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福音影评:黄渤的《一出好戏》让我看到先知、君王、祭司和自由……

特约撰稿人 小斌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08月15日 19:09

圣经说:“我们成了一台戏,给世人和天使观看。”虽然这是指着基督徒说的,但,人类发展本不就是一出好戏吗。

不知道黄渤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把《一出好戏》这部电影拍出来圣经旧约的感觉。黄渤自己说他是打算拍一个诺亚方舟那样的故事。

简单介绍一下电影:

马进(黄渤饰)欠下债务,与远房表弟小兴(张艺兴饰)在底层社会摸爬滚打,习惯性的买彩票,企图一夜爆富,并迎娶自己的同事姗姗(舒淇饰)。一日,公司全体员工出海团建,途中,马进收到了彩票中头奖的信息,六千万,就在马进狂喜自己翻身的日子终于到来之际,一场突如其来的滔天巨浪打破了一切。苏醒过来的众人发现身处荒岛,丧失了一切与外界的联系。在封闭小岛的背景下,失去规则、失去阶级、失去财富的他们呈现出人性百态的浮世绘。这是电影的官方介绍,我就不多剧透了。我在观影过程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直觉,也可能是个错觉。

电影隐隐约约的暗合了人类发现必经的几个阶段:先知,君王,祭司,自由。

一车人流落荒岛,正举足无措的时候,“先知”登场了。

由王宝强饰演的司机小王,看上去与生俱来的野外求生的本领,很快就成为当之无愧的领袖。在他的指引下,人们找到了遮风避雨的山洞,吃上了野果,喝上了热水,烤起了小鱼。可以说,如果没有他,可能很多人一开始就倒下了。

所以说,他像个先知一样,在人们最需要指引的时候,他就出现了。一个看似普普通通的人,完全出乎大家意料的,成为了大家的救星。他最先发现了可以充饥的野果,最先发现可以饮用的淡水,最先发现可以居住的山洞,更是最先发现可以拯救他们脱离孤岛的轮船。

如果他可以守住自己先知的职分,对他自己可能更好一点。因为他除了先知般敏锐的洞见,和野外求生的本事,并不具备做领袖的特质,可是他终究还是膨胀了起来。

或者说,像正常人一样的膨胀了。他不满足于带给大家希望的先知角色,他要做王。

于是在一众马屁精的簇拥之下,黄袍加身,成了众人的王。自此完成了他普通司机的人生逆袭。从“小王八”——到“小王”——最后成为“王”。名称的精简,对应着身份的尊贵。很快的,权利,资源,美女,应有尽有。在他来看,做王很简单,就和自己以前训猴一样简单,打骂饿,没有敢不听话的:暴力,是统治的最好武器。

这一来就得罪了原来的领导:由于和伟饰演的张总。

张总,以孤岛作为起点而言,是天生的王者。可是生不逢时,落难荒岛,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原始社会里,他的那一套王者之道好像失效了。纵使他身价六亿,但,在着荒岛之上,又有何用。

  

但是对于这样的王者而言,从来不会轻易认输,就此沉沦。他像越王勾践一样,隐忍着,等待着,搜寻着,伺机而动。

终于,他在另一个岸边发现了一艘倒置的大轮船。船上空无一人,却应有尽有。在原始社会里,掌握了资源,就掌握了生死,掌握了一切。他开始四处动员,找到自己的旧部,挑唆那些对司机小王不满的人,允诺他们想要的,毕竟有了资源,有了对抗的底气,经过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成功的带走了一半的成员。

张总再一次走上了王者之路。运用他的王者之道,建立了自己的货币系统,自上而下的统治体系,成为可以不劳而获,坐享其成的王。

在做王这件事上,在这个孤岛上,没有人是他的对手,虽然与司机小王鼎足而立,但孰强孰弱,一目了然。相比之下,司机小王顶多算一个部落领袖,而张总这边却是使用先进工具和货币的文明社会了。

他每天就是看看风景,喝喝红酒,所谓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

这样的格局,很快就又被打破了。

我们的主角马进,因为回家无望,与张总交恶。复仇的火焰在他内心燃烧。一场天降鱼雨,给了他复仇的希望。因为有了无数的鱼,他成了荒岛上的巨富,他用这些鱼,换取了岛上几乎所有不可再生的资源。有了资源,就有了话语权。他设计让司机小王和张总火拼。

  

然后他以救世主的样子从天而降,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说,又创造了黑暗中的灯光。用团结一致,众志成城这些华丽词汇,聚拢了超高人气,还顺便掳获了梦中情人姗姗的芳心,自此登上了人生巅峰。

这里的马进的外形让我想起耶稣一般,的确人人都希望成为这样的宗教领袖般拥有魅力。马进也成为了众人的精神领袖。也成为了姗姗心中的英雄。

Loser逆袭,不可一世。

权利是腐化人心最好的工具,很快的,他就和之前的张总一样了,每天看风景,喝红酒,谈谈情,说说爱,春风得意。

直到这里,这个由马进和小兴组成的祭司集团,带给大家的还是希望,他们提供了电,让大家可以再次使用手机,也让生活也更加便利。这种社会里,君王和祭司统治着各自的领域,相安无事,先知好像不再被需要了。

突然有一天,先知小王司机又上线了。在他的引领下,先知和祭司集团,同时发现了原来的世界依旧存在,可以拯救他们的轮船,每12天就路过一次。这时候,分歧出现了,先知小王要去告诉大家这个好消息。

可是已经是祭司一般的马进和他的小弟小兴不乐意了。如果真正的救世主来了,那他们算什么呢?又一朝打回原型,继续做回loser?好不容易得到的美人心,会不会转眼即逝?

他们犹豫了,于是祭司小兴,黑化了。

我原本以为祭司们会直接杀了先知,但电影没有这么处理。他们编织了一个精巧的谎言,成功的将先知小王打造成一个因失去权利而失心疯的疯子。并吓唬大家,晚上不可以再进入树林,其实是怕大家发现轮船。

黑化的小兴并不满足于岛上的生活,他不像马进,在岛上至少还有心爱的人相伴。他渴望更真实的成功。他先骗取了总裁的全部家产,然后计划让岛上的其他人自生自灭,而他们兄弟俩趁机离开,登上救命的轮船。

电影到这里就接近尾声了,带给人们的也只有绝望。我们突然发现,先知不能成为救世主,君王也不会是救世主,祭司也不可能是救世主,虽然他们都有一些方面很像救世主,但终究不是。

故事最后的转机却是由姗姗带来的。她对马进的爱,唤醒了他差点淹没的良知。因为这份爱的力量,马进无惧死亡,最终帮助所有的人都获救了,自己差点牺牲。(这里的情节有危楼愚夫的味道,电影彩蛋其实还蛮多的)姗姗的爱是那样的真实没有虚假,独自一人在孤岛上等待落水失踪的马进。

无论是先知小王,还是君王张总,或是祭司集团马进小兴,他们维持的终极武器都是制造恐惧,特别是祭司们,还编织了美梦和谎言。但我们知道,真正的救世主不是这样的,耶稣说祂是道路,真理,生命,祂就是爱,而爱里没有惧怕。

就好像电影的结尾,众人得救,重获新生,有情人也终成眷属。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学者访谈丨陶飞亚:"汉语基督教文献书目数据库"意义深远 学术界与教会界需加强交流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