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畅销书《标竿人生》背后的她:华凯怡师母分享如何走过苦难的熬炼

作者: 李静柔 来源:基督时报2017年12月22日 09:50

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常常有个默默支持他的女人。对于畅销属灵书籍《标竿人生》的作者华理克牧师就是如此,他的背后有位虔诚、智慧而勇敢坚强的女性——就是他挚爱的妻子华凯怡师母。

数十年前,华凯怡鼓励丈夫一起背井离乡来到陌生的加州橙县,白手起家共同创立了马鞍峰教会,从最开始的几个会友到如今数万人的会友,成为美国超大型教会之一。华理克牧师在介绍马鞍峰教会经验的《直奔标竿》中也如此写到:“当时我25岁,再过5个月就要从神学院毕业,凯则怀着我们第一个孩子,有9个月的身孕。我每天都从图书馆打好几次电话回家,看她开始阵痛没有。有一天下午,我发现位于南加州橙县的马鞍峰是1970年代全美发展最迅速的地区。这个事实抓住我,我开始心跳加速。我知道一个发展迅速的新开发地区也一定需要新教区。当我坐在那个布满灰尘又阴暗的大学图书馆地下室时,我听到神清楚地对我说:‘那就是我要你建立新教会的地方!’......一个礼拜之后,我让妻子凯飞去看看那个地区。我一向倚赖我妻子属灵的分辨能力来印证神对我人生的带领。如果凯对于迁往那地区感觉勉强,我便将之视为神给我的警告讯号。令人欣喜地;凯的回复是:我简直怕得要死,但我相信这是神的旨意,我相信你,让我们走吧!

几十年来,华理克牧师多次在公开场合感谢妻子和他共同担当,若不是有妻子的支持,他难以走到今天。除此之外,华凯怡师母还在国际演说家、畅销书作家和圣经教师的不同身份中游走切换,并乐此不疲地为公益奔走。

然而,这一切的背后有华凯怡所经历过的各种生命的苦难和耶稣的带领。可以说,
她被赞为是美国基督教领袖中独一无二的人物,闪耀着灿烂的光华,这不仅是因为她的智慧和体贴,还源自她生命中经历过苦难的熬炼。

近日,华凯怡接受英文基督教媒体Christian Today采访,畅谈自己的小儿子马太因不堪忍受抑郁症而自杀后他们夫妇经历的信仰试炼,以及面对教会普遍对精神疾病的误解,与华理克新婚时的冲突与挣扎,以及教会对政治应秉持的态度。

爱子因抑郁症选择自杀 让她一度质疑神的良善

当被《今日基督徒》问及,一出生就是“教会女孩”的她,是否有过信仰危机时,华凯怡解释说,她曾更质疑神的良善,而不是神的存在。

华理克和华凯怡的儿子马太出生以来就面临精神疾病的折磨,尽管有美国最好的医药、辅导及不懈的祷告,他仍然无法摆脱痛苦的黑洞。2013年4月,他在家中被绝望情绪所控,自杀身亡。那是华凯怡经历过的最深的低谷。

“对我来说,真正的挣扎是关于神的良善,”她说。“这是比质疑他的存在更深重得多的挣扎。感觉我生命中有许多机会和环境把我带回那个问题:‘神呀,你是良善的吗?如果你不是,我为什么要倚靠你;如果你是,发生的事情太痛苦以致无法承受,我要怎么倚靠你?’”

华凯怡也严厉批评教会处理精神疾病的方式,特别是福音派认为,这种痛苦必定意味着患者远离了神,就像一些“医治”事工开出的处方。“我经历悲伤的现实时,当基督徒看着另一个基督徒说,你不可能经历抑郁或焦虑,或者你是不是失败了,你有没有足够爱耶稣,你祷告是不是充分。当我听到像这样的话,就好像在扎我的心,因为这不是圣经告诉我们的真实的人类:大卫经历过抑郁,以利亚、使徒保罗和客西马尼园的耶稣——如果他们没有经历巨大的情感伤痛,那么我不知道谁经历了。”

