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尼日利亚:在富拉尼武装分子的袭击中,牧师和三个孩子被烧得面目全非

作者: S.I.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09月17日 14:35
图片来源:WORLD WATCH MONITOR
图片来源:WORLD WATCH MONITOR

8月份最后一周,尼日利亚中部地区的高原州发生一系列袭击事件,至少造成20人死亡。这一行为严重破坏了宗教和政治领袖在州首府乔斯(Jos)的和平努力。

三个月前,一伙全副武装的富拉尼武装分子袭击了该州南部巴金拉迪政府区(Barkin Ladi Local Government Area)15个村庄。

据悉,这些村庄的居民主要是基督徒。就如当地的斯蒂芬诺斯基金会(Stefanos Foundation)所形容那样,这伙武装分子以“有协调的军事风格”屠杀了230多人。

超过11500人被迫在州内13个地点寻求庇护,伤者目前还无法确切地统计人数。

今年6月份的暴力事件是尼日利亚近年来最为致命的事件之一,这迫使高原州州长西蒙·拉龙(Simon Lalong)对三个受影响的政府区+ 利约、巴金拉迪和乔斯南- 实行从黄昏到黎明的宵禁,以图遏制暴力事件。

尼日利亚总统穆罕默杜·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因对该国发生的富拉尼暴力事件所表现出来的“不冷不热”态度而受到外界的批评。当时,他到访乔斯,前所未有地宣布在该州部署安全部队。

然而,“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了解到,自从那以后,更多地村庄遭到袭击,暴力事件接连不绝。

8月28日,包括若普区维惹村(Wereh village,Ropp District)的矿区,弗农区的安波农村、此亚特村和本科村(Abonong, Ziyat and Bek villages,ForonDistrict),番区的那番村、萨加斯村和纳姆布村(Nafan, Sagas, Rawuru, and Rambuh villages,Fan District),都受到了富拉尼武装分子的猛烈袭击。

在受害者中,包括一名牧师和他三位家庭成员。现年50岁的阿达姆·乌明·格扬(Adamu Wurim Gyang)牧师和他三个孩子被烧得面目全非。他的妻子,45岁的居麦(Jummai)则受到枪击,流血过多而身亡。这次袭击造成超过14人遇害,95座房屋被烧毁,225个等待收割的农田被毁。矿区也有一名年轻人遇害。

8月29日,43岁的约书亚·金(Joshua Kim)到访过安波农村。他向“世界宗教迫害监察”透露,周二晚上,这群富拉尼武装分子就开始朝着村庄零星地开枪,引起了这些为安全而奔波的人的恐慌。为了给手机充电,两个年轻人在前往格扬牧师家的路上,遭到这伙武装分子的射击,一人受伤,另一人遇害。

金还了解到,在袭击中,住在村庄教堂中的格扬牧师将自己和三个孩子反锁在房间里,居麦也把自己反锁在厕所。但武装分子还是袭击了教堂,枪杀了居麦,还对她家人的藏身处放火。

正在乔斯大学念三年级的27岁长子阿达姆躲过一劫:“当我在Facebook上看到有关袭击事件的帖子时,我正在学校。我给父亲打电话,但他手机关机。母亲的手机也是关机状态。”

在得知父母和三个兄弟的事情后,阿达姆无法同别人说话:“那天,我整夜都无法入睡。”

第二天一早,阿达姆赶回家中。在看到母亲的遗体,父母和三个兄弟的遗体被烧得面目全非时,阿达姆悲伤地毫无人形。

“我父亲一直都是家庭中的力量。现在没有他,我不知道我的生活会变得怎样。”

在袭击发生之后的数小时内,鲁特沙克·利努斯·卡齐(Rotshak LinusKamki)也向“世界宗教迫害监察”表示:“周二晚上8点到9点,我接到一个电话,说富拉尼正在袭击安波农村。第二天一早,我和另外两个该村子的人前往村子。在抵达时,我们看到的是人们正在举行哀悼,讨论如何处理已发现的12具尸体。”

“在我们还在收集尸体的时候,一群年轻人被派往丛林中警戒。就在他们离开后不久,有一群人从山上跑下来,说看到富拉尼人来了。突然间,他们真的来了。”

“就在我们行动之前,富拉尼武装分子就开始射击。我们也不知道该如何反抗。他们就面对面地朝我们射击,我们还有一些人在山上。我们真的毫无办法。”

一位目击者称,村子里有一群愤怒的年轻人周三街头抗议袭击事件,但当天下午才达到的安全部队朝他们开枪,6人死亡,还有不少人受伤。

根据包括全球基督徒团结阵线(Christian Solidarity Worldwide)在内的各种消息来源所进一步揭露的细节,据信在袭击者离开后,尼日利亚军方枪杀了一位妇女。当时,这名女性试图阻止军方逮捕当地年轻人,还要求军方追捕富拉尼武装分子。

