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访谈】基层牧者分享民工基督徒牧养挑战(上):时代变迁给婚恋家庭亲子带来的冲击

作者: 王璐德 来源:基督时报2016年01月16日 09:50
2015年圣诞节时,华东一民工教会圣诞晚会现场。(图:基督时报资料图片)
2015年圣诞节时,华东一民工教会圣诞晚会现场。(图:基督时报资料图片)
图为2015年圣诞节时一个民工教会圣诞晚会上的节目《我的良人》,由几对民工夫妇表演。(图:基督时报资料图片)
图为2015年圣诞节时一个民工教会圣诞晚会上的节目《我的良人》,由几对民工夫妇表演。(图:基督时报资料图片)
图为2015年圣诞节时一个民工教会圣诞晚会上的节目《我的良人》,由几对民工夫妇表演。(图:基督时报资料图片)
图为2015年圣诞节时一个民工教会圣诞晚会上的节目《我的良人》,由几对民工夫妇表演。(图:基督时报资料图片)

过去十多年的城市化进程,改变的不仅仅只是中国的社会,中国的基督教也因此发生许多变化,其中最大的就是民工教会的出现,承担起牧养许多伴随着民工潮到城市打工的基督徒的责任和重担。

现年50岁的D牧师就是这样一位在长江三角洲二线城市的基层民工教会的牧师。他本人可以说是这一代民工教会基层牧者际遇的缩影。伴随着2000年民工潮刚刚开始时,30出头的他已经是讲道人D牧师离开河南老家,来到长江三角洲,一边打工,一边牧养许多和他一样的民工基督徒。

十多年间,D牧师经历过各种波波折折、起起伏伏,积累了许多民工基督徒的经验,也仍旧感受着极大的缺乏,在接受基督时报的邀请分享民工基督徒牧养的现状时,他的口气中透露着不少的艰难,“我们还是在摸索阶段。”

初见D牧师,中等身高、不胖不瘦、看上去朴实无华,是那种置身于人群之中你根本不会注意到他,连他衣服的颜色都是很难想起来。当他走进你、站到你面前、和你对话时,你看到的表情是一种综合朴实的农民和城市小人物的那种诚恳与实在。

但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口音,是一种混杂了老家河南话、普通话、还有他居住了10多年的这所华东城市的声调。事实上,这不仅仅只是他的口音。走入他的教会所处的城市郊区,这里住着内地不同省份来的20岁到50岁等老中青三代的民工,说的都是类似口音,以至于笔者头次来到这里,以为这就是这所城市的声调。后来才知道,其实本地人说的是一种很有“吴侬软语”特色的声调,和他们的声调差别极大。而在这些背井离乡的民工的生活里,不论你来自河南、安徽还是其他地方,最终混杂出一种既已经不是老家、也不是本地人,但大家却彼此都相似、也彼此都可以听得懂的一种独特的声调。

他就用这种所有民工都会使用的最普通的声调,不疾不徐地谈起民工教会和基督徒当下牧养的现状和挑战,最凸显的是信徒在家庭和亲子方面的挑战等。

D牧师坦言,其实不少挑战是和现在民工所面临的普遍情况有关,比如工作流动性大、子女上学难、“既不是城市人,也不是农村人”的身份尴尬,以及夫妻之间“只能共患难,很难同富贵”带来的离婚潮等。

基督时报:您是怎么来到城市开始做民工教会和基督徒的牧养呢?
D
牧师:我是河南人,没有来这之前是在老家做三自教会。我从1991年的时候就开始做讲道人了,1997年被按立传道,进入2000年,就跟着很多民工就出来了。出来时,面对很多的指责,因为刚刚被按立传道几年,大家对我期望还是蛮大的,可是我就要走了,牧师和信徒批斗我。那个时候的气氛就是你离开老家去城市打工,就会觉得你贪爱世界。

当时我出来,一方面是因为经济压力,还有一些去城里打工的老乡跟我说“我们在这里没有什么讲道人,你要不要过来牧养我们,也给你找个工作啊”。来了之后,发现这里的情况和老家不一样,大家都很忙,因为都要工作,所以没有时间聚会,后来我就去做了几年生意。一边做生意,一边打工,一边聚会,那时候就是“维持”,维持自己的家庭生活、维持教会的存在。

D牧师身边的一位40岁左右的同工补充说:很多传道人最开始出来都是这样,开始牧养民工建立教会的,因为民工和本地人不一样,本地人的教会都是星期天早上8点聚会,民工白天都要去工作,那个时候根本不能去聚会,所以就只能自己做起民工家庭教会牧养,晚上吃完晚饭7点可以聚会到9点多。民工教会的建立也是大势所趋,因有具体需要。)

基督时报:您觉得出来做民工教会的牧养跟以前在老家做传道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D牧师:不一样的地方多。以前在农村讲道人就是讲道,现在是要一边工作,还有不单单讲道,你还要牧养。因为本身民工教会开始的时候就十几个人、少了一个人就觉得少了很多,所以你要去关怀、探访、牧养啊。

基督时报:关于牧养,之前农村不需要牧养吗?现在在城市牧养又主要是哪些方面呢?
D牧师:之前在农村,信徒需要牧养相当的比较少。因为他/她本身就在本地,生活来源不会有什么压力,但来到这边他/她工作不好,生活就会有压力,生活上有问题了,就会影响到信仰的问题。甚至在老家里你病了,找个医院医一医,但来到外面不一样了,花费也就高了。这些都需要关顾和走访。并且因为工作的忙碌,他/她常常会忽略了家庭成员。所以,在城市,你的牧养有很多方面。

