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特稿】请勿将家庭教会与邪教混为一谈(下)

作者: 王璐德 来源:基督时报2014年07月14日 08:50

【特稿】请勿将家庭教会与邪教混为一谈(上)

续:来自家庭教会的澄清

——打击邪教是要让家庭教会更隐秘还是公开与透明化?

除了纯正福音要更好传播、培养好的传道人等教会内部成长因素,家庭教会的牧者和学者们还不约而同的提到一点:打击邪教的有力措施,不是连带打击家庭教会让其更为隐秘化,而是要让家庭教会更为公开化、透明化。

学者L老师说:“邪教产生的原因在于‘地下’,消除的措施也是去‘地下化’。要让家庭教会从地下走到地上,公开化。”

神学院王老师也认为“公开和透明化”是抵制异端邪教很重要的一点。他认为很多异端邪教在前期发展中是可以避免的,因为如果这个教会选择公开一开始很多人参与,不容易演变为异端邪教。“邪教有很强的控制性,比如在心理上、财务上、社会关系上对教徒进行很强的控制,这些控制要求高度的封闭性,让你和社会和其他人隔绝才有可能做到。所以教会的敞开和公开、并且接纳其他教会共同监督和交流是非常必要的。”王老师说,“所以我认为,公开性是非常必要的一个方法。这个公开性是需要教会能够敞开,能够邀请其他人来,还有教会之间的交流。”

“越不让正统宗教发展,这种邪教异端越容易发展。”L牧师对这个问题的分享上仍旧保持他心直口快的个性。他表示,无法认同《农村地下基督教的南北差异》文章中提到的措施,比如停止修建一切新教堂、拆除非法宗教场所,逐渐将家庭教会纳入“三自”教会进行规范管理等,并且鼓励农村修建宗祠和不禁止烧香拜佛。首先,他指出,这种观点其实是根本不了解三自和家庭教会产生的历史,及家庭教会所秉持的原则。家庭教会主要坚持政教分离原则,在实际中也是完全按照“自传、自治和自养”的三自原则。

“家庭教会就是因为没有教堂所以称为家庭教会,先是说要让人去教堂里面聚会,现在又说不让修建新教堂,好像这样就可以让信徒少…其实修建新教堂是因为信徒增多了,聚会场所不够了。而且信徒增长不是在于教堂多和少、大还是小,看美国的大教堂很多但没有人。最根本是因为人心的需要。宗教是因为人心里面的空虚,不在乎南方北方,不在乎传统拜祖宗不拜祖宗。其实中国文化不是信仰,而是一种文化,用文化来替代宗教信仰,是满足不了的。”

“就好像一个城市需要跳舞的地方,你不让他跳,他就只能地下跳。让这些需要公开化、合法化、正确承认这种需要,让它走上地下,走到阳光之下。这样邪教就没有藏身之处了,因为邪教是见光死。所以允许家庭教会公开化对打击邪教是有良性作用的,越打击家庭教会,越让邪教有更大活动空间,鱼龙混杂,别人就无法分清了。”L牧师说到。

——面对家庭教会这一问题,混淆与仇视,包容与开放哪个态度更好?

为何社会媒体和一些学者会发生把家庭教会和邪教混淆的问题,在媒体供职的W先生可能的一个原因是对家庭教会缺乏了解,以及看问题比较表面,“他们看到诸如农村教会中一些迷信神迹甚至类似传销的传教手法,产生了一些负面的看法。

因为如果只是片面看外在,两者“确实是有相似,一些地方政府也难以分辨”,这也的确是家庭教会发展以及外界对其了解过程中一个“绕不开的”阶段,W先生补充说。

而且随着社会开放,对任何社会议题都难免会产生截然相反的看法,最根本影响媒体人的还是价值观,加上看问题的角度、知识的储备等都会影响其立场和观点。不过,虽然W先生并非基督徒或其他宗教徒,但他认为作为社会媒体人,以包容和开放的角度了解和认识家庭教会更好,“作为媒体人而言,工作就像画素描:对现实的素描,看到的如何就如何话。当然,其中不免夹带自己的价值观。(对于家庭教会的问题),我认为包容和开放的态度会更好些。”

学者L老师表示,“这些把家庭教会和邪教混淆起来的观点似是而非,不能客观看到背后真实的原因。而且刻意让人对基督教产生一种仇视的态度,并没有真正尊重宗教信仰自由、维护宗教信仰的权利的态度。”

“为什么他们会这么仇视基督教?如果是因为他们的亲朋好友有受到异端邪教的侵扰和伤害,我们第一表示真诚的歉意,也说明那些不是真正的基督教。“L牧师说,”还有的是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都仇视、敌对。为什么呢?这个要很真实的看一下,是不是因为有文化保守主义的思想在作祟。”

L牧师表示,他读完这些混淆家庭教会与邪教的观点感受是“故事让人仇视基督教”,这让他不满也感到遗憾。同时,“读这些人写的东西,我只能说他们不懂宗教,他们提出的那些措施,真是‘瞎指挥’。”

两位社会学者的观点

谈到对宗教和家庭教会的看法,L牧师表示,现在国内两位社会学者对于家庭教会较为了解,观点也较为可观,值得借鉴。一位是普世社会科学所所长刘澎教授,一位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于建嵘教授。

刘澎教授认为,“全能神”这类性质的团体最大的特点是膜拜。“‘膜拜’一个非常形象的词,带有‘顶礼膜拜’的意思。膜拜团体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对自称创立了某种“宗教”的个人进行盲目崇拜(顶礼膜拜),绝对服从…大多膜拜团体是以秘密的形式出现的,处于封闭的状态,在行为上往往具有反社会倾向,也就是说它自绝于社会、不和社会来往。”

