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十年批评和被批评之后,谈谈我对讲道六个不成熟的小建议

特约撰稿人 王政民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07月16日 19:15

1986年出生的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家母去教会。在偏远乡下的一处简陋教堂里,没有主日学,我是跟着家母一起在大堂里倾听牧师的演讲。每个周日,我和家母都去,跟随我们的,还有我们家一只土狗。夏日炎热,冬日酷寒,而我们都会穿越长长的田间小路,走进那间小教堂,去做礼拜。

1997年,我因为要去很远的另一个小镇去读寄宿中学,就离开了家乡,之后接着不断的负籍他乡,就很少再回去。但是我却对那个教堂怀有深深地思念。思念的原因并非在年幼时刻就萌发了深刻的宗教情感,对基督教有了炙热的爱情,而是源于其他。

小时候,家里穷,家母要做很繁重的农活,即使这样,也是不能认真的吃一顿饱饭,所以小时候我因家母奶水不足,就营养不良。而这个时候,姥姥在另一个小镇上,给我送来一直很老的奶羊,因为衰老,产奶量不足,被公社生产队淘汰下来了。于是我就依靠这只奶羊吃了饱饱的奶水,茁壮成长,像个活泼的小羊羔。我和这只奶羊关系很好,有跪乳之恩,觉得这也是我的母亲。在后来,我稍微长大一点的时候,这只奶羊身体器官衰竭,同时也因着大家都吃不饱,而死去了。

我很伤心,家母也很伤心,家里的一只土狗也很伤心。在另一个管区,有一间教堂,是我和家母在某一年的庙会上发现的,我们不经意间走进去,看到牧师在讲道,深深的吸引住了我们。因为这个牧师面向奇特,长得像我们家那只奶羊。从此,我和母亲,就每个周日都去这个乡间教堂,去看这个牧师,来怀念我们家那只给我生命的奶羊。

我最早去教堂的动力就是来自于此,后来城乡规划,教堂取消,只留下了几面断墙,教会都划到三自里面去了。每个周日,镇上都会派车来接家母,原来教堂的牧师不知道去了哪里。家母是朴实的农村妇女,在三自教会派车来接的时候,就和其他信徒在村口的聚集点一起提前等待,然后一起上车,然后去镇上听道,最后再被送回来,周周如是。最开始的时候,家母很不适应镇上三自教会的牧师,觉得长相上看就没原来的牧师具有亲和感,但后来家母身患癌症,改革开放好起来的家境瞬间因病返贫,家母瞬间觉得自己成为整个家庭的负担,无能力去田间干活赚钱,还会拖累家人,没钱积累下来让我娶媳妇,而当时我的未婚妻又与我分开。所以家母更加越发虔诚,再也不计较牧师的长相,而专心关注牧师讲道的内容,成为了委身教会的最为虔诚的基督徒。

而家里的土狗,则没有家母那样的想法,同时镇上来村里接家母去聚会的车也不允许带着狗去上车。于是,苍老的土狗在目送家母被车接走后,然后无力的哀嚎几下,开始奔向原来的老教堂,一个孤独的狗坐在原来教堂中,默默的守候一整天,刮风下雨都如此。一是为了纪念作为玩伴的那只奶羊,另外就是纪念家母和我。

我念书很多年,之后也去了很多地方,最后还成为了传道人。在每个城市,每个教堂,我所想的是,要认真倾听所有的牧师的讲道,学习他们分配内容的讲道方式,然后自己也去效法。但是后来发现,大部分这些牧师的讲道,根本就没有内容。根据我的总结,我所遇到的牧师们,基本都是这样讲道的:

1、冗长繁琐,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内容,没有层次和一二三,看得出牧师很努力,不忍心指责牧师的讲道水平,但身心俱累。

2、像二人转一样,每句话都是一个包袱和笑点,全程轻松,没有任何违和感和压力感,听这样的讲道,就觉得听了一场相声,一点也不累。但是我却想这不是把福音和基督丢弃了吗?

