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渴慕神事工分享:到底何为崇拜的艺术?

作者: 义工 柴恩 翻译 来源:基督时报2015年09月18日 15:22

编者按:我们个体人和教会的本质都是崇拜,这是我们在上帝面前的姿态,也是我们聚会的本质。那么,到底什么才是崇拜呢?崇拜的艺术是什么呢?本文为约翰•派博牧师的“渴慕神”的网站上的一篇文章,分享了“崇拜的艺术”。

教会使命中的文化与风格

教会崇拜中是否有唱诗班、管弦乐队、小提琴、大提琴的一席之地?还是应该都是吉他和电子琴,还有现代乐队的声音?

二十五年前,当约翰•派博(John Piper)对比“大众文化”和“高雅文化”在团体崇拜中的角色,他指出大众艺术流派的几项优点(通常表现在我们的崇拜音乐服事中):

•符合人们的口味;
•为同样的经历构建桥梁;
•使普通会众均可感知其异象。

大众艺术 “自比普通人之肤,明确肯定了触及群众思想心灵的重要性。”今天我们极其珍惜这些优点,也经常使用大众艺术(主要是音乐)来在崇拜中达成这些目标。

比较大众和高雅艺术

然而,派博观察到,大众文化也有一些缺点(考虑连贯性,用词“大众”和“高雅”将按派博所定义的用在这里)。最值得注意的是,它会倾向于“使头脑回路变短,并用快捷方式触动情感。因此,一般来说,大众文化作不了伟大圣经教义的一种保护。”高雅文化平衡这一弱点,“保守了真善美作为客观理想的一些概念,这些概念植根于神是我们的绝对。”

在为高雅艺术辩护中,派博给出了其两种果效,即牧养上的(“假如我们未能将信仰以合情合理的表达方式传承给下一代,那么我们将失去他们”),还有神学上的(“有些属于神的情感稀罕而深刻,可以通过高雅文化的表达方式很好地唤醒并传达”)。

提姆•凯勒也给出了类似的观点,写道“我们应该认识到,大众/当代音乐有一个参考框架,不同于巴赫的音乐.. .. .. 一种比另一种更能传达某些神学主题。”

但是在团体崇拜中,发挥文化艺术的影响力并非易事。一览教会音乐史,即可确知,这项工程已经持续了几个世纪。对于许多基督徒来说,“基督教音乐”这个用词似乎专指广播上的现代基督教音乐,其各种流派的大众风格。在教会的使命中,高雅艺术音乐的潜力在我们的圈子里经常未加考虑和应用。

但假如派博、凯勒和其他人对高雅文化和大众文化两者的优缺点所言甚是,那么高雅艺术在教会崇拜中依然有可能发挥重要作用。

克服误解

那么路在何方呢?

第一、克服种种误解。

带入高雅音乐可能引来怨声,勾起“教会里唱歌剧”或“听管风琴似鬼屋” 等过去经历的故事。但随着音乐风格不断发展,今日可能会有远超以往的更多音乐,成功地融合高雅文化的优点并广泛吸引广大会众。

混用高雅音乐并非意味着使用与少数精选“艺术类型”共鸣的音乐。教会音乐负责人能跨高雅大众范围为会众、唱诗班、乐器演奏找到并使用合适音乐,能最好地向会众述说神丰富的荣耀,用赞美的言语将他的荣耀发明!”(诗66:2)。通常,超乎我们所想,会众对于卓越的高雅艺术更有共鸣、更能融入崇拜(不论是经典的,还是新创作的)。

高雅艺术依旧说话

其次,我们应该看到高雅艺术的持续关联性。它依然在我们的社会中深切地传递信息并引起广泛共鸣。主流电影配乐经常使用唱诗班来描绘一种高尚的品格、敬畏或奇迹。西方的婚礼一般都采用高雅艺术(音乐、语言、建筑和装饰等)来表示仪式的庄重。我们国家的首都是用伟大的雕塑和建筑作品来记念我们的历史。我们的总统就职典礼,一如既往,包括了超凡脱俗的古典音乐和诗歌朗诵表演。这些场合,一如既往,包括了高雅艺术,因为它有助于传达环境的重量。

