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1月18日
微信

福音艺术——五幕话剧《仰望天堂》》独家连载(一)

作者: 自由撰稿人 | 来源:基督时报 2016年09月24日 08:06 |
图片来源:pixabay.com 图片来源:pixabay.com

编者按:戏剧与音乐是人类艺术中最为出彩和吸引人的形式。用戏剧的演绎来讲述福音改变人心的故事,是一种非常好的福音艺术形式。本稿作者为一位基督徒弟兄,曾经从事编辑工作,信主之后开始尝试主内诗歌和主内话剧的创作,此次的五幕话剧《仰望天堂》就是他在2012年的创作,把话剧和音乐融合,讲述的一位灵魂失丧的音乐人,如何被耶稣感动,受牧师指引,最后走进主内得救的故事,全剧以诗歌形式展现,清凉醒神,引人深思,盼望这样的分可以让很多弟兄姐妹得到恩典。

剧中人物

 

白衣歌者        开场独白

黑衣歌者        开场独白

酒吧老板        何为

阿飞        音乐人 圣殿乐队队长  键盘手

阿凤        阿飞情人—老婆

凤妈        阿飞岳母

凤爸        阿飞岳父

鼓手        雷雨  阿凤原男友 乐队成员

吉他手       田艺 乐队成员

贝斯手       文峰 乐队成员

女主唱       镇四方 乐队成员

国外牧师       传道人  主持婚礼开悟者

红尘女甲       阿飞临时女友

吸毒者       夜店游魂

抑郁者       失魂人

富二代男       寻欢 在饕餮盛宴享受  在弥天大梦中享拥世界

妓女        一人

三流编剧      夜店良友

流浪歌者      天使之音阿飞良友

落魄商人      商场得意却迷失真正的追求与灵魂无法返回找寻自己 阿飞良友

水秀舞者      阿飞梦中人

关二爷       阿飞梦中人

 

 

 

开场诗

                         

我已然堕落地狱

还有什么样的罪恶不能坦白

在烈火里面在光明之中还有什么不能赤裸

人们早已习惯在黑暗中闭上明亮的眼睛

我却在黑暗中苦苦追寻光明

让透明的罪恶昭然于光明的眼下

不再回望身后的罪恶之路

朝灵魂的栖息之所飞去

荆棘林  沼泽地 撒旦的手臂

谁能阻挡我魂归伊甸园的决心

执子之翼逍遥云霄

起舞百乐园

高歌神之殿

聆听罪人的忏悔

请闻天使的礼赞

 

 

                           

 

第一幕

 

第一场   酒吧舞台   追忆似水年华  激舞青春之歌

 

一位老盲者提着红灯笼寻寻觅觅,

匆匆的灵魂从他身旁划过

【老盲者:有人吗,有人吗 ,大白天的人都哪去了】

一束光照在地上散发着寒气,光内一只鼻涕虫在蠕动

 

拉开大幕   

音乐起   沸点摇滚

圣殿乐队成员上  阿飞  雷子  田艺  文峰  女主唱

洁白的光照亮音乐的希望,灵魂在摇滚中疯狂,却寂静无声

舞台中央一白衣歌者缓缓飘来

 

白衣歌者        当天上的街灯闪亮

          当夜色寂静沉默

          那是上帝为你预备的舞台

          Come  on  baby

          放声欢歌吧

          自由舞蹈吧

          在爱的乐园

          在灵魂的天堂

          像孩子一样

 

黑衣歌者         疯狂吧  摇滚吧

          谁能阻挡灵魂的疯狂

          谁能避免黑暗的遮挡

          让炫耀的光明把你的人生辉煌

          唯有黑暗能把卑贱的生命推向至高的天堂

          在黑暗里  你就是魔  你就是狼

          今夜  就在今夜  和我一起疯狂

          Come   on

 

炫丽的舞台灯光  要命的摇滚风狂  

一曲唱罢硝烟散去  静缓背景乐  

 

               

第二场    同前  酒吧

 

酒吧老板  阿飞  雷子  女主唱

 

酒吧老板         瓦片朵朵遍地开

          失魂丧鬼把酒来

          人精人渣全到齐

          酒池肉林乐开怀

 

阿飞     清晨,当冬鸟用明亮的歌声礼赞

      我将仰望蓝天,请朝阳驱散我眼中积攒的黑暗

      让色彩永远定格在春天

      绘一条清澈的泉

      流向远方

      在蓝色的眼眸里循迹回路和家

      谁能称的灵魂的重量

      何以在尘世间交易

      假如世界上的一切真的是由那一只手写就

      我祈祷那只手涂去我灵魂所有的负累

      洁白那颗心的过往

      唯写满爱

      且一生一世只爱那一个人

 

