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不配得着的恩典——小鹏弟兄信主见证

作者: 作者:小鹏 来源:蒙作者允许登载2011年04月05日 00:41

小鹏在没有信前,也曾因为自己会作曲而骄傲,轻看过别人,在世人看来这都是“正常”的心理活动,然而在他被主得着后,他反而体会到这是他不配得到的恩典,他带着感恩的心情整理出早想写下的见证,“主的恩典深远绵长”在他写的过程中也同样地在经历着恩典,他希望分享出来给那些徘徊在失意中的人们一些警醒,见证虽是长些,但若是渴望找到人生的答案,也带着感恩的心情聆听绝处逢生之人的呐喊。

写在前面:

2007年8月25日是我受浸的日子,对我而言这是与基督联合的新生命的开始。其实,很早就想整理自己是如何从无神论者变为基督徒的见证,但主的恩典却深远绵长,常常是一个见证刚过,新的见证又出现。所以,我才特意挑“受浸”这个日子作界点来叙述。尽管如此,我还是感到远没有把这段时期的见证说完全,心中仍有亏欠!求主宽恕!

写这篇文字的过程中,对神的敬畏与感恩始终交织在我心里,我祈求把自己无伪地放在他的面前,愿他鉴察我一切的心思意念。希望倚靠他亲手的工作使这文字中充满他所喜悦的真实与纯净,不含夸大的杂质、没有虚谎的见证,因为光明、诚实、圣洁、公义本是他的属性,他是恨恶一切邪恶的美善上帝。

我怀着战兢和喜悦的心写完这篇文章,中途不止一次落泪。因主他为我所作的一切,是那么又真又活,而我,却常常在事情不合己意时随意丢弃他的恩典,犹如当年犹太人弃绝主一样,我们总是硬着心不愿接纳他。其实,他就是客观存在,不论我们接不接纳;他一直在忍耐我们,因为,他爱我们。我没有能力让读到这文章的人都信主,只是想告诉大家,我们得到他的恩典,是多么不配!他从没有忘记我们,为我们他可以舍己,但我们,总是忘记他。

感谢给我生命的救主耶稣基督!愿所有荣耀赞美都归与他!因为他是配得这一切的!他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直到永永远远!阿们!

不配得着的恩典

三十八年前,在家人以外的旁人看来,我就如一阵不会引起人注意的风,毫无预知地轻轻来到人世。在这颗蓝色的星球的某一个角落,一个原本应是神奇的恩赐却变成了不太在意的偶然——两个相爱的年轻人在年初失去他们刚出生的第一个女儿后年底又得到一个儿子。他们当然不知道那是在天上的神赐给他们的悲痛中的安慰,就连这个生命的本体,我,也是毫无所觉。当神在他尊贵威严的宝座上以他始终如一的慈爱看着他造的人类繁衍生息时,那里面,居然有我,这个不知道长子意义何在以及生存目的为何的愚昧、渺小的孩子。像许多人一样,在我满三十八岁生日前,一直是大海中涌动的狂浪,是暗夜里流荡的星(犹:13)。

无知

“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箴言1章7节)

我曾是个骄傲的人。喜欢唱歌,学会了弹吉他,还写了不少歌,感觉自己很有能力,常常眼里瞧不起人,又争强好胜,有不如别人的地方且无法超越时,心里常充满嫉妒;尤为严重的,是难消于心的恨意,如有人得罪我,总想找机会报复,即便没有机会与条件,咒诅也常在心里扎根。我真的坏得很,却竟不自觉!因为活在暗昧中的我不认识他——那造我肉体赐我灵魂的光明圣洁的神。

三十多年来,我不确定活着是为什么,也不明白死后要往哪里去,我被告知从没有什么救世主,人们灌输我“人死如灯灭”的唯物世界观。我想,如果真是这样,我该是为自己活着吧,因为人既不能靠这世上的任何别的什么,就只有靠自己呀,我既是死后如灯灭,那我怎么能在这一辈子里亏待自己?让那些虚伪的人生信念、道德标准见鬼去吧,为自己活着才是实在的!因此我的眼长在额头上,那里面只有骄傲的自我。于是我放纵邪情私欲,任由肉体在世界里沉沦,而且一直自己欺哄自己:啊,这是合情合理的吧!

