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我还算是一个基督徒吗?

特约撰稿人 小斌 来源:基督时报2017年11月01日 04:48
图片来源:摄图网
图片来源:摄图网

昨天突然收到一个陌生电话,以为是骚扰电话就没接。结果每隔一个小时打一次,估计是推销的,就打算接一下打发了。接通后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哦,原来是他,有三年未见了。

一阵寒暄后,知道他这次是回来参加升本的考试,我们约了第二天中午一起吃个饭,聚一下。

我早早到了学校门口等他,一辆黑色大众停在我面前,车窗摇下来,是小李。他一点也没变,还是那么粗矿,看上去瘦了一点,更精神了。上车后,问他想吃什么,我带路。他坚持要我陪他先绕这个城市转几圈,好几年没来了,怀念一下。他看上去是个大老粗,但内心是个文艺青年,高中时就已经加入省作协和书协了,学生时代,靠写小说也赚了不少钱。

我们一路开,一路聊,得知他和第二任妻子又离婚了,他说那个女人心机太深了,总想着管他的钱,结婚一年不到,现金就要了好几十万了,他实在受不了了,他不能接受别人算计他的钱,他不相信任何人。车子绕着绕着就绕到了教堂门口,他问我是否还在教会侍奉,现在教会给我多少钱薪水。我说这是信仰,是自愿的,与钱无关,侍奉不是为了钱,当然教会给,我也会收,补贴一下生活。然后他问了我一个问题:“你说,像我这样的人,还算是一个基督徒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只好说:“任何时候,耶稣都向你敞开怀抱,无论你做过什么,祂永远接纳你。”

小李是我见过的命运最悲惨的基督徒,我和弟兄姐妹聊天,当有些弟兄姐妹抱怨上帝不公、生命坎坷的时候,我都会说,你要听听别人悲惨的遭遇吗?

小李出生在我们这个省最穷的地区之一,三省交界,三不管地带,有时候我都觉得像我们这种经济强省,不应该存在这么贫困的地区,然而它就是真实地存在着。我去过一次那里,那里的农村穷到令人发指。小李家,是一间瓦房。读大学后,就很少回了,离开家的时候,他用一张很大的床单,将家里所有的衣物都捆在床单里,然后用绳子吊在房子中间的房梁上。我没见过这种情景,问他为何如此,他解释说,家里是泥巴地,很潮湿,如果不这样,等回来就全部霉掉了。

他没有爸爸妈妈,就他一个人,所以他基本不回家,对他而言家也就是个住的地方,住在哪里其实都一样。有一个暑假,他就在工地上看仓库,在仓库里睡了两个月,差点热死。

小李6岁的时候,爸爸爬树,从树上跌落摔死了。妈妈身体本来就有病,没过两年,妈妈就病逝了。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他就没见过,就这样,8岁的小李成了孤儿。读者不要觉得奇怪,不要想当然地认为所有的孤儿都会有政府机构接收,都会有好心人收养,现实往往是残酷的。他唯一还联系的亲人只有一个姑姑,姑姑家也很穷,所以没有办法收养他。每个星期天来给他做一顿饭,洗洗衣服,塞给小李20元钱就走了。其实他还有其他一些亲人,小李说或许是因为自己性格太强的原因,他不愿意像乞丐一样去求别人,所以那些亲戚不愿意主动帮助他就算了。可是要读书,要活下去,要吃饭。他自己说,反正他也没交过学费,就一直去学校读书,成绩很好。但没钱吃饭是个问题。

那个时候,他家后面住着一个老奶奶,天天唱赞美诗,他就坐到她家门口听,到了饭点,老奶奶就会喊他吃饭,时间长了,他就和老奶奶一起信耶稣了。他现在回忆说,当时就是为了去教会蹭饭吃。我开玩笑说,他的这个想法和乔布斯是一样的,注定是个不平凡的人。

后来他大一点,就白天上学,其他时间去捡破烂卖钱,竟然也够自己生活。吃饭问题,还是一有机会就去教会蹭饭,教会离得很近,也很方便。时间飞逝——对他而言可能是度日如年吧——有个很现实的问题摆在他的眼前,要不要读高中呢?他是他们村唯一一个考上高中的,可是要读,学费怎么办?没有人会给他出这个钱。最终他还是想读,说实话,如果不读书,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干嘛,该去哪里。

