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19日
微信

基督徒见证:身患乙肝十多年曾频临癌变的哥哥 宣教路上经历神迹完全被医治

作者: 胡艾茜 | 来源:基督时报 2017年06月09日 11:25 |

在新约四福音书里有记载,耶稣在三年的传道生涯里,用祂的大能医治了许多患病的人。而今天,虽然科技飞速发展,医疗技术不断提升,但我们也时常能听见一些见证:某某人身患疾病,就连医生都束手无策,最后却被神给奇妙地治愈了。这样的见证即使在科技医术发达的今天也并不罕见。

小H姊妹的哥哥就是这样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他患乙肝十多年,这病如同一座无形的大山压在小H哥哥和其家人的身上。十多年的时间里,伴随着小H哥哥的是日日从不间断的各种中药、西药,并且也曾经历过疾病几欲癌变的危险阶段……但靠着神的大能,小H的哥哥如今得着了完全的医治。小H说,想将哥哥的见证说出来,让更多的人看到神的恩典和能力,并将这份感谢和荣耀都归给最伟大的父神。

以下是小H口述的见证:

我的哥哥迄今为止信仰已有十多年的时间。

在他初中毕业时,有空军学院的人去到他的学校选拔人才,据说一共36个关卡,哥哥前面35项都过了,直至最后一项验血时他被查出来有乙肝,被无情地刷了下来。当时这个消息对家里来说,犹如一道晴天霹雳。如果是一般的病也就算了,但乙肝却是非常棘手的一种病——它很难治愈,又附有传染性,将来若是结婚生子了,还有可能传染给下一代。

妈妈这才想起来,小学时哥哥学校组织一起打乙肝育苗,妈妈没有给哥哥报名,却不想恰恰就是这一次的育苗没打,哥哥就得了这种病。因着一次的失误,造成了妈妈此后长达十多年的悔恨与愧疚。从那时开始,妈妈便带着哥哥去各大医院看病,拿药。哥哥也在家里开启了他长达十多年取药、吃药的循环模式。

从我很小开始,无论是中药、西药哥哥都开始吃,大大小小的医院也去了不少,见过各样的专家、大夫,但统一的回答基本都是“药只能帮助控制,没有办法完全治愈。”

那时我才小学,只知道哥哥每天都在吃药,哪怕是他上高中住校了,这些药也是随身带着走的。妈妈千叮呤万嘱咐,一日三餐一定要按时按量的吃,千万不能拉下一点。

也是因着哥哥的病,妈妈对他未来的婚姻也非常担忧——哪个女孩能在听到男方有乙肝后,还能答应要嫁过来呢?谁不害怕被传染、被遗传下一代?我想,其实哥哥自己心里也有着担忧,但他性格比较沉默内敛,所以即便有什么想法都放在心里,从不说出来,并且每每妈妈让他喝药时,他还能开两句玩笑来安慰妈妈。可是我却觉得,虽然哥哥嘴上不说,他的心里肯定也因为这病有着许多的焦虑和无奈,但他又不愿去责怪妈妈,事已至此他也无力改变,只好默默承受了。

就这样,哥哥每天吃着药从初中升至高中,再到大学,最后顺利毕业去到北京上班。去北京的时候,家里也把药都给他装好了,让他带去泡水喝。

哥哥的药是非常难喝的,又苦又涩,每次要泡一大杯,然后每天不喝水就把药当水喝。记得有一次我去哥哥公司看他的时候,见他的电脑桌上放着一只醒目的大杯子,凑近一看,里面是大半杯还未喝完的透着苦涩的药水。当时我就问了一句:“哥哥,这个药苦吗?”哥哥说:“苦啊!”我说:“苦的话能不能少喝一点?”哥哥说:“要治病,苦也得灌下去。”

当时哥哥说的是“灌”,而不是喝。他说这样话的时候,还给我做了一个鬼脸,但我的内心却很不好受。这么多年,哥哥每天都在喝药,人家说:是药三分毒,这些药在控制他体内乙肝病毒的同时,也给他的身体其它方面带来了一定的负担。

但也是这么多年,哥哥没有发一句怨言,也没有在得知自己有这个病后对妈妈有任何情绪上的不满,他一直都在默默地配合家里给他的积极治疗。

神带领哥哥 为他打开幸福的婚姻之门

渐渐地,哥哥临近30岁。因着这个病,哥哥对他的婚姻也感到有些绝望,甚至有过一辈子干脆不结婚的打算。哥哥26岁那年,爸爸妈妈开始为哥哥的婚姻焦心——这个年纪,在我老家而言已经算是大龄青年了。爸爸说,如果哥哥在北京实在找不到合意的对象,就给他在老家相亲一个。

家里正这样筹划的时候,突然有一天哥哥打来了电话,告诉家里人说,他结婚了。从爸爸口里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惊呆了。哥哥结婚了?!在这之前完全没有听他说过啊!他怎么突然就结婚了?他哪来的对象呢?

哥哥结婚后,马上就带着嫂子回老家办酒席,我也紧跟着请假回家,一看,嫂子个子虽然不高,却是难得的温柔之人。几天的时间相处下来,她行事说话里满含的智慧完全折服了我。那时我心想,她知不知道我哥有这个病呢?她如果知道,为什么还愿意跟我哥结婚呢?