3、全程引用圣经,说自己是以经解经,而且不停地指责信徒,觉得自己有上帝赋予的火热的迫切责任,就是纠正信徒的生活,于是讲台成了炮台,牧师不停的轰炸信徒的每一个细微的生活,信徒感觉很累。当然是牧师说得对,附加圣经的背书的对。但真实的感觉是,即使你对,但是我的良心仍然觉得你这样讲让我不仅仅不会得到恩典,反而讨厌聚会。

4、还有一种牧师,他自己水平很低,看的书也很少。可是作为信徒的我们,读了大学,有了基本的常识。他却每次都提醒大家,自己的讲道是经过认真刻苦的研究和查阅了大量资料后进行整理得出的讲道。他希望每一个信徒珍惜他的研究成果,也认为自己讲的是信徒都不知道的。岂不知,他的讲道,所谓知识,只需要一秒钟的百度,就比他讲得完全。

我是带着这样的批评角度度过了十年,我认为我的十年是悲苦的,因为我没听到过几场认真的、好的讲道。

后来我自己成为了讲道人,我发现,原来讲道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工作,因为你需要在一周之内准备两篇全新的内容,才能满足信徒的需要。而绝大部分人都没有能力能够进行这样频率的知识生产和讲道稿制作。所以,我也沦为了别人批评的对象,有时候说我墨迹,有时候说我言辞混乱没中心,有时候说我语气平淡没感召,只有极少的时候,遇到了极少的人,夸我的讲道好的要命。

所以,我现在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即基本上所有人的讲道都是平庸的、难以脱俗的、并非总是耳目一新的,这是常态,换了谁也一样。但是有些必须注意的准则则需要作为讲道人的我们去留心:
1、讲道时间不能太长,控制在25分钟之内。
2、讲道要总分总的结构,每个部分开始的时候,要提醒大家一下,让大家知道。
3、不要以为自己讲的好,天下第一,也不要提醒信徒自己讲的多么重要。其实重要度每次都是一样的,不能一惊一乍吓着信徒。
4、不能把信徒当孩童和弱势,信徒现在都比牧师强,无论属灵上还是属世上。
5、知道自己讲的不好,是和信徒相处的第一步,而这样的牧师往往被信徒爱戴。
6、要尊重信徒,把讲道看成仪式,不能对信徒耳提面命,要讲道轻松一点。

我得出这个结论,是我深刻研究了各类讲道的结果,我最喜欢看的是斯托德的《讲道的艺术》,我的讲道学是按照美南浸信会的Ramesh Richard的Preparing Expository 书中所写的进行训练的。现代教会,是一个平信徒崛起的教会,他们夜以继日的在专业知识和通识教育上自学,并且在社会上打拼工作,无论工作经验还是经济实力,无论学时素养还是为人处事,都已经超越了牧师群体。牧师群体,大部分都不能应对平信徒的挑战,只能一步步退缩,把圣经说的很神秘,就好像一般人看不懂,而需要通过他一样。以前崇拜唐崇荣觉得他的讲道天文地理文学艺术无所不包的人,也都开始认为,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唐牧师无非买了书先看了了解了这些知识。

而我们大部分平信徒有了手机和电脑之后,知识积累开始倍增,对上帝和圣经的认识,开始加倍了。所以,我的结论就是,要把讲道讲的简单一点,时间不能超过25分钟。因为唯有如此,讲台外的信仰生活才能建立起来,信徒获得对神认识的知识,成为了生活中的必须,他们的主动性被激发。更重要的是,让讲台不受指责,让信徒不受折磨。

在空无一人的教堂废墟上,我家的土狗定时的去蹲在地上,怀念过去,捡拾美好,我也希望,以后的讲台都是美好和明朗、是轻松和愉快,以配合我自己的新世代基督徒身份。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逝者| 老布什夫妇的基督信仰:携手一生 走过死荫幽谷 面对死亡 贡献社会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