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5日
微信

耶稣是英雄吗?

作者: 李道南 | 来源:基督时报 | 2018年07月28日 18:34 |
播放

英雄往往出现在等级制时代,平民时代中英雄并不多见。

英雄的出现并成为民众的崇拜,往往是因为,软弱的民众个体在面对自然灾害等时表现的恐惧,呼唤超越越个体具备超能力的英雄出现。英雄往往具备个体不具备的力量和智慧,能完成普通个体无法完成的事情,解决普通个体无法克服的灾难,最终,英雄以自己的超能力或者牺牲将个体拯救,度过困难,获得平安。

英雄的大量出现,在原始社会较多。刀耕火种的年代,小部落的生存往往受到很大威胁,这个时候,英雄祖先的超能力,或者是在帮助小部落面对自然灾难和生存危机时一种比较有效的安慰和鼓舞。这与图腾崇拜和祖先崇拜的目的和结构具有很大的相似度。祖先或者图腾也扮演者英雄的角色。

进入文明的宗教时代,祭司往往把自己描绘成英雄,出生入死,为民众带来平安。这些祭司英雄在萨满教的大萨满传说中较为多见,东北关于尼山萨满进入阴间拯救生命的故事,夸父追日的故事,后羿射日的故事,以及嫦娥奔月的英雄故事都是由萨满的传说而来。

西方的普罗米修斯盗取天火,也是英雄的传说。弥勒佛,摩尼教的摩尼等都是以英雄的形象出现在信徒心里,以及其它宗教创始人,都以英雄的形象出现。

到了祭司时代被帝王时代替换,这种英雄的形象被替换成帝王自己。中国的帝王出生总是以异象出现,刘邦半路斩蛇妖等,再次将帝王塑造成超乎个体的强人。

英雄的出现,源于个体的软弱,反过来也一样,英雄强化了个体对自身软弱的认同。当刀耕火种时代,英雄有助于人们克服困难环境,给人以鼓励;到了萨满祭司时代英雄强化了祭司的权能形象;到了帝王时代,英雄强化了帝王自身的统治合法性。但是正是英雄的个体性,使民众在崇拜英雄的时候,一方面认同英雄的超能力,另一方面强化自己的个体软弱性。正是英雄崇拜的这种功能和作用,强化了等级制时代中的个体服从。

英雄都是个体,都是拥有超乎普通人力量的个体,没有那个英雄是以集体的模式出现的。不论是尼山萨满,摩尼,弥勒佛,刘邦,我们看到的都是以个体形象出现的超人英雄和与之相对的软弱个体。在关于他们的英雄传说中,他们成功的时代背景乃至背后为他们成功努力的人群都是被虚化的,他们的形象以聚光灯的方式凸显出来。

正是英雄的超能力和软弱个体之间的对比,通过对英雄的崇拜从而加强了个体对软弱性的认同,这种个体软弱性维护了等级制的基础,维护了等级制不被反抗。正是对英雄的崇拜,让个体不能认知自己,个体之间不能协作,不能形成团体。

英雄崇拜对应于权势等级制,他制造的是孤立个体,从而让等级体制避免了个体的反抗带来的冲击。与权势等级制相对的平民体制,则不需要英雄崇拜了。

在平民体制中,平民个体能正确地认识自己。虽然苏格拉底在古希腊时期就喊出认识你自己的哲学名言,但是认识自己却一直是文人贵族的事情,对于普通平民则无法达到。能认识自己力量的平民,则不再需要把自己的软弱用英雄的超能力来补偿,而是自己去完成。

但是等级制中的个体和平民的个体是同一个个体,为什么有如此的不同?

因为平民个体伴随着对自己的认知,也带来平民之间的联合,由软弱的个体形成超越个体的团体,以团体的力量去解决困难。英雄崇拜强化的是个体,而平民在认识自己之后,也能认识他人,因为在平民体制中,不再突出个体,而是每个个体背后的整个背景,那些支持他的人,那些反对他的人,那些自然因素、历史因素等,是一个完整的图景。个体对自己的认知是个整体的认知,也包括他人。所以平民社会反而能形成自主管理的社会。

从上面的论述来看耶稣,我们发现耶稣根本就不是一个英雄,虽然后来的教会一再想把他塑造成战胜邪恶势力的英雄,但也无法掩盖他思想中的平民思想。

在面对异族统治者罗马人的时候,犹太人盼望着英雄弥撒亚降临,将罗马人一网打尽,给犹太人带来和平幸福的上帝选民生活。在犹太人的观念中,对英雄的崇拜根深蒂固,因为犹太社会本来就是祭司贵族等级社会。

耶稣否定了这种英雄观念,他以自己在十字架上屈辱的死,阐述了一个普通平民个体的内涵,他是软弱的,但他预言自己被钉十字架,说明认识到自己的软弱。正是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死,宣告了由他带来的平民时代的到来。

耶稣并不想像犹太人那样崇拜大卫和所罗门,在马太福音记载耶稣说“论到基督,你们的意见如何?他是谁的子孙呢?”他们回答说:“是大卫的子孙。” 耶稣说:“这样,大卫被圣灵感动,怎么还称他为主,说:大卫既称他为主,他怎么又是大卫的子孙呢?” (马太福音 22:42-45 和合本)在论及所罗门耶稣说“何必为衣裳忧虑呢?你想野地里的百合花怎么长起来;它也不劳苦,也不纺线。然而我告诉你们,就是所罗门极荣华的时候,他所穿戴的,还不如这花一朵呢! ”(马太福音 6:28-29 和合本)耶稣不崇拜权势,在他眼里大卫和所罗门的荣华尚不如一朵不知名的路边野花。所以耶稣更强调的是与那些祭司权势阶层相比,那些无名的普通平民才是历史的创造者,才是上帝看中的人。

耶稣强调对平民的关注,“一个人若有一百只羊,一只走迷了路,你们的意思如何?他岂不撇下这九十九只,往山里去找那只迷路的羊吗?若是找着了,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为这一只羊欢喜,比为那没有迷路的九十九只欢喜还大呢!你们在天上的父也是这样,不愿意这小子里失丧一个。”(马太福音 18:12-14 和合本)九十九羊和一只羊杨相比,肯定九十九只羊代表的财富更多,在帝王的眼里,所有的民众都是他的财富,所以他们希望生养众多,中国的传统观念人丁兴旺,也是这个财富观念。帝王和贵族怎么可能在意一个软弱的个体呢。但是在耶稣眼里,每一个平民个体都是宝贵的,只有在平民体制中,个体才是宝贵的。

耶稣在他的教导中做光和盐是平民个体做光和盐;

救助那个被强盗打伤者的好邻舍不是祭司和利未人,而是一个撒玛利亚的平民;和耶稣一起吃饭的税吏也是一个平民;

为耶稣打水喝的撒玛利亚妇女也是平民;

耶稣的门徒更是从事各种工作平民。

所以耶稣带来的是个平民社会,也拒绝把自己描绘成英雄。虽然后来的教会一再把耶稣打造成英雄,但是基督教征服罗马帝国乃至征服世界的原因却是耶稣的平民教导,对每个平民个体的关怀。

在我们的教会中,我们对耶稣是什么印象,我们看中的是什么?

是耶稣战胜恶魔的英雄形象,还是耶稣的平民教导?

我们是想成为英雄,还是想成为一个脚踏实地的好邻舍呢?

我们是愿意做路边的野花,还是渴望信耶稣带来的所罗门的荣华?

认识耶稣,对我们来讲就是认识我们自己。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