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预备好,末世静悄悄——浅谈四千禧年观

特约撰稿人 康晓蓉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01月08日 09:56
图片来源:unsplash.com
图片来源:unsplash.com

前苏联作家瓦西里耶夫这个人远不如他的作品《这里的黎明静悄悄》那么有名,后被拍成电影,没有特技,也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却让人“灵魂深处爆发革命”。20171221日新闻报道,联合国召开紧急会议,会员国投票后决定,美国总统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新首都是无效的。特朗普随后扬言要停止对那些反对他的国家的财政援助。在世界、在事件的背后,我们是否需要更加安静,听灵魂的声音,天上吹号的声音呢。

启示录20章里谈到关乎末后的必成的事,有出现“一千年”。教会从开始建立、发展就有千禧年的信念,相信耶稣基督再来,亲自建立他在地上的国度。但对于主耶稣究竟什么时候再来,历史上有各种不同的理解:启示录的内容富有很多象征性、灵意性与预言性的描述,再加上整本圣经在不同经卷中也有关乎末后的经文,结合起来自然有各样的领受和诠释——

其中有:

1、前千禧年说,相信基督在千禧年“之前”复临。这里面又包括时代论的前千禧年说,历史的目标就是基督在地上千年的王权。与此计划密不可分的就是旧约圣经对以色列国之预言按着字面意义的应验。在基督复临后,祂要在地上亲自掌权一千年,而这段时间将是一个布道和考验的时期。也包括“圣经的前千禧年说”,相信千禧年将在基督复临之后,但千年国度将是在天上,而地上则是一片荒凉。还有教会灾前被提,灾后被提等的前千禧年说。

2、无千禧年说,此观点也有两种:一种认为未来的千禧年掌王权是对末世论的一种不必要的附加,是在荣耀的基督复临和最终审判之间毫无意义的一段过度时期。另一种认为此处不可按着字面意义理解,耶稣基督道成肉身来到,就是基督的国度降临在地上,就是基督在坐望的时间,故而此说将千禧年安置在基督的死亡复活和祂的再来复临之间。

3、后千禧年说,相信耶稣基督在千禧年“之后”复临。这个千年国度将建立在地上,作为基督之大能和得胜的可信凭据。及至这个凭据显明出来后,撒旦从监牢被释放,出来迷惑列国,列国都聚集争战,攻击圣徒和蒙爱之城,这时基督帮助与基督一同做王的得胜,并将魔鬼扔进兽和假先知所在的地方(启二十7-10)

不论哪种千禧年观,都在相信并指望被迫害的圣民必要得胜,上帝至终要得宇宙的尊荣与统权,并有上帝为他的百姓在新耶路撒冷城里所预备的福乐的信息,叫圣徒的在各样迷惑、患难中的恒忍可以盼望,从而持守到底。

从启示录看见的历史的全貌被称之为启示性的历史,Apocalypsis的意思就是“揭开”,启示录揭开了两道帘幕,其中一道原先是遮住了天上的景象,另外一道是遮住未来会发生的事,这两道帘幕必须打开才可能看见历史的全貌。而约翰把所听所见的异象记录下来,他的书写方式不是保罗式的希腊理性的线性逻辑,而是作为犹太感性文化的渐进循环表述,就如约翰一书的写作。但上帝是有秩序的上帝,祂所启示的按着秩序来,约翰的记录也有秩序:1-4章给地上的有形教会;5-11章关乎整个世界的;12-19章关于教会和所在的世界;20-22章世界和其中的教会。这个秩序之所以不给读者明显清晰,是因为约翰在拔摩海岛所见的异象,既有天上的,也有地上的关于未来的异象。哪些部分是天上的,哪些部分是在地上发生的,约翰本人可能就像看电影一样也不是太清楚,但他懂得这些异象传达的信息(上帝从来不会给人一个当事人不明白的异象,虽然见异象者可能当时就明白,但也可能过段时间才理解,也可能后世人的才弄懂)。

