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为什么2/3白人福音派反对救助难民?国际救援社领袖如此回应

作者: S.I.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06月22日 09:58
马修·索伦斯(Matthew Soerens)
马修·索伦斯(Matthew Soerens)

研究指出,白人福音派基督徒在认为美国有责任接纳难民的人士中所占比例是最小的。对此,一名重要的福音派人道主义活动家警告说,因为美国拒绝接纳难民,可能误导了很多福音派基督徒和美国人对于难民的定义。

马修·索伦斯(Matthew Soerens)是福音派难民安置组织国际救援社(World Relief)下属的教会动员部负责人,于上周四向基督邮报(Christian Post)透露,在过去的10年,尽管福音派领袖们呼吁要给予难民问题以同情,但似乎并没有改变福音派基督徒对于难民的看法。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于上月发布了一份调查报告,超过三分之二(68%)的白人福音派新教徒认为美国不应该接纳难民。与此同时,得到白人福音派大力支持的特朗普政府极大地减少了每年允许进入美国的难民人数。

虽然福音派似乎对于中东地区的基督徒迫害颇为关注,但索伦斯表示,特朗普政府的难民政策已经有效地使得美国对中东地区遭压迫的教会视而不见。

索伦斯表示:(福音派)对于难民的看法是相当消极的,这使得国际救援社感到十分惊讶,因为在我职业生涯中最长的时间内,难民就像是我们工作中最容易的一部分,他们都有合法身份,而且根据难民的定义,所有人都有一个逃避迫害的悲伤故事。其他一些难民,特别是没有合法身份的,那才是有争议的。过去每个人都喜欢难民,至少这应该是我们工作的前提条件。可能我错了吧。

索伦斯认为,很多美国人对于难民的观念已经改变,他们害怕的是如何安置难民。他表示:我认为这一转变的很大一部分在于,以前人们常常想到难民,难民无非是前苏联人或者是卢旺达人,年代再远一点就是越南人。现在,人们对于来到美国的难民印象是叙利亚人,当然这一描述并不准确,但改变了人们的想法。

本月晚些时候,索伦斯和国际救援社的同事杰妮·杨(Jenny Yang)将发布2006年著作《欢迎陌生人:难民事务中的公正、怜悯和真相》(Welcoming the Stranger: Justice, Compassion & Truth in the Immigration Debate)的更新版。更新这本书的部分原因为了强调自从他们写了这本书之后,福音派内部对于难民问题在思想上的转变,以及解释为什么难民会给教会带来祝福。

索伦斯告诉基督邮报:我曾经以为人们已经知道难民会通过一个复杂的审查程序(才能进入美国)。但很明显的是,很多美国人并不知道,甚至混淆类别,而且根本不明白所谓难民是指那些逃离迫害并通过了审查程序的人。全球难民中可以入境美国的人数只有不到百分之一。” 

很难说清楚为什么很多美国人会对难民逃离迫害来追寻和平和安全产生误解,但索伦斯认为部分原因可以归结于特朗普。索伦斯表示:坦率地说,当总统大人表示我不知道这些人是谁时,他就正在帮助建立起这些误解。国土安全部(The 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对于这些人非常了解,因为他们联合联邦调查局(FBI)、国家反恐中心(National Counterterrorism Center)、国防部和国务院已经逐一审查了每一个难民。

索伦斯表示,很多人一听到难民与中东一词有联系,就会自动认为他们是穆斯林。诚然,中东地区穆斯林占多数,但穆斯林难民人数只占到从中东来到美国的难民总人数一半多一点。其实,过去的10年中,逃离迫害的基督徒只占来自中东地区的难民人数的三分之一。

特朗普政府正准备在2018财年结束时,安置大约22000名逃离迫害的难民,这一数字是远远低于本财年开始之初所设定的45000名难民上限,并且这一数字已经是自1980年以来由总统所设定的最低难民安置上限。索伦斯表示:他们撤掉了工作人员和用于审查甄别难民的国土安全部官员。这些人员的人数在下降。在某些情况下,他们根本不会去这些国家。我可以把有关中东地区的数据提取出来,数据显示,在过去的6个月中,只有非常少的难民来自中东。

索伦斯表示:(过去的10年,来自中东的难民中)约有三分之一是基督徒,他们是因为基督信仰而选择逃离迫害、成为难民的,而这些人几乎完全与穆斯林难民一同被拒之于门外。我不认为人们明白那点。我不认为大多数基督徒认识到,作为一个国家,我们拒绝帮助了在中东遭受迫害的教会,而人们只会听到更少的难民可以入境。

索伦斯解释说,移民和难民问题并不是为什么福音派会如此高度称赞总统的原因。虽然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福音派确实是广泛地支持特朗普,但皮尤的民意调查并不表示在过去10年中,福音派领导人对有关难民问题的观点发生转变。索伦斯表示:自从我们在2009年编写了该书的第一版以来,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个非常大的变化。当我们编写书籍时,很难找到领导人(的发言)。除了拉丁裔福音派和深入福音派研究机构之外,很难再找到愿意针对难民问题而公开发言的人。

如今,搜寻福音派领导人就难民问题所发表的公众评论并不是什么难事。比如,由拉塞尔·穆尔(RussellMoore)和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等著名福音派基督徒所组成的福音派难民问题论坛The Evangelical Immigration Table),就曾经多次对特朗普的难民政策发表声明,表示担忧。

此外,美国最大的新教教派美南浸信会,也在过去数年中就难民问题发生了变化。

上周,美南浸信会通过了一份加强的难民决议,该决议不仅在特朗普政府加强边界移民家庭分离的同时呼吁家庭团聚,也呼吁给予给这些非法移民开放一条可以获得合法身份的途径。美南浸信会的决议还呼吁教会和家庭欢迎和接纳难民进入他们的教会和家庭,以此向各民族表示我们的上帝希望每一个宗族、每个人、每个民族都在他的宝座前受欢迎。

索伦斯表示:“2011年,49%的来自凤凰城的美南浸信会与会代表想要将从决议中剔除全部有关政策的言论,而51%与会代表则表示可以保留,所以决议通过,而这反映了2011年时浸信会教徒之间的分歧。就在2天前,该决议获得了通过,而且我所了解到的是,它是以99%的票数获得通过的。该结果明显高于2011年。结果几乎是一致的。

索伦斯表示,福音派对于非法移民的态度和获得合法身份的途径肯定有所转变。然而,就在这个问题上,很多福音派领导人已经有很多匿名性发言

索伦斯表示,更新版的书强调的另一方面是,过去10年中,移民和少数民族在越来越成为美国福音派中很大一部分。他表示:在西班牙裔社区中尤为如此。如果不是西班牙裔、亚裔、非裔美国人、加勒比裔这些移民和他们的子女,那么美国的福音派基督徒人数会要少得多。

索伦斯说:自从我们写了该书的第一版之后,皮尤研究中心于2014年做了他们的宗教版图研究。该研究的标题为美国的基督教正在衰弱。有很多福音派很快就注意到天主教和主流新教正在衰落,而福音派则维持现状。我们非常满足于这种维持现状。但如果你研究得更深入一些,就会发现,白人福音派正在衰落,这与天主教和主流新教的情况一样。非白人福音派在美国福音派中占有越来越大的份额。这些变化不都是移民后的结果,但是确实与来自拉丁美洲,亚洲和非洲的移民直接相关。

翻译:S.I.
编辑:Karen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曾经的约拿 今日的基督精兵——80后女传道人感恩见证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