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1月18日
微信

【成长与反思】风雨十年,再思我所经历一个三线城市大学团契之路

作者: 小斌 | 来源:基督时报 2017年04月26日 09:57 |
图片来源:pixabay.com 图片来源:pixabay.com

编者按:
本文是一位90后基督徒弟兄的投稿。他曾经在位于江苏长江经济带的一个三线城市的大学里面的不大的校园团契里面成长和参与服事。如今已走过十年,回首有所反思和感悟。分享出来,与大家共享,希望对时下的大学生团契和牧养有所帮助。


已经连续一个多月每周聚会人数不足30了,当然每周到聚会时间都会有突发事件,例如N学校突然补课,M学校实训周,H学校好几位身体不舒服等等。我也会安慰自己人数并不重要,但这实在是自欺欺人。

曾经一位在团契上课、和我们一起走过好多年的伊老师让我这个月写篇文章谈谈做团契这些年下来的感想,借这个机会我也好好反思了一下,到底团契是什么,团契需要什么?

回想起来团契都已经走过十年了。

前3年的事都在传说里,那时候我还没来读大学,只知道那三届弟兄姐妹里面出了团契的小草(最帅的弟兄,好多姊妹为他争风吃醋);有最勤劳的团契创始人,为团契呕心沥血,最后光荣住院退休才交棒的;有最活跃的带领诗歌敬拜的弟兄,至今仍然是我认为的带的最好的弟兄,至今仍然活跃在教会的诗歌敬拜舞台上;也出了一批花一般的姊妹(好几位都嫁给了比她们小好几届的跟我同级的弟兄)。那些年的团契时光成了他们最美好的青春岁月,成了他们口里的想当年。

后来的事我就都参与了,这一参与就是7年。先开始是Y姊妹做负责人,我做她的助手;后来她毕业了我就做了负责人,一年后又交给新的弟兄,就这样一年一年的交替,直到有一天我决定要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突然发现没有人再愿意做这个不领薪水的负责人了。我差不多用恳求来请接下来的几任负责人“任职”,承诺我不会离开这个城市丢下你们不管的,会一直陪着你们。就这样一届届的他们都毕业离开了,我还在,这座小城市不像成都那样让人忘记不掉,这么多年来,除了本地的,除了我们夫妻,竟无一人愿意留在这里发展。

本地教会对我们提供了最大限度的支持,免费的场地、教会属灵的遮盖以及外在的安全保护。但本地牧者都无精力再来负担这样一个团契,毕竟这是他们计划之外出现的团契,所以刚开始的那几年,我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撑下去的。

Y姊妹做负责人的时候团契联系上了温州有支持大学生团契事工的教会,他们每月至少两次向我们派遣优秀的传道人(我特意加了优秀的)来讲道。我们又结识了扬州的L教授(我至今见过的解经最好的老师),他承诺每月来一次,辅导我们圣经,但事与愿违,只来了一次便住院了,也没有再出院。他的学生接替他来了几次也因忙于他们自己本地教会事宜而不再来帮助我们团契了。伊老师也是这个时候来我们团契的,他是个比较特别的老师,对吃住接待非常随意,来了之后也是很有热情ed大讲特讲当前社会现状,教会当前处境和教会转型等等他觉得比较重要的话题让大家能够有个意识,就是不讲圣经,台下弟兄姐妹大部分也没兴趣,Y姊妹就再也不邀请了。

后来我带领团契时,我们又联系上了张老师带领的学生事工团队,他们承诺每月两次给我们差派传道人。

这样,在2011-2012这两年,团契几乎每周都会有一位优秀的传道人来给我们讲道,做为负责人几乎不用为讲章而发愁。但是最头痛的是每周接待老师,他们大多不想刚刚提到的伊老师那么随意,吃喝玩住行样样都得有安排,那时候负责接待的弟兄姐妹真是辛苦了。

在这两年,我们用了大把的时间组织各种活动,每年的圣诞布道晚会、复活节布道晚会、受难周纪念晚会、团契生日庆祝晚会、毕业生晚会、跨年祷告会、元旦营会、春游踏青等等。团契人太多了,原来的座椅都不够用了,我们又采购了一批新的椅子,撤掉了原来的桌子,才勉强坐下,因为人实在太多了,每次聚会都很挤。每次聚会人数少则60,多则80、90。正当我们有声有色的计划着要拓展第二个团契的时候,却发生了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的变化。

