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反思传统教会对年轻人婚恋的干预

特约撰稿人 小斌 来源:基督时报2017年05月27日 08:15

随着年龄的增长,周边朋友都到了适婚的年纪。越来越多的我们不可可避免的每次的聊天都绕不开择偶这个话题,每次聊着聊着就会产生分歧了,有一些认为另一半必须是主内的,即便30了,很着急,但基督徒这个条件却从来没有松动过;有些认为非基督徒也可以,只要为人正直,总有一天会感动对方接受福音的,坚持这种观点的好多都已经谈了非基督徒的异性朋友了;有些根本不在乎信仰问题,认为恋爱婚姻与信仰无关。

我们聊到家乡教会关于婚恋的教导时,姊妹几乎一口同声的回答是必须与主内的在一起,有些认为甚至是必须与本宗派的才可以,弟兄则一半一半,教会对于弟兄择偶似乎比较开放,不像姊妹那么严厉。

我们讨论了一下教会关于必须和主内结合的教导。至于那些不在乎这一要求的就不讨论了,这一类的基督徒笔者不不认为他们都是了解圣经真理,看穿教会,走出教会的掌控,追求自由的一群,他们很可能在任何一件其他与自己喜好相冲突的教会教导上都会优先尊重自己的内心,而不会考虑信仰的要求。所以教会里面那些坚持主内结合原则的更可能是一群对信仰更有持守的人。

教会对于年轻一代婚姻的教导一般就是:
1、引经据典
2、摆事实讲道理,各种案例威吓

首先,结婚一定要找主内的,经文大家都耳熟能详就不赘述了,这些经文其实一旦推敲就会发现根本不是指着结婚说的,不然教会内部就必须男女平衡,不然上帝这个玩笑就开大了。然而很不幸,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关于这个尴尬的现实,笔者专门咨询过北方一位知名的牧者,也是教会内的婚恋、心理专家,得到的答复是:“那你们就更应该向更多的男性传福音,来平衡这个矛盾。”笔者内心当即就崩溃了,碍于对方面子就没有继续辩论,心里想着,这方面大牧师的责任岂不比我们这些小辈更大吗?

教会里更现实的情况就是姊妹人多质量也好,弟兄人少,优质的更少。所以这些年见多了很优秀的姊妹嫁给了很一般的弟兄。笔者见过在南方一个团契的家庭教会里,3个侍奉的弟兄,其貌不扬,文化不高,初中文凭,按世人的眼光,想娶老婆简直做梦。可去年一个大反转,一下子他们都结婚了,妻子各个貌美,学历也相对高一些。我了解过其实这之前教会老阿姨就给他们张罗过相亲,都没成,现在看来,女方不够优秀嘛,说什么没感动,不是神预备的,反正笔者是不信的。教会则说这是事奉上帝的奖励,可怜了这些姊妹在上帝永恒的计划中成了一份礼物,说来也搞笑。其实这就是真实的教会,不可理喻有木有?好在现在普及了教育,受过高等教育的弟兄姐妹越来越多,这种现象必然会越来越少了。

想来很多教会牧者可能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吧,开始了对年轻一代加紧呼召。并不是指所有,只是把有问题的写出来,那些好的教会大家本就了解也不用多说。把一些存在的问题写出来,大家一起反思一下。

浙江一位小群教会的姊妹说他们教会就是如此呼召年轻人的,不要读大学,趁着年轻去读神学,为主所用。自然是用创始人倪柝声弟兄来背书,他没有高学历嘛。当然了,现在谁也不傻,因着教会一句话就不读大学了,那都是骗人的,结果当然是那些考不上大学的好几位都去读神学了。所以姊妹说虽然很想了解神学,但也不想去读了,应该是不想与那些为伍吧。但后来的事情比她想想的要恼人许多,她一个女孩子又不愿去读神学,要怎么留住她成了一件教会七大姑八大姨的头等大事,于是每次去教会就是各种关于她的八卦,可以想像她就是那种照片被各种阿姨收藏在手机里,有事没事就给年轻的未婚弟兄介绍的对象。我们这位姊妹偏偏是为高冷的主儿,估计去聚会都成了她的了困扰,更别说每次还要戴上象征顺服权柄的小黑帽。

另一位苏北的弟兄说的更搞笑,当时他已经被大学录取了,传道人让他去读神学,就在两难境地,另一位传道人偷偷把他拉到一旁,告诉他:“你好好去读大学,我们在讲台上讲的很多是骗人的。”他又讲了一个悲伤的故事。就是这个教会,当年介绍了他的父母认识,但教会隐瞒了男方有严重的抑郁症。婚后他父亲因为无法与人相处,每次外出打工都挣不到钱,被排挤就很快又返回家里。久而久之就长期窝在家里,长期都是母亲挣钱养家。农村人缺乏对抑郁症的了解,他母亲就经常和他父亲吵架,让他出去挣钱。终于有一天,父亲醉酒后把母亲给打了。母亲带着孩子回了娘家,不多久就传来父亲的死讯,那时候弟兄还小,现在想想,常常会陷入自责,是否是自己和母亲把父亲必逼死的。他至今也不理解教会为何在信徒的婚姻大事上处理的如此随便。

