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基督徒见证:曾活在空虚之中,倚靠神重拾人生盼望!

自由撰稿人 梅 来源:基督时报2017年11月14日 17:49

我曾觉得上帝是个很自私的上帝,因为祂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造了我,我知道这是神的主权,但是我曾不止一次的问上帝,为什么造我?倘若祂当初在造我的时候问我,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告诉祂,我不愿意被造,我连一颗草都不愿意做,我不愿意存在,因为我觉得人生除了劳苦愁烦,没有任何活着的意义可言。

亦舒说:“我要很多很多的爱,如果没有我就要很多很多的钱。”而我就是那个选择了后者的人,不是说我拒绝爱不期待被爱,只是“爱”给我不了我安全感。在我的成长中,我一直在逃避妈妈的强势,我期望家人能够了解我,而不是将自己的想法强加在我的身上,让我活得像个“傀儡”。所以在我六年级开始住校时,别的同学都在哭鼻子,我却很开心,再加上父母的相处越来越糟,让我更不想回家,不愿意面对。

我需求的“爱”无法得到满足,我渴望有人能够懂我爱我,在我的成长道路中能够指引我,在我迷茫的时候沮丧的时候陪伴我,但是没有。所以我将自己所有的情感寄托在工作、金钱上,我觉得有钱就有了一切。所以我可以为了工作拼命,可是我却不愿意去爱一个人,因为怕受伤。

母亲在20143月因为大哥产生幻觉的病症而信主,而我自己,是直到当年7月大哥自杀,我回到了家,妈妈带我去信基督教。当时我对基督教没有任何概念,但是我知道妈妈的性格,我若忤逆她的意思,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我就干脆不挣扎了,更何况大哥刚死,我不想在那个时候在去给她添堵,所以我就跟着她去了,最后就迷迷糊糊地成为了一个基督徒。

成为基督徒后,我很怕被人知道,因为我从小受的无神论的教育。我的家庭背景是敬拜偶像的家族,而且拜偶像是非常地勤和虔诚。所以我身边的朋友要么是无神论者,要么是信佛教,或者是跟着家里面人信民间信仰的,所以我觉得我成为一个基督徒很丢人。

但是在那个时候神没有放弃我,大哥自杀后,我就没有去上大学,看着同学都去上大学了,我很难过,也很想去,但是家里刚发生这样的事,我不想再拿我的事去打扰我的家人,所以那年我就留在家里在附近找了份工作上班。那时候的我很痛苦,大哥很疼我,面对他的突然离世,还有大学终成梦影,等等一系列的事情发生,让我感觉连呼吸都痛。最可怕的是我晚上吓得睡不着觉,我总觉得有个黑影在看着我,我实在吓得不行就叫妈妈。妈妈说让我祷告,她也为我祷告,她祷告完就睡着了,我还是很怕。我就开始自己祷告,后来我将自己的圣经放在床头,慢慢在祷告中睡着了。睡着了做噩梦,我在梦中喊着主的名字。就这样我一觉到天亮。我发现这位神真的是存在的,我开始承认祂的名,去寻求祂,我想认识这位神。但是我仍想用金钱来填补我内心巨大的空虚和无助感。

后来,20157月,我在教会受洗,第二年,我决定去读神学。我一直想读,但是因为对世界的迷恋,就没有遵行心里的感动,并且活在罪中。例如,在单位,听从老板的话开假发票,学会醉酒抽烟,等等。那是虽然每天上班,但是心里却倍感空需和痛苦。

直到我的父亲脸部划伤,满脸是血躺在床上,他不愿意去医院。那一刻我决定放下一切去事奉神,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爱比什么都重要,情感是需要被爱满足的,任何东西都填补不了情感的空缺。我开始学着去爱,勇敢去爱,曾经我怕受伤而放弃爱人的权利,是基督的爱让我有勇气去爱,也是那时我也开始明白我的家人平安比一切都重要。

我为我的父亲祷告,并且跟神说,若祂医治好我的父亲,我就去读神学,奉献一生去服侍祂,后来我父亲还是没去医院,自己换药擦药却好得很快,几天后就差不多痊愈了。我就在单位里辞职,联系教会去了一家神学+幼儿教育的培训机构。刚到培训机构时我很多次都想离开,因为和我想象的相差甚远,但是每一次神都用特别的方式感动我留下,感谢神的恩典,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拣选了我,也让我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激励更多原创!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90后牧者谈:90后基督徒的牧养困境

图片资讯