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传言中现存的马可福音最古老手稿 却令人失望

作者: S.I.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07月12日 17:04

20122月,正统派圣经新约学者丹尼尔·B·华莱士(Daniel B Wallace)卷入到与由信徒转变为非信徒的圣经学者巴特·D·叶尔曼(Bart D Ehrman)的辩论中。就在辩论期间,华莱士向外界公布,表示他看到了公元1世纪时马可福音的部分文本。

这一宣告令人震惊,因为迄今为止,所发现的最古老的圣经文本是公元2世纪上半叶时的约翰福音手稿残片。目前这份手稿保存于英国曼切斯特的约翰·莱兰兹图书馆(John Rylands Library),通常被称作P52抄本或者莎草纸52抄本(圣经的原始文件尚未得以保存,我们现在所拥有的数量庞大的抄本都是来自晚期的资料,这些晚期资料都没有注明日期,且多数完成于公元1世纪,少部分完成于公元2世纪)。

传言四起 

不管是在辩论期间还是辩论后,华莱士无法透露更多有关马可福音手稿的内容,因为他签署了一份保密协议,而这在圣经研究学术方面不同寻常,也可能与手稿的拥有者有关。无论如何,许多关于新发现的圣经文本的传言开始流传。据克雷格·A·埃文斯(Craig A Evans)所说,其他的一部分学者也可以简单观摩一下,但不准拍照。另一个传言则表示,这份莎草纸手稿之所以被保存下来,是因为它被作用于埃及某处木乃伊面具的材料。美国著名的圣经辩护人乔希·麦克道维尔(Josh McDowell)也提到了这份手稿。其他人说它已经被出售,从圣经博物馆得知,一个被称作格林家族(Green family)的买主可能是这份手稿的拥有者。该份手稿有名称缩写,即FCMFirst Century Mark)抄本。

随着时间的流失,人们渐渐失去耐心。人们主张应该立即公开与古老的圣经手稿同等重要的东西,这样每个人都可以研究和发表看法。批判学者和无神论者开始嘲笑整场事件。那到底是否存在FCM抄本这样的东西吗?

自俄克喜林库斯(From Oxyrhynchus)

上月,这份手稿出人意料地被公布了。这份重大新闻归功于年轻的圣经文本学者以利亚·辛格森(Elijah Hixson),他在福音派文本批评(Evangelical TextualCriticism)网站上公布了全文本。然而现实不如传闻那么神乎其神。这份手稿是马可福音的一份古老残片,但是自从专家们第一次的研究后,他们就改变了看法,认为这份手稿成书于公元150250年之间。所以,它并不是所谓FCM抄本!当然,公元200年左右是很久以前,但这确实意味着这份新约文本并不是最古老的,所以,目前最古老的新约文本还是保存在曼切斯特约翰·莱兰兹图书馆的那一份。

这份新约文本即将发表在一本庞大的学术专著中,即《俄克喜林库斯的莎草纸》(The OxyrhynchusPapyri)的第83卷,与之前的82卷相同,都在英国牛津出版。以下请容我对这本专著稍微解释一下

1896年至1907年间,英国考古学家伯纳德·格非(Bernard Grenfell)和亚瑟·亨特(Arthur Hunt)在埃及的俄克喜林库斯当地的垃圾堆中发现了有史以来最丰厚的古代手稿。他们想办法将成千上万件文本运送到了英国牛津,这些文本一直保存在那里。时隔几年,《俄克喜林库斯的莎草纸》会将一些手稿向公众公开,但进程很缓慢。

这份马可福音残片并不是在木乃伊上发现的,也不是在美国,它只是在俄克喜林库斯所发现的众多莎草纸中的一份,可能发现于1903年。因此,它在牛津静静地等待了100多年。《俄克喜林库斯的莎草纸》负责人很清楚,该书的第83卷将会备受瞩目。于是他们采取了一项不同寻常的行动,将相关页面放置于网络上。当时由于版权的原因,无法在其他地方复制图片。与此同时,许多还没有出版的手稿仍然需要在牛津整理和出版,但知情人士已经宣布,在这些资料中,没有可以追溯到公元200年之前的圣经手稿。

道歉

于是,丹尼尔·华莱士立即公开、率直地道歉,不仅仅是给巴特·叶尔曼道歉。他很抱歉,因为他相信了不准确的情报,说出了不准确的话。

至今,迪克·欧比克(Dirk Obbink)仍保持沉默。尽管他的家族姓氏“欧比克”是荷兰姓氏,但他是美国籍莎草纸专家,为英国牛津的《俄克喜林库斯的莎草纸》工作。上月在《俄克喜林库斯的莎草纸》出版的马可福音残片是由他经手的。在2012年,他最初将其追溯到公元1世纪,尽管他现在认为应该在公元200年左右。目前还是有些顽固的传言,说他将这份手稿卖给了一些像格林家族这样富有的美国人,但显然这份手稿并不是他的个人财产。

重要性

那么,这份公开的圣经残片是什么样子呢?它与什么相关?这是一张莎草纸,尺寸不超过44厘米,伴有严重磨损和裂痕。正面包含一些来自马可福音1:7-9的经文,背面则有马可福音116-18的部分经文。两面都有抄写笔迹,这说明它应该来自一本书而不是卷轴:因为卷轴只能在材料的一面写字。这些字母并不难以辨认。抄写员尝试过抄写法,但并不完全成功。

这份手稿的编号是P.Oxy. 5345,通称为P137,即新约的第137份莎草纸手稿(在这137份之外,我们在羊皮纸上还有数不清的、年代较为晚期的手稿)。

P137是目前已知的最古老的马可福音手稿,因为此前最古老的一份文件(爱尔兰都柏林的切斯特·比替圣经残卷Chester Beatty papyri,通称P45)追溯到公元3世纪,其中只有马可福音4章的开头部分保存下来。令人惊讶的是,在P137上面的17行,耶稣的名字缺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我们可以读到的是,所以这种差异并不影响文本的意义。尽管在出版之前,出现了很多人为错误,但这份新的圣经残片确实有助于我们相信新约全文的可靠性。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俄克喜林库斯的莎草纸》的第83卷中,你也可以找到有关路加福音13章的新残片P.Oxy. 5346的文本,它将通称为P138

作者Pieter Lalleman博士,牧师,为司布真神学院圣经研究导师。
原文刊载于christiantoday.com,阅读原文可按此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教会一位曾遭遇性侵的姐妹心痛故事:我的童年,被所谓的“属灵名义”毁掉了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