如何抑制这类团体,刘教授认为首先政府要强化法治、保护人权,以事后惩治的方式来打击他们造成的社会危害。从长期而来让这类团体难以产生和存活的方法是让宗教信仰领域的需求供给不足的问题得到解决,”如果信仰供应不充分的话,各种不合乎宗教标准的信仰团体就会层出不穷。因此,社会上如果总是有人以宗教或信仰的名义组成各种膜拜团体,那么要消除此类团体,就必须充分保证宗教自由,保护正规宗教的传播与服务,让广大宗教信仰者的信仰需求得到满足。”他总结说,“充分的宗教自由、宗教竞争和完善的宗教法治”是消除此类团体危害的最根本方法。(原文链接请按此

于建嵘于2010年7月出现在凤凰卫视《社会能见度》一期节目中,这是少见的中国社会媒体上对家庭教会的报道和探讨。他说,感到随着近两年来政策的宽松自己所研究的处于“地下”状态的家庭教会也能够见得阳光。他和他的团队曾利用一年多的时间在中国十多个省调查。根据调查,家庭教会在1954年时就已经存在了,后来开始的打击也一直到文革之后,“三反五反”等特别是文革时打击较严重。但他们在温州调查时发现一个现象则是“越打击它,越发展得快”,面对打击家庭教会选择的是饶恕与忍耐。 改革开放之后,伴随着比之前宽松的宗教政策,家庭教会迅速发展起来,特别是知识分子大量进入教会,城市家庭教会也发展起来。于建嵘教授介绍说,现在家庭教会的活动“基本都是公开的,我见到这些教会他们现在都不隐瞒”。

节目中还关心“三班仆人派”、“东方闪电派”等邪教和家庭教会的区别,记者问到“有不少人担心中国的家庭教会,最后可能会演变成为邪教,比如说像‘三班仆人案’。”于教授认为,“:‘三班仆人教’,一个最核心的一个问题,他们宣道的时候,都是把所有的窗子盖着的。当然你假如都是能够公开进行宗教活动的话,另外一批人来宣教的时候,说我们必须把窗户关了,怕政府打压,那么马上有人可以识破它,由于你政府的这个宗教政策,使另外一些有歪门邪道的人可能利用,所以他来说,我们要把这个窗户都拉开,拉起来,我们不要让别人知道我们在信教,政府要打压,那么他在跟邪教,我的观点就是,秘密化往往是邪教的一个最好的外衣。”因此,他认为,公开化、合法化有利于邪教的打击。(原文链接请按此

同年10月,他再次公开发表了自己于2008年12月11日在北京大学的演讲《为家庭教会脱敏》笔录,其中的观点和材料与《社会能见度》节目中的一致,演讲题目也清晰简洁表明了他对家庭教会的态度,以及认为社会各界对家庭教会所该持有的态度。他认为,比起躲避、无视、害怕、仇视,客观看待是该有的态度。“现在家庭教会是一个比较敏感的话题,正由于敏感,大家不敢公然讨论,更使教会的流动蒙上了神秘色彩。所以,为了引导教会更好地发展,教会的流动应该公然化。”随着家庭教会的发展,于建嵘表示他最担心的是这一群体的登记和合法化的问题。他说, “承认家庭教会的正当存在,不要装作看不见”。(原文链接请按此

2014年6月10日,在环球时报发表《打击邪教刻不容缓》之后一周,于建嵘发表文章《让所有邪教最大程度地曝光》,他并非从地下教会和邪教的角度去谈这一话题,而是指出秘密性是一切邪教最直观的特点,“我曾多次呼吁,要将宗教的管理模式放在现代国家治理的理念下重新进行审视。如何让民间信教民众合法公开地进行宗教生活,是政府应重视和面对的问题。那种视而不见或粗暴打压的做法,对正常的宗教生活甚至对社会秩序都具有破坏性…..应该尽可能地使邪教边缘化,使邪教曝光,使之处于公众的观察和监督之中,处于法治的严密监管之中,从而使邪教的危害性尽可能减少到最小。这是一个现代国家治理模式的应有之义”。(原文链接请按此

另外一位社会学者张纯琍教授是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当代宗教与社会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在招远命案后她接受《法制周末》访谈时谈到打击邪教, 她建议说对邪教组织实施精准打击的方法,准确定位,对严重危害社会的邪教组织进行严厉打击。“精准打击的优势在于,既能够明确区分宗教与邪教组织,又能够集中力量对邪教组织进行打击,同时还能够保证人们的宗教信仰自由。”(原文链接请按此

结语:让光透进来

无论是家庭教会、还是邪教,都不是简单的话题。处于发展中的中国社会也在逐渐对这些有越来越多的了解,躲避、无视、误读与对抗等都会在这一过程中发生。

到底如何规避邪教?如何更客观的认识家庭教会?如何普及正统宗教常识?这些都是基督教、宗教界及社会各界值得思考与探讨的话题,未来的进展也值得持续关注。

笔者记得一位家庭教会R牧师在招远事件后接受基督时报的邀请谈到如何面对邪教时说出的一个比喻颇有意味,他说:“在黑暗中乌鸦和鸽子摸起来都是一样的,很难分辨;但是光进来的话,可以很清楚分辨什么是黑的、什么是白的。”

也许,让光进来,是解决邪教问题最关键的要素。因为对于基督教来说,相信圣经真理是光,当光透进来时意味着当真正的福音散播出去时,异端和邪教这些黑暗自然受到审判;而对于社会来说,让光透进来可以说意味着一种公开化与透明化,而这恰恰是消除隐秘与膜拜最好的途径。

(完)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学者讲座|透过百年前一位杭州基督徒的故事 看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融合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