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一位基层女传道的思考:我该怎样服侍你,我可爱的教会?

特约撰稿人 客旅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01月15日 09:25

很长的一段时间,教会都陷在软弱当中,直到现在亦然如此,弟兄姐妹都不愿意聚会,对于讲道的内容也不感兴趣,总之大家都非常软弱,也包括执事、长老、牧者和各位同工。教会显得格外的荒凉,没有生气,笔者为此感到很痛心与焦急。虽然我不是一个牧者,或者说,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基督徒,但我还是会为此感到难过。我是一个写作的人,所以我想通过文字的方式整理出教会现有的难处,希望能够通过我所接触的教会给众教会一些帮助与启发吧。

末后的时代,教会显的分外的荒凉,各地教会都会存在着相似而非的问题,最近这一年多,教会的光景不断下滑,弟兄姐妹找各种理由不聚会。要么说聚会时间长,要么说讲道时间长,还有的说圣餐时间长。聚会两个小时,从早7:309:30,可拖拖拉拉8点多才能唱诗,领完圣餐,祷告完,讲道时间不足半个小时。稍晚一点散会的话,那还没等讲完道,有的人就收拾东西走人了。散会后,有人抱怨今天讲道又过点了。总之就是一句话,对于聚会的时间是“掐尾不掐头”,这是这个教会的规定,就是无论聚会来的多晚,散会的时间不能推迟。

每次要讲道之前,总有人会在我旁边说“掐住时间”,“到点没讲完也不讲了,直接散会”,弄得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并不是因为约束我讲道时间难过,而是因为弟兄姐妹的这种情形真的很可怕,散会以后脚底下就像抹了猪油一样,立马没影了。

我经常与我的爱人分析教会的情况,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弟兄姐妹为何会这样?后来经我们分析并总结,发现有以下几点问题:

首先是牧养问题。教会没有指定的人按规矩治理教会。本会的牧者是传道,所以与信徒是聚少离多,常年在外奔波各禾场。在本会还有两位长老,按说这两位长老同工,已能够治理好教会,可是这两位是谦虚得很,面对教会的情形,总是互相推托,互相观望。这一位想让另一位去做时,另一位会想你也是长老,干嘛让我做呢?

教会这么大的一个群体没有固定的人按真理治理怎么行呢?如果不能效法摩西怎能治理教会?

喂养也是大问题。由于传道在外,教会内部没有很好的讲道人,不能够按时分粮。虽然我也在教会讲道,但我资质尚浅,生命也不成熟,自认不好,还有一个讲道人与我不相上下,所以长此下去,弟兄姐妹的生命就会营养不良。

因为是农村教会,所以弟兄姐妹多是老年的长辈,在赞美上也是存在一切问题。诗歌怎么也唱不起来,唱的人都昏昏欲睡,气氛沉闷,每次说到这个问题,就会说岁数大了就这样,没办法,做什么都不比年轻人了。谈到需要认识一些乐理知识,大家就会说记不住,听不懂。带诗歌的肢体很软弱,自认唱歌不好听也不愿意尽忠心了。教会中已有大半年没有学新的诗歌了。

服侍探望的圣工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今天探望一次,下一次的探望却不知在何时了。虽然有编排的探望班子,可总是出现各种事情,把这个探望小组搞得乱七八糟。人总是不全,有的人一看人不够就干脆取消了,久而久之这个小组就没了。没有人甘心的默默的去服侍他人。软弱与迷失的弟兄姐妹得不到肢体的安抚与劝勉,时间长了就不来聚会了。他们回到从前不受约束的生活,觉得要比来教会自由的多,就被世界与肉体掳去了。

弟兄姐妹之间没有灵里的交通。来到教会虽然都认识很熟,但在灵里面对彼此却是很陌生,这就是基督徒之间没有属灵的交通,这也很可怕。

每次来到教会都带着迫不得已、被逼无奈的情绪怎能够讨神的喜悦呢?整个教会都是要有爱在其中才能使各肢体联络得合适,但是教会缺少爱,不是明争就是暗斗的。总是看别人不顺眼,没有合一的表现。灵性是很敏感的,因为我们得救赎,如今都是灵里活过来的人,而我们又都同领一位圣灵,所以大家虽然口上不说什么,但灵里都能察觉到教会的光景,包括一些不合一的样子。

