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5日
微信

加州霸凌案中国留学生章鑫磊:如果我再有一次机会…我会告诉那些学生别干坏事做好事

作者: 王新毅 | 来源:基督时报 | 2016年04月26日 15:29 |
播放

2015年3月,因着一起在加州的中国留学生之间争风吃醋、仿佛细枝末节的小事们而引起的严重的霸凌案,引起中美社会的广泛关注。

2016年2月17日,美国洛杉矶加州波莫纳(Pomona)地方法院宣判,杨玉函、章鑫磊和翟芸瑶3人,被控绑架又凌虐同侪刘怡然,分别被判处10年、6年与13年有期徒刑,这个审判为这个霸凌案画上了一个暂时的句号。

不过,这些被判刑的年轻人的人生还在继续,他们将会如何转变,他们内心如何,他们又误入如此的歧途,对此又有如何的反省,亦是十分值得关注和思考的。今日,《纽约时报》中文网登载了一篇对于被告章鑫磊的间接采访,由他们递交了采访问题,章
章鑫磊本人通过代理过此案的洛杉矶律师加里·米斯塔斯(Gary Meastas)回答了这些问题,采访于21日上午在沃斯科州立监狱的探视区进行。

背景资料:争风吃醋变成几个小时的凌辱,在法庭上仍不知罪

据《知音网》报道,2015年3月,就读于美国南加州洛杉矶核桃市私立高中读书的陈晓月在学校社交平台上看到一张同为中国留学生翟芸瑶环抱着一个男生亲吻的照片,她随口说了一句:“这样的男生有什么好晒的,我都看不上!”结果没过几天这话传到了翟芸瑶耳朵里。小留学生圈里疯传翟芸瑶恼了,要教训陈晓月。施丽丽提醒陈晓月出去躲一躲,陈晓月不以为然。但她没想到的是,翟芸瑶却几天后带人骗她出来后施暴,从晚上一直到次日凌晨1点多。“凌晨两点多,陈晓月衣衫不整地回到住处,她蹲在卫生间里嚎啕大哭。房东是位叫阿曼达的美国大妈,看到陈晓月的情况立刻打电话报警了。很快,核桃市警局就派来了5名警察,他们给陈晓月拍照,并驱车前往现场取证。”

据《洛杉矶时报》报道,3嫌强迫刘怡然徒手把香烟摁熄,以及指使她在餐饮店,徒手把掉在地板上的冰淇淋清乾净,随后受害人被带到附近的公园施暴。他们剥光刘怡然身上的衣服,连续掌掴她脸庞,脚上蹬着高跟鞋猛踩猛踹被害人,甚至拿香烟烧烫她。3嫌被控绑架、凌虐以及施暴,事实上翟芸瑶与张欣磊的犯行不只一桩,他们也曾经在商场以相同手法,施虐年龄相仿的被害人,而美国检方调查,嫌犯应不只翟芸瑶与张欣磊,不过其他人可能已经逃回中国大陆老家了。

3月31日和4月1日,核桃市警方将翟芸瑶、章鑫磊和杨玉菡3名已成年涉案人员和孔萱萱等3名未成年涉案人员抓获,余下6人分别逃往外州和中国。4月10日,翟芸瑶、章鑫磊和杨玉菡等涉案中国留学生被逮捕。

《知音网》报道说,在4月14日第一次庭审开始前,这些人还不知道自己犯了多么可怕的罪行。“庭审开始前,章鑫磊和翟芸瑶的表现令法官们大为恼火。两人在庭上一直微笑着用眼神交流,似乎感觉并不可怕。他们不知道,在美国发生这样的案件其实非常严重,他们除了涉嫌绑架、软禁、折磨、殴打、关押罪名,还涉嫌最严重的一项罪名——酷刑(Torture)。鉴于三人已满18岁,按照美国法律可能会判处他们终身监禁。听到法官宣读相关法律条文后,三人表情变得紧张起来。庭审旁听席上有她的父母和其他几名家属,他们通过翻译知晓了案情的严重性,也万分震惊。”

2015年6月3日,庭审进入第三轮,翟芸瑶和章鑫磊的父母等家长极其焦灼难安。面对法庭开出的1800万人民币(330万美金)的巨额保释金,他们欲哭无泪。那天上午,法庭门口还出现了最让人难堪的一幕:由于涉案留学生孔萱萱的父亲在开庭前企图贿赂证人,想请证人为其女儿说话,以证明女儿在现场的作用很轻,结果因涉嫌类似国内妨碍司法公正的罪名,在法庭门口被办案人员抓走,他也有可能面临法律的制裁。