雷子  飞子,台上那妞不错啊,从哪划拉来的

阿飞  收起你那加菲猫的嘴脸,别让我在末日的尾声仍旧鄙视你的人性

芳芳上

芳芳  飞哥  

阿飞  你刚才说不错的这妞,芳芳,咱们乐队新的女主唱,芳芳,这是……

芳芳  雷子

雷子  你知道我

芳芳  如雷贯耳,谁不知道圣殿乐队的霹雳手,霹雳一声震东方,华夏子民全疯狂。

雷子  嗨,嗨,打住吧您嘞,别听他们编排我,还震东方呢,哥们当年在学校组乐队的时候               

      第一次上台就被酒瓶子易拉罐砸的抱头鼠窜,震没震东方我还没调查,子民可真是很

   疯狂。(做个双拳攥紧,双臂用力挥舞的动作)

阿飞  雷子,芳芳可是你的崇拜者,不瞒你说,她可是冲着你来的,咱们乐队要是没你,

    她还真不来,你以后可得照着她点。

雷子  当然,照顾年轻的女孩子是我的天职,不过我已经是名花有主的人了,所以这个职责

   只能交给你了

芳芳  呦呦呦,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看来我之前所闻都是道听途说了,原以为霹雳手雷厉

    风行,没想到也是个怵内的主。

雷子  虽然多情是我的特长,可是专一才是我的本性,其实从我的职业你就应该能看得出来,

      你看这么多年来我的脚一直踩着那一个踏板,你什么时候见我踩着两个踏板过。

阿飞  芳芳大笑

阿飞  五指山下撒尿佛爷可看着呢啊,你脚下何止两块板啊

芳芳  秃头大肚装领导,原配追着小三满街跑,雷子,你这样的好男人天下还真难找,

    不说了,我还有首歌呢。(芳芳下)

雷子  这妞还真不一样,率真,我喜欢。

阿飞  雷子,阿凤可是个好女孩,我劝你尽早收山吧

雷子  飞子,你我都是半斤八两,谁肚子里有几根蛔虫可都门儿清,你说你对她是不是有意思。

阿飞  怎么会,我早已经心有所属了。

雷子  真的,这么说她可是我的菜了。

阿飞  兔子不吃窝边草,我劝你还是收敛点。

雷子  人不风流枉少年,遗憾当年也枉然,跟我说说你心有所属的那个人是谁?

阿飞  现在还不方便告诉你,不过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你可得做好准备,可能会吓你一跳。

雷子  吓我一跳,难道是圈内知名的歌星,跟我透漏一下,咱俩你还跟我瞒着。

阿凤上

阿凤  当海上的明月把大海染色

   当雪把冬天的世界漆白

   谁能把我的心洁净呢

   一个是朝夕相伴的男人

   一个是情难割舍的爱人

   我的男人

   我可以把我今生所有的时间都给你

   我的爱人

   我的心我的灵魂都已然和你融为你一体

   神啊  救救我吧

   用你非凡的智慧为我做出选择吧

   让我摆脱爱的痛苦

   让我奔向真实的幸福

 

雷子  亲爱的,你来得正好,正想跟你说个事呢,你老说我不是个好东西,我跟你说飞子才

    不是个东西呢,心里不知道装着谁呢,这又找来一个这么漂亮的小姑娘,你说我们俩

     谁不是东西?

阿凤  哼,我看,都不是东西,没一个让人省心的。

雷子  得嘞,要不说我们俩是最好的兄弟呢,英雄相惜啊

阿凤  哼,我看是臭味相投才对。

阿飞  英雄相惜也好,臭味相投也好,试问世界上有谁不为真爱所动,不为至美着迷呢。

阿凤  可是有些美只能远观,有些爱只能埋在岁月的尘埃里。

阿飞  不,就算是岁月的尘埃,也埋葬不了爱情的疯狂。

雷子  嗨,你们这写歌词呢,我这大龅牙都快酸掉了。

阿凤  我可警告你啊,离那些野花野草远点,小心沾身上刺拔不掉。

雷子  放心吧老婆,我身上一有金刚罩,二有你的手赐给我的铁甲皮,我这皮都被你拧出茧

    子了,甭说刺了,简直刀枪不入啊,你们先找个地方喝两杯,我去疯狂一把。

                 

                  

