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以色列:搬迁哈米吉多顿监狱时发现一座古代基督教教堂

作者: S.I.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08月10日 11:18

据说,世界的终结就在哈米吉多顿(Armageddon),传统上该地就是圣经中善恶进行决战的战场,而对以色列而言,这只是个靠近古代米吉多(Megiddo)遗迹的一个古老以色列监狱。

哈米吉多顿位于拿撒勒以南,从拿撒勒驱车半小时可至,是一个游客们前往圣地遗迹的热门景点。在该处还有一项繁忙的挖掘计划。

2005年,在扩大老旧的米吉多监狱时,发现了一个公元三世纪时的基督教祈祷大厅,内有一副马赛克绘画,指的是“上帝耶稣基督”。

这个带有马赛克绘画的建筑物马上得到了挖掘清理,还发现了一些早期的文物。最后,在考古学家的监督下,该遗迹得到了掩埋。

现在,在经过了多年的法律和官僚机构的拖延之后,米吉多监狱将重新选址。对该处进行进一步探索的禁令也将得到解除,预计最早可以在2021年开始挖掘工作。

考古学家们已经开始兴奋地讨论起他们称之为“大米吉多”的这个地区。

耶路撒冷考古研究中心之威廉·福克斯威尔·奥尔布莱特研究所(WF Albright Institute of Archaeological Research in Jerusalem)所长马修·亚当斯(Matthew Adams)已经在米吉多进行了多年的挖掘清理工作,他表示:“当首次发现这个位于监狱下层的基督教祈祷大厅时,我们都兴奋了整整一分钟的时间。”

“然后我们才意识到:‘噢,不!这是个拥有最高安全级别的监狱,因此我们在实际上无法对它做任何进一步的事情’。”

“现在,政府以及决定迁走这座监狱,这样我们就可以探索这个处于早期基督教发展过程中令人惊奇和有意思的一部分。在此之前,我们都不认为我们还能够继续探索下去。”

米吉多监狱曾经关押过哈马斯(Hamas)和杰哈德(Islamic Jihad武装分子,它位于米吉多遗迹以南几百码的地方。米吉多遗迹是个古代的积土堆,考古学家曾经在这里发现过至少可追溯7000年历史的墙壁。

位于监狱和山丘之间的是大量还没有进行挖掘整理的罗马第六军团的军营遗迹,据说它们是由哈德良皇帝下令建造的。

据信,哈米吉多顿这一名称就是来自于希伯来语“Har Megiddo”的变形,后者指的就是米吉多山。

虽然米吉多山很小,但这里却是诸多古代战争的战场,因为它俯视着耶斯列山谷(Jezreel Valley),自古以来就是军队向地中海进军的战略要道。

最早在书面上提到米吉多是在埃及法老图特摩西三世(Thutmose III)统治期间,他在公元前1468年击败了叙利亚人和迦南人。之后埃及又击败了以色列人,还于公元前733年击败了亚述人。

1918年,英国埃及远征军的统帅埃德蒙·艾伦比(Edmund Allenby)在这里击败了奥斯曼土耳其军队,之后他成为第一代艾伦比子爵(Viscount Allenby of Megiddo and of Felixstowe)。

但米吉多最主要的名气还是来自于《圣经》最后一卷书《启示录》,书中写道:“他们本是鬼魔的灵,施行奇事,出去到普天下众王那里,叫他们在神全能者的大日聚集争战……那三个鬼魔便叫众王聚集在一处,希伯来话叫作哈米吉多顿。

目前,在积土堆上的挖掘工作是由亚当斯和特拉维夫大学的考古学家以色列·芬格斯坦(Israel Finkelstein)教授领导。

芬格斯坦表示:“米吉多非常重要,因为它坐落在连接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大马士革和小亚细亚之间的国际通路上。所以说,谁控制了这里,谁就等于控制着古代世界最为重要的道路。”

他们的团队还使用现代的放射性碳测年法和激光辅助测距法来精确追溯米吉多山的多段历史年代断层,包括那些曾经被认为是建造于所罗门王时代的纪念碑。

芬格斯坦表示,这些纪念碑现在可以确定建造于亚哈王统治时的后期。亚哈是公元前九世纪时北部以色列王国的国王。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准确确定这些文物的年代。

“一种方法是通过圣经经文来确定年代,另一种办法则是通过放射性碳测年法。我们无意冒犯,但圣经经文总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因为这与作者、作者的意图、作者背后的意识形态等等问题有关。”

但芬格斯坦还说:“当你用放射性碳测年法时,你的测定就有一个坚实的理由。”

目前,以色列旅游局正在规划一个综合方案,想将旅游,考古和自然远足结合起来,并特别针对基督教福音派这一人群。他们希望每年能吸引30万游客,这个数字几乎是目前人数的两倍。

还剩下好多工作没有做。

米吉多监狱的女发言人尼克莱·英格兰德(Nicole Englander)表示:“这个关押这1000名危险犯人的监狱将会搬迁,而一个新的建筑将会建立,后者将展示那马赛克绘画,吸引全世界的人前来。”

在米吉多,亚当斯站在他所负责开挖青铜时代中期的挖掘地时表示,该地区似乎在两千年前是个文化大熔炉,因为犹太人,基督徒和异教徒罗马人都生活在同一地点。

这就表明,早期基督徒和罗马帝国之间的互动要比以前所设想的还要复杂得多。

亚当斯表示:“一般来说,我们都会想到的是罗马人是压迫基督徒的。”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中国顶级雕塑家袁熙坤为布道家葛培理创作雕像背后的故事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