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百合花姊妹的人生见证:曾经顽梗悖逆 上帝藉生产中的神迹彰显慈爱

专栏作家 山上之城咨询 来源:基督时报2015年07月20日 08:56

[百合花姊妹自己的话]主啊,我是野地里的“百合花”,今天还在,明天就要被丢在炉里的卑微之躯,你竟还如此厚待我,给我美丽的妆饰,把我从粪堆里提拔起来,好在这末世的时代能做你明光的返照,我感谢你!愿你荣耀充满穹苍,愿认识耶和华的知识充满全地!愿敬畏耶和华的智慧充满人心!奉耶稣圣名祈祷,阿门!

[百合花姊妹的蒙恩见证]

作为80年代的大学生、90年代最早从学校中离职,去外企工作的一批人,百合花赶上了很多好时候。

90年代初,她在一所学校里教书(4年的教学经验),在当时月工资90元,加上补贴最多不超过120元的情况下,她跳槽去了外企。这可谓惊世骇俗之举,家人理解不了,朋友们理解不了,为何从铁饭碗变成泥饭碗?但对于她来说,却是一举从一百元到每个月几千元的收入的巨大翻转。

她赶上了很好的机会。在当时,中国还没有人力资源的概念,跨国外企的管理却已经非常成熟,他们注重培训,花了巨资去培训当地第一批外企人。所以百合花成了第一批的人力资源管理理念和技能的受益者。先进的管理方式和严谨的职业训练,再加上她努力勤奋的实践,随着企业规模的扩大,她的职位也快速上升。从人力资源高级职员到人力资源主管再到人力资源经理。她换一次工作,职位薪水就上升一次,早早地成为先富起来的人。顺境多了,人也渐渐骄傲起来了,用她自己的话形容说:“自己变得不可一世,面貌可憎。”

然而,职位提升、技巧提升却不能解决心中的迷茫。在实际工作中,百合花看到公司里的你争我斗、人性深处的贪婪。有时候她会面临中方和外方不同的立场的冲突,有时候她的老板的个人利益和公司的利益并不一致,甚至有时会为了某个领导人的业绩而非实际工作需要去做事情。“越往上走,看到越多的人性的恶。”她感受到这一点,忍不住反复问自己:“我究竟是为谁服务?人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百合花第一次接触福音是在1994年。人力资源部负责培训工作的一位外籍姊妹(后来知道她的另一个身份是宣教士)给百合花传了福音。当时的她根本听不进去,仗着自己哲学专业的教育底子,常常口出狂言,百般狡辩,专以刁钻古怪的争讼问题为难对方,甚至让前来一群试图说服她的基督徒下不来台。

因着神百般的慈爱,福音的种子竟也在这块坚硬的石头地里存下来了。争辩到最后百合花也觉得没有意思了——每次都是她赢,那位姊妹总是微微一笑说,称赞她说得对,鼓励他继续寻求。后来她参加了一个课程培训,题目是《高效能人士的七种习惯》,学习的时候她发现,这里有一种走心的东西,不像其他偏重职业技巧技能的训练,有很多心理反思,灵性训练,(这也是促使她后来去修心理学的原因之一),也进一步去思考“人是否有不灭的灵魂”此类的问题。

真正使百合花改变,并归入耶稣名下的,是2004年的一次奇特经历。

2004年时,距离她第一次听到福音已经有10年。此时的她,意外地怀上了第二个孩子,和家人权衡许久后她打算生下这个孩子,但孕期的产检中却一次次的让她陷入恐慌。先有大夫告诉她孩子智力发育可能有问题,后有专家说孩子身体发育可能有缺陷。在极大的揪心中,她被人带进了当地的教会。她当时完全听不进去圣经,但是基督徒们的祷告给她一些安慰。终于到了快要生产的时候,一位主内的姊妹负责她的生产。为了安抚她忐忑不安的心,这位姊妹刻意安排熟悉的大夫护士,约好了日子让她准备剖宫产。但是上帝的时间却不是这样的。在她原定手术的前一天晚上半夜,生产征兆忽然来到了。

