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中国老年人宗教信仰状况及影响因素研究

作者: 杜鹏 王武林 来源:《人口学》2015年03期2015年07月10日 10:58
图为一农村家庭教会聚会时的情景,其中大多数信徒是老年女性信徒。(图:基督时报资料图片)
图为一农村家庭教会聚会时的情景,其中大多数信徒是老年女性信徒。(图:基督时报资料图片)
图为一农村家庭教会聚会时的情景,其中大多数信徒是老年女性信徒。(图:基督时报资料图片)
图为一农村家庭教会聚会时的情景,其中大多数信徒是老年女性信徒。(图:基督时报资料图片)

摘要:文章利用2010年第三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的全国性数据,对中国65岁及以上老年人宗教信仰状况及影响因素进行实证分析,对老年人宗教信仰进行诠释,揭示老年人宗教信仰的现状及影响因素,回答老年人何时、为何信仰宗教。从信仰宗教老年人的性别构成来看,女性老年人是宗教信仰的主体。通过对老年人宗教信仰时间和原因的分析发现,中年和晚年是老年人信仰宗教的高峰时期,这是因为中晚年生命历程转交时期老年人面临的疾病、家庭、婚姻、人际关系等诸多方面压力的挑战。进一步研究发现,老年人宗教信仰受性别、民族、文化程度等人口学因素、婚姻家庭、城乡地区、社会保障和社会参与等五类因素的显著影响。文章建议进一步完善社会养老服务体系,提高养老保障水平,合理引导老年人的宗教信仰。

关键词:老年人 宗教 宗教信仰

作者简介:杜鹏,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王武林,贵州财经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

近20年来,宗教在中国迅速发展,中国宗教信仰者的比重不断提高,农村地区宗教发展尤其迅速(阮荣平、郑风田、刘力,2010)。中国信教群体中老年人信教人口的增多和较高的比例也日益引起关注,但相比于年轻人口信教状况的研究,对中国老年人宗教信仰的状况与影响因素却极为缺乏。例如,中国知网2010年初到2014年4月共收录中国大学生宗教信仰的研究论文239篇,但同期关于老年宗教信仰的研究只有6篇。2010年中国城乡老年人口状况追踪调查数据显示,中国60岁及以上有宗教信仰的老年人有大约2092万人,占11.78%,65岁及以上老年人有宗教信仰的占12.37%(吴玉韶,郭平,2014)。那么,我们需要关注的问题是他们主要信仰什么宗教,又是由于什么原因从什么时候开始信教的?2013年底中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到1.32亿人,占总人口比重达到9.7%(国家统计局,2014),随着中国老年人口的持续增多,了解中国老年人宗教信仰的现状和影响因素对于完善相关政策、全面认识老年人宗教信仰的变化趋势与原因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既有研究发现,宗教信仰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主要受社会原因(宗教政策、社会开放程度等)、个体原因(个体遭遇与心理需要)和宗教原因(宗教教义、组织结构、仪式活动)的影响(苏祥,2008)。另外,人们信教还受家庭成员与朋友(陈苏宁,1994)、身体健康(晁国庆,2005)、心理不平衡(曾和平,2005)、现实困难(崔森,1996)、公共文化供给与社会保障(郑风田,阮荣平,刘力,2010)等因素的影响。对于宗教信仰者增长的原因分析表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城市化的进程导致了中国社会原有的社会网络弱化,从而使得民众寻求以新的形式重构原有社会网络的需求加大,宗教需求的增加可能就是这一需求的衍生之一;而中国日益凸显的老龄化现象可能也是推动中国宗教发展的一个重要力量(阮荣平、郑风田、刘力,2013)。近年来,老年群体当中信仰宗教的老年人规模日益增加,部分学者开始关注老年人宗教信仰问题,但仅限于对信教老年群体的区域性、描述性分析,例如对乌鲁木齐市哈萨克族老年人群宗教信仰之宗教行为调查(古丽娜尔·阿扎提,2014)。然而,对于全国范围的老年人何时信仰宗教?老年人为何信仰宗教?对老年人宗教信仰影响因素缺乏实证研究。

本文使用2010年第三次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的全国性数据,对中国老年人宗教信仰的基本状况与影响因素进行实证分析,对老年人宗教信仰进行诠释,揭示老年人宗教信仰的影响因素,并回答老年人何时、为何信仰宗教。

