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从一场嘻哈布道会引发的争议谈起:时代变了,布道会要如何变?

特约撰稿人 小斌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08月10日 09:00
嘻哈布道宣传照
嘻哈布道宣传照

背景:最近,网络上流传一段视频,温州当地一个夏令营的布道会上当地一个乐团用嘻哈的表现方式来布道,有说唱,有舞蹈。随着这个短视频在基督徒朋友圈传开,仿佛炸开了锅一样,引发国内基督徒对此激烈的讨论,其中更多是批评的声音,质疑为何让嘻哈这种文化形式进入布道,但也有基督徒表示,嘻哈的外在形式不重要,歌词和内涵才是关键。

近日,一场嘻哈音乐布道会,引起了教会内广泛讨论。总的来说反对的声音比较大。到目前为止,好像还没有出现力挺的文章,当然一个原因可能是玩嘻哈的人都不写文章。

这件事将一个教会现状揭示给大家,就是:这些年,来越来越明显的教会对年轻人好像失去了吸引力。教会也很着急,所以各式各样的布道会,百花齐放,但好像收效甚微,这也是为什么在一直地变化着形式。

我们的布道会大体分两种:
一是以讲道为主,可以参考唐崇荣牧师的布道会;
二是以表演为主,可以参考流行的各种音乐布道会。

从教会传统来说,布道会自然是以讲道为主。但这个操作起来,其实很困难。如果讲道是一种恩赐,布道就更是十年不遇了。除去灵恩派不谈,我们能知道的布道家屈指可数。林慈信牧师在谈到当代华人基督教的时候,特别将唐崇荣牧师单独讲,就是因为讲道的牧师有很多、授课写书的神学家有不少,但布道的牧师太少了。

所以,我们如今能看到的几乎都是以表演为主、讲道为辅的布道会。简而言之,就是通过观众感兴趣的歌舞表演,来吸引大家听一场以呼召为目的讲道。

就算是这样,其实难度也仍然非常大,一方面教会的歌舞表演相当业余,很多教会中老年为主,表演起来不伦不类,会场设备简陋,布置简单,也缺乏审美。就算已经缩减到半小时的讲道,往往也是没什么出彩,无法抓住人心,沦为形式主义。教会的布道会,作为纯公益性质的晚会,完全免费,还要另送纪念品,所以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各种看得见,看不见的困难,导致教会对布道会都害怕的感觉,或者说心有余而力不足。

如今大部分教会应该说都只有半个布道会了,就是在平安夜那晚的圣诞节晚会穿插一段简短的讲道,这就算是布道会了。其实,圣诞节晚会,在很多教会中已经成为一场完成任务的流水表演,也是一场以纪念耶稣降生为名的自嗨晚会。

在这样的情况下,教会也认识到这种尴尬,积极寻求创新突破。所以教会里出现了职业的音乐赞美布道团,相较于传统教会,他们当然更加青春活力,更加专业有料。

必须承认,一开始效果是非常好的。无论从表演还是讲道,直到最后的呼召,整场布道会都非常精彩。可是这种专业的团队毕竟太少了,无法满足那么庞大的中国教会的需求。有时候,为了等他们的时间,甚至圣诞节往后延迟一个星期的都有。

很快的情况就有了变化,我们别的不行,模仿是很厉害的。大量的教会组织了自己的乐队,赞美团,各种音乐布道会,遍地开花。所谓劣币驱逐良币,不到二十年时间,人们对于教会的音乐布道会也没什么兴趣了,表演一般,讲道也缺乏水平。(赞美团有很多,最缺的还是布道的讲员。)