这出乎所有人的意外。当时,她丈夫已经回家,并且为了储备后面几天照顾她的精力,关掉电话睡觉了。当天留守在医院的夜班大夫是外地进修实习人员,经验欠缺。完全不是之前安排的丈夫到场、并且有经验医生主刀的情况。她有些慌张。

“我自己在手术协议书上签的字。”百合花回忆。虽是平常的一句话,却能想象当时的凶险。手术生死攸关,她却只能一个人面对。

可是,手术中的“万一”还真的发生了。

因为是剖宫产,必须在手术前要进行局部麻醉。打完第一针麻醉后,她的知觉还是敏感,大夫在戏称她太肥胖的笑语中又注入第二针麻醉,她右腿部分依然有知觉,于是大夫决定给她再打第三针麻药——就样,注入百合花体内的麻药是正常剂量的3倍。

这一针麻药注射后,百合花感觉自己飘起来了,飘出了自己的身体,然后看到自己在在一个隧洞中急速穿梭,隧洞中一边是光明一边是黑暗,因为穿梭速度太快,她害怕极了。她想起以前别人教给她的呼求方法,就大喊:“耶稣救我!” 突然,她走入了光中,惊骇退去,人被暖洋洋的热量所包围,眼前是清晰的十字架。在其中有声音,如众水奏鸣的声音(这是她后来读到圣经中的形容上帝临在时发声的描述,她很有同感就借用了),那声音说“有灵的,有灵的,你要说出来,写出来。”她退缩着,辩解着自己做不到。忽然她看到有一个婴孩从光中被推出来,纠结了她一个孕期的问题就是:“孩子健全吗?”但这个意念在她头脑中还没有构思完整时,那个声音说:“礼物是好的!没有父亲对孩子求饼反给他石头,求鱼反给蛇的道理。”她紧接着又问:“我生的是男孩?女孩?”,同样这几个字的话语还没有表达整全,那声音又说:“男孩,7斤1两重,比女孩(第一个孩子)重1斤。”(此前,她没有和医院的任何人提及自己女儿的情况,她说女儿是在外地医院生产的。)

后来她感觉到有气息从鼻孔吹进来,就听见有人声说:“醒过来了!”她睁开眼睛,看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身边很多医生护士在抢救自己。问了周围的护士,她知道原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但感觉好像只是瞬间的几秒。特别神奇的是,当孩子被推到她面前的时候,和她在光中听到的一模一样:“男孩,7斤1两重。”

后来几日,趁医生不备,她悄悄地翻看自己的生产记录,发现描述是:“麻醉失败,病人重度昏迷。”这知道,自己经历过十多个小时的紧急抢救。

出院后,她查阅很多医学书籍,请教做麻醉医学工作的朋友,想搞明白自己的经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致的意见是,麻醉过量只会引起休克,不可能有清晰的记忆。她又搜索了一些有关濒死体验的人的记录,想寻找关于灵魂存续的描述,说法也不尽相同。她只有第一次老老实实的回到圣经之中,翻看了她反对了无数次,但却未认真的读过一遍的天书。她发现自己看不懂,但心里有一个强烈的声音是:“我要受洗,否则我就有祸了”。虽然她并不知道受洗是什么意思,但她还是坚定的走进教会,请求牧师为她施洗。就这样她找到她灵魂的家,她说:“我不想背乎我自己,我不想说谎,如果说没有神,我就是一个撒谎的人!”

神的手,神的爱把这样一个顽梗悖逆的狂徒拉进了他的家。从此,百合花就成了有根有基,有呵护有照顾,有管教有引导的神的儿女,如今她在主里的生命已经十岁了。“耶稣是我的君王,圣经是我的食粮,圣灵是我的宝剑,生命是我的盼望!”百合花这样总结自己的蒙恩之路。

[后记]如今,百合花是一家主内的管理咨询机构的创办者和合伙人,希望在职场领域回应上帝的呼召,让更多人经历福音的大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社会对吴秀波/翟天临事件的抵制VS美南浸信会对性丑闻的包庇:教会对罪恶是否做到了零容忍?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