于是他就去帮一家太阳能店家发传单,每天60元。有一次,他发到一个村上,正好有一家人家盖新房子,他就顺便向别人介绍了这款太阳能。那时候农村并不普及这个,但是结果人家真的买了一台,老板奖励了小李300元。他第一次一天赚这么多钱,就问老板自己能不能帮她推销太阳能,一台提成300,老板当然欣然同意了。小李真的是天生的推销员,他告诉我,每次推销,他都会幻想如果失败,他就会被枪毙,所以每一次的推销他都抱着必死的决心去。很快的他就赚了5000多元,他把这些钱捧在怀里,钻进被窝,看了又看,数了又数,就这么幸福的睡去了。

第二天他有了一个新的想法,为什么不自己卖呢?他问老板能不能自己进货自己卖,被老板一口拒绝,因为镇上只有这一家太阳能店。小李失望的离开了,走着走着,看到地上有张报纸,上面印着小王子太阳能的招商广告,他立马买了一个300多的诺基亚手机打了电话过去,没想到对方一口同意了。小李找了一个很小的店面,小王子厂家过来免费装修,他只交了3000元的押金,拿到了10台货。他请了姑妈家的女儿,他的表姐过来给他看店,表姐在家带孩子也没啥事。他自己就骑着自行车到村子里去推销太阳能。

就这样开学前他就攒了足够的钱,到县里读书去了,店由他表姐看。高一结束,算算除去房租,和给表姐的工资,自己赚了有6万多,第一次感觉钱真好赚,差点想辍学了都。结果一个安装工人从二楼房顶摔了下来,腰摔断了。赚的所有的钱都赔了,店也关了(不关的话,患者家属天天来要钱,是个无底洞)。

再一次变成穷光蛋的小李简直要疯了,可是他无人可以倾述。这次也让这个看上去很成熟但实际才17岁的小孩子害怕了,开店风险真大。他还是干起了推销老本行,除了读书,其他时间都去打工赚钱了。高考只考了280分,本科是没希望了,只能读一个专科。他们村上,他已经是最高学历的了,一般的家长,孩子读完初中就不让再读了。纠结再三,他还是想出来去城市看看,他决定要继续读书。这就发生了前面说的将所有的东西打包吊在房梁上的那一幕。离开老家的时候,后面的老奶奶叮嘱他,在外面一定要找到教会,要去聚会,耶稣会帮他的。

到了大学,我们有去学校找新生基督徒,找到他,他很开心地起身与我拥抱说他是基督徒。那个时候我们聚会是提供午饭的,他每到饭点准时到。吃完就走,说有兼职,我们也是呵呵啊。后来忍不住,还是问了他为什么这么拼,不能留下了一起聚会吗?得知他的经历后,我也是很震撼。他像一株小草一样顽强地生长着,没有任何人为他遮风挡雨。他骑一辆很破的二手自行车去超市兼职,我实在看不下去,就送了他一辆山地车,也是以前的学长留下来的,就给真正需要的人吧。(后来他告诉我,其实当时他已经存了很多钱了,但他习惯了过最苦的日子,一分钱也不想多花)大学三年他卖过笔记本,卖过衣服,山寨手机,盗版优盘,卖所有他能拿到货又能卖的掉的东西。他说,至今一个舍友赊了他一台山寨手机钱还没给呢,都联系不上了。

有一次我去他宿舍,他买了一台二手电脑专门写小说,靠点击量赚钱,最多的时候一个月赚了4000元。我去的找他的时候,他正在敲小说,显示屏上的内容,有很多少儿不宜的描写。我很吃惊一个基督徒怎么会写这种东西?可是我想我没有资格批评他,他所经历的我不曾经历,我所拥有的他不曾拥有。但是因着耶稣的教导,我还是只说了一句,可以的话就不要写这种小说了。他回答说,好的。

他说有东西送给我,打开一看,是一幅字。看到他的书法,惊呆了,才得知他是省书法协会的会员,也是省作协的会员。但是他不打算写书法了,他说没意思,只有赚够了钱,才能买最好的笔,用最好的纸,写最好的字,没钱都白搭。

他学的是中药制药,毕业后就去卖药了,这里面水很深,他短短3年就赚了很多钱。他说有一些钱可能不讨上帝喜悦。我不懂他说的,但也差不多知道什么意思。他现在有钱了,就想有一个家,其实他有过两个家了。他想和第一个妻子复婚,他认为这个妻子和他是有感情的,离婚后没要过他一分钱,也从不在外说他坏话。

我们一起吃完饭,聊了两个多小时。分别时,他又问我:“哥,你说上帝会要我这样的人做基督徒吗?我觉得自己离上帝已经很远了。”

“有时间认真读一读圣经吧,从新约开始读,你这么聪明,会找到答案的!”我微笑着说。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第四届以色列全球基督徒媒体峰会因疫情原因网络举行 赞《亚伯拉罕协议》带来和平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