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31日
微信

圣经博物馆:展览葛培理60年传教生涯藏品的十大看点

作者: S.I. | 来源:基督时报 | 2018年08月13日 09:46 |
播放

8月5日,全新的葛培理展览已经在位于美国华盛顿的圣经博物馆中正式向公众开放了,公众藉此可以参观这位美国布道家的个人物品以及他的传奇式事工。

该展览名为朝圣传道人:葛培理,圣经,以及现代世界的挑战Pilgrim Preacher: Billy Graham, the Bible, and the Challenges ofthe Modern World),展示了葛培理在其60年的传教生涯中所存留下来的数十件藏品。虽然葛培理在今年2月去世了,而这些藏品将让人们更加了解这位标志性的杰出布道家的一生。

本次展览属临时性展出,持续到2019127日。展会中很多展品都是由位于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的葛培理图书馆(Billy Graham Library inCharlotte, North Carolina)或私人收藏家慷慨地借出。

以下就是该展览的十大看点,排名不分先后。

_page_break_tag_

1. 葛培理父母的圣经

由于该展览有点按照时间顺序排列,因此访客们在参观展会时所遇到的第一件展品就是葛培理送给母亲莫洛(Morrow)和父亲老威廉·弗兰克(William Franklin Sr)的圣经。

根据博物馆的介绍,葛培理的父母拥有一个奶牛场,在当地的联合改革宗长老会教会中很活跃。在孩子们幼小的时候,他们就向孩子们讲解圣经。

葛培理送给母亲的圣经由于保存状况不佳而无法在展示柜中打开,但葛培理送给父亲的《司可福串注圣经》(Scofield Reference Bible)是可以打开的的,其上还有一处题词:1953年父亲节送给父亲,带着爱意和亲情---葛培理

_page_break_tag_

2. 葛培理的课堂笔记本

展品中,有葛培理在伊利诺伊州惠顿学院上学时的两本课堂笔记本。葛培理曾经在惠顿学院进修,并成功取得人类学相关学位。据悉,在1940年至1943年间,葛培理曾经使用过这两本笔记本。它们是从葛培理图书馆借出。

_page_break_tag_


3. 洋基体育馆布道会日程安排

1957年的纽约布道会是葛培理传道事业最为著名的时刻之一。这场布道会在纽约布朗克斯的洋基体育场举行,葛培理在会上向数千人证道(包括年轻时代的唐纳德·特朗普和当时的副总统理查德·尼克松)

展会所展出的藏品是一份1957720日葛培理洋基体育馆布道大会日程安排的纪念品,由一位名为安德烈·斯提默(Andrew Stimer)博士的加利福利亚收藏家出借给博物馆。

_page_break_tag_

4. 葛培理的个人新约圣经

安置在展示座上的展品是葛培理个人所拥有的一份新约圣经。这本新约圣经在1959年出版,由英国圣经学者约翰·伯特勒姆·菲利普斯(J.B. Phillips)翻译。书上还有着葛培理的手写笔记。

该展品由葛培理图书馆借出,并已经在博物馆二楼名为圣经的影响的展览中展出。现在,这份藏品已经移至五楼,并作为葛培理展览的亮点之一。

_page_break_tag_

5. 葛培理的军靴

展柜中所展示的是1952年葛培理前往韩国向美国士兵讲道时所穿的军靴。葛培理从韩国回到美国之后,发表了他韩国之行的日记,名为《我在战争中看到了你的儿子》。根据博物馆的说法,葛培理发表这本日记是出为了向读者保证美国持有的理由

_page_break_tag_

6. 葛培理的私人日记

该展览的另一份瑰宝是1960年葛培理非洲布道大会的私人笔记本。该展会的副策划人戴维德·安东尼·施密特(Daved Anthony Schmidt向《基督邮报》表示说,葛培理在笔记本上主要记载了一些与其行程有关的事情,但确实详细记录了遇见了怎样的听众,当地人和他在旅途中所遇到的人。

施密特说:这是另一件很特别的东西,因为他不曾公开使用过这些资料。这些资料看起来更像是他所记录的私人事务。

_page_break_tag_

7. 葛培理与马丁·路德·金的签名合影照

展览中另一份不太寻常的展品是葛培理与美国民权运动标志性人物马丁·路德·金的签名合影照。该展品由私人收藏家出借给博物馆。施密特向《基督邮报》表示,金博士与葛培理有着复杂的友谊

1954年,美国最高法院就废除全美国公立学校系统中的种族隔离做出裁决。而施密特则指出,尽管在此之前,葛培理就已经着手在他的福音复兴运动中废除种族隔离,但葛培理并没有很坚持地做下去,有时他还会屈从于组织方的压力

施密特说:他了解金博士,还邀请他在1957年的纽约布道大会上发言。他们倆有着复杂的友谊。在20世纪60年代初,葛培理开始批评(金博士的)政治激进主义。事实上,我认为葛培理并没有使用法律手段来进行更快的变革。葛培理认为打击种族主义的最佳方式是改变一个人的心,因为罪由心生,而种族主义就是一种罪。我还认为,在葛培理生命的尽头,他意识到了更为全面的事情得发生。

_page_break_tag_

8. 打字机

施密特最为喜爱的一件展品,为葛培理私人助理史蒂芬妮·威尔斯(Stephanie Will)所使用一台史密斯-科洛娜打字机(Smith-Corona typewriter)。威尔斯使用这台打字机打印出很多葛培理的讲道稿。

威尔斯作为葛培理的助理,一直工作了45年。根据施密特的说法,威尔斯只是众多女性中的一员,而这些女性是葛培理传道生涯成功的关键。施密特解释说:在这种情况下,我想强调葛培理是如何成为团队中的一员的。团队不仅仅是他一个人。葛培理不是搞个人舞台。他有这些配角,包括很多像史蒂芬妮·威尔斯这样的女性。另外,史蒂芬妮·威尔斯现在依然健在。

_page_break_tag_

9. 葛培理的讲道笔记

该展览还有着两套葛培理私藏的讲道笔记。第一套笔记来自1973年葛培理的韩国布道大会。在为期五天的布道会最后一天,有超过一百万人前来听他的讲道。此次布道会尽管持续不到一周的时间,但葛培理已经向超过三百万人讲道。另一套则是来自葛培理最后一次的布道大会。2005年,这场布道会于纽约市的法拉盛草坪公园举行。

施密特表示:这些对我来说有什么特别之处呢?我很开心我们能得到葛培理最后一次布道大会的讲道笔记。将它们置于最后的展示柜中,作为该次展览的结束,我觉得是个好办法。

_page_break_tag_

10.讲台

展品中最大的藏品是两个葛培理曾经用来讲道的讲台,葛培理曾站在它们后面讲道。

第一个讲台在1948年葛培理前往加利福利亚州莫德斯托举行第一次全城布道大会时使用到的。根据博物馆的介绍,该讲台由葛培理长期的领歌人克里夫·巴罗斯(Cliff Barrows)的祖父C.R.格里格斯(C.R. Griggs)制作。1998年,巴罗斯将这个讲台捐赠给葛培理图书馆。

第二个讲台更大,葛培理曾在其传道事工的最后一天中使用过。根据施密特的说法,这个讲台就是为了可以让处于生命后期的葛培理在讲道时可以半坐着而设计的。这个讲台建造于2000年或2001年,葛培理一直使用它直到2005年退休。

施密特说:我喜欢讲台。我们正在谈论着葛培理——他是一位传道人,而不是个偶像或者名人。事实上,我们拥有他站在后面讲道的讲台,我为此感到骄傲。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