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21日
微信

基督教具有“排他性、侵略性、阴谋论”?何光沪教授逐一理性批驳

作者: 王新毅 | 来源:基督时报 | 2014年11月24日 15:48 |
播放

基督教是宗教信仰中重要的一支,但现实中不少国人在面对基督教时心理比较复杂,比如认为“基督教太排他没有包容性”、“基督教是骑着洋枪枪炮来中国的”、“传教士抱有阴谋心理”等。

11月22日下午,在北京举行的“何光沪教授新书《秉烛隧中》发布会”的主题演讲上,著名哲学家、基督徒学者、中国人民大学何光沪教授点出基督教当下在中国面临的三种指责“排他性”、“侵略性”和“阴谋论”,他从学术和历史事实的角度进行了逐一驳斥。

首先,他先从个人归信的经历讲起,他说曾有两位学者的说法让他豁然开朗,一位学者曾说过类似如此的观点“我们设想我们让一只小蚂蚁认识我们人类是什么能做到吗?是很难的,而是上帝与我们人类之间的距离是比蚂蚁和人类之间的距离更大的…我实在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就是上帝亲自变为人。”还有一位学者说:“如果让人知道他是上帝,那么只有一种办法就是让他死而复活。”

他表示,作为个人,正是因为这些帮助让他豁然开朗。“而对一个社会和民族来说,要认识上帝我认为有几个要克服的。”

他说到,中国人自五四运动开始就很欢迎“德先生”和“赛先生”,“但是对这两个先生的介绍人‘基先生’却很排斥。”何教授指出,历史上,基督教对于中国的现代化贡献许多,影响深远,但反而国人面对现代化是非常的欢迎,对于促进现代化的基督教则表示出漠视甚至有时仇视的态度,“这跟上个世纪20年代的民族主义很有关系。但现在中国和世界环境很多都已经改变了,如果还抱有这样的态度,那是很值得思考的。”

他列出不少国人不认可基督教的三个主要原因:“排他性”、“侵略性”、“阴谋论”,对于这三者,他逐一驳斥。他说到,其中关于“排他性”与“阴谋论”的驳斥,他是第一次公开发表。基督时报的编辑有幸现场聆听了何教授的分享,将他的要点摘录于此,与读者共享。

——排他性

有学者说“一神论的信仰必然是排他的”,这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但是似是而非。

这话有简单的逻辑错误,首先因为多神的宗教比如佛教和道教等,它有许多神组成的体系,还有希腊罗马古代的多神教也都自成一个体系,这些体系中都是有好多神,但并意味着一定会包容别的神。一神体系也并不意味着不要别的神就意味着是排他了。要知道的是,所有的宗教在一定意义上都是排他的,因为如果他认为自己不正确就会信仰别的宗教。宗教是有一定的排他性,但是说“一神教比其他的多神教更排他”,那是不对的。

第二,排他性是否就意味着排斥他人?比如说“你是一神教,你排斥别的神”,这种说法自相矛盾,如果他接受了别的神,那就已经不是一神教了。看三种“一神教”的宗教:犹太教、伊斯兰教和基督教,这三种宗教根本上并不承认别的神的存在,因此也不存在要接受别的神。

另外,“排他性”在英文里面是“Exclusive”,这个词一般在媒体报道独家新闻时使用,表明自己的新闻我是独家的,只有我拿到了,意思是“独一的”,而不是说排他的,“别的媒体找个这个新闻也可以报道,只是说你已经是二手的了。”何教授指出,所以“排他”的翻译是有问题的,这个词的意思本来是“我只认这一个”。

这在基督教更加明显。比如当代英国神学家托伦斯 阿兰•托伦斯(Alan J. Torrance)曾在一篇杂志上发表文章公然主张“基督教就是一种Exclusive”并邀请中国人回应。中国学者的回应是“这个神学家很排他啊”,但其实他的文章说的是“我们坚决排斥一个中心、排斥排斥主义”,这个神学家说的是我们只主张包容、爱人、凡是仇恨的我们都坚决排斥,“我觉得他说出了基督教的精髓。如果你主张恐怖主义、主张仇恨人类、主张残害…等等,我坚决排斥你,但我仍然是爱你。所以,我写了一篇文章《刀子嘴,豆腐心》,说他是排他主义辞藻下面的包容主义。”

——侵略性

不少人也常常提到基督教就说到关于侵略性的问题,觉得是一神论的宗教逼迫多神论的宗教。 其实,事实是基督教从诞生开始到公元300年左右,一直受到罗马帝国的排斥。当时罗马帝国信奉的是多神论,用它的多神教来排斥一神论的基督教,这个基本事实我们也是忽视的。所以有些学者讲话的时候历史事实完全忘掉,不少中国学者讲这些,好像人说多了就从错的变成对的一样。

还有人说“基督教一开始进入中国就有侵略性”。历史上,基督教第一次进入中国是在唐朝,叫做景教,当时传教的人是骑着白马来到中国的,而不是炮弹,宰相房玄龄迎接,皇帝李世民研究了好几年景教之后说这个很好,可进行广传。第二次入华是元朝,也是教廷的使节进了北京。第三次是在明朝时耶稣会的传教士入华,利玛窦等人把西方的科技传到中国,把中国的经典翻译为英文,促进了中西文化交流,是“典型的和平的文化交流”。其实利玛窦到中国时,离第一次鸦片战争还很远,而且现在学者发现有大量的事实证明传教士和基督教对于中国现代化的促进作用,比如第一家现代医院的建立、现在体育事业的发起、女人不再包小脚、一夫一妻…….这些都是与传教在一起的。

——阴谋论

何教授特别举到一个例子是在云南苗族传教的伯格理。柏格理刚进入云南的时候,垃圾、传染病、毒品充斥着他的视野,但他在云南几十年,帮助当地建立了医院、体育等,尤其是发达的教育,可以说伯格理建立了当时西南地区最发达的教育。伯格理就是一位来自英国的传教士。

有人说这些人的目的是藏在后面的,他们做医疗、教育等等都是手段,他们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就是想传教。“我想问一句,他们有的传教士是一辈子做教育做医疗,有的是做这些的同时也做传教。但是他们从来没有说自己不是做传教,所以只能说是‘阳谋’而非‘阴谋’。”何教授点出。

“还有如果对方给你喝的是不好的酒、是有毒的酒,那算是阴谋。但是我们要注意一点,他们是真心真意认为福音是最好的东西,这就是他们天天喝的东西,就好像他们觉得那个是最好的养生的酒,他们天天喝,他们也希望你喝。这怎么能说是‘阴谋’呢?”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