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不以福音为耻的90后:才华横溢的天明

特约撰稿人 小斌 来源:基督时报2017年10月24日 08:06

天明和我一个学校的,同一级,更巧的是我们找到团契竟也是通过同一位学姐。

一个周末,图书馆闭馆了,走在校园里,看着一对对的情侣,突然有种莫名的孤独。一个人坐在操场上捧着手机,逛着校园贴吧,突然看到一个女生的签名是: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一种亲切感扑面而来,赶紧加她好友,发了“以马内利”四个字,很快就收到回复了,学姐也很开心,就告诉我这里有团契,时间地点,约了下次聚会见。就这样我找了一座陌生城市的一个温暖的家。

那个时候快要过圣诞了,所有的弟兄姐妹都忙着晚会的彩排和装饰。天明和我一样,都是刚刚来团契的,所以我们显得有点多余。终于负责的弟兄找到我们俩,问到是否愿意在门口做接待,现在接待工作缺人。于是到了晚会那晚,门口我和天明俩在寒风中站了两个多小时,两个人都冻成狗,聊得还蛮愉快的。

天明看上去比较沉默,后来的相处中发现他其实是个闷骚男。开始大部分时候我俩的聊天都是我先开话题,不然空气就会冷到结冰,他是绝对不会先开口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哥们儿,毕竟是一个学校的嘛,他喜欢装成熟嘛,事实上他是很健谈的,特别是对异性。

我们学校图书馆书不少,但是关于宗教的很少,关于基督教的更少,但也摆满了一整个书架。大一的时候经常光顾那个书架,而去了那么多次,在那个书架下,我只遇到过天明。他是真的喜欢看书,看很多书。印象中我看过的他都看过,我没看过的,他也看过。其实基督徒,特别是我们团契的,喜欢看书的不多。我以前看看书,也无非是增加一些聊天时的谈资。他不一样,他是真喜欢。每次和他聊一些神学话题,我都是只知其一,刚想和他吹个牛,他总能说出其二,让我一时语塞,实在汗颜。

可能和他的家庭环境有关,他外公曾是当地小学校长,因为疼他或者疼他妈妈吧,一直和天明家生活在一起。在他的学习上,一直都是由外公盯着的。从记事起,就是每天5点多,外公就用鸡毛掸子叫天明起床,读圣经,练毛笔字。

他找到团契也是得亏他的一手好字。前面说的那位介绍天明和我进团契的学姐,是学校摄影协会的,刚开学他们要搞一个活动,需要找一个毛笔字写得好的同学,帮忙写几个大字。找来找去,就找到了天明。天明装酷话不多,我们这位可爱的学姐话多啊,脖子上又挂着闪闪发光的十字架,所以很快他们就在主里相认了。

要说他的字,真的是在学校也是数一数二的,字如其人说的就是他了。他的字和他的性格一模一样,刚劲,稳重,秀美而不张扬,每个字都很漂亮,整体上也很美观。所以他就名副其实的成了我们团契的第一大才子了。

天明从小在他外公的教导下,养成了循规蹈矩,勤勤恳恳,规划反思的习惯。他每个学期都会给自己定一个目标,然后很有规律地向着目标奋进,这在大学里还是蛮难能可贵的。所以大学四年里,他给自己定的任务是好好学习,多多积累。在这个前提下,对于团契的侍奉就没什么热情了。除非分配到侍奉任务,天明是不会去主动揽下一堆活的。他总觉得还太年轻,侍奉太早,火候不够,他也应该就是这么看我的。

我们俩在团契的侍奉算是黄金搭档了,他负责分享知识,我负责讲故事。甚至有些弟兄姐妹提出来,查经讲道分享时,让我们合作完成,天明负责讲解,我负责解释天明口中的那些学术词汇。当然这个是不好操作啦。

曾经有老师和我说过,在你们团契分享其实很难,你们不能算是大学生团契,只能算是专科团契,经常是老师一问三不知,台上台下都很尴尬。天明似乎也是这么觉得的吧。他自己从小在外公的培养下有比较好的信仰根基,又涉猎了很多的神学书籍,对于基督教信仰的理解,相较于同龄人还是比较深刻一点的。有时候天明在台上讲的很爽,从特土良到奥利金,从阿塔纳修到奥古斯丁,结果台下弟兄姐妹眼神中流露出的是纠结的酸爽。

笔者负责团契后,采购了很多书,其中有很多奥古斯丁的,加尔文的,大部分他都看过了,他特别喜欢古教父时代的神学著作,所以可想而知了,有时候和他聊信仰,我猜他肯定很寂寞,想得这么深,身边明显没人可以分享嘛。果不其然,婚后他无奈地告诉我,他老婆不懂他,哈哈,我特别想告诉他:“是你不懂我们。”

天明确实算是比较有规划的一个人,这在他工作上也有些体现,他也曾经在团契分享了一些他职场的经验。例如,他劝大家,多去招聘网上看看,自己想要的那些职位,对于职员的要求是什么,一一对照着看看,学历不够的赶紧去往上考,技能不会的赶紧自学,总之要有方向的去完成自我提升。

这些应该都是他自己在职场跌爬滚打的经验之谈吧。我们都是农村出来的“三无”二代,所有的一切都需要自己去赚取。

天明也蛮难的,外公早就去世了,长大了的天明,什么都需要靠自己,父母身体都不是太好。他的工作是建筑装饰设计,他真的很有才。他大学学的是土木工程(我们那时候选专业大部分都是按照分数选,很多人都读了自己不喜欢的专业,我们都是小屁孩,到了大学后悔也晚了),但他有一个设计师的梦,在工地工作不久后,他毅然决然地转行进入了建筑装饰设计行业。很快年纪轻轻就获得了很多设计大奖。他爱设计,所以再苦再累,都在坚持。天明还梦想着要为上帝设计一座真正的教堂。

但是这个社会,作为基督徒太难了,没有背景,不愿意将就,不愿意偷工减料,不愿意行贿等等,那些灰色的职场潜规则他都一一拒绝了。

天明真的就是这样一个耿直的基督徒。我记得大三,他们班主任让他入D,天明说基督徒可以入D吗?老师说,你不要说你是基督徒不就好了。天明回了一句,我本来就是基督徒,从前是,以后也是,我怎么可能否认祂。在我们这个三线大学里,很多学生为了一个入D的名额可以争得头破血流,可是天明的内心秩序就是如此的坚定,要做一位从不以福音为耻的基督徒。

如果生活的艰难可以将天明变得圆滑世故,那么他就不是天明了。生活固然不如恋人般温柔体贴,但我们的主已胜过了世界,遵行主的旨意,这条路永远不会错的。

现在的天明,是一个小城市创业公司的CEO,也是首席设计师(不经意间暴露了公司人数),同时是一个奶爸,在一个小教会服侍,每月房贷,房租,水电费,生活费开支过万,作为一个“三无”的90后,他确实承担了那生命之重,但他一定可以胜过这一切的暂时的困难,因为他就是我认识的那个无坚不摧的天明,一个以基督徒的原则去生活的天明,从未妥协。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第四届以色列全球基督徒媒体峰会因疫情原因网络举行 赞《亚伯拉罕协议》带来和平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