“多年来有种误信,任何情绪上的痛苦都是属魔鬼的:正好相反!科学发展追赶了圣经所说的,我们是复杂的人——大脑是身体的一部分。这是对精神疾病的误解,尽管我认为今天确实看到了一些进步。”

华凯怡说,她想永不停止做事工,要“穿着靴子死去”,但这个内向腼腆的女人曾一度想要放弃,抽身而退,“特别是马太死后,”她说。“生命成了重担。我不知道要怎么继续好好生活下去,更别说在公众眼中,在事工当中了。这就是过去四年半来的挣扎,没有改变过。我仍然在努力弄清,如何公开谈论儿子的离开,这呼召我去做事工——包括做出调整。”

幼时曾遭性侵 新书谈作为师母如何走出过去的伤痛

华凯怡谈到刚出版的自传式新书《神圣的特权》(Sacred Privilege),这本书概述了牧师的妻子如何像其他人一样,必须全心投入到与耶稣的个人关系之中,不能期待被丈夫或其他人医治。

她敞开心扉谈到四五岁时遭到教会看门人儿子性侵的过往,当时年纪小小的她还不知道如何用言语向父母表达所发生的事。“我小时候被性侵过。我无法隐藏,我是要承担责任的人,”她说。“我觉得这些选择让我恢复过来,让我有力量在艰难岁月坚持下来,让我成为基督更有果效的牧者,当我属灵健康的时候。事工不易,如果我们要坚持下来,必须要看着镜子,承担责任,越来越靠近耶稣。”

华凯怡激励他人锵锵有力,这都是从困难中学到的教训。她说:“考虑到所有情况之后,我最终对自己的生命负责,除非我承担这个责任,否则就更容易指责他人……很容易都归咎于人其他人和其他力量,但圣经教导说,我们要全心投入——如果你想做个基督徒,你必须要走到一个地步,你认识到由你决定要不要对神说是。如果我要成为情感健康的基督徒,那是因为我选择接受需要的帮助,来医治灵魂所有的破碎。”

成长在保守的基督徒家庭 却曾沉溺于色情

华凯怡说,她在“非常保守的”家庭长大。“在美国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每个可能的层面都很保守,甚至到了一个地步,如果基督徒家庭想加入我们教会,如果他们是来自另一个教派,他们必须要重新受洗……就是对一切非常、非常狭隘的定义。但积极的一面是,他们非常爱耶稣,他们在我面前活出了信仰。他们让神看上去非常迷人,他们让神看上去非常有吸引力。我想要与神之间的关系,尽管有各种条条框框,不能跳舞,不能穿两件式的泳衣。”

也许这种保守主义牵引着华凯怡,她渴望成为一名传教士,却又对色情充满好奇。那是她在父母朋友的家中帮忙照看婴孩时发现的,当时她十二三岁,遭遇过性侵,让她那是对性“既厌恶又着迷”。

“我在邻居家中照顾婴儿时发现色情杂志,不可能高估这件事带来的影响,部分是因为我们在保守的家中从不谈论性,再加上要成为完美,不在任何事上跌倒……这都以非常有害的方式袭来,让我分裂成两个不同的人:一个是爱耶稣、想要成为传教士的好女孩,一个是完全、彻底让耶稣尴尬的女孩……害怕没有资格事奉耶稣,甚至是做基督徒。我无法更强烈的说明这多么影响了我是谁,我觉得我是谁……无助。在这方面我并不是唯一一个……我会不断重复那种怪圈,羞耻、懊悔、向神承诺我再也不做了,然后觉得更加羞耻:这对我们所有人都熟悉的怪圈,不再去想那件事,但又对羞耻和绝望的造物不知所措。”

新婚两周后关系就岌岌可危 幸福婚姻离不开彼此的破碎和经营

华凯怡19岁时,在某种意义上获救,与华理克订婚。华理克是外向的人,他们都是牧师的子女。他们结婚后,很快变得明显的是,他们没什么好分享的。实际上,他们两周的蜜月没有度完,关系就已经岌岌可危了。

