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2月08日
微信

【基督徒看社会】乡村纪事系列之被拐卖的女人(一)

作者: 李道南 | 来源:基督时报 | 2016年11月20日 23:59 |
播放

编者按: “与喜乐的人要同乐;与哀哭的人要同哭。”圣经如此教导我们说。基督徒不是活在一个真空的世界里面,而是真真实实可以感受到我们身边的社会。而社会是由一个个真实的人组成,他们的喜乐、他们的哀哭.....我们需要真心感受,并且伸出手去,真实地帮助。

我的村庄是个重男轻女的村庄,村里人无论如何,砸锅卖铁都得生个男孩,并且生的男孩越多越好,如果你家有五个儿子,那是祖上积德,老坟冒烟的好事,如果只有女儿,那就是相反,上辈子没有行好事的报应。没有儿子的家庭叫绝户头,就是这个家庭没有香火继承,以后就绝迹了,不再延续,所以就是绝户头。绝户头这个称呼是种耻辱,一般农村仇人吵架都是诅咒对方绝户头。说这些只是想说女人在这个村庄里是没有地位的。直到今天,城市化已经深入到田间炕头的今天,重要场合,比如女婿第一次上门,女人还是不能上桌吃饭的。后来有了计划生育,无论生多少都要生个男孩的愿望被打破,绝户头的耻辱变成一件大概率事件。所以女孩被溺死,被丢弃,被送人的事几乎成了常态,有几个地方是专门丢弃新生女孩的,在田间地头发现被丢弃的女婴也是常有的事。

男孩多了,女孩少了,男人的婚姻就没有保障,在那个婚姻半径只有10公里的封闭村庄,没有娶媳妇和没有生男孩一样可怕,因为没有娶媳妇就不能续香火,就要变成绝户头。但是又不能在本地抢一个女孩来。这个时候,就产生了人口拐卖的生意,其实人口拐卖在中国的历史上一直存在,并且是一个常见的事。但是我想说的是发生在八十年代的故事,以及这种人口拐卖是怎样演变和消失的。如果我们把人口拐卖的婚姻定义为通过欺骗或者暴力的手段,胁迫妇女违背自己的意愿,以获取利益为目的的婚配行为,那么这种拐卖就可以分出两种方式,一种将外地妇女诱骗至本村,以不同价格出售给光棍做老婆;还有一种就是父母用自己的女儿为儿子换回媳妇。这两种同等恶劣。前者的暴力方式是殴打,直到遍体鳞伤,精神崩溃;后一种暴力方式是眼泪,直到把女儿最后的一点自尊和独立消耗掉。前者可能反抗,后者却极少反抗,反而死心塌地。


反应拐卖女性的电影《盲山》剧照。

从我记事起,人贩子拐卖妇女就像货郎一样,走街串巷,领着一群女孩到一个村子全部卖掉。人贩子以欺骗的方式,把女孩骗过来,欺骗的理由诸如找工作,找婆家等等。总之就是说江苏是个好地方,在当时流行的一句顺口溜就是“江苏好,江苏好,江苏的大米洋面吃不了”,这样简单的由头就能把女孩骗来。我四岁那年,一个人贩子带了五个女孩到了我们村,在村东头的大路上叫卖,当时拐卖的猖獗可以用叫卖这个词一点不为过。引得我们半个村的男女老少围观,来买媳妇的大都是家庭不怎么好,有点残疾或者疾病,或者智力有问题的。村西头的一个脑子不太灵便的青年的母亲看中了一个扎着辫子的女孩,当时出价是九百块。这个青年年轻时和自己哥哥出去玩,哥哥不小心失足掉到河里,弟弟傻傻的不知道呼救,反而因为害怕父母的教训,而不敢告诉父母。直到找不到哥哥,再三追问下傻弟弟才说出实情,只是为时已晚。这个傻弟弟因为这件事而出名,也因此没人愿意嫁给他。那个扎马尾的女孩自然不愿嫁给他,誓死不愿跟他回去,已经收了钱的人贩子大打出手,整个村庄响彻着她的哭喊声,直到今天我还清楚记得她被拽着头发一路拖行的情景,村东到村西足有五百米,这长长的五百米,都是边拖边打,就像赶一头不愿走的牲口,除了抽打和呵斥没有别的方式。当把她终于拖到他家的时候,女孩的精神因为惊吓,已经崩溃分裂了。从此我们村里就多了一个傻傻的每天只知道跟着购买自己男人身后的疯子,我们小孩都戏称她假姬姑,我们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只知道她总是絮叨这句话。后来因为她疯了,婆婆将她转手卖给邻村的一个老光棍,还没等到收钱,那个老光棍就把她送了回来,因为她是个疯子。和她一起来的其它女孩没有敢反抗的。与她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姑娘,卖给了我的堂哥,堂哥因为妻子早逝,又加上没有男孩,所以急着续弦。那个时候二婚的不多,死了男人的改嫁的也极少,除了买个老婆,没有别的方式。堂嫂到堂哥家一年,没有生育,受到伯母的虐待,经常嚷着养个女人还不如养头猪,养头猪一年都生几窝了。有一天堂嫂一个人上田的时候就逃跑了。先是跑到镇上派出所,以为报警可以把自己解救,但是一天过去了,派出所除了等着哪个买老婆的男人把这个蛮子找回去,没有其它的行动。堂嫂失去希望,最后把自己戴的手表以很低的价钱卖给派出所的人,凑到路费离开了,不知道去了哪里。那个时候村里有许多被买来的外地媳妇,因为四川来的较多,所以我们都把她们统称为四川蛮子。蛮子是一种蔑称,就是不文明,没有文化的意思。其实这种拐卖本身只能说明我们村子的人才是蛮子。我隔壁伯伯的老婆是买来的,来了之后一直受婆婆虐待,我的婶婶也是买来的,我村东头的邻居也是买来的,那个时候买来的媳妇极其普遍。虽然买来的媳妇不如本地媳妇有地位,因为凡是花钱买媳妇的被认为是家庭不好没有本事的,但是毕竟可以传宗接代。这种拐卖从八十年代初一直持续到九十年代。我们村子最后一个被拐卖的女孩是我信耶稣的叔叔干的。