以2010年12月1日为时点的第三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是全国妇联和国家统计局继1990年、2000年第一、第二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后组织的又一次全国规模的国情、妇情调查。个人调查主问卷的对象是:调查时点上全国除港、澳、台以外居住在家庭户内的18至64周岁的男女两性中国公民。在中国人口老龄化迅速发展的背景下,为了深入分析老年妇女社会地位状况与变化,本次调查还对调查户内65周岁及以上老年人进行了调查研究。调查采用抽样调查方法进行数据收集。为能够同时进行全国分析和省级分析,采用按地区发展水平分层的三阶段不等概率(PPS)抽样方法选取样本。本次调查共回收65岁及以上老年群体有效问卷10793份,包含老年人宗教信仰相关信息的有效问卷有10547份。以下分析是基于对10547位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的分析。

1 老年人宗教信仰的基本状况

1.1 老年人宗教信仰类别

在各种宗教信仰中,佛教信仰已经成为中国老年人的主要宗教信仰。2010年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数据显示,在10547名被调查老年人中,有宗教信仰的老年人为1618人,占被调查者的15.3%;从老年人宗教信仰类型来看,老年人信仰的宗教的类型依次是:佛教(60.8%)、基督教(16.6%)、回教/伊斯兰教(15.6%)、道教(3.4%)、天主教(2.8%)(见表1)。可见,在信教老年人中信仰佛教的老年人所占比重最大,佛教信仰已经成为老年人的主要宗教信仰。

1.2 信教老年人的基本特征

通过几个层面的分析数据我们可以看到(见表2):

(1)从信仰宗教老年人的性别构成来看,女性老年人是宗教信仰的主体。在信教的老年人中,女性老年人所占的比例为63.5%。从年龄结构上来看,低龄老年人所占比例最高,65~69岁的信教老年人占36.5%,高龄老年人所占比例最低,仅有14.7%,这主要受到老年人口年龄构成的影响。

(2)从信仰宗教老年人的民族构成来看,信教老年人以少数民族为主,汉族老年人占23.0%,少数民族老年人占77.0%。从婚姻状况来看,有配偶的信教老年人超过一半以上;在信教老年人中,有配偶老人所占比例为53.9%,比无配偶老年人的比例高7.8个百分点。

(3)从文化程度上看,信教老年人主要以文盲半文盲为主。不识字或识字很少的信教老年人占51.1%,超过信教老年人的一半,而大专以上文化程度的信教老年人所占比例仅为1.7%。

(4)从经济状况来看,信教老年人以低收入者为主。人均年收入低于3000元的信教老年人所占比例为50.1%,其中无收入的信教老年人所占比例为26.5%,收入越高,信仰宗教的老年人所占比例越低。

(5)从城乡结构来看,信教老年人以农村老年人为主。农村信教老年人所占比例为57.7%。从区域结构来看,西部和东部地区信教老年人较多,所占比例分别为39.1%和33.3%。

(6)从社会医疗保障和社会养老保障来看,仅有4.1%的信教老年人没有社会医疗保障,绝大多数信教老年人享有社会医疗保障;无社会养老保障的信教老年人所占比例为41.3%,无社会养老保障的信教老年人较多。

 (7)从患慢性病情况来看,无慢性病的信教老年人仅占14.3%,同时患1类和2类慢性病的信教老年人分别占27.0%和24.6%,同时患3类及以上慢性病的老年人占31.4%;可见,绝大多数信教老年人患有慢性病。

 综上所述,我国信仰宗教老年人呈现出“女性多、低文化程度者多、农村老人多、西部地区老年人多,患病老年人多”等基本特征。

1.3 老年人信仰宗教的时期

在西方国家中,许多人从小受宗教文化的影响,幼年便开始信仰宗教;而我国的社会文化不同,长期宣传无神论,那么老年人从什么时候开始信仰宗教?对老年人开始信仰宗教时间的调查结果表明:32.4%的老年人是老年阶段或近年开始信仰宗教,即老年期信教;30.2%的老年人信教时间是幼年时期;24.3%的老年人信教时间是中年时期;13.1%的老年人信教时间是青少年时期(见表3)。

从各类宗教信仰来看,老年人信仰宗教的时间存在差异。在信仰基督教和佛教的老年人中,晚年或近年开始信仰宗教的老年人比例分别占61.8%和32.6%;在信仰伊斯兰教、天主教和道教的老年人中,幼年开始信仰宗教的老年人比例分别占68.6%,46.7%和33.3%(见表3)。可见,信仰伊斯兰教、天主教和道教的老年人,信仰宗教的时间主要是在幼年时期;信仰基督教和佛教的老年人信教时间主要是在中年和晚年时期,分别占89.5%和59.9%。