随着各个负责学生团契的团队在全国各地的事工的铺展,很尴尬的发现他们自己的传道人不够用了。在接下来的一两年里,每月能有一两次正常派工就很难得了,其余时间就我们学生自己来讲,很多时候都是到周五了,却突然告知来不了了。而且不仅来的次数少了,质量也明显降低的太多。团契其他活动都还能正常进行着,只是周六的讲台信息不再那么精彩了。

我们团契一直以来的聚会模式就是每周两次聚会,一次是周五我们学生自己带领(唱歌、祷告、试讲、查经,形式丰富一些),一次是周六交由传道人带领(主要是查经)。因着讲员的不稳定性,周六聚会的人越来越少,最少的时候就七八个人,讲台上的老师都觉得好尴尬。

前几年团契又发生了一些事情(涉及隐私就不细说了),每个学校也开始了史无前例的彻查本校学生信仰问题的统一行动。这个事情对我触动真的很大,有些学校的弟兄姐妹真的是非常的优秀,几乎个个都是优等生,在学校和老师面前作了美好的见证,而有些学校的一些弟兄姐妹情况恰好相反,挂科、翘课、和同学关系处不好等等。我们以前都是只关注弟兄姐妹的“属灵”生活,聚不完的会,搞不完的活动,对他们的在校学习从来也不关心,或者说关心不够。

我们做了很艰难的决定,砍掉了周六的聚会,保留了周五的聚会。伊老师成了我们唯一稳定的讲员,每月一次。在团契生活之外,我们开始鼓励弟兄姐妹能转本的要尽量转本,想考研的一定要考研,不想转、不想考的一定要学好本专业。我们真的花了很大的精力来传递这样的信息:侍奉并没有被禁锢在教堂这栋建筑里,世界都是神造的,认真的履行本职工作就是侍奉,在学习上、在工作中取得好成绩,为人处事正直勇敢就是为主做见证,等等。

有人曾经说过团契就是一群人吃吃喝喝的地方,就是要处关系,要想团契兴旺,就要举办各式各样的活动吸引大家。我不否认这些是团契的一部分,但这7年,我在团契看到的、体会到的是团契真正需要的不是这些。

弟兄姐妹每周之所以愿意来是因为和谁关系好吗?可能是。
是因为来了有的玩吗?可能是。
是因为来了有的吃吗?可能是。
是因为有美女可以处对象吗?也可能是。
但这样的有多少呢?
这样的人是值得团契努力辛苦去争取的吗?
团契更多的是那些是来听道的,不是来玩的,是想从讲台上获取来自神国信息的人。

这些年很多和我们类似的团契都南辕北辙了。
当他们每次都带着渴望的心来到团契时,讲台上没有提供有营养有水平的道时,他们该有多失望?
这样的失望,需要用多大的爱心来忍耐?
这样的忍耐又要坚持多久呢?

团契差不多毕业了有7届的弟兄姐妹了,他们自己可能都不知道我是那么关心思念他们,每天都很认真的关注他们的朋友圈,他们的一点一划。我观察到那些如今仍然坚持聚会、坚持侍奉、对团契有奉献的不是那些来吃吃喝喝、来玩玩游戏、来搞搞关系的人,而是那些对自己的信仰有清楚认识的人,是那些参加游戏聚餐活动不多,但从不停止聚会的。你以为你和他关系好了,他就会怎样怎样,那不过是一厢情愿。这是团契,不是社团,这是神的团契,不是我的社团。努力着让大多数人和我关系好看似有用,其实没多大意义。真正的意义是帮助他们建立和神之间的关系,帮助他们认识基督、效法基督。

现在团契人是不多了,但这或许就是上帝给我们的一个机会,使我们能重新开始,认认真真的去学习上帝的话语(自然,历史,圣经),效法基督,弟兄姐妹需要的就是踏踏实实的真道。

要玩,这个时代好玩的太多了;要吃喝,这个时代吃喝哪里还能吸引到人。时间如此宝贵,之所以来团契就是想听到不一样的信息。

在主日聚会中讲台信息每况愈下的今天,大学生来到团契第一需要的就是来自上帝丰丰富富的供给,其次是同龄人在一起的美好。

当我们这样去做的时候,何愁我们私人的关系还处理不好呢?

当我们实践主耶稣的教导时,还要担心我们不能彼此相爱吗?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