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主内亲子专家蒋佩蓉:如何面对高考失利的痛苦?

来源:基督时报蒙允转载自作者博客2014年07月02日 08:41

当一个家庭里的高考生失利,不只是学生本身经历了丧失,事实上,全家都在经历丧失,因为全家都把整年的时间投入在尽全力的去帮忙家里的高考生把这场重要的考试考好。虽然大家都知道不能这么看重高考,还有各种安慰性的话,但是事实还是摆在面前:孩子失去了努力的目标和心中的意愿。

无论如何说服自己,结果还是失去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愿望。无论一个人失去了心意中的大学、亲戚、父母、小宠物、男女朋友、或者配偶,这种丧失感都跟割断一手一脚一样的痛苦。因此,在讨论如何就补高考失利的时候,绝对离不开如何处理丧失这个话题。在这个时候,怨天怨地、骂体系、责备长辈的价值观不正确的这类话语都是没有帮助的话,对经历丧失的人不会带来任何益处或安慰。

我们需要做的,就是了解丧失的不同阶段与过程,然后了解在这个过程,作为旁观者或经历丧失者的亲人朋友们,我们需要与可以做些什么。希望这篇文章能够帮助我们成为高考失利家庭有效率的安慰者,而不是幸灾乐祸、讲风凉话、或者说些没有益处的话语的旁观者。

当我们面临各种负面情绪,我们要做的不是否定、压抑、或者惧怕这些情绪,而是接纳它们、陪伴、拥抱、肯定。情绪的存在没有对错,只需要被接纳,理解,然后才是处理。当我们正视失利后必会产生的情绪,说不定我们会少几个跳楼自杀或者因为压抑自己情绪而陷入性格分裂或者抑郁症的青年人。我们努力改革教育,但是也不能放弃眼前体系的受害者。这些受害者,不仅是高考生,也包括他们的家人。  

接受失去,直面痛苦

曾经,我的一个医师朋友给我推荐过一本书,这本书是杰瑞·席哲(Jerry Sittser)博士写的《出人意外的恩典》(中文繁体版译名,英文原版书名为 A Grace Disguised——编者注),它对我的朋友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当我第一次阅读这本书时,也被它深深地打动了。 席哲博士在一次车祸中失去了三位亲人:他的妈妈、妻子和女儿。他和其他三个孩子幸存了下来。他在面对失去亲人的巨大痛苦的同时,还要独自抚养三个孩子。席哲博士在书中,对他当时悲痛的过程进行了详细剖析。读过书之后,我感到我所有的悲痛都是可以克服的,无论这种悲痛是失去你所珍惜的人、拥有不幸的童年或者被他人误解、还是残疾了或失去梦想的工作或学习机会。

这本书我读了又读,并推荐给了很多朋友。很多人从这本书中受益。这本书还没有中文简体字版,我在这里总结和分享一些书中有关战胜悲痛的内容。

席哲博士在书中描述了他渡过生命中最黑暗时期的经历:

徒劳无功地去追逐正在消失的阳光和阳光所带来的温暖,但是太阳转瞬即逝,逐渐消失的光线让人绝望。他姐姐告诉他,太阳在东边升起,在西边落下,虽然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但太阳并没有消失,只是栖息在我们看不到的西边了而已。东边和西边同是地球的两端,是一样围绕着我们的。因此,再次迅速找到阳光的方式,不是试图去追逐,而是跑进黑暗,并经历黑暗,用新的心态,去迎接光明。我们需要优雅地面对痛苦,我们的心因经历痛苦而更强大,经历痛苦我们就能重生。

在读这本书的时候,我也在省察自己的生活。其实无论以前还是现在,我也总是逃避痛苦,不愿意去面对。然而,这本书鼓励我直面自己的痛苦,克服痛苦,并从中成长起来。用席哲博士的话说就是:

“关键在于选择。在面对失去亲人(或录取通知、健全的身体,等等)的痛苦时,我们能选择逃避黑暗,也能选择穿越黑暗;我们能选择沉浸于自怨自艾中,也能选择关注他人,关注他人的痛苦;我们可以选择从悲痛中逃开,沉溺在毒瘾里,也能选择和悲痛一起生活;我们可以选择通过欺骗来治疗伤口,也可以选择心怀感激,乐观向上,尽管似乎没有理由让我们如此;我们可以选择以恶制恶,我们也可以选择以德报怨。就是这种选择的权力,让我们人性的尊严得到升华,赋予我们能力去超越我们的境遇,把我们从受害者的身份中解脱出来。但做出选择从来不是易事,虽然我们能够而且必须做出选择,但通常只有经历了极大的痛苦和挣扎,我们才能做出这些选择。”(括号内内容都是我自己加入的)

怎样使你的灵魂和心变得更强大?席哲博士在书中给出了他的答案。

灵魂是有弹性的,就像一个气球。经历了痛苦,灵魂就会变得更强大。经历失去亲人(或录取通知、健全的身体,等等)的痛苦,能增强我们的灵魂面对生气、沮丧、绝望等痛苦情绪的能力。这些情绪是在一个人经历痛苦的时候,都会产生的自然而合理的情绪。一旦灵魂变得强大,你就能够体验到更多欢乐,更多力量,更多平和与爱。我们认为是相反的两种事物如:东边和西边、黑夜和白昼、痛苦和欢乐、弱点和优点、生气和爱、绝望和希望、死亡和生命等,但它们就像冬天和阳光一样,不是相互排斥的。即便是在同一时刻,灵魂也有能力去经历任何事物的相反方面。

你曾经战胜过黑暗吗?黑暗带给我们什么益处?

