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1日
微信

信仰超越自卑

作者: 李道南 | 来源:基督时报 2018年07月05日 18:11 |

我们每个人都是不完美的,童年时期我们周围都是强壮的成人,长大了我们身边又是具备各种才华的人。回观我们自己,总是具备一些别人不具备的缺点,又总是缺乏别人都具备的优点,自卑几乎形影不离地伴随着我们,有时候像个幽灵,有时候像个恶魔时刻吞噬我们的心灵。

自从文艺复兴之后,人逐渐被发现出来,把人作为客观对象,探求人背后的规律和奥秘成为一门学科。自弗洛伊德以来,心理学一直试图探求人背后的奥秘。虽然一思考上帝就发笑,这笑意之中也许有赞许,上帝赞许会思考的人类,人的思考让上帝欣慰;也许有嘲笑,那些试图完全揭露上帝的奥秘,并企图取代上帝的人,上帝以嘲笑的眼神看着他的疯狂。

与弗洛伊德算是老乡的阿德勒,于1870年出生于奥地利首都郊区一个富有的犹太商人家庭,富裕的家境,加上全家对艺术的热爱,让阿德勒从小生长在一个知识氛围的中。

但是这样的成长环境却无法驱赶自卑。自小体弱多病,并因为软骨病而有点驼背的的阿德勒与身边强壮的哥哥相比,总是觉得自己不如别人。这让人想起现在热映的电影《奇迹男孩》,里面的主人公和阿德勒十分相似。

但是,身体的缺陷并没有击垮阿德勒,而是刺激了他的好强心,无论是与哥哥的游戏还是别的方面,都试图超越哥哥们。

小学的阿德勒,因为数学成绩太差,而被任课老师瞧不起,甚至建议他的父亲将来让阿德勒当一名鞋匠,但是好强的阿德勒,像战胜自己的驼背之躯一样,通过努力数学成绩名列前茅,还解决了老师都很难解决的问题,另老师和同学刮目相看。

超越自我,没有什么不可能,阿德勒一直坚持着这样的信念,直到大学。他圆了自己的梦想,在童年时因为一场差点死去的肺炎而立志成为医生,阿德勒考取了维也纳学院医学系。

在那个时代,人们还不像今天的学科划分的那么详细,理科不学文科,文科不学工程学,阿德勒和他的老乡弗洛伊德一样,系统学习了哲学、心理学等学科知识。在顺利毕业,拿到医学博士学位之后,经过简短的医院临床实习,他很快开了自己的诊所,并把研究方向定为心理学,他的病人大多是从事艺术的艺术家。阿德勒从这些艺术家的经历中,发现正是他们对身体缺陷或者童年阴影的克服,才成就了他们今天的艺术才华。

弗洛伊德认为人的本能冲动是人一切行为的基础,在本我、自我、超我中,本能的冲动左右着后来的发展。但是在阿德勒看来,不是本能的冲动而是自卑情结才是人的基础。弗洛伊德试图在众多个体中找到人类的精神本体,走的路线还是近代哲学的本体论路线,而阿德勒则试图发现每个个体人生的精彩故事,走的不同于弗洛伊德的现代路线。这种完全不同的学术路线,最终让两个亦师亦友的伙伴分道扬镳。

正是阿德勒的个人经历,让他形成自己独特的思想体系。在那本著名的《自卑与超越》一书中,阿德勒提出自卑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伙伴,从儿童到成人,都有着自卑情结,正是自卑影响并成就了一个人的一生,而不是弗洛伊德的本能冲动。而每个人又有着不同的自卑情结,有人因身体的缺陷,有人因异样的外表,正是每个人在克服自己的自卑中,成就了后来各式各样的个性和成功。正是克服自卑,努力塑造完美的自己,才有了人发展的动力。



阿德勒认为人是社会的存在,不是孤立的个体,同样,人的发展也由社会塑造。他在书中说“意义不是被环境所决定的,我们以我们赋予环境的意义决定了我们自己”。对自卑的克服,就是在于你赋予你环境的意义,如果你因为自己的身体缺陷而对周围的人充满敌意,那么你可能无法克服自卑,而是自暴自弃;如果你看到大家对你优点的欣赏,而不是把目光停留在你的缺陷上,就像《奇迹男孩》的主人公,虽然相貌异样,但是勇敢而坚强,那么你就能克服你的自卑,而成为一个有成就的人。在阿德勒看来,那些因为自身或者后天的成长的经历而对自己当下所处的环境错误地给予意义的人,应该帮助他们纠正这种对环境的错误认识,帮助他们建立正确的看待问题的方法。

适度的自卑是普遍的,在每个人身上都能看到,但是同样普遍的是人们在不断努力克服自卑,追求更加优越的自己,这种追求是人的社会理性的最佳表现,这意味着他对自己所处的社会环境赋予了积极的意义,同样他所处的社会环境也给予他克服自卑的自信渊源。我们总是在自己赋予的积极意义中与他人合作,在合作中彼此成就。

自卑是我们人生的动力,正是在克服自卑中,我们朝着更加完美的目标,不断成就优越的自我。

信仰总是赋予我们生活积极的意义,这是不容置疑的。没有哪一个信仰会让我们消极地活着。所以信仰总是在帮助我们对抗自卑。我们相信耶稣,相信上帝对自己的拯救,相信我们在信仰他们之后身上的改变。因为信了耶稣,我们身上出现了喜乐,我们活出了一个新的更加优越的自我。信仰成为我们自信的源泉,成为我们支取不尽的意义之源。

对完美上帝的相信,会把我们的目光从我们的自卑转移开去,在上帝那里支取积极的力量,因为我们相信上帝给我们预备的是一个光明的未来。集体的教会生活,为我们提供了纠正我们自卑的社会环境,这个环境改变着我们过去因为自卑而赋予社会的错误意义。

一个优越的自我是与社会联系的自我,不是在一个孤立的小环境中的封闭自我,所以一个积极克服自卑的人,应该是一个能帮助邻舍的积极的人,是一个好邻舍,只有在与邻舍的合作中,我们才能真正的成就优越的自我。

所以教会不是孤岛,而是桥梁,在个体和社会之间提供医治的桥梁。

我们悔改我们的罪,我们相信我们的罪被耶稣的恩典抹去,这罪如同我们的自卑。当然,我们一生都无法完全摆脱自卑,正如我们一生无法去掉原罪一样,但是我们却可以在耶稣这个完美的自我面前,不断努力克服自卑。

耶稣就是我们的动力,方向和目标。正是在对耶稣的效法中,我们不断超越老我,成就新我。

在耶稣的完美面前,你究竟是选择自卑,还是效法耶稣而超越自卑呢?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