整体来说,在自主选择的情况下,中年和老年时期是开始信仰宗教的高峰期(受家庭传统影响较大的信仰伊斯兰教的老年人和天主教除外)。中年和老年开始信仰宗教的老年人合计占信教老年人的56.7%。从家庭生命周期理论来看,老年人在进入中年和老年阶段时,如何应对这一阶段的挑战,特别是空巢期、角色转变以及角色适应带来的各种问题,是每个人都面临的重要课题,导致此时的精神慰藉需求增强,而子女由于面临个人发展的种种压力对父母的角色变化以及精神需求也存在未予足够重视的情况。从生命历程理论来看,中年时期人们生命历程中经历的子女成长、婚姻家庭、赡养老人、事业发展等状况,老年时期面临生理机能下降、社会和家庭地位下降、退休、丧偶、疾病、死亡等,这些事件对中老年时期人们的家庭、生活、工作以及人生观、价值观产生重大影响,需要对生命历程中经历的变故寻找合理解释以及社会支持。宗教被老年人视为晚年应对危机的一种资源、机制和策略,宗教参与是改善老年人生活质量的潜在资源(Bosworth,H.B.,Park,K.S.,et al.,2003)。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宗教信仰可能满足了中晚年时期人们的某种需求,并对生命历程中经历的变故进行宗教解释以及提供某种支持。

1.4 老年人的宗教参与

有研究指出,宗教参与可以减少老年人认知障碍,提高老年人的生理和心理健康,降低死亡率,有利于实现健康老龄化(Terrence,D.H.,2008)。宗教参与是老年人宗教性与宗教委身的体现。总体上看,有30.7%的老年人定期参加宗教仪式或宗教活动,这说明老年人宗教性与宗教委身比较强;而13.0%的老年人从不参加,但这并不代表老年人无个人性宗教参与。从各类宗教信仰来看,老年基督教徒的宗教参与率最高,老年基督徒中有64.0%定期参加宗教仪式或活动,仅有5.6%的老年人从不参加宗教活动;老年道教教徒宗教参与率最低,仅有12.7%的老年人定期参加宗教活动(见表4)。可见,不同宗教信仰老年人的宗教参与存在明显差异,老年基督徒定期参加宗教仪式或宗教活动比例最大,宗教参与率最高;而老年道教教徒的宗教参与率最低。

值得注意的是,51.5%的老年教徒在“需要时去”参加宗教仪式或活动,特别是佛教和道教老年教徒。这种“需要”一方面根据老年人个人或家庭的需要来界定,从而决定是否参与,如老年教徒个人或家庭成员患病;另一方面根据宗教组织、宗教团体或宗教仪式的需要来界定。“需要时去”这种老年教徒宗教参与现象一方面表明老年教徒的公开性宗教参与较少,呈现出被动性、功利性、主观性和不稳定性的特征;同时也表明老年人的需求在现实社会中难以获得满足时,老年人将满足需要和解决问题的希望寄托于宗教神灵,从而导致老年人宗教参与率高但宗教参与不稳定的特征。

在表4中,比较特殊的是信仰伊斯兰教的老年人中定期参加宗教仪式或活动的比例仅为38.0%,从不参加宗教仪式或活动的比例为16.9%。具体原因需要在今后的调查中进一步了解。结合以往的相关研究文章,可能的原因包括老年伊斯兰教教徒健康状况较差,例如新疆近期的一项老年人信仰宗教研究中,由于身体健康原因,85%以上的老人都会选择在家进行一些宗教仪式而不是去清真寺(古丽娜尔·阿扎提,2014)。在2010年的妇女地位调查中,从不参加宗教仪式或活动的老年人中,健康状况差的老年人比例为41.9%,分别比定期和需要时去参加宗教仪式或活动的老年人高12.8个百分点和6.9个百分点。从不参加宗教仪式或活动的老年人以城市老年人为主,从不参加活动的城市老年穆斯林比例为55.8%,分别比定期和需要时去参加宗教活动的老年人高29个百分点和23.4个百分点。由于在调查时没有明确对公共宗教活动参与和私人宗教活动进行区分,因此可能导致被调查者在回答时未考虑私人宗教活动。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社会对吴秀波/翟天临事件的抵制VS美南浸信会对性丑闻的包庇:教会对罪恶是否做到了零容忍?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