在网络上流传的一个视频显示,民众围聚在这位妇女的遗体周围,忧心忡忡的以西结·度査莫(Ezekiel Dochamo)牧师呼吁联合国、美国和英国的议员提供援助:

“美国,请帮帮我们,我们就要死了。……请帮助我们,让我们活下去。无人可以帮助我们,只有上天的上帝可以为我们说话。真的,我求求你们了。联合国,你的沉默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拜托了,我真的在求你们帮助我们这些无助者。……昨天,我的一位同事,他和他妻子和三个孩子被杀。我现在就在这里……请看看这位妇女的遗体,看看他们,他们已经非常令人同情了,因为富拉尼人已经将两个充满人口的村子夷为平地了。”

“现在军方来了,正在引起混乱。这些开着军车的军人是谁?他们朝我们开枪,然后离去,谁又会支持我们呢?”

“已经没有人会帮助我们了。自从伊斯兰政权接管国家以来,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在准备最后的祷告。”

“现在,我们就住在巴金拉迪警察局。……看看这群国内流离失所者(IDP,Internally Displaced Person),无人为我们发声,我们是幸存者,现在又加入到了国内流离失所者当中。政府希望这群人去到哪里呢?”

“政府已经把我们的土地分给别人了,分给那群富拉尼人了。我们的村子也被富拉尼人占据了,没人对此愿意出来说话,甚至我的同事都保持沉默。”

“每天,男人女人都在死去。你们还想让我们做什么?拜托,求你们了,伦敦的国会议员大老爷…….我求你们,请为我们这群无助者发声代言。这里再没其他人愿意帮助我们了!”

“这里没什么人道主义危机:相反地,人们坐在家里都会被杀。”

“世界宗教迫害监察”还了解到,在8月31日,赶着200多头牛的富拉尼牧民入侵了巴金拉迪政府区的拉昆社区(Rakung),摧毁了属于詹姆斯·帕姆(James Pam)、腓力布斯·乔吉(Filibus Choji)、布鲁斯·格扬(Bulus Gyang)、约舒弗·波伊(Yusufu Boyi)和伊利亚·巴图勒(Iliya Bature)的玉米农场。最终,进行干预的安全部队从这群富拉尼牧民中抢回150头牛。

经过后续的调解,这群牧民同意向农民支付约1100美元(40万奈拉)的补偿金,以取回自己的牛。

还有报道,称富拉尼牧民还入侵了芒古政府区的多罗瓦社区,摧毁了农作物并驱赶村民。

尼日利亚全国基督教教会主席达修隆·楚曼·达提日(Dachollom Chumang Datiri)牧师谴责杀害牧师的行为是“不可接受的”,称“属神的无辜之人,致力于拯救灵魂的传道工作……高原州不存在人道主义危机,人们仅仅待在家里就会受到攻击和杀害。”

“政府的首要职责是为人民提供安全保障。现在人们去到安波农村探查庄稼的生长情况,在那里就受到攻击和杀害。袭击者无法说出他们与这些无辜的受害者存在什么过节,而且即使受害者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不可以杀害牧师和他的家人,因为牧师是致力于劝人们从善的。”

这一系列的暴力事件通常被描述为主要是基督徒农民与富拉尼牧民之间的社区冲突,后者主要是穆斯林。尼日利亚总统布哈里也提到两者间存在争夺水资源和肥沃土地等自然资源的问题。

然而,这一地区的很多基督教领袖认为冲突存在于宗教层面,如果缺乏这一认识,政治家将无法妥善地处理好冲突。8月29日,在距离事发地点100英里(约161公里)的高原州首府乔斯,由尼日利亚基督教协会为北部地区所举行的和平峰会即将闭幕。

出席该峰会的政府高层包括联邦政府秘书处(Secretary to the Governmentof the Federation)和高原州州长拉龙,以及尼日利亚北部19个州和联邦首都特区(阿布贾)的妇女和青年领袖。

该峰会的主题为“可持续的和平和安全是尼日利亚北部地区发展的灵丹妙药:宗教领袖的作用”,旨在为结束暴力行为提供解决方案。在过去的数月中,这些暴力行为在尼日利亚中部和北部地区不断地增长,引发了社会动荡,尤其是在塔拉巴州(Taraba)、阿达马瓦州(Adamawa)、贝努埃州(Benue,)、扎姆法拉州(Zamfara)、卡杜纳州(Kaduna)、高原州和纳萨拉瓦州(Nasarawa)。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耶稣是击败恐怖主义带来和平的答案丨有感于基督城枪击事件后新西兰人的感人回应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