辩护律师最终决定没有将此案件交付评审团,因为评审团一旦确定有罪,这些人将面临终身监禁。据《观察者网》消息,在法庭宣判之后,3名被告翟芸瑶、章鑫磊、杨玉菡的辩护律师17日在法庭审判后分别接受了多家华人媒体的联合采访,表达了他们对此案结果的看法,并希望这一案件对中国家长能起到警钟的作用。杨玉菡的辩护律师方廷(Rayford Fountain)认为这个案子不能打到陪审团,否则陪审团一旦认定有罪的话,那就是终身监禁:“这就是我们签署认罪协议原因,尽管刑期还是很长,翟、杨、章分别是13、10、6年。”他希望这个案子能让所有的家长开始关注孩子的问题,不能只是把孩子送到美国就撒手不管了,让孩子独自面对一个陌生的世界。这位律师说:“他们在中国可能都是个好孩子,为什么到了美国就出事了呢?我觉得问题出在家长把孩子送到美国,让他们放任自流。希望这个案子能提醒更多的中国家长不要让类似的悲剧发生在自己孩子的身上。孩子们来到这里不了解美国文化,不习惯西方的生活方式,所以就随心所欲,跟着感觉走了,但问题是他们的感觉有时候与美国的法律格格不入。”

宣判前,被告章鑫磊的父亲在法庭外向华人媒体倾吐了自己一肚子的苦水,表示儿子的官司不仅让他倾家荡产,赔进200多万人民币,还要面对两名受害人各自提出的50万美元民事赔偿。章鑫磊的父亲表示,儿子入狱后非常后悔,开始积极面对人生,每天不仅做1000下俯卧撑,还在狱中学习英语(精品课)和法律,不想让自己的青春在狱中荒废。

章鑫磊父亲:孩子在美国家庭教育是没有的

据新华国际报道,章鑫磊父亲承认,自己3年半之前
作出送孩子到美国读高中的决定时,对美国的了解“完全是一张白纸”。“我不懂英语,没在美国长待过,只是听说那里挺好,”章父说,当时为孩子选学校等事都是交给中介代办,“我还是过去这9、10个月到美国与他的同学聊天后,才真正知道他在那里的学习和生活情况”。他后来才了解到,孩子所上高中里“八九成是中国学生”,原本“让孩子到美国读书镀层金,至少学好英语”的愿望难以实现。“一个班几乎全是中国学生,英语都不好,连个带头的人都没有。”

除了学校本身水平问题,此美国学校对学生监管相对宽松、寄宿家庭与留学生缺乏交流等,都是章父之前没有完全料想到的情况吗,其中包括远离父母、缺乏交流的孤独。章父说,孩子在美国读书的两年多里,他和妻子只去看过他一次,“多数父母还是为供孩子读书在国内拼搏,因为经济能力、语言问题等,真正有条件陪读的不多……寄宿家庭主要提供食宿,孩子因为语言问题等也不跟他们交流,家庭教育实际上是没有的。”

章鑫磊受访说:如果我再有一次机会……我会告诉那些学生别干坏事做好事

在21日通过代理律师接受《纽约时报》采访中,对于“你觉得你惹上这样的麻烦、进了监狱,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你被独自一人留在美国,因为你是一个‘降落伞儿童’吗?你觉得谁要对此承担责任?”这第一个问题,章鑫磊回答说:“我不知道怎么说……我不怪任何人。也许是我的错,因为我应该做好自己该做的事,但是我没有。我当时觉得,因为父母不在身边,想干什么都行。”

面对自己父亲说过自己和许多中国父母
不多加考虑就忙着把孩子送去美国是否如“大跃进”一般,他坦然自己并不知道父亲具体想说的是什么,但“我知道他是为我好。我们从没想到这样的事情会发生。”

对于父亲后悔送他去美国、并认为自己要承担这个责任的想法,章鑫磊对《纽约时报》说:“
我爸爸送我来美国因为他想要我拥有好的东西好的生活,但可能我那时候太小了,还不懂事。”他介绍说,自己到美国的时候是15岁,对未来没有什么梦想,而现在的梦想“就是尽快出去,然后尽我最大的努力‘生活’”。

《纽约时报》问到:“你觉得你出了这样的事情是不是因为你的女朋友翟云瑶?”,章鑫磊坦言,“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对于“你后悔和她在一起吗?”的问题,他回答说:“我说不出来,因为我不责怪任何人。”他认为,的确这样的判决“对于我所做的事情来说,这时间太长了……这是我的感觉。在和监狱里的其他人聊过之后。”

“你从这次的经历里学到了什么?你觉得你当时做什么可以避免这件事情的发生?对于一些计划赴美求学的青少年,你有什么想说的?”对此,章鑫磊回答《纽约时报》说:“如果我再有一次机会,我会阻止他们对那个女孩那么做……这个问题很难……我会告诉那些学生,别干坏事,做好事。”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