当时家里人心中都很好奇,但也不敢问。直至后来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了,才悄悄问哥哥,“嫂子知道你有这个病吗?”哥哥说:“她知道。”我又震惊了!她知道啊?“她知道为什么还答应呢?”哥哥回答:“因为她有信心。”

有信心?这我就不明白了。有什么信心?哪里来的信心?后来,嫂子才一点点的告诉我,原来哥哥在一个城市里通过朋友去到了教会,开始信仰基督了。而嫂子自己也是一位信仰了很多年的基督徒,他/她们通过我哥的同事介绍认识后,在网上时常交流信仰、生活与工作,此后也实地见了一面。最后,在两个人确定要交往前,哥哥就先告诉了她自己有乙肝这个病,目前也还在治疗当中。哥哥说,人与人相处贵在真诚,不希望这件事瞒着对方,如果对方因为这个病不愿意接受,他也没有办法。

嫂子说,在得知哥哥有这个疾病后,她当时心里也踌躇,倒不是怕被传染,而是担心会不会遗传到下一代。于是她跪在神面前祷告,求神来带领。通过祷告,嫂子说她确信心里有平安和信心,便同意了与哥哥以结婚为前提开始交往。

结婚后第二年,哥哥有了第一个女儿。等到大女儿4岁的时候,又生了二女儿。两个孩子相继到医院检查时,医生说她们身体状况一切良好,没有任何遗传性疾病。哥哥为此松了一口气。

虽然孩子是健康的,但乙肝这个病依然如一块巨大的石头常年压在哥哥的心头。以前单身时,他每天都要喝药;现在有了孩子,孩子大了,他仍然还在喝药。有时孩子会好奇地问:“爸爸你在喝药吗?你为什么每天都要喝药呢?”

哥哥非常希望神能来医治他的疾病,不光是为了自己,也为了家人的健康。为此,哥哥嫂子以及教会的弟兄姐妹们也时常为哥哥祷告。但一年又一年过去,哥哥的病不但没有什么起色,反而逐渐变得严重起来。

2013年时,哥哥在老家的医院检查后,在那里做医生的堂姐悄悄给妈妈打电话说,哥哥的乙肝病毒含量严重超标,有要病变趋势,如果病变,很可能就要转成癌了。堂姐嘱咐妈妈,这件事不要让哥哥知道,以免他内心有压力,只是要督促他更多的吃药。

听到这个消息时,妈妈眼泪都下来了,那一刻她深深地担忧自己有一天会不会因为这个病而失去儿子。她让堂姐寄了更多的药过来,每天盯着哥哥按时按量吃药,并且常常叮嘱哥哥要保持心情愉快,就怕他因为生活、工作压力大,心情抑郁而导致病变。

靠着神的恩典 十多年的乙肝被神完全医治

2015年,哥哥正式辞掉了工作,和嫂子一起带着两个孩子去国外做宣教。做这个决定时,家里人是极其反对的。妈妈的意思是:身体已经这么不好了,为什么还要到处乱跑?哥哥却说:生命都在神的手中,神若要医治他,他马上就能好;神若有其它旨意,他就应当听从。

哥哥的话妈妈无力反驳,只好同意了哥哥的决定。虽然哥哥不在身边,但妈妈还是天天操心着哥哥的病情,又惦记他的药吃完了没有办法寄过去,便常常问能不能给托人带着药过去。每每接到哥哥打来的电话也是再三叮嘱他要注意身体,不要太劳累了。

哥哥一边在电话里答应着妈妈说“一定好好吃药”,一边在国外将药偷偷给停掉了。哥哥说,那段时间他很深的意识到,人若是太多的倚靠自己时,神就没办法动工了。人一定要完全的倚靠神——并且他也相信神一定会医治他。即或不然,他也依然信心不动摇。

在国外宣教的时间里,哥哥和嫂子渡过了他/她们人生最艰难但也最蒙福的阶段;他们努力宣教,好好生活,好好信仰,做神所喜悦他们做的事工。就这样,直到前段时间哥哥带着孩子回国后,妈妈催着他再去医院做一次检查,出来的结果简直令人不敢相信——乙肝病毒含量小于500,三个大三阳也转成两个小三阳,完全正常。不止是爸爸妈妈,就连哥哥自己也愣住了。

妈妈说:“怎么突然就好了?难道是这么多年吃的药终于起效果了。”

哥哥仔细回想了一下,然后才慎重说到:“是神医治了我。”哥哥说,去年自己参加一个祷告会的晚上,他一如往常的坐在那里祷告。正在祷告着,就听见身体里传来“嘭”地一声,有什么东西从体内沉了下来,那一刻他感觉身体前所未有的轻松与自由。当时他也没有多想,以为是圣灵的浇灌,现在想来,就是那一次的祷告会上,神医治了他。

听到哥哥这样的结论,妈妈完全不敢置信。她虽然也接触信仰,但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神迹,哥哥的说辞让她不能接受,而且她也不能相信真的完全能一直好。于是妈妈说:“过一周你再去医院检查一次看看,是不是医生误诊了。”哥哥本不想去,他相信神已经完全医治他了,没有必要再检查一次。但拗不过妈妈的执意,只好又再去了一趟医院,回来结果仍然和上次一样。

突如其来的好消息仿佛雨后的阳光一样拨开了家里积蓄已久的雾霾,妈妈整个人都变得兴高采烈起来。哥哥说:“是神医治了我,要感谢神的恩典。”妈妈从前对信仰也是时信时不信的,每次我们说到经历什么事要感谢神时,她都会略带讥讽的说:“是,你们要感谢神,神出力最大。”但这一次哥哥说要感谢神,妈妈连忙说:“感谢神,真的感谢神!你们的神真厉害,他连这样的病都能医治,我从心底里感谢祂。”哥哥说:“若不是神的恩典,我不可能得着医治。虽然这个病是人自己的过错引起的,但神的爱与美意最终会医治,会带领我走向祂所定下的、好的方向。”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