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书评:通过《与自己对话》体味贵格会的精神风貌

自由撰稿人 木铎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07月10日 09:22

这是我读的第一本贵格会的书。

贵格会在美国历史上有着美好的声誉,比如坚定的废奴先驱,以威廉·佩恩命名的宾夕法尼亚州率先建立了政教分离模式……如果说清教徒是美国的血统的话,贵格会造就了美国的道统;就像中国人喜欢自称炎黄子孙,而在文明层面确是儒家道统。

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欣赏下贵格会的精神风貌吧!

在第一章,作者定义了“呼召”,其词根是拉丁语的“声音”,就是聆听自己个性内心的真理和价值,而不是所谓人必须生活的模式。作者将其定义为灵魂,它就像一个害羞的野兽。

在第二章中,深层个性被解构为真实自我、呼召的种子。作者主张“天生的原赐”或“原我”,而不是“错生的原罪”。它们等同于《圣经》中上帝的形象、默顿所说的真实自我、贵格会所称的各人的内心之光或“属神的”,以及人文主义者所称的个性或整体。从本质角度,作者指出自我“隐藏整体”的两个矛盾属性:有限和潜在。通过生态系统角度,在真实的呼召中,真实自我与对社群的真实服务结合在一起。通过他自己作为一个学者走出真实自我的有限性或阴影的负面例子,以及美国有色人种民权倡导者帕克斯(Rosa Parks)走进真实自我的潜在性和光亮的正面例子,作者解释了怎样在社群中以上帝形象的个人呼召领导力,在自由中彼此服务。

在第三章,作者提出了坚定的主张,“我就是我”的真相——包括有限性和潜力性——是荣耀和神圣的。

在第四章中,作者由于自己的真实自我的有限性或阴影而从学者转变成教师的案例进行了细化。抑郁或痛苦、得到承认、需要去接受,这就像一个抵达深处自我或上帝终极神秘性的旅程。没有人能完全体会他人的神秘性。通过自己发现真实自我的的有限性或阴影的抑郁经历,作者从外面发现了一种爱,“两个居士彼此保护、划界、致敬”,礼节性的站在另外受难灵魂神秘而痛苦的边缘;作者重新发现了上帝,他通过与我们一起受难而让我们坚强,而不是“治”我们。从内里,作者发现了接地气的自我,发现坠入地狱是走向自我的旅程,是走向人性完整性的旅程,也是走向上帝的旅程。走向上帝的旅程不是向上,而是向下的。一个全新的生命在大地上重长起来,一个全新的生态系统再次启动。

伴随来自自我和外力的两种有限性,也有两种抑郁和完整性。上一章是关于来自自我的,第五章是关于来自外力的。从社群领导角度,作者给出了几个应许:
首先,领导力是每个人的呼召,每个人都在跟随、每个人都在领导。
第二,意识先于存在;在人类历史运动中,根本因素是意识、知觉、思想和精神。
第三,我们是社会的合作者,而不是牺牲品;“意识——你的意识和我的意识——可以形成、解构、改革我们的世界。”
第四,至于灵性,在深处有暴力和恐惧,但是如果你驾驭它们,将它们驱赶到界外,你就会发现一个“合和世界”:复杂难懂的彼此关怀。这是天赋,不是学来的;好的领袖出自一些人,他们穿透了自己的内里黑暗,抵达我们彼此合一的地方,他们能领导我们其余的人到达一个“隐形完整”的地方,因为他们已经在那里,知道那条路。哈维尔以及其他无数像他一样的人,一路走下来,穿过他们的内里阴暗,带领我们其他人抵达彼此关怀的共同体。一个全新的生态系统再次启动,一个全新的生命在大地上重长起来。

在第六章,真实自我种子的喻象转成了四季更替;追求自我和呼召走出了内里生命的深处起源、走出人类社群和领导力,走进了自然世界。我们能够协同、但却不能控制四季循环的无情力量。我们不仅转化世界,也被世界所转化。我们在宇宙中并不孤单,而是真理共同体的参与者。生物世界也成为隐喻的社群。社群是盈余,而不是“适者生存”或“物竞天择”。盈余是一种社会行为。真实的盈余不是在安全的谷仓里,而是在一个互通有无的社群里。在这里,死亡成为社群盈余生活的一种遗产。

