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石衡潭:因信进入世界,靠爱挑战人生(三)

作者: 石衡潭 来源:基督时报蒙作者赐稿2011年06月14日 04:24

编者按:基督徒拥有双重身份——天国的子民和地上的公民。如何更好的理解这双重身份,并且更好的践行?现实生活中,是否我们常常遇到很多因不能很好的把握这两者而导致的许多实际存在的问题?

日前,基督时报网站同工陆续邀请了教牧同工、普通信徒和基督教学者等各界人士来分享他们对这一话题的观点。本文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石衡潭教授的分享的第一部分。

石衡潭谈基督徒的双重身份:因信进入世界,靠爱挑战人生(一)

石衡潭谈基督徒的双重身份:因信进入世界,靠爱挑战人生(二)

三、中国教会与信徒在面向世界时所暴露的主要问题

1、缺乏信心、合一的心

中国基督徒对在社会上做事没有信心,也没有合一的心,没有统一的计划,统一的安排,都是散兵游勇,走一步看一步。基督教不愿意做事,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不敢做事。很多人对外界、对社会有一种恐惧。牧师觉得那是一个罪恶的渊薮,一个充满诱惑的地方,为了免得让弟兄姊妹被污染和遭跌倒,还是不让他们出去的好。上行下效,信徒们也变得不敢越雷池一步。很多人从来没有想到那也是应许之地,也是需要通过争战而占据的地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可能胜利。还没有走出去,就先已经丧胆了。现在许多教会都是各自为阵,各占一方,且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看好一亩三分地,其他诸事不相干。各种团契也是如此,现在有工商团契、画家团契、音乐人团契、学生团契,传媒人团契,也都很少有协作,资源没有得到有效整合与利用。现在,很多教会与团契,也就是是个属灵俱乐部,自娱自乐而已,真想干实事,真能干实事的甚少。这也就罢了。

更糟糕的是,还有的教会自以为是,攻乎异端,很少宽容忍让,更谈不上合作。如现在有不少基督徒把天主教当作异端,一有机会就攻击天主教信仰,其实他们很多人对天主教的知识都是道听途说,很少有切身感受,却说得如同亲见。三自教会与家庭教会之争,这是老话题,暂且不表。就是其他各个教派之间,也有不少争执,互不买账。这次保护忻州百年教堂活动,忻州教会有信徒找另一个教会征集签名,那里的大部分人没有回应,有一个人表示愿意,还遭到其传道人的喝斥:“你管他们干什么?”有的人本来准备签名支持了,一看到李提摩太的名字,就打退堂鼓了,说:“李提摩太为中国的文化,政治作了很多的贡献,但他的宣教事工,对福音的态度却有所偏颇。”这种情况还不是个别。对于传教士,不少教会只认戴德生,只知内地会,别的知之甚少,或不予认同。对李提摩太尤其如此,误解很深。其实,李提摩太的文化关怀、上层路线与戴德生的直击信仰、下层路线都是殊途同归,只是策略不一而已,现在不只分了高下,而且还判了对错。

很多人不曾想到,中国基督教之所以能够发展开来,不只是戴德生等的力传之效,也有李提摩太等的松土之功。二者实在是相辅相成并行不悖的。现在中国的福音工作才恰恰是缺了一条腿。内地会当年在山西的事工策略上也有一些不当之处,造成人力使用的重复,也引起过其他差会的不满。这当然是旧话了,可这种门户之争仍然在今天继续,真的令人惋惜。中国基督徒缺乏全局观念、国度观念一至如此:大难当头还在分门别类。

2、缺乏毅力、恒心与洞察力及把握机会能力

中国教会和基督徒在社会事工上也缺乏毅力与恒心。做一件事情,不想花力气,费时间,不愿承担负责,不敢把一件事进行到底,大部分人只想顺水推舟,推到哪儿算哪儿。这在这次保护忻州教堂活动也显现出来。一些人开始时热情高涨,到后来就不见踪影了,能够坚持的并且付诸实际行动的只是少数人。当然,这与中国基督徒的分散状态相关,也与缺乏相应的机构相关。中国教会和基督徒也缺乏洞察力与敏感度,不善于见微知著,透过现象看本质,不善于发现机会,把握时机。

目前,中国社会波澜壮阔,跌宕起伏,不少机构与个人都顺势借势,成就了他们所定的目标,像释永信、道士李一都是这样的人,而基督教界中却少有这样的风云人物。很多大好机会,都错过了。如国内的国学热、中国文化热、儒学热,包括儒家抵制在曲阜盖教堂事件以及这次忻州百年福音堂事件,都可以成为展示形象、传扬基督的良机,可都没有被抓住。很多人害怕外界批评,他人议论,遇到这种情况不知道如何应对,而从来没有把这看成是机会。

