圣灵充满?
3、你们如何灵修?
4、有没有向人作见证?
5、以后你们一生要做什么?

于力工说信徒是讲真理的,且一一回答贾玉铭的问题,于是贾玉铭也开始赞扬山东大复兴,并且告诉于力工,要好好在此中间吸取宝贵的属灵经验。

在西方的差会里面,有的人反对,有的人赞扬,反对的人为,为什么大复兴只在山东发生,里面是否有猫腻,为什么不在长江流域产生。山东大复兴的模式在河南、山西、绥远都有发生,却在南方戛然而止。

石美玉说,这可能和山东的人的气质有关,石美玉派伯特利布道团前去乐道院布道,领了一个小时的聚会,也把讲台跳坏了,以至于需要重新花钱修建。山东人说话声音大,也怕别人听不见,当时没有扩音器,需要大喊大叫,同时需要肢体语言,才能让更远处的信徒听到声音。

宋尚节在山东时候,人们奉献给他的钱,他不上交给石美玉,但其同工计志文上交。因为宋尚节想直接拿来给山村教会的同工,继续一鼓作气的推进山东的大复兴。而计志文认为要交给石美玉,统一协调在伯特利布道团的全国事工上,为此宋尚节离开了伯特利布道会,计志文、聂子英、李道荣继续在伯特利布道团。

宋尚节的在山东大复兴奉献款和伯特利布道团的分歧而导致自己的离开,是当时的教会界的大事,人们开始由此分析研究山东大复兴。结论是,山东大复兴和教会的增长是符合基督教正统神学的。

五、山东商人蜂拥信主

西方宣教士来华,也带来了很多商人,他们来中国寻找古董宝物,山东作为中华圣省,被人们认为地下藏着无数的宝物。于是在青州,出现了一批精明的商人,他们做高仿古董,做了赝品古董,然后埋在土里,过了三年,就能挖出来,卖给西方人,现在西方博物馆里的很多来自中国的古董,都是在山东当时这些商人做的赝品。

他们工艺巧妙,研究出历史上的每个朝代的文物瓷器的特色和工艺,然后模仿,比如青铜器在古代制作工艺不完善,而现代工艺很巧妙,他们就故意制作出里面密度大小不同的青铜器,埋在土里,等着西方人来买。

张巴拿巴牧师就是这样的一个商人,都是做骗人的假古董生意,并且作假的工艺和技术,都赶在了鉴宝人的前头。在三十年代,这些人都被基督教的精神感动,放弃生意,开始加入教会,真耶稣教会就是张巴拿巴以山东为最初的基地建立的。

真耶稣教会不与其他教会联合,因为建制教会常常批评真耶稣教会的独立政策,认为太过于看重圣灵的工作,忽视使徒大公统绪的教义。但作为商人出身的张巴拿巴,却知道,圣灵是活跃踊跃的,是公平的对待每一个信徒的,而长老会的制度,却压制平信徒,只尊重牧师长老等文人阶层。

六、释放,释放,荣耀释放

山东大复兴吸引了当时国内有名望的牧师前来推动,王载,赵世光,宋尚节,张学恭,石新我,贾玉铭,李既岸,许志文,林景庚,聂子英。山东教会在这段时间受感动、受激励,其教牧团体大部分是本土的独立传道人,信徒则是独立的平民。

“释放,释放,荣耀释放”,是当时传颂较多的赞美诗,这些传道人,说国语,披头散发,穿旧布长衫,周五固定医病,平时则讲福音,并且注重对平信徒的呼召。

一个夏日,宋尚节在山东贵格会领会,下面1500人,大家很奇怪,宋博士说的是最普通的话语,讲的是利未记,但是那么多人纷纷落泪,李慕华牧师代表贵格会告诉宋尚节,除你以外,贵格会不会再邀请任何人来领会。

有一个来自土匪横行地区的基督徒,见了宋尚节,他哭道:以前备受欺压,吃不饱,心灵苦痛,感觉没有前途,但是在歌声中,耶稣释放了自己,让他知道了自己的价值,让他对未来重新拾起了希望。他这样说,一是信仰上的感动,二是和一群平民基督徒在一起,觉得大家互相帮助,能在工作和生活上有所提升,感觉自己被释放了。

总结

20世纪30年代,在国内外的大背景下,山东的儒家文化影响下的基督徒开始了卓越的复兴,且表现为了一种自下而上的信仰,这和英国工业革命之后的卫斯理循道会的信仰复兴类似,都是突破了体制教会的僵硬化限制,看重圣灵的工作,注重生命的再一次圣洁。这样的复兴是和当时平民个体的独立意识的苏醒分不开的。

山东的二20世纪30年代的复兴,在今日看来有这样的一种启发:即建制教会和传统教会常常压抑活泼的圣灵工作,压抑基督徒平信徒的个体灵修,并且压制平信徒对于世俗生活的积极进取,长老会一度在神学院里取消英语课程,为的是避免神学生毕业后以英语为谋生的手艺,从而离开教会;但是社会经济的发展,决定了平民基督徒的兴起是一个不可逆的历史进程,这就造成了山东的大复兴。

后来,山东的教会开始打好了社会建设的基础,在自由派的引领下推进了政府主导的新生活建设,这被认为是社会福音,但却帮助了基督徒社会使命的完成。在教义归属上,山东大复兴有时被认为是保守主义的福音运动,但在成员构成上,更是一种自由本土派的独立教会运动,一旦信徒知识水平提高,就自然的转为了自由派,注重社会责任,这也是和山东儒家的仪天下为己任的知识分子情怀分不开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从近百年历史回顾谈:今日农村教会为什么衰落?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