作者是一个贵格会成员,这是我读的第一本贵格会的书。从教会历史可以看到贵格会可以归为灵性派(Spiritualism)。通过此书我享受到了灵性派的风味。这种风味也可以在倪柝声的书中体会到。虽然倪柝声在神学结构上是五旬宗,但是他的灵性深受内里生命派(也称神秘主义或寂静主义)的影响。我们也可以在帕尔默的这本书中看到很多类似的词汇,比如深层自我/灵魂、神秘主义和幽居。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能发现倪柝声与帕尔默之间的类似风味。

作者引用了几次旧约,比如在第51页的出埃及记3:14、第61页的约伯记、第71页的申命记30:19,但是没有引用新约。但是我们可以鲜活的体会到耶稣基督的生命。相反,有些作者或书籍呼叫耶稣或圣灵很频繁,但是你体会不到耶稣基督在里面的生命,仅仅是一些冰冷的教条。

虽然作者从来没有提到任何神学词汇,但是他的思想反映了贵格会一些特别的神学立场。比如,相对于很多基督教传统的基本教义“错生的原罪(birthwrong original sin)”,作者主张“天生的原赐(birthright original giftedness)”或“原我(original selfhood)”;人需要复原或拾回前半生褪去或丢弃的天赋。不像很多基督徒向沮丧的人显示神能,作者建议我们显示无用和无能,主张上帝通过与我们一起受难而使我们坚强,而不是“治”我们。“与我们一起受难”是不同于“为我们受难”或“为我们死”的神学路径。

者非常兼容并包。《圣经》中上帝的形象、天主教神秘主义者默顿(Thomas Merton)所说的真实自我、贵格会所称的各人的内心之光或“属神的”,以及人文主义者所称的个性或整体,这些是等同的。文献来源不仅仅是贵格会或基督徒,还包括天主教神秘主义者默顿、父亲自杀的长老会牧者弗雷德里克·布希纳(Frederick Buechner)、伊斯兰诗人鲁米(Rumi)、一神普救派的梅萨藤(May Sarton)、新纪元运动所喜欢的诗人里尔克、自由派神学家蒂利希、民主政治家哈维尔,以及放弃基督教的安妮·迪拉德(Annie Dillard)。

从对旧约传统的强调和作者背景文献来源的包容性,我们可以看到作为贵格会作者的智慧-神秘-灵性主义的路径。另外,不像很多保守福音派书中的见证,这些作者总是医治别人;在本书中,作者是被别人所医治。这感觉很真实。

内里黑暗与隐藏完整的灵性结构,就像外壳与内核的关系一样。默顿所说的“在所有形体中都有……一个隐藏的整体”,让我想起《礼记·礼器》所说的“物无不怀仁”。参考“上帝居在所有事物本质的根系中”,内核或隐藏的整体像是上帝本身。不像大多数传统中将上帝或神性等同为圣洁,作者看起来将其等同为真相。

不像仆人式领袖,作者主张“领袖是每个人的呼召”。这与我过去的自组织系统理论观点相吻合。另外,这里作者强调精神的力量,这可以在社会运动中看到,让人想起“台湾甘地”林义雄一本书的名字《心的锤炼》。相反,在中国大陆,活动人士总是失败。他们牺牲了很多,但是不能改变任何事情或呼吁起人民的注意。我想我们还没有找到真实的阴影去穿透、找到隐藏的整体。

(本文的形成直接来自英文版本。作者帕尔默颇具先知性,最新2011年出版有一本书,已经翻译成中文叫《民主,心碎的政治?》(出版:印象文字,2014.7,发行:基道)。其英文名(Healing the Heart of Democracy: The Courage to Create a Politics Worthy of the Human Spirit)翻译过来更具有乐观性:《医治民主之心:创建般配人类灵魂政治的勇气》。中文译本有“占中”发起人之一的戴耀廷作序。近年来,世界主流知识分子都在唏嘘民主全面倒退,我们需要沉下心来,读读造就美国文明的传统精神。)

Palmer, Parker J. Let Your Life Speak: Listening for the Voice of Vocation. San Francisco: Wiley & Sons, Inc., 2000.

帕克·帕尔默:《与自己对话:聆听呼召的声音》,翻译:吴家绮,出版社:商周,2017-4-1。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华理克:建立健康教会前先成为健康领袖 关于领导力六个不可辩驳的事实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