即使我们确实能战胜自己的痛苦(我对此表示怀疑),我们还是会发现,我们对充斥在这个世界中的他人的痛苦和不幸更加敏感。进入黑暗的选择并不能表示我们就能完全战胜黑暗。

否定、震惊和麻木,这是我们失去亲人(或录取通知、健全的身体,等等)后的常态,这种失去的痛苦如此巨大,以至于我们总想逃开或者否定它的存在和影响。人们总是用逃避和不能自拔,作为面对痛苦时的应对机制。尽管所有的情况都暗示情况不好,但我们还是要假装痛苦不存在,假装自己很勇敢,坚定地认为奇迹会发生,会使每件事情恢复到以前的样子。我们或者让自己变成工作狂;或者长时间地看电视来麻木这种痛苦;或者勃然大怒,愤世嫉俗,试图在新的关系中找到痛苦的替代物;或者暴饮暴食、沉溺在酒精、性爱、购物或者其他能经历短时愉悦,暂时忘记痛苦的方式。然而,痛苦总有存在的理由,不断警告我们需要治疗。麻木或者否定会让我们暂时忘记痛苦,但是也会让我们错过治疗的最佳时机,让我们在失去亲人(或录取通知、健全的身体,等等)的同时,也失去了感受欢乐和愉悦的能力。

否定让我们对应该面对的事情置之不理。喜欢否定的人拒绝面对痛苦,拒绝看到不可逆转的可怕的事情。他们躲避痛苦而不是勇敢面对,但是不愿意面对痛苦也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最后,他们的灵魂就无法从面对痛苦的过程中,得到更加强大的能力。就像那些大手术之后拒绝起床,拒绝用他们受伤的肌肉再去工作的病人一样:他们假装没有问题,并告诉每个人他们感觉很好。但是这样只会让他们肌肉萎缩,直到他们再也无法下床。到最后,否定痛苦将会带来更大的痛苦。

这种强烈的痛苦所带来的其他情绪还包括:对自己生气、怨恨自己、怨恨给自己带来痛苦的所有人、怨恨其他人、怨恨命运、害怕、困惑、孤独、内疚、沮丧……这些都是对强烈痛苦的自然反应,我们都需要接受和面对。

经历失去亲人(或录取通知、健全的身体,等等)的人,因为没有人能理解和体验他所经历的痛苦,因此不愿意去面对其他人,最终可能会选择逃避和孤立。暂时的逃避和鼓励是正常的也是重要的,但走出失去的痛苦,继续和朋友、亲戚正常交往也是重要的,因为我们需要这些人和我们一起扛过黑暗的时光。 

下面总结分享的内容,可能对正沉浸在失去的痛苦中的人们有所帮助。如果能够很好地渡过下面几个阶段,新生活的曙光就在向你招手了。 

接受:当重要的人(或录取通知、健全的身体,等等)离开了我们,我们需要面对现实以及即将要经历的痛苦时,当不得不坚强起来继续正常生活时,当把这种痛苦作为生活的一部分时,我们已经在坚强地慢慢接受痛苦。在接受过程中,我们正在产生一种新的能力,这种能力能让我们更深刻更强烈地体验欢乐和喜悦,正如生命中简单的事情总是富有深刻的涵义一样。

学会愉快的独处:不要害怕独处,要享受独处,在独处中享受到自我更新和自我恢复的乐趣。

结交新朋友:我们应该珍惜老朋友,特别是那些陪我们一起走过痛苦的人。但我们也要开始结交一些新的朋友,结交那些在新生活中接受、了解和理解我们的人。

肯定自己的努力:当我们能够接纳痛苦时,我们的灵魂就变得更加强大,我们将重新获得欢乐和喜悦的能力。强大起来的灵魂,会让我们获得新的思考方式和与他人交往的方式,这些“新东西”会使我们的生存技能更加丰富,我们会更有自信地面对他人、面对未来。其实,当我们允许自己平和地面对痛苦时,我们已经变得更加智慧了。

帮助他人:如果我们经历了失去亲人(或录取通知、健全的身体,等等)并战胜痛苦的过程,我们就能更深刻地理解其他失去亲人(或录取通知、健全的身体,等等)的人们的痛苦,我们需要感同身受地用曾经获得的帮助和安慰去帮助别人。因为自身的经历,使我们能够对他人给予更多的同情,并提供实实在在的帮助。

也许你不太相信,但是当你主动面对痛苦,一点点战胜痛苦时,每一个阶段的痛苦会少于上一个阶段,痛苦慢慢就成为不影响我们正常生活的一部分。

我发现席哲博士的书如此引人入胜的原因是:他是第一个这么写痛苦的人,因为他写作的过程中也正在和痛苦作斗争,而不只是作为一个远距离研究和分析这个问题的专家。我相信,读过这本书的人,再听到那些从痛苦中恢复的人们的故事,会感同身受,因为他们和席哲博士一样努力挣扎,希望找到出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