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19岁少女跳楼事件中的看客引发的反思 || 教会里的看客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06月29日 18:00

编者按:
62015时,甘肃庆阳西峰小十字丽晶公寓8楼的墙外小平台上,一名年仅19岁的女生从台上纵身跳下。她并非没有求生的机会,虽然救援难度极高,但消防人员想尽办法,并且还抓住了他的手。
但是楼下各种旁观和起哄的“看客”却让救援无能为力:“怎么还不跳?”“你倒是快跳啊!”“在那里犹豫什么?丢不丢人?快跳啊!”而且看客也与时俱进了,有的拍照、有的发朋友前,还有的上快手打开了直播,将女生最后的挣扎当成了一场娱乐。随着少女身影的落下,,楼下响起的是一群看客们的轰然大笑声。

鲁迅笔下的晚清青年,面对自己的国家和民族遭遇,有很多看客。在《藤野先生》一文中,他记录了课余看日俄战争的宣传片,“自然都是日本战胜俄国的情形,但偏有中国人夹在里边:给俄国人做侦探,被日本军捕获,要枪毙了,围着看的也是一群中国人;在讲堂里的还有一个我。‘万岁’!他们都拍着掌欢呼起来。”日俄战争,在中国的领土上开战,抓了中国参与者示众,围着看的也是中国人,还喝彩,连个民族自尊心都没有。鲁迅身边的晚清留学生,更是“成群结对的‘清国留学生’的速成班,头顶上盘着大辫子,顶得学生制帽的顶上高高耸起,形成一座富士山。也有解散辫子,盘得平的,除下帽来,油光可鉴,宛如小姑娘的发髻一般,还要将脖子扭一扭,实在标致极了。”面对自己的国家衰落,这些留辫子的留学生,与那些看日本人行刑中国人并喝彩的围观中国青年一样,皆是一群看客。在鲁迅的年代,看客是不缺的,正是因为这些看客,国家命运才坎坷不堪。

不仅在日本留学生、日俄战争中,在国内的看客也比比皆是,祥林嫂,阿Q,孔乙己身边也跟着一群看客。阿Q上断头台,镇里的群众如苍蝇一般蜂拥而至,他们为听不到阿Q刑场上唱的一句戏文而遗憾不已。

这种看客不独中国有,在耶稣传福音的日子里,看客也是如影随形。
耶稣讲的好邻舍例子中,祭司和利未人都过去了,在面对那个被强盗打伤的人,他们都是看客;
在耶稣讲道的时候,试探耶稣的法利赛人、文士、祭司等着看耶稣的笑话和把柄,耶稣被钉十字架,也同样有一群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看客跟随;
在后来的罗马帝国迫害基督徒的时候,同样看客云集。

直至今天,农村打架必然有一堆看客,甚至出现在烈日下看吵架时间太久而中暑的极端个例;老人摔倒也同样看客围着却无人伸手。看客们在等待什么?看吵架的等待双方矛盾升级的不同剧情,摔倒老人身边的看客在等待哪个倒霉鬼出手相扶而被老人讹诈。看客们把别人的痛苦,当成自己的娱乐;把自己的优越感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随着社会的发展,看客群众越来越少。有人落水大多数情况下是有人出手相救的;老人摔倒,也有人报警;儿童从楼上摔下,下面路过的路人冒着生命危险伸手接住,这些例子越来越多,渐渐超过看客的例子。这是国民性的进步。大家渐渐地把自己融入社会,把自己看成社会一员:
环境污染了,有环保志愿者参与捡拾垃圾,清理环境;
有动物受伤,也有动物保护组织的志愿者前去救治;
麻风病村也有志愿者定期探视。

大家不仅把自己看成社会的一员,还把自己看成自然世界的一员,社会乃至自然世界都有自己的一份责任。这是耶稣说的好邻舍精神。这精神不独在教会有,也逐渐成为衡量社会成熟的因素。