第三场  同前  酒吧后台


阿飞左顾右办焦急如猴

阿凤忐忑的上  两人激情相拥

阿飞  哦,我亲爱的,想死我了,我多么希望在那众人眼前和你拥抱的人是我,我多么希望   

    此刻的拥抱能够直到永远再不分离。

阿凤  不,我的爱人我们不能再这样了,放开你这爱意甚浓的怀抱吧,它只会让我更加的沉

    沦,它只会让我更加的不能自己,我每天都在忐忑的梦魇中惊醒,我生怕失去你的爱,

    生怕失去这样短暂的幸福与安宁,纵然愧疚与不安占据着我少女般的心灵,可是,天

    啊,我真的无能为力,我爱你,每时每刻你都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阿飞  让我们结束这痛苦的长征吧,我可以忍受寒风无情的袭击,我可以忍受饥饿的摧残,

    我也可以忍受翻山越岭的艰难,可是我的爱人,我实在无法承受没有你的痛苦,思念

    就像一张满嘴獠牙的口,时刻撕咬着我的心,就算血流成河我也毫不怜惜,可是我难

    过的是那心里面装满了你,求你了,我的爱人,就让我们的爱在光明中绽放吧!

阿凤  我知道,我知道,不,不,我不能这样做,我不能这样无情的抛弃一个曾有恩于我的  

    人,上帝不会原谅我,我的家人不会原谅我,雷也不会原谅我,我将会成为众人

    唾弃的人,不,我不能这样自私,我不能这样自私的去伤害爱我的人?

阿飞 那么我呢,在你心里我就是能伤害的人是吗?

阿凤 不,不是的,别逼我,亲爱的,别逼我,你知道的,我爱你,我只爱你,求你了,别

     逼我好吗,我快要疯了。

阿飞  那你该知道,我才是最爱你的人,对不起亲爱的,我真的好难受,我再也承受不住分

    分秒秒想你的痛苦,如果今生我们注定不能在一起,那我宁可尽早结束自己,结束这  

    在痛苦里浸泡的生命,你知道除了音乐,你的爱是我生存的唯一理由,我真的不能没

    有你!

阿凤  不,别这样,我亲爱的,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了你,我的存在将没有任何意义,如果

    你真的离去,天堂也好,哪怕是地狱我都愿跟随你,求你了,再给些时间让我考虑,

    我会给你最终的决定。

阿飞  时间是无情的,就算想你的每一秒都是痛,我都格外珍惜,只是如果你的答案是分离,

    那么你将会与我的遗体道别,我将会在天堂或者地狱继续爱着你。                                 

阿凤  爱上你等于爱上痛苦,我知道一次次我渴求的不是你的身体,是爱,有爱就有希望,

    我想命运会帮助我们的。

阿飞  我再也不相信命运的承诺,它已经一次又一次的把我的希望抛向大海,这一次我要自

    己把握自己的命运,我不要再受懦弱的摆布,我要给我们的爱情装上希望的翅膀,让

    它在人间自由的飞翔,我要向雷子坦白这一切,求他离开你,求他拯救我的生命,成

    全我们的爱情!

阿凤  不,不,你不能这样,阿飞,我求你了,你不能这么做,这样做他会受不了的,他会

    伤害你的。

阿飞  就算有再多的罪都让我一个人来担,就算舍了这条命我也心甘情愿,只要你能回到我

    的身边!

阿凤  阿飞,我求你了,我求你了,你不能这样做,我不想你受伤害,我也不想他受伤害,

   你给我时间好吗,让我来解决。

阿飞  不,我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为了我们的爱情,请你不要再这样折磨我了,我可以给

    你时间,可是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却是那么的有限,不要,我不要再受世俗的折磨,我

    要突破这一切牵绊我们爱情的牢笼,让它自由自在,自由自在!

阿凤  阿飞,你冷静些,你为什么就不能听我的话,雷子是个认死理的人,你就不能给我时

    间让我去跟他说吗?

阿飞  不能,我丝毫看不到你要和他分手的迹象,你知不知道,刚才你和他的拥抱就像一把

    刺刀深深地刺进了我的心里,你要是想要我的命,来,拿一把更大的刀直接从这里刺

    进去,我还要感谢你结束它的痛苦!

阿凤  我求求你好吗,不要这样蛮不讲理,你要是再这样我们见面的时间就会更少。

阿飞  见了面又能怎样,你的心依然冷若磐石,明明知道有一颗爱你的心站在你面前,你还

    是一如既往的无动于衷

阿凤  好,既然这样,还不如不见,我走了。(阿凤下)

阿飞  哎,阿凤,阿凤……天啊,谁能救救我呢,谁能能救救我这个迷失的灵魂呢!我该怎

    么办才好?