当时两人都很“年轻又缺乏经验”,他们会为一切争论不休,然后为争论而争论。她曾接受采访时说:“我们的争论开始堆积一层一层的怨恨,造成了很深的痛苦和沮丧。更糟糕的是,每个人都认为我们是绝配。当我们度蜜月回来时,已经非常痛苦了,甚至为这种不快乐的情度感到震撼,我们怀着这种深沉的痛苦和婚姻的失败已经无路可走了。”

当被问及她和华理克有多么不同时,华凯怡哈哈大笑。“我们之间的不同如此巨大,这就好像,我要从哪里开始呢?几乎从你能想象的所有事上,我们都会不同地看待。我们就是以不同的视角面对生活。但大学时吸引我们彼此的是,我们都为委身于神,委身于基督,我们人生都是要侍奉他,为他牺牲,为了把耶稣带给世界,无论给予什么都可以,愿意去做任何事,那种共同的对神的热情让我们彼此吸引。在我们19岁的大脑中,那是必须的一切了。19岁,我们觉得那就是全部了。”

好在两个人都是虔诚的基督徒,都想兑现在神和爱人面前做出对神圣婚姻的承诺,所以他们没有想过要离婚。最终,华氏夫妻决定寻求咨询,并很快就开始体验到婚姻中的医治。40多年来,这两位牧师不仅还在一起,而且还共渡了很多艰患难,包括华凯怡患上了癌症,以及儿子因精神疾病而自杀。

她曾写道:“神在我们婚姻中的挣扎和失败中, 使我们更加靠近他,也让我们彼此变得更亲密。我们知道我们是彼此遇到的最好的祝福。我还是爱着神在多年前带进我生命的那个男人……

我们都不是对方寻找的那个人,但我们却是对方今天迫切需要成为的那种人。因为华理克,我成为了更好的基督徒,更好的女人,更好的母亲,更好的朋友,更好的牧者。他说,因为我,他成为了更好的基督徒,更好的男人,更好的父亲,更好的朋友,更好的牧者。铁磨铁的尖叫往往听起来像齿轮在裸金属上打磨,但结果让我们两个迎来深刻的个人成长。”

两个人也经常现身说法,分享了如何为美好的婚姻而努力,而这个社会却反其道而为。华理克夫妇鼓励夫妻要记得,婚姻是神对我们的爱最伟大的表达,基督对教会有形的爱的表达。“让你的婚姻成为见证,”华理克说。 “不要害怕结婚,愿意去做艰苦的工作,因为美好的部分比艰苦的工作要好得多,不要放弃。”

基督徒当弱化政治立场 真实地反映出基督

华凯怡似乎对美国当前的政治舞台并不满意,她可能算得上美国福音派领袖中的异类。去年大选期间,正是福音派基督徒的大力支持,特朗普才险胜成为总统。当被问及已吸引了一大批福音派粉丝的特朗普时,她停顿了很长时间,然后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很小心——因为我们内心深处总是想做牧师,而不是只是政客,因为政治分裂人,但我们的目标一直是把他们带到基督面前。”

“同时,那支舞就是成为领袖,呼召人们正直,那意味着必须要大胆说出世界上在发生什么事,并发现我们其中的角色是什么。我们想要去安慰和鼓励每个政治派别的人。我们不想离间……”

当被问及福音派是否处在形象尽失的危险之中,她又停顿了很长时间说:“我很开放地看待今天做基督徒意味着什么,我们发现自己处于什么样的政治环境,我们必须要活出耶稣,充满爱与善意,对弱势和边缘人群、移民、患精神疾病的、生活在贫穷的人有主的心肠。他痛恨种族主义,他反对暴力的语言和暴力的行为,他希望我们成为自己在这个世界宽容与和解的代言人,因此这要求每个基督徒都评估自己的政治立场——他们代表什么样的标签。”

“我们必须正确地活出耶稣。这样做风险高昂,世界在观看,人们比以往更需要耶稣。今天成为基督徒有着沉重的责任——这意味着诚实地看待所有的标签,确保这真实地反映出基督。”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口述见证丨一位"城中村"民工牧者的十年侍奉之路:寻觅、呼召、挑战、努力前行……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