再说一下国学热等热。中国基督徒不仅应该积极参与,而且应该成为主导与主流。 “‘叫万物都服在他的脚下。’既叫万物都服他,就没有剩下一样不服他的。”(《希伯来书》2:8)文化也是万物之一,也应该服在神的脚下。现在,传统国学已经山穷水尽,没有出路,只有圣经的光亮才能够促使其转换与更新。邓晓芒教授说得好:“传统文化不是一个别的什么东西,传统文化就是我们自己。我们自己不长进,就是传统文化的衰落;我们进步了,就是传统文化在生长。我们要进步,就只有通过自我批判和自我反思。”[1]当然,我们不单纯是自我批判与自我反思,而是用神的话语来批判,来反思,并且还要来创造,来更新。遗憾的是:现在的中国信徒对中国文化很不了解,也毫无感情。有的人甚至说:“我只知道欧美人民不懂儒学,生活也没啥困难。”我只好这样回答:“因为你我不是欧美人,而是中国人。欧美人不懂孔子不奇怪,他若不知道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康德,那就笑话大了。”

3、属灵浮夸风

如果教会和信徒能够认清楚自己的状态与实际,那还好,可怕的是,很多人茫然不知,还有不少人在用圣经和各种属灵话语来掩盖甚至吹捧之。可以说,现在不少信徒患上了属灵的浮夸病,虚胖症。比如说,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并没有多少人做过认真科学的调研,就随口说有7000万,8000万,乃至1亿,1亿多。当中国社科院宗教所2010年的《宗教蓝皮书》公布中国基督徒2305万的数字,好多人也是不假思索地起来加以反对,还是坚持原来的说法。这种态度是不够严谨的,也给世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这样的数据只能从调研中来,不能一拍脑袋估计着说。如果中国基督徒人数要1亿,那么,基督徒的现状与这个数字也太不相称了。有人一说起基督教的发展,就说是井喷,迅速增长,势头惊人。其实,据我的观察与研究,所谓的基督教快速增长只是差不多10年前的事,现在,基督教充其量只能说缓慢增长而已,且已经遭遇发展瓶颈。当年大跃进时,我们民族吃浮夸的亏吃惨了,基督徒万不可沾染这个习气,以免重蹈覆辙。

目前,在中国发展最快、影响最大、实力最雄厚的是佛教,据一些调查最保守的数据,佛教徒都在1亿以上。恰恰是在近10年,佛教学习借鉴了基督教的许多东西,在迅速地发展自己。如佛教学习基督教的讲道,也开始讲经;也开始开办各种各样的营会、学习班;也办医院,兴慈善,搞救济。我2007年去了河北赵州柏林禅寺,那里已经新建了,占地面积很大,可以同时容纳400多客人住宿。他们的夏季禅修营已经办了十几届。现在的住持明海法师原来是北大哲学系的高材生,信徒见了都驻足肃立。现在的佛教造像越来越高,无锡灵山佛像88米,河南鲁山佛像168米;浙江宁波雪窦寺的坐佛也号称亚洲第一;浙江海宁准备造世界上最大的香樟木佛,光佛首就有两层楼高;最近,江西新余又准备在海拔263米高的山上凿大佛。佛像也越来越昂贵,贵州梵净山金玉佛像用200公斤黄金建造,高5米;佛教的寺庙越来越大,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地方或一些贫困地区也盖大庙,像江苏宿迁、河南鲁山等都是这样。现在,许多富商都信佛教。佛教讲许愿与还愿,许多富商每年都要给寺庙投不少钱。和尚在电视台等媒体的出镜率在各宗教中也是最高的,一些住持都成为电视明星了。佛教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渗透力也越来越强。有些基督教慕道友去了一次佛庙,就许愿还愿,与基督信仰疏远了。

对于这种情况,许多基督徒视而不见,陶醉在自我营造的世界中,毫无危机感。这次五台山普寿寺想要推倒忻州百年福音堂,也是仗着财力雄厚,财大气粗。

4、属灵逃避症

在对待具体事情、具体问题上,不少基督徒也常常用属灵话语来掩盖自己的软弱、退让、不作为。如这次保护忻州百年福音堂活动,呼吁人来参与吧,有些人就说要祷告,默默祷告比表面抵抗强;有的说要祷告清楚了再决定。可是,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祷告的,反正到最后都没有了下文。

在日常生活中,这种现象更多。祷告都成为了一些人的推辞与托词。不同意你的意见,就说放在祷告里;不愿意投入和帮助,也说看祷告时有没有感动。其实,祷告与行动并不矛盾,很多时候,祷告是为行动开路的。耶稣在做重大行动前,都有长时间的祷告,如他挑选门徒前,上十字架前,都有通宵的祷告。他从来不是祷告了之后不行动。圣经中也批评了那种光祷告不去实际行动的人。在祷告中要有清楚的看见,在祷告中要寻求神的旨意,而不是祷告完了,什么也都完了。