 

                  

第四场  天桥通道  

                  

阿飞  流浪歌手  传道人  

流浪歌手          在这寂静的夜里谁能倾听我的寂寞

          夜色嬉戏着我的心声

          琴弦拨弄着流浪的故事

          我有一段路

          不知谁曾走过

          我有一段爱情

          不知谁能感动

          流光溢彩的梦啊

          何时你才能在陌生的城市上空闪耀啊

阿飞拎着酒瓶子上

阿飞  哥们,就你这水平,五年前的我都瞧不起你,改行吧,音乐这碗饭是要有天赋的人才

    能吃的,上帝根本就没打算让你吃这碗饭!

流浪歌手 上帝虽然没赐给我吃这碗饭的天赋,可是却给了我一颗勤奋的心,所以世界上任

     何的饭我都吃得,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朋友,

     我为你唱首歌吧,送给你和你的爱情!

流浪歌手唱              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  让它牵引你的梦

             不知不觉这尘世的历史已记取了你的笑容

             红红的心中蓝蓝的天是个生命的开始

             春雨不眠隔夜的你曾空独眠的日子

             让青春娇艳的花朵绽开了深藏的红颜

             …………………………

             …………………………(唱罢)

阿飞泪流满面

阿飞       哥们,你确实该吃这碗饭,请原谅我的坦白,在这无限孤寂的夜里你的歌声抚慰了我

      末世惆怅的心灵,这歌声不但感动了我,还温暖了我的爱情,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也许我们曾有过共同的足迹,说实话其实五年前你现在所呆的位置曾是我的地盘,只

      是我仿佛走了狗屎运,没多久就成立了自己的乐队并在名流当道的北京音乐界站稳了

      脚跟,可是其中的味道也只有自己才能知道,所以几年来每当我失意的时候我都会喝

      着酒从我的诞生地走过,不为嘲笑你,只是为了能感受一下那时的气息,找回当初的

      自己,和那一份纯洁。

流浪歌手    明白,在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里谁不曾搂着睡在上铺的兄弟哼着青春无悔迷恋着    

      同桌的你,朝着梦想歌星的方向北上,当沧桑刻在脸上,失意在奋斗的路上,才

      开始回想那恋恋风尘的过往,可是唯剩一声长叹,一晌怅惘!

阿飞       哥们,我不如你,我当年在这个位置的时候除了每天想着三餐,就是要多挣钱,可是

      当我今天拥有了这一切之后,我才发现我最需要的已经迷失在了当年,哈哈哈……好

      一个萍水相逢,好一个尽是他乡之客,来吧兄弟,为了萍水相逢,我们一起把这瓶酒

      干了……

流浪歌手  好一个洒脱的性格,不过以酒待客是江湖之道,既然都曾是同道中人,我们何不  

      以歌会友,回味一下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

阿飞      爽快,我正有此意,那我就不客气了

两人抡起吉他在夜色的空间下狂歌

引起路人一片片围观合唱、捐钱、络绎不绝……

几曲歌罢,人群涣散,只剩一位气质非凡满脸络腮胡和蔼可亲的老者笑意盈盈的目视着二人

阿飞  痛快,好久没这么痛快了,哥们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怎么称呼你?

流浪歌手  我本风中来,也当风中去,你就叫我风子吧

阿飞  风子,风子,我叫飞子,我们还真有缘,我的乐队还有一个雷子呢!

两人大笑  老者走上前

阿飞  大爷,有事吗……

传道人  我是一位牧师

阿飞  牧师,你是想多给点?

传道人  对,可是我给的世人都给不起,世人给你的是钱,我给的是一个世界,这本书送给

     你。

阿飞  《圣经》,呦呦,大爷,这个我还真受不起,你收回去吧,刚才你听的歌就当我们为

    你做奉献了,谢谢你。

传道人  刚才你所唱的并非什么歌声,只是一个灵魂无助的呐喊,他分明在求救,世间的一

    切都有定时,生有时,死有时,辉煌有时,失意有时,相信我,这不仅仅是一本书,

    他还是一道门,终有一天你会需要这扇门,我的地址就在这本书里,年轻人,我们

    再会!(下)

流浪歌手  一看就知道他是顽固的传教士!

阿飞  一扇门,哼,走,风子,我带你去我现在的地盘疯一把!

