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马其顿的聋人呼喊:中国3300万聋哑人的福音需要

作者: 王新毅 来源:基督时报2010年11月03日 06:28


“中国有将近三千三百万的聋哑人,相当于欧洲一个小国家的总人口,是一个庞大,又急需开垦的福音之地。相对与正常人而言,对聋人传福音不亚于对一新的族群开展福音工作!这对于有宣教异像,但缺少宣教目标的教会团队无疑是个最好的宣教选择。”

日前,从事聋人福音事工七年有余的天音聋人教会再次以急切地心情分享了中国3300万聋哑人对于福音的巨大需要,并称之为“马其顿的聋人呼喊”。

天音教会的同工们在从事聋哑人事工的七年中,有很多的感受与感慨,他们分享了目前聋哑人的现状、聋哑人对于福音的需要,以及他们在服事中所看到的开展聋人事工的很多艰难与需要。

聋哑人的现状

关于目前聋哑人的现状,同工们分享说,聋人福音宣教——中国有一群三千三百万庞大又杂乱的群体,(包栝台湾、香港、奥门。)“古今聋哑人的困扰:这是一群因语言不通而绝大部份体会不到家庭温暖的族类,他们被人类无情的挤到边缘之地,他们的文化、生活、交流都是处于社会的最底层,他们没有法律意识、道德标准或非常浅薄,他们被强行另类化,终年饱受人们那刀一样的轻视眼光,他们渴望有自己的温暖、人格、尊严与事奉平台,语言障碍使他们找不到爱。”

聋哑人对社会造成的很多种类的负担和混乱,同工一一举了例子说明,如:

学生族:他们的知识面只限定在单词中,a:语言不同, B:语法不顺,随意性很强.c:聋人与正常人之间所产生的歧视,排斥情绪,拦阻着聋人与正常人之间的沟通.

农村族:没上学机会,不懂手语。一生的任务就是吃、喝、拉、撒、生儿养女,毫无目的。

打工族:不守规矩的文盲、法盲、道德盲。

家庭族:极少数因家境富裕带给他们的福乐,使他们变成和尚式生活。

犯罪族:聋哑人的犯罪带有黑社会的性质,年长的聋哑人多半是教唆犯,他们的心态被扭曲,心狠手辣,他们一个或几个人操控一些年幼的聋哑人,在商店或人群密集的地方扒窃。这些男女聋哑孩童非常悲惨,常常遭到那些操控他们的人的殴打,甚至性侵犯。狄更斯有一本书中文翻译为《雾都孤儿》,其中有许多情节与被操控的聋哑孩童很相似。因对法律和道德观念的淡薄,随意性较强,聋哑人找工难,以至有非法之手伸进里面。在他们中产生了黑社会,在黑社会中他们分工清楚、流窜面广。

而且,聋人群体也常常被社会与家庭边缘化。聋人常成为家庭的无形负担,在教育、婚姻、工作上,是一个普通家庭所难以承担的。因此他们的社交圈子很小,常常被社会忽略,所以习惯被人漠视,对正常人有些排斥情绪。同时,因生理与教育等因素,适合的工作岗位极少,在同等水平上,老板大多会选择正常人,同时因为聋人受高等文化的比例偏少,一些有技术含量、需要专业技能的工作聋人很难胜任,并且老板也不会放心把这样的工作交给他们。因此聋人往往从事体力劳动为多,并且需要加倍努力才会有一份稳妥的工作。在同事交往中,因中间的语言交通障碍,聋人很难和正常人保持一个美好的工作关系。

聋哑人的宣教福音

天音教会的同工们分享说,障听人因语言不通而长期感受不到人间的爱,今天对福音特别容易传播。比如他们近7年来在漳州、厦门、台州等地等曾向障听人布道,有着良好的果效,其中还有很多是从黑社会悔改的。

而且,很多地方都建起教会和聚会点,成为这些聋人们属灵的家。福音对这些障听人士有很大的吸引力,如徐州、九江、上海、广州、无锡、湖北等很多地方都渴求在那里建立聋人聚会点,渴望早日得到福音。同工们常常得到这些地方发来的信息,“他们的灵魂在呐喊,他们渴望归回上帝的爱里,很多事工迫在眉睫,马其顿的呼声在我们耳边响起,神的呼唤在耳边:‘谁愿为我去作工。”

同工们还分享了他们所感受到的一个令人深思的矛盾现实。“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有一弟兄到过一些省份,细查中国的聋人事工,教会参与服侍的少之又少,并且是以人文关怀的角度出发,把聋人教会办成一个教会的新点、亮点,并且这为数不多的聋人教会又被以形象工程的样式推出,以至于在聚会中关于传福音领人归主、悔改、传福音的味道被淡化,聚会里大多强调人文关怀,相应缺少真理的教导与实行,缺少悔改生活的见证。

“与此相反,众多的具有宣教实力的教会、团队、宣教机构他们因着圣灵的引导,众多同工离开家庭、儿女、父母,投入到训练门徒、普世宣教的队伍中,把有限的资源大多投入到少数民族中间,忽略了也没有更多的资源去关心和参与聋人的福音事工。中国有将近三千三百万的聋哑人,相当于欧洲一个小国家的总人口,是一个庞大、又急需开垦的福音之地。相对与正常人而言,对聋人传福音不亚于对一新的族群开展福音工作!这对于有宣教异像,但缺少宣教目标的教会团队无疑是个最好的宣教选择。”

几年来,天音教会的同工们在具体的服事中,也感受到这个服事具体的需要。“庄稼多工人奇少、没教材、无资金。这是聋人福音的最大缺点。加上聋哑人流动性大,给牧养工作带来极大困扰。”

另外,没有教材,因聋人的教育差,使得他们的语言与健全人大不相同,遇到类似文言文的经节难于理解,他们的文字不分主语谓语,颠三倒四。我们只能以障听人特殊性的手语形式加于改编。

而一些聋哑青年的家长也不理解,他们无视自己的子女信主以后人生有了积极的目标,对他们参加聚会多方限制,并且不愿意他们的子女自己决定自己的婚姻。目前有因为信主的缘故被自己的父母赶出家门的聋哑青年,也有不愿意接受父母为金钱利益而强行指定的婚姻;再者,失业的、被家人遗弃、被疾病困扰的聋哑青年越来越多,教会需要给他们救助,面临的困难增多。

同时,聋人相对与正常人而言,生活收入普遍偏低,聚会中奉献很少,并且在聋人事工开始初期,聋人防范意识很强,如果在他们中间讨论奉献的事,可能会得不偿失。对此,同工们分享说,也希望教会在对待聋人事工上多体恤他们的软弱,明白他们性格的形成是和我们这些人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

而且,聋人事工的经费也很少,但一方面聚会场所的经费需要又给聋人教会的会友们带来极大的压力。所以教会场所的稳定也对于建立一个稳定的聋人事奉平台非常重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