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基督徒见证:将游戏当成“神”的弟弟 经历真神后离弃偶像回归耶稣

作者: 胡艾茜 来源:基督时报2017年05月29日 10:13
图片来源:pixabay.com
图片来源:pixabay.com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神”。这个神并不是基督教里所指的耶和华神,也不是希腊神话里那些被神化的各样的神。我们内心的神,有可能是物质、金钱、权力、情感,也有可能是我们所喜爱的一些运动、事物,或者人等。因此,这些占据我们心灵与眼目的东西,也可以被称之为我们的“偶像”。

在提姆·凯乐的《诸神的面具》一书里提到,人心是制造偶像的工厂。许多人把信心寄托在成功、金钱、爱情和所谓的美好人生之上,相信这些就是通往终极快乐的钥匙。这些无形却闪耀的偶像在人们寻求意义、保障、安全和满足的路上,占据了人心中极重的位置,人们依赖和信靠它们。

李姊妹说,她的弟弟从前也是“偶像”的追求者——他酷爱游戏,将游戏当成了生命里的全部。事实上,游戏并不能解决他人生的真正需要。因此,她和家人一起为弟弟努力祷告、福传,希望他能够认识神,“只有认识神,人才有真正的自由和意义,人的心才能得着真实的满足。”

以下是李姊妹对弟弟所做的见证:

弟弟是非常顽梗的一个人。为什么这么说?家里人都信主了,包括爸爸妈妈和我这个做姐姐的,但他却始终不信。用他的话来说:“你们都信了我不信,才显得我独特。我就要做一个与众不同的人。”

其实我知道他这么说,完全是因为他不敢信仰——弟弟酷爱玩游戏,只要有一丁点儿空闲就会坐在电脑面前,打开游戏网页,所以妈妈也常说他:“屁股挪到哪就跟沉下来了一样,扯都扯不开。”弟弟去过教会,知道教会不提倡信徒痴迷游戏,因此他干脆选择不信仰,这样他就可以痛痛快快地玩了。

弟弟的游戏打得非常好,据他所说,他在游戏里级别已经很高,差不多可以算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他经常会在网上约几个小伙伴一起玩,对着电脑时鼠标点得飞快,偶尔还能听见从他房里传来的“胜利”呼喊。因此我也很纳闷,既然已经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了,那为什么还要玩呢?无敌不是很寂寞的吗?

妈妈说,弟弟对游戏的沉迷已经太过火了。高三那年,弟弟因为贪玩游戏,导致与重点大学失之交臂,最终只能去了一个他并不太满意、家人也不太满意的学校。上大学时,据弟弟的室友说,弟弟依然还是贪玩游戏,一下课了就往宿舍跑,进门第一件事就是开电脑上游戏。他就是传说中俗称的“宅男”,同学若有什么事要找他,除了教室,宿舍一找一个准。

大学毕业后,弟弟虽然参与了工作,却仍还沉溺在游戏里不可自拔,每天下班第一件事就是飞奔回家“升级”,然后直到睡觉前,他都会坐在电脑面前一动不动,就连吃饭也是非常快速地几口扒完——再飞速坐到电脑前继续游戏。

因着对游戏的痴迷,弟弟平时不常和家人交流,也几乎没有什么朋友,更别提假期约好友出去游山玩水。弟弟说,如果将来女友不能理解他玩游戏,就要单身一辈子,连女友都不找了。

这番言论着实吓坏了爸爸妈妈,在我看来,弟弟却是因为游戏走火入魔了。弟弟太聪明了,除了高考失利让他尝到了“失败”之外,太多东西他都很容易得到,所以他觉得人生没有什么意思,太空虚了,所以要找个什么来填满他空虚的人生。在玩游戏之前,弟弟也曾尝试过许多其它的事物,例如爬山,嫌累;看书,单调;游玩,无趣……直到有一天,弟弟的朋友给他推荐了玩游戏之后,弟弟从此就迷上了,并且一发而不可收拾。

我和爸爸妈妈成立祷告小组 为弟弟戒掉游戏祷告

弟弟痴迷游戏的程度,已经是完全把游戏当成了他生活里的满足。看着弟弟每天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的背影,妈妈悄悄说:“我们为他祷告,让神一定要拣选他,使用他,带领他戒掉游戏。”

在弟弟不知道的时候,我跟爸爸妈妈组成了一个“祷告小组”,每天晚上九点准时在爸妈的房间集合,一起为了弟弟代祷。当然,除了祷告之外,妈妈也在其它方面做着努力,例如:每天找个时间一定要拉着弟弟给他读经;没事就把圣经播放器放在弟弟桌前,让他听听赞美诗;周天死活要拖着弟弟一起上教会……

