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90后牧者谈:牧养95后基督徒的困境与挑战

特约撰稿人 小斌 来源:基督时报2017年11月21日 09:01

题目是90后,但文章特指的可能是95后了。现在的学生和以前真的有很大不同,这不仅表现在穿衣风格上,应该说整个的生活方式都与前几代出现了各方面的差异。

我们这个小团契流行一句话:流水的弟兄姐妹,铁打的负责人。团契成员换了五六届了,负责人一直是笔者担任着。面对当下团契牧养的困境,我常常会认为是不是我也应该离开这里?是不是我自身的原因,阻碍了团契的发展?

笔者接触过很多的团契,前几年大家还都大谈特谈自己的牧养经验、团契架构、事工规划等等。这几年,几乎是另一种声音了,都在彼此讨教团契到底该怎么牧养,怎样突破现在的困境。当问题落到我头上,我自己也实在是无奈。曾经有一段时间,团契人员很多,多到坐不下,我误以为是自己的的带领方式和辛苦付出起了效果,不知天高地厚地到处向别人输出我们团契的经验。现在想来真是滑稽可笑啊。

牧养经验是有,但这些年似乎已经不凑效了,但困境可能是共通的。没有办法以先,先对困境有个统一的认识,或许对找到出路也能有些益处。下面笔者以自己所在团契为例,简述一下现在面对的环境。

一、首先是客观的困难:

1、学校狠抓教学,严管纪律,学生没有时间参加聚会。

以前的大学生活简直是天天过大年,没什么课,考试也简单,也不用上晚自习,周末都是空闲。所以弟兄姐妹也有很多的时间聚在一起,一起吃喝玩乐,查经祷告。现在情况完全不一样了,首先好多学校除了高年级的学生不用上晚自习,大一大二都要上晚自习。现在也没有周末这个词了,排课不考虑周末,一堆课安排在周末上。另外,专科学生忙着转本升本自考,本科的学生忙着考研考编,忙得不亦乐乎。

在我们这个学历为王的省份,这就是现实。所以学生即便抽出时间来聚会,都是急急忙忙地赶,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彼此交流的时间几乎没有。以至于很多弟兄姐妹毕业的时候直言一半以上的弟兄姐妹他们还没说过话。

2、统一的聚会时间——很困难。

受第一个困难因素影响,团契几乎找不出大家都有空的这么一个合理的聚会时间,晚上白天都不行。无论放在什么时间聚会,总是会忽略遗漏另外一些人。当然,团契的聚会时间如果能安排在主日,当然是最合理的。但我们这个小团契有个特殊的困难,我们是属于当地大教会的,不是独立的团契。教堂的要求是,团契主日必须参加大堂的联合崇拜。但大教堂每次聚会800人,600多的老年人,这促使教堂的讲台信息势必以老年人听众为中心展开,加之有些牧者还用本地方言讲道,外来的根本听不懂。所以聚会时间安排起来就更加困难重重,最合适的时间我们又不能独立聚会,这真是个无敌大困难。

二、主观的困难:

1、自由泛滥成灾。

既然自由,那就随心所欲了。大部分的稳定教会,其实都是不讲自由的,也许是因为害怕,也许是因为不认可,基本都是有一种宗教的束缚,程度不一。但对于现在的年轻人,宗教束缚几乎是失效的,当然我们在教导上也不愿意那样去引导,因为不符合基督的精神。我们一直想要营造一种自由的氛围,现在先收获了自由的副作用,就是成员太自由了,想来就来,不想来就不来,所以团契几乎没有纪律可言,很多事工也没法开展。因为自由,下一秒对方可能就会放你鸽子。自由多数成了逃避的借口。

2、牧者缺乏必要及专业的训练。

我指的不是神学上的装备,当然,这也是一个欠缺的地方。但以现在发达的信息交互水平,神学装备倒没什么困难了。而且教会也本来就善于做神学培训。我们的欠缺在于牧养学生团契的培训,这个几乎没有,或者有,却几乎失效。

举个例子。我们曾经和一个很大的学生事工团队合作。他们自称有二十年的牧养团契经验,所以每次培训都是各种侃侃而谈,异象漫天,前途无限。然而事实上笔者问,是否有一个出色的团契作为模板学习的时候,对方又语塞了。这是大的联合团契的“骗局”,事工摊子铺的很大,让外界误以为做得很好了,因为教会总是有这样的认识,大就是好。然而,每个小团契单独去审视的时候,发现都很一般,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另外,学生团契牧者培训都很业余,也可能是我接触的少了,但个人愚见,所谓的培训都很扯。培训的老师,多数自己都没有牧养学生的经验,或者是多年以前还没有iPhone的那个年代的经验,这不是纸上谈兵吗?例如,他们常常会说:“你不要看现在的学生一个个的花枝招展,整天笑嘻嘻的,其实他们内心很孤单,很缺爱。”这就是一个典型的脑补,或者过时的想法。现在的年轻人哪里孤单,哪里缺爱,这种笼统的说法毫无意义。而且如果你去问现在的学生,会发现他们的生活比我们想象地要更丰富、更幸福,对于这种不着调的担心,他们都是极其不屑的。

3、牧者薪水太低,被生活消磨了斗志。

大部分的团契牧者所谓的困境并不是一开始就有的,基本上都是进入牧养的疲软期才一下子爆发的。实际上困难一直都有,但还是有很多人愿意站出来,去担负牧养的职责。刚开始的时候几乎都是斗志昂扬,异象明确,准备为神的国大展宏图。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学生的交接换届,而自己却似乎又回到起点,一无所成。现在房价,物价都翻了好几倍了,而牧者工资几乎没长过。

以笔者为例,团契支付的薪水是2000每月,这个数字,三年来没有变过,五险一金一样没有,现在的物价,这个钱刚好够吃饭,连生病都不敢,更不用说养家了。所以大部分年轻的团契牧者一结婚,一生孩子,基本都会离开原本的学生团契。当然有一些例外。例外分两种,一种是本身条件好的,另一种就是带着老婆孩子一起吃苦的。

结语

以上是笔者目前所遇见的90后年轻人的牧养困境,学生一茬接一茬的换届,牧养周期三到四年一个轮回。每一个周期面对的人都不一样,而且是很大的不一样,现在的学生可不是吃吃喝喝就可以拉近距离的。期待能有一种万能模式等于痴人说梦,这对牧者无疑是极大的挑战。希望我们一起正视这些实际的困难,靠着主的恩典,一起面对,一起突破。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激励更多原创!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问卷调查报告:基督徒,现实中你的生活小事是否匹配了你的信仰?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