流浪歌手  恭敬不如从命了,拜你所赐,今天是我收益最丰盛的一次,我请客。

阿飞  说什么呢,这些你全拿着,走着!(同下)

                         

                 

第五场   夜店


红尘女  阔少爷  吸毒者  抑郁者 阿飞  流浪歌手  雷子  芳芳

 

红尘女         如缠绵悱恻春梦一场

        起舞瑶台

        清唱一首霓裳

        何处觅明皇

        宽衣解带的都是素狼

        风尘哪解得一日千年的风情

        能追得上我的唯有青春

 

阔少爷         我所拥有的除了空虚就是整个世界

        黑暗与灯光闪烁的夜是我疯狂的天堂

        忘我的是人间一切的欲望

        还有什么别样的刺激

        还有什么难企及的欲望

        谁能告诉我爱的模样

        谁能明视我美的真谛

        把卑贱的欲望压在身下玩弄于手掌

        我已然乏味

        谁能给我全新的挑战

 

吸毒者          当然是我

        这轻轻的一小口

        这小小的一粒药

        仿佛新生婴儿的小手

        给人无限的惊喜与想象

        像爱情的温床在旭阳下荡漾

        像初次交融的快感令人疯狂

        伟大的造物主感谢你创造如此奇妙的事物

        让我的灵魂在游荡中享受家与满足

 

抑郁者         生命的意义何在

        万物由何处而来

        谁能摆脱忧伤的枷锁

        谁能让这颗死寂的心乐开怀

        宇宙之无限

        我的爱你在哪里遨游

        世界之虚幻

        何时是个尽头

        神的天堂

        如来的极乐

        谁能给灵魂真正的归宿

        请为我打开一切虚幻真实之门

        让我看个究竟

        让这颗魂纵然继续漂泊也有所留恋

 

阿飞  流浪歌手上  雷子芳芳上

阿飞          当夕阳洒落世界的帷幕

         当繁星点亮虚幻世界

         总有一群精灵在午夜里活跃

         用有限的生命挑战无限的时间

         用激情寻求刺激用刺激找寻激情

         可是当欢愉过后谁又能拒绝寂寞的相拥

流浪歌手      肉欲横流激情四溢

        犹如梦幻中天堂里的景象

        但这一切绝非我的追求

        唯有一曲轻轻地哼唱才能安抚没有归宿的灵魂

阿飞          来吧,我的好兄弟,你还顾忌什么呢,看,我的另一个好兄弟雷子也在,你还等什么

         呢,金钱欲望美女,在这人间少有的天堂里,你怎么还能淡定,而不为之疯狂呢,风

         子、雷子、今夜,就让暴风雨来得猛烈些吧!

流浪歌手      对不起了,我的好兄弟,这里虽然犹如欢乐的天堂,可它远远不是我的理想,我

        的脾气可以改变,我的生活可以改变,可唯一不能改变的就是我对梦想的坚持,

        一个真正热爱生命热爱梦想的人不会轻易的在物欲横流的浪潮中把自己的坚持

        改变,一旦改变,当有一天他再回首的时候会发现,他已然永远无法找回当初的

        自己!好兄弟,谢谢你的一番美意,我还是回到我的桥洞下面坚持我的梦想吧,

        我需要的只是一颗安静的心,一个平凡的梦,我相信终有一天我的梦会在别样的

        国度里如春天般绽放!我走了,当你寂寞时如果还能想起我们今夜的欢乐,请到

        天桥下去找我!走了!

阿飞          哎,哎,风子,风子,我的好兄弟,你为什么就这样轻易的把我离弃,你为什么就能

        选择坚持,你为什么就能抵挡这卑贱的诱惑,也罢,也罢,谁让青春像流水,谁让年

        华一去不复回,活着也是一种坚持,何不今朝有酒今朝醉,潇洒一回又一回!

雷子         嗨,我这看你半天了,刚才那傻小子是谁啊?

阿飞         刚才那傻小子,哦,一个初来乍到的毛小子,不理他,你这玩的挺Hi啊!这么快就

        被你骗到手了!

雷子        我这叫先下手为强,省的那么多狼惦记,我先画个圈占着,不过芳芳绝不是吃素的鸟,

       她像是一只翱翔在大海上空的海鸥,让我充满了惊喜与好奇,嗨,咱们可是好兄弟,  

      今天的事可不许出卖我啊!

阿飞       当然,我怎么会出卖你,我只会出卖我自己!

雷子       你今晚怎么还单着啦,少见呀!

阿飞      怎么会,你们先热热场,我是重头戏,在后面呢!

雷子      得嘞,我去陪芳芳,明见了您嘞!

阿飞      每到夜晚罪恶的触角就会在光明的眼下抚摸人心,为了爱情,还有什么丑恶的脸

      谱不能描绘在我的脸上,我仿佛看到了希望的太阳就要再次升起在东方,我的爱人你

      在哪里,让现实为我们的爱情做个决定吧!(下)

                                                     

                                             

 

2012月12月4日完稿 201697号校正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