在教会中还存在着我认为很大很重要的问题。一是培灵会,二是洗礼。这个教会成立了二十多年了,而就在七八年前遭受了巨大的创伤,就是分裂。这对教会的打击很大。没有分裂之前有一百多人聚会。分裂后一大半的人去了另一个教会。这个村子很大,就一个教会,周围村子也有到这里来聚会的。这个聚会的分裂不是别的教会干预,而是教会本身一分为二,搞分裂者是个村长,就是本村的。教会在村子东边,他家在村子西边,后来他家就成了分出去的那个教会。从此一个村子在属灵上就分两半了。东边教会与西边教会,就好像东罗马与西罗马一样,这两个教会明争暗斗的好多年,如今算是平息了。原来人多时,教会特别复兴,因为人多所以干什么都有劲,常常办班,搞大型聚会;而如今人少了,也就没有这个热心了。毕竟是从这个母会分裂出去的,所以弟兄姐妹的心灵很受伤。牧者也没心思打理教会,长年在外传道,回想,教会已有七八年没有办培灵会了。弟兄姐妹的灵里面已由饥渴变得麻木,没有知觉了。就连外请讲道人都没有几回。教会变成了死水潭,里不出,外不进。

说真的每次我与爱人向教会的同工说起时,他们就说办班劳民伤财的,没地方住,没人做饭,都是这些借口,堵住了弟兄姐妹属灵的追求。反过来他们还很奇怪大家为什么软弱?培灵会对基督徒来说很重要。我接触一个教会牧者,他不怎么会讲道,但他会治理。他自己不怎么讲,常常外请讲道人,或是神学院的老师,在他的治理牧养下,教会很复兴。每次培灵,大家都很愿意奉献与服事。弟兄姐妹非常有热心。我在那里待过一段时间,感觉特别好。各人都把各家的东西拿出来给大家用。实际上信徒不聚会,不爱主,多半的原因是灵里供应不上。

再说说受浸吧,教会也有好多年没有举行受浸了。原本说要举行的,可是说着说着就没事了,这一拖就是三四年了,就连我爱人也不是在本会受浸的。他们的观点是受浸的对象必须是生活有好行为的、按时聚会的、生命有长进的。从前也有很多人受洗,但是后来他们不经常来聚会,生命也不是特别会经历神,所以牧者与同工商议了受洗的条件,虽然这样也好,但是总觉得限制了一些真正想受洗的人。我觉得,好行为、好生命是需要生活一点一滴的经历和积累,就算是受洗多年的人或是牧者也有犯罪软弱的时候,何况还没有受洗的人呢?而且受洗是表明与主同死、同埋、同复活,使基督徒经历主的救恩确实的落实在个人生命中,激发基督徒更加爱主,另一方面也是向世界、撒旦宣告基督徒向世界是死的,向主耶稣是活的。纵然受浸后也许他的生命没有立时得到改变,但是有主救恩的印证,他总有一天生命会翻转的。就像我吧,十二岁受浸,二十岁才真正的经历主的同在,谁又会说我不该那么早受洗呢?教会有一些老人还没有受浸就离开世界了,这样我觉得对这些老人是不太公平的,只要是真信主的人,他就有权利享受这样的圣礼,并借此圣礼表明跟随主的心志。数算了一下教会中没有受浸的有一大半人,而达到受浸标准的人有十几个,可说受浸到,现在三四年过去了,他们还没有受浸,唉……

我是一个普通的基督徒,但我爱这个教会,我爱人也是,我们会因为教会荒凉而着急、心痛,在神面前祈求。纵然教会有如此之多的问题,弟兄姐妹如此的软弱,但我还是爱她(教会),毫无理由的爱下去,不为别的,乃为基督。教会是每一个基督徒的家,每一个人对教会都有责任,愿每一位基督徒都爱自己所在的教会,挂念神的家。

以上是笔者所在教会的一些状况,把它记录下来,恳切请求看见的弟兄姐妹为之代求,求神复兴他的教会,复兴他的教会,同时也希望以此教会的经历给众教会在成长的路上带来一点启发,竭力的服侍教会。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马鞍峰教会给第50000人施洗 华理克牧师:我们对上帝过去38年的工作感到敬畏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