叔叔兄妹七个,三个姐姐,三个哥哥,叔叔老幺。到了叔叔成婚的时代,因为爷爷奶奶年纪老迈,不能操办婚事,所以也买了个外地女孩,只是叔叔家庭暴力,经常把婶婶暴打。叔叔信耶稣是因为我的姑姑,我和叔叔的大儿子——我的堂哥关系很好,虽然叔叔和我父亲几乎仇人一般,老死不相往来。堂哥拿着圣经给我看,我那时候不信耶稣,还小,刚读小学,因为没有见过那么厚的书,所以对竖排的圣经印象深刻,圣经中夹着许多用作书签的纸片,虽然叔叔文盲,但是这些是他每次听道后做的记号。堂哥告诉我,姑姑说只要他们全家信耶稣,将来死后,到了天堂还可以在一起,还是一家人。这是他们的信仰,这也是我听了之后印象深刻的话,因为我信以为真,虽然我没有因此信耶稣。

中国人历来膜拜权力,尤其是对身边能够得着方便惠及自己的权力。在农村,代表权力的是村官。我们村的会计做了一辈子,虽然他名声极差,两个儿子是村里人都知道的小偷,有一次因为偷邻村的蒜苗,在逃跑过程中丢了一只鞋,被人家拿着鞋找上门来。会计四个儿子,有个儿子小儿麻痹,瘸了一条腿,虽然他是会计,村官,但是依然没有找到老婆。我婶婶有次回娘家(一般在外来媳妇生了男孩之后,夫家就会看管松懈,甚至允许女孩回娘家探亲),把自己远房侄女带了过来,说给她介绍婆家。那个女孩我也记得,长相清秀,扎两个辫子,穿一件花棉袄。那时候是94年,我读小学五年级。女孩没有想到这个丈夫是个残疾,虽然能开拖拉机,生活能自理,但是清秀的女孩怎么可能会找这样的老公呢。叔叔没有收钱,只是想和会计结个亲戚。女孩被迫与那个残疾儿子住到一起,他们自己单独在一个院子里。我几乎每天都能听到女孩撕心裂肺的喊声,还有时候会听到她使劲拉门的声音,她想逃脱,却无法逃掉。我能想象她每天手握剪刀,穿着衣服睡觉的情景。以下是听我叔叔后来口述。会计公公看到这个女孩来家里一两个月了还没有怀孕,后来从残疾儿子那里知道女孩每晚穿衣而睡,誓死不从。在一个冬天下大雪的晚上,会计让自己的儿子拿着被子去田里看白菜,晚上他进去儿子的房子,把女孩强奸了。我不知道后来发生什么,会计因为拐卖妇女在派出所拘留了几天,之后他回到家依然是会计。因为怀疑报警并把女孩藏匿的人是我叔叔,会计的另外三个儿子在我叔叔家门口的柴堆处连续几天夜里监控。

从这件事情之后,拐卖的妇女变得不多了,因为这个时候派出所有点起作用了,妇女会被派出所解救,人贩子会被判刑,买妇女者会被拘留罚款。但是因为有市场的需要,这个时候放鸽子的外来妇女却多了起来。他们也是人贩子带来,但是往往年纪大,颜值低,她们的价格也便宜,往往几百块就可以带一个。结了婚之后,就会不停要钱寄钱给娘家或者自己的孩子。更有甚者是把男人的所有积蓄搞到手,然后逃走。
反应拐卖女性的电影《盲山》剧照。

也许你会说,这些被胁迫的妇女为什么不逃走,要知道当一个家庭花钱买了一个女孩之后,全家的重点就不再是种田生产,而是防范这个女孩的逃跑。左邻右舍,全村的男女老少都成为帮手,只要谁逃走了,马上会有人向夫家报告她逃跑的准确路线和行踪。直到她生了男孩之后,才放松警惕,能获得一定的自由。不要以为只有大山里才有电影《盲山》,在平原也有。如果她生了男孩之后,回娘家探亲,并且还能准时回来,那么这个外来的媳妇才能从根本上被接纳,也就是说这个时候,她才能参与家里经济分配。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