另一位苏北的姊妹也提到他们教会的教导也是为主所用,不需要太多的文化,他们的传道人常常用宋尚节牧师来作为激励大家的例子,说:“你们看宋尚节牧师在励志为主所用的时候将文凭证书都丢进了大海,可见文凭学历有什么用呢?在神的仆人眼里一文不值。”

如果大家说的都是事实,那么现在不少教会的愚民政策多么的恐怖。但仔细想想,你也不能怪这些传道人,毕竟他们当中很大一部分就是当年的那些没好好读书的,所以做了传道人。以至于做了传道人还是没有看书学习的习惯,不然不止于此。很多人骂改革宗、骂唐崇荣,但有一点,至少唐牧师没有让刘崇佑直接去传道,而是让他先回去完成学业。笔者以前说过基督徒只能影响那些比自己弱的人,结果被唾沫给淹没了,好吧改口,基督徒很大程度上可能只能去影响那些比自己弱的人。

远的就不谈了,就单单说倪柝声和宋尚节,如果这些牧者有好好读书,好好去了解这两位的生平,不至于说出那些不靠谱的话,除非他们故意那么说。

首先是倪柝声,祖父是最早的华人牧师之一,父母都是高材生,英文说的非常好,这样的家庭会教育出没文化的人吗?倪自小就接受西式教育,入学起便一直是优等生,后来在三一学院,受余慈度影响而放弃学业奉献传道,这之后他仍旧勤读圣经,博览群书。虽然今天关于他的神学思想分歧很大,但这不影响他作品的深邃,这不是没文化的人可以写出来的。浙江的姊妹说她们教堂从来不曾讲过这些,甚至没有一本介绍倪柝声的书。

再看宋尚节,世人只知他丢掉了文凭证书,可是那满脑子的知识文化能丢掉吗?那一口流利的英文能丢掉吗?他父亲是当时福建最大的华人教会的牧师,在美国用五年时间读完了化学学士、硕士和博士课程。宋博士离开家乡去湖州参加梅立德夫人主持的华东基督化家庭运动会之前不过是一位不知名的地方传道人。可是当他和梅立德夫人谈过话后就被推荐去她的班上做见证,并在大会上作见证。这岂不违反常理吗?其实不然,在那个时代,中国教会还由外国宣教士主导的年代,当梅立德夫人看到这样一位能说一口流利英文的中国海归博士传道人时,那种欣喜,激动,邀请他做讲员还不是情理之中,即便是今天,又有所少传道人有宋博士的水平,能力就先不谈了。

所以教会呼召低学历的年轻人读神学做传道真的很不负责,对个人、对教会有大有危害。想想笔者所在的W州大部分传道人牧者,除非自家或配偶家有钱有势,或者高学历,或者口才极好,否则那种在会众和堂务主任的夹缝中求生存的滋味一定不好受吧,说白了,也是自己太弱,离开教会又能做什么呢?

那些书都没读好就要去读神学的服侍教会的,一定要考虑清楚,真的有神的呼召吗?还是认为这也是一条出路,或是其他。其实所谓的感动、呼召,大多时候不过是想摩西的第一个四十年,以为自己能为上帝干件大事了,得到的不过是你还太年轻,再等四十年吧!如此推算,今天40岁再做传道人应该是个合适的年纪。看看耶稣也没有去呼召马可这个年轻人做自己的贴身门徒啊,祂知道,太年轻,没有被生活磨练过,一遇到困难就容易放弃。耶稣传道时间短,所以他选择了那些成熟的人做自己的门徒,至于马可这些年轻人,等他们真正长大再说吧。

我们年轻一代,如有奉献为主的心智真是难能可贵,不过再等等吧,再积累一些,上帝要用你,会用各样的环境告诉你的,太主动的去侍奉可能就如同40岁的摩西,一厢情愿了!

今天是一个开放的世界,信息交流受阻很小的时代,某些教会想再禁锢年轻人的思想也不那么容易了,今天的年轻基督徒择偶也慢慢不仅仅考虑是否为基督徒,还加上了是否有人文素养。教会劝说弟兄姊妹找主内配偶本也无可厚非,但不能用神的名义把经文曲解了,把话说死了来禁锢别人。可以说双方都是基督徒结婚会比较好,但不能说双方必须都是基督徒,否则一定不幸福。周末和弟兄姐妹闲聊的,可能有点乱。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