很长一段时间我认为这没有什么不合情理,以至于我以前从没想过无神论教育的后果是如此可怕:它让人在神面前彻底失去了敬畏之心。神照他的形象创造的神圣的生命,在无神论者的手里就如一只掐住脖子的小鸡,轻轻一捏就能享受到脖颈碎裂的快感和颠覆真理的刺激。想一想法国大革命时期的罗伯斯庇尔对贵族及对曾是自己战友丹东的屠杀吧,人世间最神圣的生命、最美好的情感在令人发指的残忍与强暴中被酣畅淋漓地践踏与肢解。

我不知道如果自己身处那个时代会怎样?我不敢去想,我怕!我也许会如小鸡一样发出脖颈碎裂的声音为他们奏响那以颠覆为主题的摇滚乐,要不就会怡然自得地成为享受这音乐美妙、刺激这音乐持续的狂热听众之一,甚至极可能会担任这碎裂音乐的激情四射的直接制作者。不是吗?我本就自诩是个既能弹又能唱还能写的全才音乐人。
神啊,求你饶恕我!求你赦免我的罪!我不认识你,我是多么无知!这声音,似乎从我心灵深处急切呼求过,那是神安放我们心中的、潜在的良知的呼唤,但若隐若现,气同游丝,我始终听不真切。因为,我的心哪,一直离他那么的远。

引领

“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马书3章23节)
如果常常回过头来想以往的事,大概是我们年纪老了。我现在不太爱这样,并不是因为我很年轻,而是我记得神告诉我的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杆直跑”(腓3:13、14)。他让我不要把以前的失败、悔恨、痛苦与失望背负在肩,要做个全新的人,忘记背后,勇往直前。不过,回忆失败虽没有什么意义,但回味恩典却使人受益无穷。昔日泪水的苦涩已化作我如今回忆的甜美,深长的恩典就从神那奇妙的引领说起吧。

耶和华的眼目遍布全地,他是我的牧者。早在创世之前,主已在将造的人中拣选了属他的人。他是牧羊人,他认得他的羊,一只都不会丢失。我就是那只如以赛亚所述的“走迷的羊”,几十年来任凭自己觅食、流浪,在世界里挣扎、彷徨。我以前哪有想过自己会是他的羊?直到现在,我才逐渐明白,在他那掌控宇宙万有的令人生畏的权能下,竟有如此温柔的慈爱,以及神奇的、针对每一个人的、一步一步的引领和管教。

虽在银行上班,我的重心始终不在正式的工作上。我生活的这个城市,酒吧、演艺厅等声色场所比比皆是,我便在这个圈里浸淫多年,穿梭往返于酒吧和演艺厅里唱歌、弹琴。我没有认识到这是不洁净的场所,还自以为能玩又能赚钱,何乐而不为?可神清洁的眼目岂能一直容忍悖逆儿子的愚妄?他按他的旨意施行引领。2002年开始,我在充满声色犬马的酒吧开始找不到活干,不是工资谈不拢就是做不到几天即被炒鱿鱼,近两年多没有安稳地呆在一个场子超过两个月;后来尝试自己开酒吧,还和朋友到外地专门考察,运作的钱都划入统一账号里,结果看中的酒吧竟被另一个人提前一天与原老板做了转让签约。

开酒吧成泡影后,我并没有意识到是神的安排与引领,一意孤行又加入了演歌厅的演出中。卑微的人如何能抗拒可畏的造物主呢?05年,神的管教又临到我。那是9月初的一天,一切临界当量在那一个晚上突然暴发:演出结束后,我因不满无休止的排练等待,提前回了家。第二天,接到乐队键盘手的电话,告知我我被开除了。键盘手是我十几年的好朋友,关键时候他没有帮我说一句话,只是说主持人认为我不敬业,当晚要求换人,并立马找来新吉他手。

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这位新吉他手就是为了让我当初能加入而裁出乐队的他们的老队友。面对完全孤立的局面和令人羞辱的收场,我想不通!我能说什么?曾经亲密的朋友都抛弃了我!这羞辱曾让我整整大半年没有恢复心力,自信心彻底被摧垮,不知道自己还能相信谁,在心绪难平中充满了对朋友的怨毒和愤恨。我的心就如海里的狂浪,涌动着可耻的沫子(犹:

“离开这不洁之地吧。”这时从心灵深处传来细微但坚定的呼唤。我虽不能明了,但被动地做到了。此时的我依然没有主动寻求这声音的意识,因为主知道开我心眼的时候还未到。不过,他却在严厉的管教中赐下抚慰我心伤的恩典,给我医治伤痛的安慰:就在我彻底告别演艺圈的那一年年底,2005年12月,我三十七岁的时候,主让我在单位的领导面前蒙恩。领导看中我、重用我,在经过全行科级干部竞聘考试后,提拔我当了科室的副科长。工作这么多年,能在工作中有所建树是我从来不曾想过的。在历任领导眼里,我当仁不让地是不务正业的形象代表啊!如果不是放弃演出活动,我哪来精力学习备考?又哪有精神放在其实早该做好的工作上?这时,我才感到“有所失必有所得”的道理,心里得到了安慰,但依然没有明白这是主的作为,反而认为是自己的能力,逐渐又骄傲起来。哦,我亲爱的主!人的罪在我身上体现得何其深!骄傲、嫉恨、虚谎、邪情、私欲等等一切致死的罪恶通过我愚昧的所思所行完完全全证明出我是个彻彻底底的罪人!可悲的是我竟一直浑然不觉。

主爱的奇妙就在这里,他让我一步步看到自己的罪,一步步明白他的爱,一步步感受他的恩典。2006年,就在我安心工作又受提拔的第一年,我受到神再一次引领。这一次,是开我心眼的拯救。11月,在每天的跑步锻炼中我感觉胸痛(大概一年前,我曾因长期咳嗽在医院打针吃药,始终不见好。后来医生对我说只有把烟戒了,或许能够康复,于是在咳嗽的折磨中我逼自己戒了烟,果然就不咳了,现在想来这正是主的恩典啊)。我觉得,是不是以前吸烟的缘故?不久,浑身竟长起一块块的红疹,随后,心慌、出虚汗等症状一齐袭来。我去医院拍片子,医生告诉我胸部有阴影,必须进行CT检查;我又专门进行血液检查,生怕罹患不治之症。在等候结果的日子里,我已被无名恐惧完全击倒。

救赎

“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诗篇8篇4节)
那是我过三十八岁生日的前几天,妻子专门买了一件新羽绒衣给我做生日礼物,是大红色,鲜艳欲滴。她可爱的、期待我热切的回应,得到的是如我行尸走肉般的冰冷僵硬。我的爱妻她哪里知道,那时,就是金山银山放在我面前,也不觉得稀罕,绝望中的我竟已暗自做好死的准备了。我把所有的存折整理好,把所有的书信烧毁,把证券账户密码全写在纸上留给妻子,我觉得自己那么对不起她,从此就要留她在这世上独自受苦了;还有生我养我的父母,没有得享我的报答却要承受我死亡的打击。

人啊,活着既这般痛苦,死,真的如此容易解脱吗?此时此刻,我才在极度绝望中想要追寻生命的真正意义!就在那日,我生命中永难忘怀的转辗难眠的下午,一双钉痕依旧的慈爱圣手擦亮了我昏暗的眼睛,打开了我蒙昧的心灵——主耶稣神奇地让我想起在床头柜中有一本《新约圣经》(这本《圣经》是一年前香港基甸教会同工传福音时送给妻子的,放在我的床头柜里从没用心阅读过)。立于悬崖边缘的我在无助的恐惧中,又一次听见心灵深处的那话语在清晰地催促我:“打开它,阅读它!”我战兢又渴求地翻开,正好是马太福音6章26节:“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多么甘甜的话语啊,这是对我说的,绝望的我多需要这安慰!继续下去!我如饥似渴。7章7节这样说:“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9-12节:“你们中间谁有儿子求饼,反给他石头呢?求鱼,反给他蛇呢?你们虽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东西给儿女,何况你们在天上的父,岂不更把好东西给求他的人吗?”