好几次弟弟拗不过妈妈,百般无奈之下也跟她去了几次教会。记得弟弟第一次去教会时正是祷告会,弟兄姐妹邀请他一同祷告时,他憋了半天才勉强说了一句:“神,你帮助我吧!”帮助他什么呢?其实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从那次以后,弟弟便常被妈妈拖着时不时去一次教会,但他却并不真的接纳信仰,甚至很多时候他觉得去教会占用了玩游戏的时间,满脸写满了拒绝,并为此还跟妈妈吵了好几次。

这样僵持了有好几年的时间,爸爸妈妈和我依然坚持不懈的祷告,并三五两头地就劝说他去教会;弟弟依然下班回家了我行我素地玩游戏。转机是在几年后的某一天,弟弟上完游戏后突然震惊地发现,他的账号被人盗了,里面积攒的一些极品游戏装备都被人挪走——这对弟弟来说,简直是致命的打击。他甚至为此焦虑到吃不下饭,恨不得亲自冲到偷账号的人家里去将对方暴打一顿。

后来,弟弟联系了游戏客服,对方回复说要找回来需要花一段时间。也就在这个时间段里,弟弟被公司派到另一个国家去学习——在那里是没有办法上游戏的。弟弟还没能等到游戏客服给他回复,就只得收拾行装飞去了目的地。这一走就是两个月,等弟弟再回来的时候,他竟主动告诉我们:“以后我也常常去教会吧!”

我跟妈妈都诧异极了,两个月不见,一个人的想法竟能有这么三百六十度的转变?追问之下,弟弟才告诉我们,他这次所去的地方是一个离城镇有些距离的工厂,要去镇上的话需要坐两个多小时的大巴,并且绕过一段山路。某天弟弟坐大巴出门时,正赶上下大雨,行到山道上时大巴的轮子打滑,几乎要从山坡上倾斜下去。弟弟心里怕极了,想:这一次说不定就要死在异国他乡了。当时坐在车上有不少当地的基督徒,他们一同为险情祷告,其中一人见弟弟吓得手足无措,便把手按在弟弟的肩膀上,安慰他说:“不要怕,上帝会保守你的平安。”

那人说话时,大巴的一个前轮已经陷到了坡下,无法滑动。但司机猛踩了几次油门后,那陷下去的轮子仿佛被什么东西托住了一样,往前颠了一下,大巴就驶上了路面。那剧烈的一颠把弟弟的脸都吓白了,全车的人却都站起来鼓掌感谢上帝,就连司机都说这真是上帝的恩典,若不是祂帮助,这车也许就掉下去了。

垂听祷告的神展开工作 帮助弟弟断开游戏

经过这次的事后,弟弟虽然并没有完全明白信仰,但至少他说:“在真的以为自己会死的那一刻,首先想到的居然不是游戏,而是‘我就这么死了,但我的人生却什么都没有留下,除了游戏什么都没有’。”更何况,游戏里的装备也已经被盗——这些东西说没有就没有了,对他的人生没有起到一点意义。

回来的路上,他就一直在想平日里妈妈给他传福音时所说的那些:人从哪里来?最终要往哪里去?人存在这个世上的意义是什么?什么才是真正有意义的?弟弟说:“以前太沉迷于游戏了,游戏简直占据了我的整个人生。”但经过账号被盗、大巴滑坡事件后他发现,游戏没有带给他任何益处,也没有给他留下任何有意义的东西,甚至给他过去的人生里留下了遗憾。“那时我怎么就这么上瘾,完全离不开游戏?有一点点时间都花在了游戏上面。”弟弟叹息他十多岁以后到现在的人生里,除了游戏似乎没有留下什么,妈妈笑着安慰他:“不怕,现在知道为时不晚。”

现在弟弟每周天都跟我们一起去教会,因为妈妈说:“你对人生的疑惑,讲道里会有答案。”因此弟弟听道时特别认真,并常常会记下一些要点去询问牧师。妈妈私底下告诉我,等弟弟对信仰再扎根一些的时候,就鼓励他在教会参与事奉,这样他会更加地明白真理,亲近神。

妈妈说,弟弟能信仰,全赖神的工作。因着家人几年来为他坚持不懈的祷告,神垂听了祷告,并应允这祷告,拣选了弟弟。否则,依着弟弟这样对游戏痴迷到就连吃饭睡觉的时间都舍不得浪费的人,怎么可能轻易就断开了呢?——自从弟弟出国回来后,他的游戏被盗后续问题便没再去处理过,生活里除了上班、去教会后,也开始出去结交朋友,参与社交活动了。

“以前游戏就是他的‘神’,谁不让他玩游戏他就跟谁急,”看着弟弟的改变,爸爸也充满了感叹,“现在他认识了真正的神,总算是把他那个假神给‘杀’死了。这都是神的工作,不是神,谁能做得到呢!”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唐崇荣牧师儿子的全家严重车祸 邀请代祷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