所以就不奇怪国内首屈一指的音乐赞美团会尝试开发嘻哈音乐布道会,一下子就成为了众矢之的。其实基督徒大可不必大惊小怪,美国教会有的敬拜赞美连体操舞都上了,虽然批评声不断,但短期收益明显,还是有一些教会在这条“大胆创新”的路上越走越远。有牧者提出了自己的忧虑,今天是嘻哈,明天就有可能会是脱衣舞,后天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2018年4月6日,亚特兰大的大使国际教会一个高空特技师在敬拜中的表演,称是以身体来荣耀神。(图:facebook视频截图)
2018年4月6日,亚特兰大的大使国际教会一个高空特技师在敬拜中的表演,称是以身体来荣耀神。(图:facebook视频截图)

就笔者观察到的,这些年国内布道会的一些尴尬,以某市最大教会为例。每次音乐布道会开始都是座无虚席,过道里也挤满了人。然而每次到了讲道时间,台下就开始昏昏欲睡,随之而来的是大量的观众开始离席,等到呼召时,台下“人满为患,水泄不通”的场景早就没有了,座位都稀稀落落的。这是几年前的情况。

从去年开始,笔者发现这个大教堂的布道晚会,离场的人变少了。我还诧异,难道是今年讲道特别精彩,舍不得走?随着摄像机的移动,大屏幕上解释了原因——观众席上,半数人都低头玩着手机,昏昏欲睡的也不少。看来可能是4G降费了。

这也变相解释了,为何布道会表演时间越来越长,讲道时间一短再短。我们当然可以自我安慰说不必拘泥于形式。但我们也必须要认识到,形式和内容是统一的,不可分的。更何况,我们的内容和形式都不俱佳。

最最尴尬的可能是呼召的时候。如今的布道会早已经没有了最初动辄呼召百人的场面。这或许也是牧者最害怕的环节,好像是在给当晚的布道打分,人太少就不及格了。很多牧师为了化解这种尴尬,直接讲完就下,不做呼召,还给了一个很漂亮的解释:“不应该让观众觉得为难,晚会就是晚会,轻轻松松地来,轻轻松松地离开,别搞得好像等价交换一样,人家觉得这个信仰好的,以后自然会来,而那些呼召站起来的可能是头脑发热,以后也不见得会来。这听上去是很对的,但也很明显是对自己的呼召没有信心。

说一个有趣的经历。笔者有一次参加某教会的圣诞晚会,做接待工作。那天讲道的是一位刚毕业的神学生。到呼召环节的时候,相当尴尬,连续呼召了三次,一个人都没有。我旁边一位哥们拉着我就上去了,然后接二连三的有人上台,最后有三十人站上了讲台。事后,那弟兄非常得意的说,你看,这种情况下,老基督徒一定要灵活,特别是你们这些做接待的,要做好带头的工作。听完,当时我的内心不禁感慨说:什么时候连作假也被说的这么义正言辞了。

如上所说,教会也是操碎了心,为了更好的效果努力地追赶潮流,但仅仅是改变一点形式,似乎并没有什么成效,特别是对现在的年轻人。如果走的太快,太大胆,又让人难以接受。

必须说,这个时代,真的变得不一样了。组织大型聚会也越来越难。参考之前基督时代平台发的一篇文章指出,讲道时间最好控制在25分钟,这其实是很有道理的。我们如果留心就会发现,那些精彩的演讲,时间都很短,但直指人心,一下子就可以抓住一个人。如果我们教会的讲台也可以那么精彩,就不需要用时间来堆砌。现在的年轻人没有精彩的内容,根本就坐不住。就算春晚,还有多少人能看完整?不仅仅是教会的晚会,各种聚会中,只要没意思,年轻人也照样是睡觉玩手机,提前离场。

缩短时间,不是为了偷懒减少工作量。恰恰相反,为了精炼内容,可能要付出十倍的时间精力。布道会同理,形式很重要,但在内容为王的当下,教会紧随潮流,却只在形式上大胆尝新,是否本末倒置了呢?

如果我们本着宁缺毋滥的原则,而不是为了完成任务,那么一定会收获我们所期待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中国顶级雕塑家袁熙坤为布道家葛培理创作雕像背后的故事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