之前主要是信徒担心因为找不到工作,没有收入生活艰难,所以夫妻吵架问题。现在生活稍微好一些了,多数都是要处理婚姻、亲子教育的问题。很多是关于夫妻关系、感情的问题。这也是我们牧养上的转向,就是婚姻家庭。

基督时报:您刚刚谈到婚姻家庭,之前不关注这个方面吗?
D
牧师:之前也关注这个方面,但关注的不一样,因为虽然在艰难的时候夫妻也会有吵嘴,但不会提到离婚。现在很多提到离婚。

基督时报:基督徒也面临这样的问题吗?
D牧师:基督徒也是蛮多的。

基督时报:为什么呢?
D牧师:因为大多数有钱了,随着这个环境的转变,他/她觉得我也有价值了,以前我逆来顺受,现在我不能逆来顺受了。我有工作、我一个月赚5000,6000,我有资本向丈夫或妻子提出来离婚了。所以就跟刚刚说的牧养的转型一样:现在不是解决吃--生活的问题,现在要转到解决情感的问题。

所以2015年圣诞节之前,我们做了一个夫妻团契,虽然只是一次短短2个小时的活动,但很多人的感触很深。可是我们不是单单做一次活动就够了,我们之后可能就是要推动夫妻怎么根据圣经原则处理夫妻关系,让彼此关系更加深厚,邀请他们的另一半到教会听讲座,同时向他们传福音,他们也了解教会在作什么,认识教会。最终目的不要让社会上不良的风气影响到基督徒的家庭。所以我们想开始做一些系统的家庭婚姻的讲座。

基督时报:这些家庭婚姻的讲座您打算怎么着手来做呢?有哪些可以使用的家庭婚恋的培训资源吗?
D牧师:我现在也是最头痛这个,我自己现在正在准备,可是没有太多的培训资源和渠道。

我作为比较老一代的人,主要是我们这一代经历过很多挣扎、试探,在婚姻的过程经验比较多了。单单讲一个课没有问题,但是系统的就比较有难度了。现在只能自己查考圣经、自己编辑课程。我前不久刚刚在网上买了十几本家庭婚姻的书,自己学,自己摸索。

但是看这些家庭婚姻的书,我最发愁的是很多书讲的都是因着爱情进入婚姻的,可是我们大多数民工的婚姻不是这样,我们很多不是因为爱情走入婚姻的,我们开始都是跟着传统的相亲、媒妁之言啊,根本就是建立在没有感情的基础上。但大多数的作者起先都是说婚姻都是建立在爱情上,这就很难和我们的情况结合起来,来解决我们的问题。

除了已婚夫妇的培训之外,我觉得对于未婚者的婚恋培训也是非常需要的。现在面临着一个很普遍的情况是家庭教会大多数是未婚姊妹多、弟兄少,但我们传统教导的原则是信不能嫁和娶不信的,所以现在很多单身女性基督徒面对年纪大了但没办法结婚,我们还不知道怎么面对这样的事情。有的干脆自己不来教会聚会了,因为害怕入了教会,自家的孩子嫁不了人。


婚姻家庭成为目前民工教会所面临的重要事工挑战之一。教会希望更多帮助基督徒家庭不受社会风气的影响,成为婚姻家庭的美好见证。图为2015年圣诞节时一个民工教会圣诞晚会上的节目《我的良人》,由几对民工夫妇表演。(图:基督时报资料图片)

基督时报:您刚刚还提到关于子女教育也是一个挑战,这主要是指的是哪些方面呢?
D牧师:现在民工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子女上学的问题。我们不是城里的户口,所以我们的孩子上不了这里的学校。这里本地的学校校室不够用,招生的条件多,门坎高,所以外地的民工就很难入学了。这几年,我们这里遇到过民工的母亲为了孩子上学到学校里面求情、或者闹,最终学校叫来了派出所的人,曾发生几次恶性冲突,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孩子在这里上不了学,就只能回老家。所以不少民工就是因为子女上学难的问题回老家了。

这都是和民工真实的生活挑战,作为民工教会知道民工的需要,也希望能帮助他们,教会几位领袖曾到处奔走相告,跟当地政府协商,但因资源不达标,资本紧缺而搁浅了。现在民工教会力量本身也不够,也没有太多资源。这是发生在生活中的,还有信徒子女的属灵方面的教导。我们在尝试做一些讲座,但是这远远不够,比如我们需要系列的培训他们亲子教育,我们生了孩子,那怎么养育他们,培育他们,这都是我们需求的。

我们现在的情况是农村不是农村,城市不是城市。不是农村人,也不是城市人,因为你不像城市人房子和孩子上学问题能解决,可是你再回去农村的话你也没地了。所以农村回不去,城里留不下。在这种空间里面,其实大家的矛盾心理还是很有的,需要努力地挤进城市的感觉,实在挤不进去就只能回去农村,可是回去有多大的指望呢。

基督时报:现在有多少有大概多少比例的人在城里买房呢?
D牧师:我的老乡买房的还是不少的,大概1/4的人买了房,买了房孩子上学的问题就可以解决了,不过大多数是勉强买的,每月要交房贷的。还有1/3回去老家了,剩下的就是在这里空着,努力的上班啊,也是希望给下一代多留些东西,农民工就是这样生活。不过这样也有益处,因为人有压力,才需要有依靠,需要一个信仰。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录音内容整理而成,经由受访者校订,略有编辑删节。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英国历史学家汤姆·霍兰德:西方世界有很多东西要向受迫害的基督徒学习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