我的心一下子被安慰充满了!我闭上眼睛,真的感受到盼望的甜美。同时,自己的罪一幕幕如电影般在脑海放映,使我不能自控地跪下,向我的救主承认自己的罪,并祈求得到他的赦免与恩典:“主啊,我是个罪人,我今日终于知道!求你用你为我流下的宝血洗净我一切的罪,除去我的污秽,洁净我的灵,让我能在父的面前因你的救赎得赦免!主,求你进入我的内心,做我生命的救主,管理我的一生!如果对我的击打是出于你的旨意,主啊,我愿顺服在你脚前。求你保守我,拯救我的生命与灵魂;主啊,我太痛苦了!求你让我在你里面有平安。”当我流着泪奉主的名做完这个悔罪祷告后,我波涛汹涌的内心竟变得那样的宁静平和,一种从未体会过的平安温柔地环绕着我。我确信,即便我真得绝症死了,也不必害怕,因为主耶稣已经赦免了我的罪,我的灵魂定会得救。

我不会忘记,生日的前一天,所有检查结果都出来了,居然是“一切正常”!我几乎是一路唱着“哈里路亚”从几公里远的医院奔走回了家。我不想坐车,只想走路,只想一路自由自在地赞美神、赞美主,赞美他伟大的救恩,赞美他神奇的大能,赞美他严厉的管教,赞美他深长的慈爱,赞美他信实的应许,赞美他奇妙的智慧,赞美他一切的美善与纯全!寒冷的风在我脸上吹过,仿佛带我到三十八年前的那一天,如风轻来的无知、卑微、渺小的我,在这日,明明白白地获得到了重生。

“忧伤痛悔的心,你必不轻看”(诗51:17)。我虽然不好,主却听我每次祈祷;我虽然不配,主却爱我如同珍宝。主的爱向我证明了一切!让我明白了神的美善和世人的罪恶,让我确知我是他拣选的小羊,他顾念我,永远不会撇弃我。当我在三十八岁生日那天穿上妻子给我准备的红色羽绒服时,她的笑容是那般灿烂,她知道,我已得到我生命中最珍贵的永恒礼物:我的救主耶稣基督。

恩典

“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罗马书8章28节)
我有一张很多人合影的集体照片,第一次拿到它时我几乎在其中找不到自己。真的,要仔细寻找才能发现那渺小的、微笑的我。这世界是张大照片,我们每一个人都像流动的沙粒,然而,主却知道我们的所在,明白我们的心思,了解我们的意念。在基督永恒的荣耀里,我们每一个信他名的人,都能因他准确找到自己的位置,纵然渺小,也始终微笑。
主唤醒我、拯救我之后,继续用他的奇妙作为引领我,正如他说的:“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约5:17)他从未停止他在人身上的工。他的工,有一个美好甘甜的名称,叫做恩典。

我实在算数不尽主对我的恩典。在一次次谦卑领受后,我越发感到自己的渺小和卑微,越来越感觉不配得着这么多恩典。主告诉我这感觉是正确的,因为他正是如此为人行事。“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他是公义的,并且施行拯救,谦谦和和地骑着驴,就是骑着驴的驹子。”(亚9:9,太21:5)万王之王的主耶稣,他就在谦和的驴驹背上,让我领受了谦卑,驱走了骄傲,他说:“虚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太5:3);“要爱你的仇敌”(44节),因为“你们若单爱那爱你们的人,有什么赏赐呢?”(46节)“所以你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48节),要“爱人如己”(22:39)。千真万确!爱能战胜一切,不是吗?常在耶稣基督的爱里,圣灵教我学会了宽容,以前心里的苦毒怨恨神奇地消灭了(后面我将详细讲述圣灵如何引我走宽恕的奇妙义路),对人对事不再怀疑、猜忌,原谅、饶恕的心里充盈着爱的无比喜乐。

信主以后,圣灵的同在真是妙不可言,他使我整个人彻底改变,只感觉全新的我极度厌恶以前的老我,巴不得早日脱去旧衣做新人,最明显的感受是对罪的感觉越来越敏锐。比如,以前习惯的脏话不再容易出口了,即使不小心跑出来,圣灵的责备立即从心中传来,直到认罪悔改内心才有平安。随着对罪的恨恶越来越深,对爱的渴慕也越来越强,特别希望与人分享爱,为人付出爱,这真的不是出于自己,而是完全出于至尊的“三位一体”的独一真神!如果没有圣父的慈爱,没有圣子的恩惠,没有圣灵的感动,我将永远是失丧的灵魂。