当社会进步,看客越来越少的时候,教会里的看客却逐渐增加,他们把自己的优越性建立在社会的痛苦上,把自己的娱乐建立在被放大的社会缺点上。

汶川地震,举国悲哀,我们伤心那些无辜的生命瞬间损落,为那些竭尽全力救援的消防员、志愿者而感动不已,远离汶川的人都为自己不能亲自到达汶川参与救援而捐钱捐物。与这种同情的声音不同,有些教会却在谴责汶川地震。

在他们看来,这是那里的人犯罪得罪上帝的结果,这是世界堕落乃至毁灭之前的大灾难,只有信耶稣的人才能得救。一个教堂神奇地屹立不倒,信耶稣的人在教堂里安全无恙,教堂的不倒成为基督徒优越性的标杆,在基督教里传播,而无人去询问这个事件的真假,更没人去关心那些在地震中丧生的无辜生命。

任何一场灾难,都能被那些寄身于基督教的看客们描绘成一场证明自己优越的事件,在他们
看来,世界的堕落与自己无关,社会的腐败与自己无关,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正是这些所谓的基督教看客们的真实写照。

一位姐妹被强奸而伤痕累累,嫁给主内弟兄却无人接纳,在他们看来这是一个失去贞洁的女人,无奈之下,只有嫁给非基督徒,但是又遭到教会的极力反对,没有基督徒接纳她,非基督徒也不允许接纳,这位姊妹内心受到的二次伤害可能比第一次上海更加痛苦。教会站在看客的角度,无人去考虑去体会这位姐妹的痛苦,在教会那里把强奸犯的错加在姐妹身上,让一个柔弱的姐妹自己承担这个过错。

——耶稣的好邻舍,变成了一帮冷眼指责的看客。

笔者前几年曾参加安徽一个教会培训班,班上有一位离婚的姐妹带着一个女儿。也许为了缓解婚姻破裂的痛苦,她来参加这个神学培训班。课堂上,台上一位著名的牧师,在大力抨击离婚的错误,谴责离婚所犯的罪,强调耶稣禁止离婚的教条,却丝毫没有想过台下这位带着女儿的离婚姐妹,他们不熟悉吗?不,班上来的每个学员都是他介绍的,他是这个班的班主任。在离婚上,教会充当了一位负责任的看客。他们不去考虑离婚的原因,不管你是因为被对方欺骗,还是家庭暴力,还是感情不和,他不会考虑你在婚姻里的痛苦,而只是谴责离婚,把离婚者打入地狱,离婚的姐妹在教会备受歧视。

这些基督教里的看客,在别人的痛苦上,建立了自己的信仰优越感,和鲁迅笔下那些袖手旁观中国人被日本人行刑还要大声喝彩的晚清看客相比,实在没甚区别。

试想,这些教会里的看客在面对那个被强盗打伤的人,会有怎样的反应?一定是像祭司和利未人一样,不仅走过,还要评头论足一番。教会里的看客,尚且不如默默走过的祭司和利未人,他们更要在伤者伤口上撒一把盐:
遭遇自然灾害的他们不同情;
被强奸的不去安慰,而是反对她对幸福家庭的追求,最好这位姐妹一辈子不要忘记自己失去贞洁的痛苦才好;
离婚的他们不体会离婚的原因和痛苦,在他们看来,社会越堕落,环境越污染,他们可能越有话题,越有信耶稣的优越性。

耶稣说的好邻舍在哪里呢?

保罗说“与喜乐的人要同乐;与哀哭的人要同哭。要彼此同心;不要志气高大,倒要俯就卑微的人(人:或译事)。不要自以为聪明。不要以恶报恶;众人以为美的事要留心去做。若是能行,总要尽力与众人和睦”。 (罗马书 12:15-18 和合本)这同喜乐、同哀哭的人又在哪里呢?

不要把耶稣的教导忘记了,我们要做好邻舍。
有人痛苦了我们要去安慰;
有环境污染了,我们要去治理;
有自然灾害了我们要去救援和同情。

基督徒是有爱的,是有责任的,是社会的光和盐,基督徒的乐趣是因为实践了耶稣的教导而快乐,因为信仰而满足,基督徒绝不是一群看客。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如何牧养新时代年轻人?来看一看这位90后大学生团契牧者的3个独特牧养方式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