或许,在我们的社会中,高雅艺术依然超乎我们所想,传递信息更成功。当然,我们的团体敬拜在许多方面不同于一场好演出或纪念大典,我们当然可以“用赞美的言语将他的荣耀发明”和“琴声要美妙”用各式各样的艺术或音乐风格(诗33:3;66:2)。但是,在我们的敬拜中,加入适当的光芒四射的美和高雅艺术,可以加强我们对神的属性宽度的表达,特别是在我们的敬拜中,表达祂的超越与荣美。

值得付出努力吗?

在2006 年一次访谈中,派博提到教会向来并不鼓励发展艺术,是因为:

我们(恰如其分地)是一群目标导向的务实人,一心想在福音传播上卓有成效。艺术的成效不够高,因此于我们而言略显多余。生活中似乎多有要事,紧迫胜于艺术创作。我们并不坚信这些[艺术的]情感经历对于高举神的生活必不可少。

戈登•史密斯教授(Gordon Smith)认同 这些观点并指出,实用主义盛行于宗教文化中,艺术尤其是高雅艺术,往往被边缘化,取而代之的是更为“有用”的事物。

但派博主张,虽然传福音以目标为导向恰如其分,但是我们应该抵制那种阻碍美与艺术的实用主义:

拥有最伟大艺术的人不应该是非信徒,而且我们也不应该务实到以致于没有功夫饶有美感地讲述福音。艺术曾经是教会的特权;四百年前,从各方面来说,只有教创作艺术。

正如弗朗西斯•薛华(Frances Schaeffer)在《圣经与西方艺术》中所写,“基督徒的想象力应该驰骋天地,超越星际。”

把艺术带入教会:四点建议

那么,这一切对我们周末的崇拜聚会有何意义呢?

当然,处境和文化背景都会有所不同,甚至美国教会里和同城教会中都有所不同。平衡大众艺术与高雅艺术,实际操作都会有所不同。每位肢体都将有其独特的潜力,基于会众的恩赐,将高雅艺术融入崇拜中。正如我们如此践行,在此提四点建议供参考:

1、如果教会用惯了一个敬拜乐队,可考虑偶尔混用较为经典的乐器演奏经久不衰的传统圣诗。

2、一些教会可以考虑在特殊场合安排唱诗班献唱,或考虑咨询教会中高雅乐器演奏者,可以如何使崇拜服事锦上添花。唱诗班的功用仅仅是作为会众的先锋,教会就可以更大范围探索今天可用的合唱曲目,从而拓宽崇拜表达的维度。

3、如果教会已经用一些高雅艺术,可能已从传唱经典圣诗选中获益(不论“古典”或是新创作的作品)在教会年的特殊节期,也许是圣诞节或复活节里的狂欢音乐,或是针对濯足节和耶稣受难日有力而庄重的音乐。

4、也可以将应用延伸到音乐艺术之外。例如,有些教会委任艺术家在他们中间绘出“高雅艺术”的壁画,该壁画艺术化(或抽象)地描绘他们当前的讲道系列主题,引发会众深思。

无论何样处境,只要教会试图使用神的世界里一套全系列的艺术表达方式,每个教会都能从其自身的可能性受益。

为祂荣美而作的交响乐

这个问题的重要性也许在派博2006年访谈中阐述最为深刻,当时他直接把自己那句著名格言套用在艺术上:

当我们以神为最大的满足,神就得着最大的荣耀。或者我们可以说“最为神所感动”或“最敬畏祂。”我们需要找到艺术表达方法来唤醒人们尊荣神的情感。这是一个以神为中心,尊荣神的问题,我们是否唤醒本该属于神的人心的全部。

在教会中,宣扬万王之王、万主之主的荣耀所发的光辉,是何等有价值。祂配得赞美,在祂荣光全然发挥之中,配上适于祂荣耀的交响乐。高雅艺术就是为此任而有的。

本文由义工翻译  阅读原文请点击此处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