故此,七印、七号、七碗也是有秩序发生的。七印表示上帝在耶稣基督里的拣选、分别为圣。七号表示属基督的和不属基督的激烈争战。七碗表示对于两下的争战由主耶稣做出审判。“因为时候到了,审判要从神的家起首”(彼得前书417),所以教会不是灾前被提或灾后被提,而是必与世界同受灾难,也同受审判。只不过审判的结果不一样。当然,这个秩序不是人所理解的常规时间概念,也有上帝的渐进循环的架构。由此才好理解“七号”和“七碗”内容的平行现象。

审判在主。无论是教会,无论是世界,哪些是属基督的,哪些不属基督,鉴察人心肠肺腑的上帝才能判断。就人眼所见的来说,教会在世界中,世界在教会中。一般都说基督的新妇是教会,但启示录上从来没有这么说,而是说新妇乃是按着“圣徒所行的义”(启示录198)。所以12章的妇人可能是象征教会,也有人解释为以色列。大淫妇可能喻为宗教的灵。什么叫宗教的灵?就是以基督宗教的形式和活动来掩饰自身的骄傲、情欲,来取代主耶稣的宝血和圣灵的大能,而给人以辖制、迷惑,它往往容易和世俗权力掺杂。“撒旦必从监牢里被释放,出来迷惑地上四方的列国。”(启示录207-8)迷惑可能是从外面来的,也可能是在千禧年里基督宗教内部潜滋暗长的。这时宗教的灵和列国权势强强联手,“他们上来遍满了全地,围住圣徒的营与蒙爱的城。”(启示录209)所以约翰所见的异象是以他所在的时代为起点的,将近两千年过去了,启示录所写的千禧年或许也正在过去,而非未成的。现在是否是在千禧年过后的聚集争战时呢?我们不能轻易对照现况去强解圣经,但上帝的子民当学会安静、分辨、听主的声音。

后千禧年派的创始人是英国神学家惠特比,跟从者有爱德华滋·约拿单、卫斯理·查理、贺智·查理、贺智·亚历山大、施特朗、斯诺登及贝特纳等。这些人作为基督的仆人,或许知道他们就在千禧年中,不是未来的,而是过程中的。在这个过程中奋力传扬福音,迎接主耶稣的再来——他们清楚的看见和使命。两次世界大战的冲击,后千禧年说几乎销声匿迹,近年又有复苏的迹象。现在坚持后千禧年的多为“主权神学”家,认为基督徒对社会的每一个层面应有主权或领导权,主张教会应将社会基督化,由此“引进国度”。

教会、基督宗教、基督的国度应当是不完全等同的,虽然有很多重叠之处。教会籍着基督教的发展而拓展,基督的国度在教会中又超越教会。当教会的健康被宗教的灵所压制破坏,宗教改革运动无疑是对此的一次清算,哪里有宗教,哪里就可能有宗教之灵的工作,它无孔不入。教会越改革,越发进入社会,逐渐不再是以宗教的形式来扩张国度,这是否是上帝的心意呢?“圣徒的营和蒙爱的城”恐怕不是指着基督宗教和地上的耶路撒冷而言,而是无形教会中真正属基督的、将上帝之道持守到底的而言。所以不用去争论应许成就在教会,还是在以色列这个国家,可能都不是,而是如奥古斯丁的《上帝之城》所写的属于那些真正住在基督里的。

主耶稣没有那么快来,因为争战还不够白热化,在鏖战中属基督的已经势单力薄,眼看敌基督的就要大大得胜的时候,局势才因主耶稣再来而出现戏剧性的翻转。但上帝的子民当预备好自己的心,有一双善听的耳朵。敌基督的“敌”字不是反对的意思,而是“替代”基督的意思。那敌基督以基督的样式和大能来管辖世界,看似光明,实则暗黑。看似民主,实则独裁,乃是世界的结局。无论何时何地持守在基督里的,才能在新耶路撒冷的荣耀里。我们现在的本分就是在大争战中的持守,直到主耶稣再来。

20171222  成都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激励更多原创!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教会一隅 || 一座地理位置优越外观肃穆的大教会 内在却触目惊心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