主不但救了我,他还用他长阔高深的爱救了我的母亲。在我信主后为信佛拜偶像的母亲向主祈求祷告的时候,耶稣基督的爱再度在我亲人的身上大大彰显:母亲因长年患糖尿病,并发冠心病多次入院急救,光今年就病危抢救三次。她以前初一十五吃斋烧香,可那自身难保的泥菩萨如何保得了她的平安?我记得深夜在她病危的病房门口手握《圣经》恒切求主的情景,我记得教会里弟兄姊妹同心合一为她祈祷时的泪水。

“主啊!求你饶恕她不认真神拜偶像的罪恶,求你怜悯她病体垂危的软弱,求你搭救她的性命,更求你拯救她的灵魂!只要你愿意,没有你成不了的事,因为你是全知全能的独一真神!”爱我们的主,真是听祷告的又真又活的救主,他用慈爱的杖和竿领回了步入歧途的羊。母亲在经历主的教会与魔鬼撒但在她生死关口的争夺之后,平安康复出院了;更重要的是,这次经历,主使我母亲清醒认识了拜偶像的可憎和灵魂失丧的可怕!母亲悔罪后,主赐给了她耶稣基督宝贝的救恩,帮助她彻底弃绝了以往悖逆的罪恶,主用他真理的道与深长的爱,让母亲在魔鬼撒但面前得胜!耶稣的应许从不落空,他说:“为这一只(迷路回归的)羊欢喜,比为那没有迷路的九十九只欢喜还大呢”(太18:13)。是啊,一位主,两代人,我们的生命从此永远在基督里相连,同享他的无比荣耀和欢喜快乐。

主恩深长,何其难测!在领受我和母亲得救的恩膏后,我又体味到圣灵感动下的爱与宽恕的甘甜。2007年8月初,我申请工休假,准备带全家外出旅游并利用假期接受一年一度的信徒受浸。在受浸前信徒交通的一天晚上,我接到那位乐队键盘手朋友打来的电话。在那次不愉快发生近一年后,他曾经主动找过我希望解开误会,并再一次邀我加入乐队。那时我还未信主,只表示了谅解但拒绝了入队邀请,原因是我无法原谅那个主持人。当他和其他乐队成员失望离去的时候,我心里有种报复的快感:你们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其实我并没有真正原谅他们!因为我心里还有报复的苦毒。说实在的,那件事上我哪会没有错呢?只是在魔鬼的权下,我如始祖亚当一样,早把自己的罪责推得干干净净,却看别人的错误如梁木般显眼,恨就是这样被坚固的。至于魔鬼提供的那些所谓“快感”,它可以让人与人之间一辈子不原谅,不饶恕,相互猜忌、陷害、争竞、诡诈,世界里充满歹毒的咒诅,恶意的毁谤,污秽的淫乱和无耻的虚谎!多么可憎。而原来的我,就属于这弯曲悖谬的世界。

感谢主!救我脱离世界,使我分别为圣。圣灵以他的忍耐和智慧为我启迪什么是爱,感动我应该如何去爱。那就是“爱人如己”!朋友在电话中的话语有些犹豫,他说现在队中的吉他手要外出三天,临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顶替,想请我帮三天忙。我爽快回答说可以,只是自己快两年没做演歌厅了,怕技艺生疏,需要下午合作排练一下。他在电话那头非常高兴,连说没问题,并约好第二天下午过来接我。挂了电话以后我很纳闷,自己怎么不假思索就答应了呢?好像不是自己在控制大脑一样,演歌厅那不洁净的地方是上帝不喜悦我去的呀。再一想,啊,这是圣灵在引导我!他在告诉我不要错过上帝赐予的每次灵命进深的恩典。