还有一种说法就是把一切交在神的手里。这话听起来也很属灵,可是很多人是把事情交给神了,自己就什么都不管了,什么都不做了。我想这也不是神的意思吧?把一切叫在神手中,并不是要人无所作为,并不是要人偷懒睡大觉,而是要人把事情的决定权、最后结果交给神,始终相信神的看顾、引领、帮助。神希望人与自己同工,神也会与人同在,但神不会代替人去做人应该做的事。比如说,神已经给以色列人应许了迦南地,神也与他们同在,甚至走在他们前面,“摩西召了约书亚来,在以色列众人眼前对他说:‘你当刚强壮胆!因为你要和这百姓一同进入耶和华向他们列祖起誓应许所赐之地;你也要使他们承受那地为业。耶和华必在你前面行;他必与你同在,必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不要惧怕,也不要惊惶。’”(《申命记》3:7-8)可如果以色列人自己不上去,他们能够得到迦南地吗?

还有的人不切实际,空谈信心。如这次保护忻州百年教堂活动,我说“这一行动本身就是在做见证、传福音。很多人的信心也因此而建立,认识到神的荣耀与大能。”却有人反驳:“信心通过教堂来建立教堂没了就没信心了吗?当然,保护古建筑本身没什么。利国利民的。你对神太不自信了。有什么么嘛。让他们拆。拆了我们就不聚会了吗?教堂拆了神就不容耀了吗?”这种调子实在是太高了,可是对于实际情况,它却没有帮助反而成了拦阻。

5、属灵论断语

目前教会对参与社会事务、开拓文化事工总是抱着怀疑、质疑甚至批评的态度,总是要多方审查,多数情况是不了了之,即使勉强通过,也总是不放心,总是要多方提醒,严加看管,稍有不如意,就马上回撤。这次保护忻州教堂活动也是这样,有人说:“按圣经教导要顺服当权者,因为一切权柄都出于神。不过必须要符合神公义的为原则,世人的公义由大家所约定的法律来维持。”

一个叫海岩的小窝的信徒说:“人世间的时间只是短暂的旅途。不必过于在意。物质早晚都会陨灭。就算是这个教堂被拆的稀巴烂但只要有更多的弟兄姊妹接受福音。又如何呐?这又不是泥塑的关帝庙像在神在。神在每个基督徒的心中。我们心中的教堂是任何人都不能夺走的。保守自己的内心不要被外物羁绊,才是更关键的。”“要背弃这个世界。你在乎他越多。在乎神的国就越少。我们的国不是在地上,乃是在天上。”“我是说有这个精力,不如多传福音。不必那么在乎个早晚都要陨灭之物,当然,你要保护,谁也不会反对。我是想说不必那么在乎这个的精美世间之物无所谓,这也是一种偶像崇拜。这个建筑本身并没有什么魔力。神的灵在我们心里。”

还有的说:“千万不要用人意来代替神的行为哦。圣经中新约没有信徒起来与政府交涉的例子,主耶稣被卖被杀没有一点的反抗,就是最好的榜样。” 其实,这种论调是不符合圣经记载的。在《约翰福音》18:20-23中,有这样的记载:耶稣回答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 耶稣说了这话,旁边站着的一个差役用手掌打他,说:“你这样回答大祭司吗?”耶稣说:“我若说得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得是,你为什么打我呢?”从这里,我们看到,耶稣并非逆来顺受,一声不吭,他从来都宣扬真理,不畏强暴。

保罗在传福音活动中,多次遭遇各种各样的危险,也多次被逮捕入监牢,但每次保罗利用一切机会或在法庭或在别的地方据理力争,为自己辩护,为耶稣做见证。保罗在腓力比传福音被抓,他利用罗马公民身份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参见《使徒行传》16:37)。保罗在耶路撒冷圣殿被抓时,他又用犹太人身份来保护自己并借此机会传福音。他向犹太会众传讲完信息后,“大祭司亚拿尼亚就吩咐旁边站着的人打他的嘴。保罗对他说:‘你这粉饰的墙,神要打你!你坐堂为的是按律法审问我,你竟违背律法,吩咐人打我吗?’ ” (《使徒行传》23:2-3)这也是用语言来表示抗议。历代许多圣徒也都效法耶稣基督和使徒保罗,既传扬天国福音,也履行公民义务。

--------------------------------------------------------------------------------

[1] 邓晓芒:《这个时代太需要思想了》,《经济观察报》2008年8月29日。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