哦!多么美妙!我的主,你知道我一切的心思意念,你必定为我安排了最奇妙的爱的恩典。我还需要担心什么呢?我只要静下心来,安心祷告,把一切交托给主,他会按他的美意成全。“我亲爱的主!我把未来三日中所有重担和祈求放在你面前,因为你是知我一切并成全一切的主。主啊,如果让我帮助我的朋友是你喜悦的,求你赐我信心力量,保守我的行为并在这三日里使我与他们合作愉快。主啊,如果你的旨意不只这些,请藉着圣灵的指引让我明白,我必顺服在你面前。”做完祷告后,我感觉圣灵的感动在我心中温柔流淌,原来帮朋友救场远不是此行的惟一目的。

第二天,朋友开车来接我,看见我真诚的笑容,他非常愉快,我们在车上聊天,我告诉他我皈依了主耶稣基督,然后说我很高兴他能在有困难的时候想到我,我已从心里把他当成朋友了,对他们充满了爱,因为主耶稣教我去爱人。朋友听过后很惊奇,不住地说基督教真好!我说是啊,你如果想知道到底有多好,排练完我详细和你谈。和乐队其他成员见面后,大家好亲热,丝毫没有一年前分手时的尴尬,是主让我彻底放低了姿态,用谦和的温柔使他们接纳了我这个从前棱角分明、桀骜不驯的浪子。排练顺利结束前,我和那位主持人的手也紧紧握在一起。真奇怪,从前我那么恨他,现今,我却心里充满对他的祝福,当我们的手紧紧相握时,透过他略带诧异的眼神,我相信他感受到了我的真诚,因为我知道,一切都在主的大能与保守之下。晚饭时,我谈到了自己信主后耶稣基督对我生命的改变,他们终于明白了这其中的原因。在这个普通的夜晚,我们重新走到一起合作;在这个不同寻常的时分,我们获得彼此的谅解;在这个属于耶和华的日子,他行宽恕的大能让爱在我们心中温柔流淌。

朋友是个不善言辞的人,演出前却拉住我说了一大段令我感动的话:“给你打电话求助的时候真忐忑,生怕被你拒绝,不能帮忙倒是小事,失去你的友谊会使我们都悔恨。你真的变了,耶稣基督让我们从你身上看到了他的荣耀。”我心中甜美,却不敢接受这赞美,深知自己不配,只想把一切赞美荣耀都归于主,因为他才是配得颂赞的。
当我还沉醉于主安排的重归于好是如此奇妙的时候,圣灵催促我担起传福音的事工。第三天晚上,我给他们带来了《新约圣经》及一些福音小册子,告诉朋友们应如何得到主宝贝的救恩。啊!我多么希望这是我三天中所作的最讨主喜悦的事,因为主不愿意一人失丧,全地都要充满主耶稣佳美的脚踪和恩典的福音!

受浸

“既受浸与他一同埋葬,也就在此与他一同复活。”(歌罗西书2章12节)
洁净明亮的水滑过脚踝漫至膝盖,有与我体温相契的安适,我小心地坐在齐腰深的温水中,牧师用手轻柔地按在我的头顶祷告,诗班的姊妹吟唱着赞美与祝福,而我,接下来将做的连串动作是:向后仰倒、完全浸没、出水呼吸。我有些恍惚,仿佛看见先知以西结描述的那位“颜色如铜,手拿麻绳和量度的竿站在门口”的使者正准备丈量我的生命。我知道,在水浸过我的头顶的那一霎,我的老我将与基督同死、同埋;从我冲出水面自由呼吸的那一刻起,新生的我将和基督同享复活永生的荣耀。

使者的脸黄灿灿的,如光明的铜,我未来新生命的样式能否与基督相似,都在他的丈量和审判中。他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我,眼光温柔坚定。不知为什么,我的眼睛开始潮湿,似乎看见那从圣殿流出的生命活水在脚踝、膝盖、腰部渐势,直至成为可洑之水。在我思绪未断的时刻,一股力量把我仰面全身按入水中。起身、冲出水面、大口呼吸!那是完成从墨黑的幽暗中如流星般稍纵即逝的窒息无望到光明圣洁的白衣下似天籁般永恒颂赞的完全释放。

原文链接:http://www.jdtfx.com/fellowshipSubject/show/ff8080812d59d7db012d5af1f55a3949/bbb5b2c42e866296012e8ea242cb42d2.htm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